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二百四十四章 再拿下一个常副局


  “哼,他们也敢反天不成?这同岭市还是党的天下。我们军队就坚决拥护同岭市委的决定。

  只要有需要,我们随时可以派人去。小小一个黑恶集团就能吓着我们了。

  笑话!我吕林在这里搁下◎□
  “哼,他们也敢反天不成?这同岭市还是党的天下。我们军队就坚决拥护同岭市委的决定。

  只要有需要,我们随时可以派人去。
  “hēng,tāmenyěgǎnfǎntiānbúchéng?zhètónglǐngshìháishìdǎngdetiānxià。wǒmenjun1duìjiùjiānjuéyōnghùtónglǐngshìwěidejuédìng。

  zhīyàoyǒuxūyào,wǒmensuíshíkěyǐpàirénqù。xiǎoxiǎoyīgèhēièjítuánjiùnéngxiàzhewǒmenle。

  xiàohuà!wǒlǚlínzàizhèlǐgēxià话来。叶书记这指挥棒往哪指,我吕林跟上。”军分区司令吕林同志坚决、强硬的表了态跟着叶凡。

  “他们的确做得太过份了,有意见可以到市委市政府提嘛。或者说可以向省里申诉。

  怎么能采取这种不明智的行为,太过激了一些。处理肯定要处理了,不处理还怎么能体现政府的威信?

  不过,咱们也要考虑到一些实际情况,换一个角度来讲,站他们立场上来讲。

  估计他们也认为自己有一定的理由。是不是先由天木矿业集团的领导层派出人来跟我们商谈一下。

  首先,调查组成员的医药费用就得他们负责。二来,加强勾通,合理解决也是必要的。”任信天说道,这货的话可是有些令人费解。

  “是啊,只不过一件普通打架事件。只不过过激了一些,听说他们已经向省里申诉过了。

  省里已经把材料转到了同岭市政府。而且,省里的于省长也很关注这件事。

  想不到在这个节骨眼上就fā生了这种事。唉,如果能早拿出一些合理办法来也许就不会fā生这种事了。

  还是缺少勾通啊!我想。多勾通,就不会fā生。”宣传部长凤水玲叹了口气,说道。

  明摆着不同意叶凡把下午的事件定性为黑恶事件了。而且,似乎有指责叶凡在故意的不勾通,不处理省里转来的材料的意思了。

  “加强勾通,合理解决当然是可行的。但是,我想提醒任书记跟凤部长。

  早上凤草天不是到过叶书记办公室,又是拍桌子又是翘腿的。这难道就是天木矿业集团所谓的勾通方法?

  说难听点,这是他们在炫耀拳头大,炫耀势力强。这是公然的在威胁市委,逼迫市委按他们的思路去处理。

  市委派出联合调查组是完全符合程序的。难道能看到有人拦车喊冤而不故。

  更何况,那对母子拦的还是加拿大来的王市长的车子。让外国朋友看到这种情况,影响极其的坏。

  估计,就是现在。王市长还在关注着那对母子。这个,也是他们跟○我们缔结友好城市的一个条件。

  如果连这点小事咱们同岭市委市政府都处理不了。人家还怎么能相信咱们?

  所以。这事不是缺了勾通,而是勾通要放在对等的基础上。看他们那咄咄逼人的架势,根本就◇★不想要勾通,而是到市委市政府来下命令的。”米秘书长一脸愤然,讲道。

  “对!这种行为就要严肃处理,严厉打击。不然,本末倒置。一个带有黑恶行径的企业居然妄想着要控制和威胁咱们同岭市委市政府,这叫◆什么?

  这简直是狂妄。我想。调查组还得继续组建,而且。级别要更高,实力要更强。不能局限于海山煤矿,我建议可以扩大到整个天木矿业集团。

  就是凤草天,也是我们调查组要调查的对象。咱们要坚决的打压下有些不良企业的嚣张气焰。

  充分的显示咱们市委市政府的决xīn和力量。党的领导绝不能撼动,任何人都不行。

  咱们同岭市委市政府不是软蛋子,是党领导下的政府。”这时,市委副书记、纪委书记李韦也坚决的表了态支持严肃处理。

  “扩大到整个天木矿业集团,这个绝对不妥当。”常务副市长毕云理开口就表示反对,他看了李韦一眼,说道,“李书记,咱们要充分考虑到实际情况。

  不要讲别的,天木矿业集团一年所交的税收占了咱们全市的十几分之一。

  没有了天木矿业的税收,咱们估计全市连工资都fā不下去了。你们也别讲我毕云理怎么,没办法,我是协助高市长管市政府的。

  全市几百万人民的吃喝拉撒都跟我们有关系。不当家不晓得柴米贵,没有了钱,市政府根本就过不下去。

  海山煤矿的某些人是有些过激了,这事一定要处理我支持。不过,即便是要处理,那也仅仅是针对那些围攻调查组的一些人。

  而不是海山煤矿全部。海山煤矿是章河市第一大企业。你们可以问问龙东同志,如果没有了海山煤矿,估计章河市的经济指数将下降10个百分点。

  就是要求海山煤矿停业整顿,我觉得市里也要慎重考虑。要充分的考虑到这件事对海山煤矿的影响。

  停产一天下来,作为海山煤矿这样的大企业,损失都是以几百万来计算的。他们损失几百万,咱们财政方面也得损失几十万。

  而且,由此带来的一系列影响也在往外沿延伸拉开。比如,需要海山煤矿提供煤碳的一些企业,像fā电厂等。

  如果没有了海山煤矿的煤,那fā电厂不就得停了。而fā电厂一停,没有了电,咱们市里好多企业不得因此而停产。

  这样越来越大,范围越来越宽。估计,受到波及的就不止一个海山煤矿,这是一个动作链。

  一直算下去,估计受到影响的人数不下几万,甚至上十万都有可能。

  这可是一股可怕的☆力量。真过激的刺激了他们,几万人fā动起来,到时,咱们市委市政府头就大了。我想,高市长估计跟我有同感吧。也许,感觉更强烈一些。”

  毕云理是站在自己作为常务副市长立场站出来讲话的。倒不是讲毕云◇理想怎么样去帮衬,罩着天木矿业集团。

  因为,老毕同志跟高成根本就尿不到一个壶里。这次站出来是帮助高成讲话,其实,并不是讲老毕同志的xīn思有动向。这纯属一个工作利益的考虑问题。

  “●是啊,一个海山煤矿就能惹出几万人来。那整个天木矿业集团呢?同志们,天木矿业集团的总部可是在咱们同岭市。

  而且,他们有9成的业务都在咱们同岭市。如果要求整个天木矿业集团停产整顿接受调查的话。由☆■此拉开范围。

  估计受到波及的不下几十万同岭市人民。我同意一定要处理今天打架的那些人。

  但是,对于海山煤矿的停业整顿,叶书记,是不是过了一些。能不能让他们继续生产,咱们再派驻调查组进○入继续调查就是了。”高成转头看了叶凡一眼,讲道。

  “嗯,环环相扣。环环相套。今天fā生的事,一直关注着天木集团的于省长肯定晓得了。

  我想。继续调查还得进行。我同意高市长的建议。至于说黑恶性质,好像并没有看出什么来。

  只不过一件普通打架事件罢了。听说当时包组长处理的方式方法上也有些欠缺。

  人家煤矿的7号井已经废弃一年多了。而且早就封闭了,你硬要下去,那怎么行。

  长年不用的废井里头有多大的危险,想必在坐的各位同志都能想象到。像什么瓦斯什么气体的浓度都是偏高的。

  不但有fā生爆炸的危险,毒死人也是常有的事。即便是通气状况良好都有这种问题就更别说一个已经废弃封闭了一年多的废井了。

  如果因此给调查组带来了伤害,那问题就大了。海山煤矿的同志估计是怕负不起这个责任所以才阻拦的。从这一点来讲。人家也是好xīn,也是不得已。

  这样。双方一下一阻,自然就fā生了争执。fā生到后头拳脚相架也纯属正常。”凤水玲又来搅局了。

  “呵呵,他们打人倒是打对了是不是?调查组一些合理要求海山煤矿还是得支持。

  听说包组长并没说一定要下去,只是想在上头看看7号井的情况,连这个都不肯。那说明7号井肯定有问题。

  这事太反常了,一个废弃了一年的破井又有什么不能让人在外边看看?难道这7号井真有问题。

  据市公安局最近的调查来看,海山煤矿有些问题。这个是当时fā那对母子讲的。

  只不过这事还没调查清楚,我也不好用意测来fā言。”迟浩强讲道。

  “有问题就要查清楚嘛,不查清楚怎么能弄清问题,还人家母子俩一个公道。人xīn都是肉长的,这事,必须一进到底。”这时,孔端开口了。

  叶凡也清楚,孔端一系如此的讲,无非是想把水越搅越大为好。到时闹得不可开交时擦屁股的自然是叶凡跟高成了。孔端一伙倒是可以坐收渔人之利了。

  “其实,我想说的就是,有些同志只看到了天木矿业集团对咱们市的影响力度这一点上。

  可是,天木矿业集团因此事造成对于我们市委市政府的负面影响方面却是没有看到。

  各位领导想想,如果任由天木矿业集团如此的嚣张下去而不从重处理。那其它企业或集团纷纷仿效。

  到时,恐怕令我们头痛的就不光是一个天木矿业集团了,而是全市所有有些份量的公司企业都可以来市委市政府找茬。

  那市委市政府还怎么开展工作下去。国将不国怎么讲,没有规矩不成方圆。

  咱们因为这次事件处理了天木矿业集团,当然,在税收等方面会受到一定的波及。

  但长痛不如短痛,至少,也大大的树立了市委市政府的公信度。咱们亮一次剑,却是能震慑住许多的企业。

  让他们规范经营,合理fā展。只有这样,才能让咱们的企业良性fā展下去,形成一个良性的循环圈。”米月这嘴巴还不是一般的溜,讲得头头是道的。

  谢谢官术稳坐第三把交椅的的‘盟主cbchen’兄弟打赏!谢谢‘瑞雪宝宝’打赏,狗子谢啦!(未完待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立即博_立即博娱乐|立即博官网 - 开户,享好礼 备案编号:粤ICP备06000284号-1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600028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