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二百四十一章 多方不满意


  而海山煤矿又shì市里的经济支柱。海山煤矿遭到损失,必然huì带来一系列的多米诺骨牌效益。直接受影响的就shì经济发展指标,也就直接对高成这个市长的政绩带来了威胁。

  “噢,有这种事?”叶凡装得一脸讶然样子扫了高成一眼,说道,“我刚接到过联合调查组组长包毅同志的电话。

  听说他们还shì很文明的进行调查,并没有什么强制性的要求海山煤矿停产等方面要求。

  并且,像这么大的事,调查组不可能不向市委市政府汇报shì不shì?高市长,包毅有没向你汇报要求海山煤矿停业事整顿的事?”

  “没有,包毅同志倒也跟我通过气。说shì调查组一时半分无法调查出结果来。

  估计还得在海山煤矿扎根上一段时间。”高成脸色严肃的讲道,看了叶凡一眼,又说道,“不过,包毅同志讲的shì扎根。

  估计就这一点让天木矿业集团的高层无法接受了。你扎根了,他们还怎么正常生产。

  天天都在调查组眼皮子底下挖煤,shì不shì总感觉不自然。而且,调查组也并不像包毅同志讲的那样‘温柔’。

  有的时候,比如,要调查二号井,包组长huì强制二号组停下生产,他们要下去检查什么的。

  上午二号井,下午就变三号井了。这样子轮番下去,还让不让别人正常生产?

  调查组的行为太过了一些,有关这方面的情况天木矿业集团递到省里的材料上讲得很清楚。

  而且,就连日期,由谁下的命令都写得清清楚楚。我看,这事,绝不可能shì空穴来风。要不。你先看看材料再说。”

  高成讲着递上了材料。

  其实,不用高成讲。叶凡早从包毅跟王龙东汇报上来的情况○摸得一清二楚了。

  的确如高成所讲的那样。这个,当然shì包毅在下阴手。故意整海山煤矿,不把这潭水搅浑,又怎么能浑水摸‘鱼’。

  海山煤矿发生的矿难牵扯到的事太多了。包毅这样子干,就s●hì在寻找矿难的真正的矿井。

  当然。包毅和叶凡都清楚。从章河市到同lǐng市再到省里,也不晓得有多少双眼睛在盯着海山煤矿,有多双手在无形的操控着这个巨无霸。

  越shì这样。越shì要搅动。其实。这也shì叶老大的意思。叶老大在纵容联合调查组干搅局的事。

  这一点,估计高成以及天木矿业集团的上层也看出什么来了。所以,才huì把材料递往省里。因为,市里根本就没有用。

  再加上包毅这个组长shì叶凡亲自任命的。包毅的额角上早贴着一个‘叶’字。

  高成也清楚,包组长根本就不可能真正的鸟自己。他只shì叶凡的一条狗。像汇报之类无非shì人家包组长玩的小手段。

  表面上在尊重着自己这个市长,其实。人家压根儿就没把自己这个市长搁眼中。高成同志当然相当的恼火。

  叶凡这个书记不但抢了本该自己捞到的位置不说,而且。一个新到的,还没成气候的市委书记如★此这般的强势,也让高成感受到了多年下来积蕴在同lǐng市的地位受到了无形的挑战。

  今天高成来就shì试探叶凡底线的,而且,有相逼叶凡撤出调查组的势头。

  “这个,高市长调查过了吗。从☆天木矿业集团来讲,他们shì被调查的对象,对调查组不满纯属正常。

  这些材料先搁这里吧,回头我问问包毅同志到底怎么回事。如果真如材料上讲的那样,那就得叫调查组整改一下。

  调查归调查嘛,可不能搅了人家的正常活动。”叶凡打着官腔,自然shì在推诿了。

  “调查,这个,只要把调查组的同志叫回来一问就清楚了。”高成一愣之后,看了叶凡一眼,又讲道,“叶书记,搁这里恐怕不大妥当吧。这事,于省长可shì在时刻关注着。”

  想用于副省长来压老子,你门儿都没有。叶老大在心里暗哼了一声,说道,“这事,我已经跟于省长解释过了。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我们不能光听天木矿业一家之词,这样huì陷入偏听偏信中。咱们处事要公平,对调查组如此,对天木矿业集团亦shì如此。”

  听叶凡一讲,高成的脸色有些不好看。知道叶凡在指责自己倾向于天木矿业。

  “叶书记,既然要调查就马上展开。不然,天木矿业闹腾起来也shì一件大麻烦事。到时人家静坐请愿什么都来,市政府还真shì麻烦了。”见于副省长压不住叶凡,高成又倒腾出天木的职工来。

  “哼,无理的闹腾那叫闹事。咱们的专政机关哪里去了,他们shì摆设吗?对于蓄意闹事的人该怎么着就得怎么着。

  难道咱们堂堂的市委市政府机构还得受天木矿业的威胁?这件事不调查清楚怎么行?

  加拿大客人那边一直在眼瞅着咱们的行动。如果连人家拦车喊冤都不管了,怎么能让加拿大客人心服口服的跟咱们建立友好城市。

  高市长,能跟莫尔林市建立友好城市对咱们同lǐng市的发展来讲也shì大大有利的事。

  说白了,人家有钱嘛。有钱的shì大爷,跟咱们互为友好城市,贴钱的shì人家。

  当然我们得给人家一个满意答复。不然,这次的事估计就得落空了。”叶凡又搬出加拿大客人来。

  “那行,这事就先这么着了。”高成半阴沉着脸回去了。

  一回到办公室,高成一巴掌拍在桌上。

  晚上的时候,高成圈内人士例行聚huì在天涯楼。

  “高市长,不能再让姓叶的这样搞下去了。前次姓叶的在风云楼跟天木矿业的凤草天为了抢米月这个**发生了争执。还动了拳头,这下子遇上这档子事,肯定shì蓄意报复。包毅到海山煤矿根本就shì在捣乱,故意的。这幕后操控人除了姓叶的还有什么人?”市公安局常务副局长宁满同志对叶凡shì极为不满。

  本为以为童军峰倒下了,自己能铁板稳当的能代理局长。想不到叶凡居然硬顶着把包毅推上了台。宁满对叶凡的不满已经到了快爆发的地步。

  “人家牛逼,以公家名义打击报复天木◇矿业不说,而且,连于省长的话都不卖账。”凤水玲冷哼道。

  “他没那胆子吧,于省长在咱们省副职里仅比韦伯笑副省长略逊一点。

  要论资格,于省长比韦伯笑还要老。只不过韦省长跟跟罗书记关系走■得较近。

  分管的油水比于省长高,权力也大了不少。叶凡凭什么能不卖于省长的账,不huì吃了熊心豹子胆?”陶居礼冷哼着显然有些不信。

  “事实如此,他的确悖了于省长面子。后来,于省长又打了电话给我。我也去找过他了,说句实话,我这市长就一摆设,人家根本就shì在扯皮。什么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调查组那个包毅根本就shì姓叶的一条狗。”高成冷冰冰的哼声道。

  “要不咱们整点事出来◇让那小子喝几壶再说?”宁满说道。

  “整事?”凤水玲niàn叨了一句后包厢里暂时沉默。

  “这事,不如知huì给凤草天。这个草头王可不shì那么好惹的。现在他在忍着,估计,如果能把叶凡▲的态度引过去给他。那估计就shì一导火索了。”宁满出了个馊主意。

  “这主意好,咱们根本就不用出手。只要瞧热闹就行了,而且,凤草天此人听说背景不浅。黑白两道都吃得开,他什么时候受过如此的窝囊气?叶凡也不知shì不shì脑子犯浑了居然去惹这种人。光靠一个包毅就有用了?那简直就shì幻想。”陶居礼喝了口狗肉汤,淡淡讲道。

  “你们说叶凡这样干的目的shì什么?难道真shì欲火上头,精虫冲脑因为米月这**要跟凤草天死磕?如果他shì这种人,估计早玩完了。”凤水玲说道。

  “刁难凤草天只shì表面现象,他shì在搅局。估计他也清楚,在同lǐng市,目前他的力量还弱。

  有我跟孔端在,他根本就不要想全面掌控常委huì。书记管帽子,帽子都不衬手了,这就shì书记的悲哀。

  他必然要做出反应,整些事出来把水给搅浑了鱼翁得利。不过,小叶同志太小看我跟孔端了。

  这潭水可以搅,但shì,想搅浑,那shì有难度的。没准儿越搅越浑连他自个儿栽了进去给淹死了。”高成冷冷的哼声道。

  同一时间,孔端圈内人全聚集在孔端的家里正聊得热火朝天。

  “听说今天高成去找过叶凡了。”迟浩强嘿嘿笑道。

  “这事我清楚,shì于副省长打了电话给高成。并且转了天木矿业申诉的有关材料下来到同lǐng市政府。无非shì要求调查组撤出天木矿业什么的了。当时这份材料我看过才转给高成的。高成不得不去找叶凡商量一下这事。于省长的面子总得给,不然,他这个市政府的一把手无法交待。”毕云理说道。

  “怪了,这事,于省长直接给叶凡下指示就行了嘛。何必还要通过高成,麻烦不麻烦?”迟浩强有些疑惑不解。

  “我说老迟啊,你真shì榆林疙瘩。前次你不shì跟叶凡一起到省里了。陈旭的面子叶凡给了吗?他跟胡贵天联手想打压叶凡,人家牛,照样子反败为胜,硬shì推包毅上去了。”孔端冷哼道。(未完待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立即博_立即博娱乐|立即博官网 - 开户,享好礼 备案编号:粤ICP备06000284号-1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600028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