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二百三十章 咱们不能累圬了同志


  第二千二百三十章 咱们不能累圬le同志

  “嗯,这事,我看浩强同志还是主抓政法委的工作较好。正如高成市长所讲的那样,一个人的精力毕竟是有限的。

  咱们不能都把重担搁一个同志身上,那样子会压圬同志的身体的。这种损人不利已的事咱们绝不能干。

  身体是干革命的本钱嘛!同志们只有身体好le才能更卖力的为国工作。要是因为压担子过重而损伤le身体,这不是我叶凡所想看到的。

  鉴于浩强同志自已提出说是‘过重超量’的要求,咱们都得考虑考虑是不是?

  不过,市公安局也不能一日无帅。局长位置不能给空着le。咱们同岭是大市,几百万老百姓,公安局何其重要。

  所以,讲起对于市公安局局长人选,我心目中倒有一个。记得刚到同岭时……”叶凡把包毅趁机推le出来。

  “包毅能把如此嚣张的省厅常务副厅长胡贵天的儿子胡说给抓起来而不徇私情,说明包毅同志是一个有正义感的同志。

  是一个坚持原则的同志,而包毅又担任过省厅刑警总队一支队支队长一职,正处级干部,完全可以胜任同岭市市公安局局长一职。”市委常委、章河市市委书记王龙东接着叶老大的话题就讲le下qù◆。

  “市公安局是个什么样的机构,一个为国为民的强力的专政机构。是一个维持正义,惩治邪恶的机构。

  正需要包毅这样能为国为民不徇私情的同志。我认为叶书记能慧眼识人才,这是咱们同岭人民之★福。

  我完全同意叶书记的建议。”想不到一向不怎么来开会,即便是来开会也不怎么开口的吕林司令员居然接着王龙东的话头也讲话le。

  “包毅同志既然在省厅刑警总队担任一支队队长,可是后面怎么又给调整qù干交警le。咱们都晓得,交警跟刑警suī说都属于公安机关同一个部门。但是,所干的事可是大不一样。”这时,市委常委、同岭区区委书记任信天提出质疑。这货明摆着要把水搅浑le。

  “肯定是犯le错误才如此的,对于公安系统,我迟浩强好歹也呆le几十年le。对于这个部门,我是相当熟悉的。无缘无故的不可能把人从刑警岗位上调整到交警岗位上。除非是高升le,我想请问叶书记,包毅到省厅交通总队是不是得到提拔le?”迟浩强这话还真是一把枪直接就戳向le叶老大。

  “没有!”叶凡直接答道,转尔却是说道,“包毅同志调整到省厅交通总队是有一些原因的。

  我想,这个原因也是多方面的。前次到省城我刚好遇上他,发现他居然在岗亭执勤。

  这样一个优秀的刑警带头人,一个素质过硬的刑警居然qù指挥交通,太可惜le。

  我是不忍见人才就此埋没le,所以才想起这事来。而且,觉得咱们市公安局如果能引进这样高素质的人才,也能大大的加强市公安局的能力。”

  “是啊,咱们都是体制中出来的。有的时候,人才因为一些特殊原因遭到什么不公正的待遇也纯属正常。

  想想几十年前,咱们好多的前辈被迫上山下乡,甚至蹲过牛棚喂过鸡鸭。

  后来一平反不是都位居高位le。咱们能讲这些同志是没有能力,或者是什么而下qù的吗?

  我想,叶书记推荐包毅就有推荐他的理由,我相信叶书记的眼光。”刚提拔的市委秘书长米月同志接着话茬就qùle。

  “包毅一个小小的支队长能跟伟人们相比吗?可笑!想必米秘书长不会连这点都分不清楚吧?”毕云理冷冷的笑道,直接冲着米月就qùle◎。

  “是啊,那个年代是一个特殊年代,是由一种大环境造成的。咱们这个年代又不一样le。

  社会和谐,人民生活稳定而且逐渐的走向小康。如果硬要包毅一个受le处理的同志担任如此重要的职位。●◎。

  “是啊,那个年代是一个特殊年代,是由一种大环境造成的。咱们这个年代又不一样le。

  社会和谐,人民生活稳定而且逐渐的走向小康。如果。

  “shìā,nàgèniándàishìyīgètèshūniándài,shìyóuyīzhǒngdàhuánjìngzàochéngde。zánmenzhègèniándàiyòubúyīyàngle。

  shèhuìhéxié,rénmínshēnghuówěndìngérqiězhújiàndezǒuxiàngxiǎokāng。rúguǒyìngyàobāoyìyīgèshòulechùlǐdetóngzhìdānrènrúcǐzhòngyàodezhíwèi。

  我是担心会造成更为重大的后果。同志们,咱们同岭市公安局因为童军峰的事已经受le损伤,不能再让旧伤重揭le,咱们,伤不起啊!”孔端又开始造事le。

  “伤不起,包毅还没上位孔端同志你◎怎么就晓得他会伤le咱们同岭市公安局?也许正如叶书记所讲,包毅同志连刑警总队下属一支队队长这样重要的职位都能担任,难道还不能胜任市公安局长一职?”想不到孔端的一席又刺激得高成好像被踩中le尾巴的猫一般又跳将le出来。

  孔端一愣之后真想抽自己一个耳刮子。刚才讲这话时就没想到过高成的感受。

  因为童军峰当初能坐上公安局长一职可是高成这个市长极力推荐的,你现在又提童军峰,那是不在往高成的伤口上撒盐泼辣。

  果然,恶果来le。

  高成的同伙,组织部长陶居礼接着话题就说道:“没错,叶书记作为咱们同岭市委一把手难道就这么不眼光?

  我看,还是让包毅先试试,暂时代理市公安局长一职。是骡子是马,拉出来溜溜才晓得。

  如果包毅不行再换下来就是le。有些事,还没干怎么就能讲别人不行?这是一个眼光问题,咱们不能用有色眼镜看人是不是?

  那样造成后果就是会▲偏离le咱们选人任用人的根本,对于咱们的党,咱们的事业,咱们的人民都非常的不利。”

  “呵呵呵,高市长和陶部长能相信我,我很欣慰。这事就这么定le,举手表决吧。”叶凡就势而下。孔端咂巴le一下◆嘴巴不再讲话le。因为,高成都同意le,市委书记跟市长同时联手,自己想再翻风浪也是不可能le。与其自其其辱不入经后再徐徐图之le。

  晚上5点半。

  位于同岭区政府不远处的风云楼很是火爆,其中一个包间内,高成一脸稳成的坐在主位上。

  suī说是圆桌,但也给这些官员们硬是杜撰出一个主位来。还有什么付款位,侧位、端菜位什么的。反正全在于一张嘴,你说这是啥位就啥位le。

 ● “今天真是痛快,你们没看见,孔端那张脸快变成包黑子le。”宣传部长凤水玲一脸笑盈盈的说道。这女人suī说长得不咋的,不过,笑起来时还是彼有一股子成熟女人的风味的。

  这世道,即便是再丑的女人■,总有一部分还是会撩人的。不然,为什么有丑女不愁嫁这句说词。再说le,凤水玲只是普通罢le,还带不入丑字的行业中。

  “唉,痛快是痛快le。不过,却是被姓叶的捡le个大便宜。”陶居礼同志有些失落,说道。

  “怪只怪孔端那家伙太不会讲话,左一句童军峰怎么滴右一句童局怎么样。哼,以前咱们也支持过他。想不到这家伙落井踩人的本事倒是见长le,一点人情味儿都没有。高市长,咱们今后干cuì把孔端‘捅死’就是le。”凤水玲哼道。

  “捅死孔端,咱们将会死得比他更难看。”高成冷冷的看le这个没点脑子的女人一眼。

  高成晓得,这女人全靠亲戚给帮衬上qù。不然,屁股早给人家给翘le。

  “嗯!”陶居礼点le点头,看le高成和凤水玲一眼,说道,“姓叶的到咱们同岭不到一个月时间。

  就开le两次常委会,咱们并没有讨到什么好?这家伙别看他年轻,狗扑却是不浅。

  而且,相当的滑头。大家有没注意到,章河市那个王龙东有些诡异,前次好像也是他开口在为叶凡呐喊,这次又抢先开口。倒是怪le。”

  “没错,还有吕林也跟着凑热闹。难道姓叶的才到一个月就把他们俩的心给收买le?”凤水玲也点头说道。

  “王龙东是有些奇怪,不过,后来一查也没什么奇怪le。叶凡以前在南福省海东那边当过代书记。

  而王龙东当时就是他的手下。在那个时候已经跟着叶凡在混le,不过,王龙东到咱们这里来,是有意还是巧合,就难说le。

  如果是说是有意的,那姓叶的能量还不小。如果是巧合之下也纯属正常。

  不过,我总感觉有些不寻常。好像王龙东来同岭就是奔着支持叶凡来的。”高成摸le一下下巴,说道。

  “如果是姓叶的暗中操纵来的,那姓叶的还真是大手笔le。suī说是干部异地交流,这次地厅级干部交流可是中组部的手笔。

  我仔细翻看过王龙东的资料,发现此人在海东市青牛市任市委书记,当时只是正处级别罢le。

  而这次交流可是地厅级干部之间的交流,王龙东根本就不够资格。想不到这家伙不但被交流过来le,而且还提拔到le副厅级别。

  这种手笔即便是中组部一些份量不够重的领导还是无法完成的事。”陶居礼讲着这话,突然脸色微微一沉,心里莫名的抖瑟le一下。因为陶居礼一直都在组织部门工作,如果叶凡真有这种大手笔的话,陶居礼会感觉到威胁也正常。到时真惹毛le这家伙,人家从上往下压,摘le自己帽子都有可能。

  “应该是巧合吧。”安楼区区委书记赵一诚忍不住插le一句嘴。赵一诚见同属于同岭的二个大区之一的同岭区区委书记任信天进le市委常委,他当然也动le这方面心思。一直以来都紧贴着高成,希望能进市委常委。不过,入常之路不是那般好搞定的。

  感谢‘盟主cbchen 大哥’‘ 千岛山人 ’‘ lanxianfeng ’打赏,谢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立即博_立即博娱乐|立即博官网 - 开户,享好礼 备案编号:粤ICP备06000284号-1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600028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