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二百四十章 高市长递材料


  “少来,回去求你老头子去。《《》》(.)”叶凡没好气的说道。

  “我可是叶系成员噢!”蓝存钧gàn笑不已。

  “算啦,到时再说了。”叶凡无奈的说道。

  “这才是老大嘛◇。”蓝存钧说道。

  “小蓝tóng志,你那地区经济司都gànxiē什么?”叶凡问道,倒也来了兴趣,看看能不能从中捞到一点对tóng岭市有用的东东出来。

  “听好了,咱们是gàn什么的。◆组织拟订区域经济发展规划,提出区域经济发展的重大政策。

  协调国土整治、开发、利用和保护政策,参与制定土地政策,参与编制水资源平衡与节约规划、生态建设与环境整治规划

  组织实施主体功能区规划;指导地区经济协作;编制老、少、边、穷地区经济开发计划和以工代赈计划。

  协调落实促进中部地区崛起战略、规划和重大政策,提出重大项目布局建议并协调实施,推进中部地区内外协调合作和相关机制建设。”蓝存钧背书一样的背了下来。

  “跟国土保护土地有关系,那就有奔头了。”叶凡嘀咕了一句。

  “大哥讲这话什么意思?”蓝存钧问道。

  “是这样的,tóng岭市的高成市长搞的一个全市矿业发展规划跟我的理念有xiē不相符……”叶凡把那天米月拿来的市里规划说了一遍下来。

  “大哥的意思是要多关注一点环境问题。土地规划问题是不是?”蓝存钧问道。

  “只是关注一点,并不是要多么的苛刻。发展跟环保从来是两把双刃剑。要发展往往都要牺牲环保。

  我不是一个纯环保保护者,但是,总dé有点环保意识是不是?当然,也不能因为环保问题而让地方经济全面停止也不行。

  咱们只是讲能不能找到一点协tóng点。不能完全把环保剔除在外。而土地采矿等乱七八糟的问题就较多了。

  如果能找到tóng岭市市里规划跟发改委某xiē政策不相吻合,那我就有了出手的借口。”叶凡说道。

  “这个,我们是管全国全面规划的。不过,你有空把高成搞的规划传一份给我。看看能不能找到一xiē出手的契机。到时我弄xiē东西出来到你们tóng岭考察一下。借着东风向晋岭省委提xiē小要求。如果省委要求tóng岭市政府整改那就好办了。”蓝存钧说道。

  “那敢情好。本来这事我想直接跟高成谈谈。不过,高市长很强势。我也刚到tóng岭不久。

  不想因为这个而发生什么额外的纠葛。我要做的事太多了。更况,能坐到高成这个位置的tóng志。

  哪位省里没有份量的靠山在撑着?到时这事弄到省里影响也不好。所以,由你出面倒是最合适了。”叶凡讲道。

  转尔,叶凡又讲道:“小蓝tóng志,既然现在调进发改委了。能不能弄xiē项目给我们tóng岭市?虽说这xiē是高成的事,不过。我还是希望在我的治下能让tóng岭人民的生活更上一个新台阶。”

  “大哥希望能出◎多大的项目?”蓝存钧倒也没有推辞,直接答应了。

  “你说呢。太少的话你也拿不出手。至少也dé是个几亿的项目吧。”叶老大的狮子大开口。弄dé蓝存钧差点喊了起来,说道,“几个亿,那可不是青菜萝卜信☆duōdàdexiàngmù?”láncúnjun1dǎoyěméiyǒutuīcí,zhíjiēdáyīngle。

  “nǐshuōne。tàishǎodehuànǐyěnábúchūshǒu。zhìshǎoyědéshìgèjǐyìdexiàngmùba。”yèlǎodàdeshīzǐdàkāikǒu。nòngdéláncúnjun1chàdiǎnhǎnleqǐlái,shuōdào,“jǐgèyì,nàkěbúshìqīngcàiluóboxìn手就能拈来。我只是一个小常副司长。如果是正职也许还有可能。”

  “小蓝tóng志,你可是叶系圈里核心成员。”叶老大以子之矛攻其之盾了,把蓝存钧刚才讲的话还给他了。

  “那好吧,我尽力。”蓝存钧也只能无奈的点头了。

  “不是尽力。绝对要弄个把项目下来。”叶老大最后这话可是带有命令口吻的。

  “我搞还不行吗?早晓dé这样我还不如不打电话,我惹不起总躲dé起。”小蓝子嘀咕着挂了电话。

  “呵呵。雁过拔毛,谁叫你要打老子电话。权力啊。不用,过期作废了。”叶老大嘀咕着很满意的搁下了手机。

  第二天早上。

  叶凡提议,由市公安局、检察院、安监局等单位☆组成联合调查组由包毅带队进驻海山煤矿。

  不过,叶凡跟包毅也通过气了。觉dé这样大张旗鼓的进行调查,估计只能查到一xiē表面上的东西。真正的实质性的黑暗东西是查不出来的。当然,包毅也有两手准备□

  为了防止市公安局内部人员再下阴手。叶老大跟市军分区的吕司令员通过气后把杨秀发母子俩接到了市军分区暂时保护和治疗了起来。

  联合调查组进驻海山煤矿不过两天时间,还没有大的动作时。叶凡却是接到了省里的电话。

  电话是分管经济企业一块工作的副省长于钱林tóng志打过来了。于钱林可是省里的老牌副省长了。

  按潜规则来讲,排名仅仅在常委以下第一副省长韦伯笑之后。差不多于钱林就是省里第15号人物了。

  “叶凡tóng志,有xiē事,一点小事,可不能想停产就停产。发展生产是大事,停产一天所带来的经济损失对于某xiē大公司来讲是停不起的。而且,由此带来的一系列螺旋◎式的间接影响更是不可估量。”于钱林的声音很严肃。

  叶凡一听就明白了,于副省长指的肯定是海山煤矿的事了。不过,叶老大在装傻,故意的说道:“于省长,还请你明确的给以指示。我们tóng岭市委也好按▲照省政府的指示执行。”

  叶凡也相当的‘馊’,把于钱林的话讲成是省政府的行为了。这样,于钱林下嘴肯定dé慎重再慎重。

  毕竟,于钱林也晓dé。省政府的当家人齐振涛tóng志就是叶凡的后□台。

  “这事,难道你还没听出点什么?叶凡tóng志,我希望你能领会这种精神。”显然,于钱林tóng志微微一xiē恼火,因为他感觉到了叶老大的威胁。

  “这个,于省长难道指的是市里联合▲调查组进驻海山煤矿进行调查的事?”叶凡表现dé微一迟疑,拿不定样子问道。

  “呵呵,看来叶凡tóng志领会方面还是相当准确的嘛!”于钱林笑了笑,说道,“省里接到多封举报信,而且,海山煤矿的上级总公司天木矿业集团已经正式向省里提交了申诉。省政府对这事也很重视,交待我负责问问。”

  “奇怪了,天木矿业集团并没有向我们tóng岭市委提出任何的申诉。不然的话,我们也会考虑这件事的影响是不是?看来,是我们工作上疏忽了。”叶凡说道,自然有提醒天木矿业这是在越级申诉。

  “那行,我就把天木矿业集团的申诉材料转给你们tóng岭市委。由你们来作决定。

  不过,我dé提醒你们一下。天木矿业集团是省里排dé上号的大集团。

  每年能为省里纳税上亿,对于这样的利税大户,地方政府在处理相关事宜时一定要慎重。

  有xiē事,不能听风就是雨。如果因此破坏了经济发展的良好格局,不大好。更何况,天木矿业总部就设在你们tóng岭市。

  你们tóng岭市税收中很大一部分可是有天木矿业的贡献。如果没有了天木矿业,估计,后果相当的严重。”于副省长又严肃的交待道。

  “我们在接到材料后一定会严肃对待,慎重处理。在充分考虑到天木矿业自身实际的基础上,也会考虑到其它方面的影响。

  放心于省长,天木矿业为tóng岭市经济的腾飞作出了重大的贡献,我们不会忘了他们的。

  这种白眼狼行径会伤人的。更何况,正如于省长您所讲的,tóng岭的发展离不开天木矿业。

  我们的目的也是希望天木矿业能走dé更远发展dé更快更强更好。绝没有下绊子当拦路虎的意思。

  这样子gàn承如于省长所讲,对我们tóng岭来讲没有丝毫的好处。”叶凡慎重的表了态,其实是在和稀泥。没有拿出一点实质性的态度。

  于钱林当然也听出味儿来了,不过,他也很无奈。自己虽说是副省长,但决定权在地方。更何况,作为tóng事岭市委书记,有的时候不鸟自己也没办法。

  “那好吧,希望你们tóng岭市委能早点拿出个态度来。”于钱林搁下电话后那脸阴沉沉,叶凡的强势令于钱林感觉到了一股子从没有过的羞辱。

  下午的时间省里关于天木矿业集团申诉的有关材料就转到了tóng岭市政府。高成市长亲自拿着材料到了叶凡的办公室。

  “叶书记,于省长估计来过电话了吧?”高成头句就问道。

  “来过了。”叶凡说道。

  “他也给我下过指示了,希望我们能早占结束对海山煤矿的调查。有xiē事,捕风捉影的小事都要联合调查组去调查,对于被调查的企业来讲影响相当的大。

  听说海山煤矿这几天被调查组折腾dé够呛。连正常的生产都没办法进行下去了。

  海山煤矿可是有着几百号矿工,外带着家属的话可是有着二三千号人。一旦停产,他们的经济收入就减少了。

  矿工们没有了收入,就怕到时他们的怨念集中起来就是一股可怕的力量。

  为了消除影响,市委是不是考虑一下先把联合调查组撤回来。”高成提议道,对于派调查组他也有不tóng的看法。(未完待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立即博_立即博娱乐|立即博官网 - 开户,享好礼 备案编号:粤ICP备06000284号-1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600028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