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二百三十一章 谁上也不让他上


  第二千二百三十一章 谁shàng也不让他shàng

  “不管巧合还是事先操纵的,不过,我相信姓叶的也不可能把十几个常委全换成易地交流的干部。

  就一个同志过来,威力不大。而且,既然王龙东要为叶凡呐喊,章河市也是个复杂的地方。

  以前孔端提的人马有许多都驻扎在nà里。咱们不如从中弄点什么出来整整这家伙。

  干脆送他回老家算啦。麻痹的,一个外来户,牛什么牛?”■副市长吴用淡淡的哼了一声。

  “呵呵呵,吴市长可以多去章河市走走嘛!”高成不阴不阳的笑道。

  “其实,这次咱们出手推了一把nà个叫包毅的也并不是坏事。我都调查过这个人了,大有收获。”市◇公安局常务副局长宁满同志脸shàng闪过一丝喜悦。

  “噢,说来听听?”高成也是微微一愣,来了xìng趣。

  “听说包毅此人脾气有些倔,直性子。有时脑子拐不过弯来,办事太原则。据说几个月前调查什么事得罪了某些领导,所以被人从省厅刑警总队给调整到了治安总队。

  不过,这家伙没长脑子,继续胡为。最后,连支队长都给撤了贬为了副支队长。

  前次又因为飙车的事得罪了省厅的胡厅长,他居然连陈旭副省长的儿子陈小满都打了。

  还抓了咱们晋岭省有名的巨富沈一万的儿子沈括。这下子可是捅了马蜂窝子。

  最后,shàng头人一出嘴,他nà副支队长的帽子都给捋了,现在在岗停执勤。还给他安了个副亭长的头衔。

  nà破岗亭连包毅自已算shàng也就五个交警,包副亭长每天都得站街面shàng拿着红白棒子指挥交通。而且括弧,享受正处级待遇。”宁满副局长一脸得瑟的讲道。

  “正处级的街道交通员指挥员,倒是牛气了。”陶居礼干笑了两声。

  哈哈哈……

  全包厢的同志都给陶居礼同志的干笑给逗乐了。

  “看来,咱们的包毅局长得罪的同志还不少嘛!”高成淡淡的哼了一声。

  “如果这事能成最好,叶凡启用包毅,nà可是触动了某些对包毅不顺眼的领导的神经。

  这样一来,估计包毅一到任,麻烦也会跟着而来。而叶凡,将也会被惦念shàng了。

  不要讲别的,光是陈副省长、胡副厅长以及沈一天三人就够叶凡喝几壶的了。而以前调整了包毅位置的nà些个领导没准儿份量更重。”宁满说道。

  “nà是肯定的了,能让省厅动自己的人,nà出手之人必定不凡。不过,就怕咱们的推荐到了省厅没办法通过。

  公安机关是地方政fu跟shàng级公安机关双重领导。光是咱们下边人在喊shàng边不同意也定不下来。

  不要讲别的,就是胡贵天nà一关估计包毅就过不了。”凤水玲讲道,这女人,其实,有时脑子也蛮灵光的,并不是nà种猪头样的女子。

  “嗯,胡贵天是省厅常务副厅长。除了古生厅长外省厅的第二号人物。包毅的事咱们市报到省厅,肯定得过胡厅长这一关。难了!”高成微微摇了摇了头,转尔笑道,“我相信咱们的叶书记会想办法通过这一关的。”

  “呵呵,到时通不过,咱们狠狠的甩姓叶的一耳刮子也好。即便是通过了,叶凡,又将在晋岭省树下一些强劲的对手了。”宁满笑道。

  “宁满,如果通不过,你倒是可以去争取一下。”吴用副市长大有深意的笑了笑。

  “我哪有nà种可能?”宁满同志讲这话时,双眼看着的却是高成。

  “你也别瞧我了,要shàng去行,你首先把省厅nà一关搞定才行。不然,什么都是白搭。

  再说了,这次真要推你shàng去压力很大。童军峰造成的影响太坏了。所以,前次才让叶凡捡了个漏。

  咱们还能讲什么,咱们推荐的人做出如此事来,闪还来不及还有脸推荐你?

  不是我高成不尽力,前次的就别讲了。如果包毅通不过,咱们再想办法。”高成也表了态。

  宁满一听,自然是信心大涨。这家伙眼珠子转动着,估计又把什么打到包毅头shàng了。

  第二天晚shàng。

  省厅常务副厅长胡贵天的家是一套230平方米的楼中楼。

  胡贵天坐客厅沙发shàng看着报纸◎,面前的液晶电视也正放着。是胡贵天老婆杨梅花要看,不过,怕打扰着老胡同志了,所以,声音放得很小,差不多等于在看哑剧。

  “爸,这社会怎么啦?”胡贵天的儿子胡说大少推门进来后有些愤愤然讲道。

  “这社会怎么啦?你小子整天在外胡混,还怨起咱们社会来了?别以为我不晓得,你天天抬着你nà太子爷派头。我跟你讲,在省里,咱们家不算什么,你给老子低调一些。”胡贵天看都没看儿子一眼,训叱道。

  “爸,你也太妄自菲薄了。咱们家在省城的确不算什么,但也没几个家庭比咱们家还要牛气。”胡说这家伙头仰得高高的,狂妄得很。

  “好了,你小子讲这些干什么?这么早就回来了,没屁事你小子会回来,说吧,有啥事?”胡贵天搁下了手中报纸,看了儿子一眼,哼道。

  “就是你们省厅交警总队站岗亭nà个包毅,这家伙现在踩了狗屎。”胡说说道。

  “这话怎么说的,前次人家是抓了你。不过,你小子也欠揍。高速公路是交通公路,不是你们飙车的地方。不要命了是不是,一飙就是二百多码。我看他还揍得轻了点。从生命来讲,人家做得对,我赞成!”胡贵天没好气的哼道。

  “老胡,抓人就抓人是不是?干嘛打人。而且,一打就三个。不光咱们家小胡,还有陈副省长的公子小满也被打了。

  nà个包毅,不是我啰嗦讲他,也的确太过份了。这种人,以为自己是交警就派头了。

  执法也得讲究个文明执法是不是?我看罚他去站岗亭已经算轻的了,按理讲摘了帽子撤了职都不算过份。”杨梅花哼声道。

  “妇人之见,你懂什么?”胡贵天把茶杯重重的‘顿’在了茶几shàng。

  “爸,你们省厅nà些破事儿我们是不懂。不过,凭什么给包毅升官了。

  一个胡乱执法的人也能当局长,还有nà天,明明抓的是四个人,怎么nà个家伙就给他放了。

  人家屁事没有,就抓住我们不放。而且,粗暴得很,是用脚把我们踢进车里的。

  人家摆明了是要做给你看的,明晓得我是你儿子不要这样干,是不是不把你这个常务副厅长搁眼中。

  别以为我不晓得,交通总队nà个葛良安很宠着包毅nà家伙。什么东西!真以为省公安厅是姓葛是不是?”胡说又愤然了。

  “你放什么屁话!”胡贵天大生气了,一巴掌就拍在了茶几shàng。指着儿子说道,“厅里的事你少‘嚼牙’,你懂个屁!关好你nà张破嘴就是了。老实告诉你,省公安厅不姓葛,但也不姓胡。它姓‘党’。”

  “谁不晓得姓‘党’,党的领导嘛!”胡说嘟了下嘴嘀咕道。

  “对了,你说包毅升了,到什么地方当局长,我怎么不清楚?”平静下来后胡贵天问儿子道。

  “同岭市公安局原局长童军峰因为刺探国家机密被国安的人抓了。也是怪了,包毅还真是好运,居然走通了新到任的市委书记叶凡的路子。叶书记就推包毅了,听说已经通过了市委常委会。估计明天就会把申报的有关资料送到省厅来了。”贵说哼声道。

  “nà是人家同岭市委的事,你掺和什么?”胡贵天皱了下眉头,看了儿子一眼,说道,“对了,这事你在省城怎么会晓得的?”

  “我消息灵通嘛!这事千真万确。”胡说得瑟的笑了笑。

  “哼,你被人当枪使了还不晓得。得意个屁!人家为什么干巴巴的要把这事捅给你。

  你没脑子是不是?小胡,你以后要注意着点。凡是多问个为什么?人家别人不捅干嘛捅你头shàng。

  自然是希望你老子我出手‘黑’了这事。既然包毅是同岭市委书记叶凡要推shàng去的人,这不是叫我胡贵天去当拦路虎,跟叶书记结仇遭人嫉恨?

  你小子脑子犯浑啊,nà个叶书记能坐shàng同岭市一号的位置,比你老爸我有能耐得多。这事,你少掺和,去惹这种封疆大吏,不划算!”胡贵天教训道。

  “难道就这样算啦,眼见着包毅得意的爬shàng去了再回过头来到咱们家显摆?这事,绝对不行。”胡说心里难平啊,看了老子一眼,说道,“要不,这事我跟小满哥讲讲。老爸你不敢管这事,陈省长总能管。叶凡算什么,难道不是属于陈省长管吗?”

  嘭……

  桌子被胡贵天又拍了一巴掌,这货哼道:“你少找事。”

  讲完后胡贵天噔噔着shàng楼而去。

  “你不管我管。”胡说愤愤然讲着打了电话给陈小满。胡说没发现,胡贵天此刻正站在二楼过道里头看着自己儿子在打电话。

  “什么,nà小子也能升官,吗的,绝对要搅了才行。惹着老子还想升,你吗的升!升个毛病!”陈小满一听顿时就沉不住气,这厮火大了,在电话里头就嚷嚷开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立即博_立即博娱乐|立即博官网 - 开户,享好礼 备案编号:粤ICP备06000284号-1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600028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