第二千一百四十五章 叶老大的震惊


  第二千一百四十五章叶老大的震惊

  【3更到!】

  四人cōngcōng走到那个铜狮子面前时,叶凡突然停住了脚步。(《》)眉头紧皱了起来。

  “怎么啦?”狼破天问道。

  “老狼,咱们遇上超级高手了。你看看铜狮子的头额上,仔细看看。”叶凡的声音居然也有些丝丝发颤栗。

  狼破天一听,顿时双眼闪彩着几个跨步到了铜狮子面前。顿时也shì呆蒙住了,他呆呆的望着◇铜狮子讲道:“怎么可能?”

  而李成gēn唐城早震骇得目瞪口呆,唐城张大着嘴,口水什么时候自个儿出来了都不晓得地。

  “这还shì人干的吗?”李成嘀咕道。

  “叶哥,你能否做到★?”狼破天指着铜狮子额头上讲道,“我shì绝对不行,最多留下浅浅的一点脚印。”

  “做不到,你看,此人腾空下来一脚踩在狮王的额角上。这铜狮子虽说在材质方面gēn钢铁相比硬度不如他们。

  但shì,要凭着一双肉脚在铜狮子头上留下一个深及15厘米的脚印,你看,连脚踝都印在额头上了。

  那shì种什么层次,我猜不出来。如果shì我,估计最多留下5厘米深就不得了。

  此人,功底子深不可测。”叶老大脸色有些难看的讲道。眼神再往下一滑,顿时更shì一愣,指着铜狮子嘴腮边讲道,“厉害,居然还留得有字。”

  狼破天一愣,赶紧看去,嘴里不由得念叨道:“竹老shì谁,好像没听说过此等人物?”

  “估计,shì老一辈人物了,只有问他们才晓得了。这次,还真shì麻烦了。想不到许家居然能请到如此的高手。(《》.)有此脚力,修复一块碎玉牌那就能做到了。”叶凡哼声着进了厅堂,先shì检查了一下李强的伤势,发现除了肋骨断了两根并无大碍。

  而乔圆圆那边就有些麻烦了,叶老大忙活了一个小时下来,居然只shì感觉到她的脚部经络有些阻滞。

  估计shì被那老家伙施了特殊手术。比如,天阴雷罡指此类的能封穴的手段。

  要破除这种法门,除非你的功底子比那人要高。不然,乔圆圆很可能一辈子只能坐轮椅了。

  “竹老!”叶老大嘴里嘎嘣出两个字,那声音,冰得透人骨头。

  “叶哥,你先别去找他。你肯定打不过他,咱们慢慢来。反正我只shì一时腿脚不便,死不了。等你实力达到时再出手不迟。”乔圆圆赶紧劝道。

  “吗的,老子带人平了许家。”狼破天圆◎瞪双眼,骂道。

  “就shì,咱们带些人,拿枪去。再高的身手也shì皮肉之躯,既然shì许家请来的人,那就逼许家交人。”唐城也shì愤怒的说道。

  “不必了,这事,慢慢来。那人不shì◎讲明年六月一号要来踏平我的红叶堡。那就说明圆圆肯定会没事。这事,我自有办法。”叶凡摆了摆手。

  皱着眉头想了一阵子,到卫生间拔通了费一度电话,问道:“一度,青山师伯在不在家?”

  “在◆,刚回来。这段时间在加紧为gēn日本横断家族的比试而准备。大伯讲了,这shì有关国威,绝对不能输了。”费一度讲道。

  “我想gēn青山师伯通电话,有急事找他。”叶凡讲道。

  “暂时不行●,他正在地库下练功,估计还得等上几个小时。他进去时有交待,不准打扰他。”费一度讲道。

  “那好,我等下过来。”叶凡讲道。

  晚上7点,费青山终于练功完毕。(《》)他皱紧了眉头不由得叹了口气自语道:“唉,还shì无法突破,到底原因在哪里?如果能突破,到时拿下横断家shì没什么问tí……”

  “师伯,你快突破了?”传来叶凡的声音。

  “你什么时候来的?”费青山问道。

  “来了有二个小时了,因为师伯你正练功,所以,只好躲一边看着。”叶凡讲道。

  “唉,我一直在寻求着机会。只不过,还shì无法突破到十段位。对于我来讲,年岁也大了。

  岁月不饶人,◇再爬上去想要突破就更难了。我这辈子最大的愿望就shì赶上世界十大高手。

  只不过,老天总不能让我如愿。我试过上百次了,感觉就shì差那么一点点无法捅破最后的那层‘窗户纸’。”费青山叹了口气,招呼叶凡坐在了地库下的石疙瘩上。

  “师伯,练功突破的感觉到底shì个什么样的感觉?”叶凡不由得有些好奇,问道。

  “你小子都突破到九段了,难道还不清楚?”费青山转头看了看叶凡,有些讶然于这家伙讲话的荒唐。

  “真不晓得,师伯,我的突破都带有偶然性。而且,好几次突破都shì外部原因造成的。比如不小心服食了几百年的太岁,后来又shì老蟒血,还有……”叶凡讲着看了费青山一眼,又说道,“要真讲突破的感觉,总shì感觉朦朦胧胧的令人琢磨不透。好像只感觉到一点,但又讲不出来。这个,还真shì有些神秘。”

  “呵呵,没错,就shì这种感觉了。这种感觉,怎么讲呢?”费青山沉吟了一阵子才讲道,“只能说shì一种感觉,只可意会而无法言传。千百年下来,从古代到现代。

  如果能把突破的感觉讲清楚的话,那对于后辈们来讲倒shì一种机遇。因为,你shì站在前人的肩膀上突破的,那当然有了别人的经验你就容易得多了。

  可惜的就shì,自古到今,这种感觉大家只能讲些模糊的话。根本就讲不清楚突破的真实感觉。

  所以,你问我,我也讲不清楚。不过,我能感觉到。在突破时,◎身体好像会轻了许多。

  而且,突然会感觉身体中充满了爆炸性的能量。而且,内劲的循环加快了不少。那个时候不shì需要发泄来释放全身的废弃能量。”

  “嗯,我也有这种感觉。有的时候突破时感▲觉到好像身体突然一震。某个长期阻滞的地方豁然开朗。”叶凡点了点头讲道。这个,能gēn费青山这种大师谈武学经验,机会shì非常难得的。

  “大致感觉就这样子吧,不过,各人因为身体机能不同,体质不同。练武的功法的不同,机遇不同。

  所以,突破的感觉也shì不尽相同。所以,有的时候想把此法子传给弟子都不能太过于依赖这个。

  主要shì怕误导了后辈们。当然,共同点还shì有的。比如咱们刚才所讲的。”费青山讲着,看了叶凡一眼,突然笑了笑说道,“能从武家出来,说明你成熟很多了嘛!”

  “师伯也晓得我去过武家了,倒shì奇怪,谁给您讲的?”叶凡问道。

  “呵呵,没人gēn我讲。不过,我晓得你的脾气,决定了的事即便shì自已去单干也会去做的。这一点我还shì有些欣赏你的,因为,你的勇气可佳。怎么样,遇上武家多少高人了?武仙峰应该不在吧?”费青山淡淡笑道。

  “就shì武仙峰的几个儿子还行,一个没有内劲却shì可以操琴的。他大儿子武玛峰功底子强些。老三武波帝也不过才八段位。其他的弟子门人也不怎么样?倒shì武波帝的女儿武柔柔一个听说才19岁的大学生,居然把我家的李强六段打败了,着实shì天才女子。”叶凡说道。

  “呵呵,其实,你的资质只能算shì中等偏上一点。而你能在如此年轻有如此的成就,有两个方面原因。

  一个原因就shì你的秉性坚强,这一点shì你最大的优点。第二个原因就shì你运气好。

  不过,今后,你还shì得注意多练功。一天也不能落下了,武功这个东西,一天不练就手生了。

  作为像咱们这种高段位强者,更应该注意练功的方法gēn力劲的拿捏。你这次去运气也极好。

  如果遇上武仙峰,估计你小子就回不来了。”费青山讲道,看了叶凡一眼,说道,“你不会怪师伯shì个无情人,都不相助你一把吧?”

  “呵○呵,不怪,师伯shì为了准备横断家的事。这shì大事,估计师伯一直在寻求着突破的契机吧?”叶凡讲道,神秘一笑,说道,“不过,有一点师伯却shì猜错了。我倒shì遇上了武仙峰。”

  “武仙峰在,○你怎么可能全身而退,估计,此人现在gēn我功底子差不多了。所以,这事,不可能!”费青山不敢相信这个事实,摇了摇头。

  “shì真的,他大儿子被我羞辱后他就出现了。shì从他家后山那座塔里滑落下来的。

  本来我们几个很危险了,后来遇上一个红衣女子gēn我联手打了一场。不过,我们两个联手还shì打不过武仙峰。

  就在我们十分危险的时候传来了三道鼓声,我明显的感觉到武仙峰皱了下眉头。

  后来又传来三道,结果shì六道鼓声。而此刻红衣女子丢出了绣着梅花的红色手帕。武仙峰摆手叫我们滚。”叶凡讲道。

  “红色绣着梅花的手帕,你详细讲讲?”费青山身子一震,问道。叶凡把情况讲了一遍。

  “你小子倒shì运气,不过,奇怪了。红极燕双双的后辈弟子怎么肯相助你。

  你们难道认识,我可shì听说后来规矩全变了。如果送你血梅帕,那就代表燕双双的那位后辈弟子对你有意思。

  你小子虽说要交桃花运了,不过,乔家那女娃娃怎么办?要shì惹着红衣女娃,搞不好她会对乔姑娘下毒手。

  你倒shì得注意着点了,红极可shì一个相当可怕的名字。”费青山提醒叶凡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立即博_立即博娱乐|立即博官网 - 开户,享好礼 备案编号:粤ICP备06000284号-1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600028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