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二百三十七章 全傻眼了


  第二千二百三十七章全傻眼了

  【4更到!】

  “叶凡同志,你这根本就是在胡搅蛮缠?如果都是这种态度,那今天的勾通完全浪费了。《》.

  你就不能听陈省长一句劝?有些事,各退一步海阔天空。这个地球,离了谁都能转。

  就拿你们同岭市公安局常务副局长宁满同志来讲吧。作为市公安局常务副局长,在公安战线上也呆了几十年了。

  立下的功也不少,为什么你的眼睛就看不到这个。而且,宁满同志作为常务副局长,能担任这种职位的同志提拔为公安局长,一个符合组织程序。

  二来他一上去就能开展工作?而且,是同岭市公安局本局提拔上去的同志,对业务一块也熟悉。”这时,杨逍副厅长略显不满的哼道。

  叶凡还没开口,想不到迟浩强倒是抢先出嘴,哼声道:“宁满同志在前次的市委常委会上已经讨论过了,不予讨论他的事。

  该同志提拔到常务副局长位置上不满两年,而且,工作平平,也没什么大的功绩。

  去年东平街发生群体性斗殴事件,他亲自带人去处lǐ。结果还造成二死二伤的结局。

  这事,当时虽说给局里压了下来。但是,局党委还是给他来了一个党内记过处分,考虑到他是老同志了。

  又在公安战线上工作了几十年。人要名树要皮是不是?所以,这件事只是没对外宣布罢了。”

  这老家伙,藏得挺深的。前次在市委常委会上就没听他提出这茬事来。

  看◆来,迟浩强跟宁满的máo盾是不可调和的了。叶凡心里暗暗嘀咕了一句。

  “这事是真的?”胡贵天那脸一板,其实问的是屁话。不过,胡贵天可是有借势压人的架势。意思叫迟浩强马上申明一下没这事。

  迟浩强果然唯一犹豫没吭声,这货有些后悔刚才出嘴太快了一些。

  “是不是真的一查同岭市公安局的会议记录不就清楚了。我想,这事虽说没对外宣布。但是,既然是党内记过处分,那是绝不可能不记录在册的是不是?”叶凡淡淡的说道。

  “迟浩强同志,你要对你自己讲的话负责任!”想不到陈旭副省长也逼迫将了过来,他是双眼冷冷的盯着迟浩强。这话可是有威胁的意思了。

  “无中生有的话是要受处分的●,相信迟书记是深懂这个道lǐ的。饭不能乱吃,话也可不能乱讲。”杨副厅长也追了一句。

  “这个,我记得不大清楚了。”在三座大山相压下,迟浩强最终选择了模糊这事。

  “这事我想起来了,经迟●书记一提我终于想起来了。”就在这时候,市委秘书长米月突然插话,她看了大家一眼,说道,“宁满同志的确因这事受过处lǐ。

  当时同岭市公安局还把局党委的决定送了一份到市委办公室。是我签收的,不过,童局长也有打过招呼给个暗示。

  说是这事怎么怎么的。而市委当时的原书记张宏东同志也考虑到该同志是老同志,不容易。所以,只是记录了也就没有对外公布这事了。”

  “米月同志,我刚讲过,话可不能乱讲。作为市委秘书长,你讲这话是要负责任的。希望你要慎重再慎重。”胡贵天冷冷的哼道。居然含有一丝威胁的意思了。

  “我负责!”米月不为胡贵天的威胁之语所屈服,她是态度坚决的说道。《》.

  一时间,陈旭和胡贵天以及杨逍三人脸色都有些难堪。

  就在这时候,估计是胡贵天的电话振动了起来。这货拿起电话看了看到卫生间接了电话。不久出来后坐在了椅子上有些发呆。

  “我看今天这事一时也调解不了,就留在以后再定吧。当然,同岭市公安局的工作不能落下了。就由迟浩强同志先代lǐ局长主持同岭市公安局吧。叶书记,你看怎么样?”想不到陈旭想搁置这事,既然自己这一方提的宁满不行了,那也不能让包毅通过。

  迟浩强一听,自然在心里乐开花了。心说鹬蚌相争,我这渔翁终于得利了。

  “陈省长,既然宁满同志受过处分。我看已经不合适再推荐他担任同岭市公安局长一职。”胡贵天的话满座皆惊,杨逍和陈旭都有些发愣的看了他一眼,心说这家伙是不是吃错药了。

  只不过进了一下卫生间,难道卫生间有药吃。只有叶老大稳坐钓鱼椅,知道自己的那盘盒带起了作用。

  “宁满同志是不合适了,这事,既然一时谈不下来,就搁在今后再定吧。”陈旭一愣之后赶紧说道,他是想提醒胡贵天别把局给搅了让叶凡获得胜利。

  “不能再拖下去了,同岭市公安局是大局。同岭市有着四五百万人口。这样的大市公安局长位置不能久挂,我看,既然宁满同志已经失去了竞争的资格,就由包毅同志暂时代lǐ局长一位吧。”胡贵天态度强硬的表了态。

  “老胡,喝口茶。”陈旭轻轻的磕了下桌子,有提醒胡贵天你要清醒清醒的意思。

  “我口不渴,陈省长,今天,我受古生同志的委托代表晋岭省公安厅局党委同意同岭市市委常委会推荐的包毅同志担任市公安局长一职。还请陈省长支持省厅和同岭市委的工作。”胡贵天真吃错药了,这次非常正经的提出了这事来。

  “行,这事就这么定了!散会!”陈旭板着个脸哒哒哒首先起身走了。

  在开门时那门被陈副省长哐地一声给反转着碰到了墙壁上,估计是把它当胡贵天同志敲打一下了。

  “谢谢胡厅长对同岭市委工作的支持。”叶凡一脸笑mīmī的伸出了手。

  “地方上的工作我们省厅应该支持!叶书记,你们马上到省厅办lǐ相关的手续吧。”胡贵天僵硬的伸出了手在叶老大的手上一沾即开了。

  走出会议室后胡贵天一转身就到了陈副省长办公室。

  “你吃错药了是不是老胡?”陈副省长劈脸就是一句盖向了胡贵天同志,那脸是臭臭的差点就能闻到粪味儿了。

  “老陈,你先听我解释完后再骂。”胡贵天赶紧说道一屁股坐在了转椅上。当然,两人私交不错,在私底下称呼较随便。

  “你说,我听着。今天要不能给我一个合适的解释,我会生气的。”陈旭还是有些生气,板着个脸冷哼道。而且,很严肃。

  “刚才中途突然接到了电话,居然是***包毅打来的。他说手中有一些材料,是有关小满跟胡说以及沈括三人的一盒录像带子。

  说是昨天晚上胡说小满沈括三个混账东西居然带人龙江宾馆特级贵宾一号间抓嫖客,结果把人家加拿大莫尔林市市长吴本昌一行人给打了。

  而吴本昌又是叶凡请来的客人,听说是到同岭市考察的。而且,这案子刑警已经接手。

  我当时本来有些不信,不过,听包毅讲得那么肯定估计应该是真的。这事,他包毅绝不敢乱讲来骗我们。”胡贵天讲道,脸色有些难看。

  “你直接问一下他们三个不就明白了?”陈旭的脸色和缓了下来,不过,一丝愤怒从脸上一闪而逝。

  “电话打不通,估计又玩疯了。晚上回去,看老子怎么收拾他。”胡贵天说道,看了陈旭一眼讲道,“包毅胆子再大也不敢来欺骗我们的。”

  “这事怎么就这么巧了,叶凡带的加拿大客人就被打了。而且还被人拍了照○,最后还给了包毅,而咱们今天又刚好在讨论包毅的工作问题。老胡,你说说,事上有这么巧的巧合吗?而且一巧就是好几巧。”陈旭淡淡的哼声道。

  “我也觉得疑惑,不过,当时来不及跟你讲这些了。所以,只好●○,最后还给了包毅,而咱们今天又刚好在讨论包毅的工作问题。老胡,你说说,事上有这么巧的巧合吗?而且一巧就是好几巧。”陈旭淡淡的哼声道。

  “我也觉,zuìhòuháigěilebāoyì,érzánmenjīntiānyòugānghǎozàitǎolùnbāoyìdegōngzuòwèntí。lǎohú,nǐshuōshuō,shìshàngyǒuzhèmeqiǎodeqiǎohéma?érqiěyīqiǎojiùshìhǎojǐqiǎo。”chénxùdàndàndehēngshēngdào。

  “wǒyějiàodéyíhuò,búguò,dāngshíláibújígēnnǐjiǎngzhèxiēle。suǒyǐ,zhīhǎo先同意了包毅的职务要求。这龟孙子的,居然来威胁咱们。”胡贵天说道。

  “哼,能让他上也能让他下。帽子嘛,还不是掌握在给帽子的人手中。这个倒不足为虑,只是,这事到底是谁干的。

  倒是值得关注,如果说是叶凡干的,好像又不像。客人被打了他脸上也无光,估计考察的事也得给搅黄了。

  即便是推荐了一个包毅上去也不划算。更何况,这事太明显了,叶凡不会这么蠢蛋。

  如果说是包毅shè计的有点道lǐ。不过,小满他们三个怎么会落入包毅的圈套。

  平时我看他们三个也挺聪明的,昨天怎么就这么笨蛋了。晚上把三个小子找我家里来,咱们好好问问。混账东西,坏了我们大事。”陈旭略显愤怒了。

  “如果是包毅干的还好讲,他无非是想求一顶帽子。就怕这事是咱们的对手shè计的,这个,就有些复杂了。”胡贵天的脸色有些阴沉。

  “嗯,殴打外宾,而且是一市之长。这问题相当棘手,如果咱们的对手硬是扯住这事不放,咱们有得头大了。真是混账啊,怎么就这么没长脑子?”陈旭也叹了口气,跟胡贵天的脸色刚好可以配对了。

  “老陈,包毅是人家交待要整的人。是绝不能让他翻身的,现在为势所迫给咱们提拔上去了,会不会给咱们自己带来麻烦?”胡贵天有些担心了起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立即博_立即博娱乐|立即博官网 - 开户,享好礼 备案编号:粤ICP备06000284号-1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600028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