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二百四十六章 草头王的愤怒


  “米月同志讲这话太言过其实了吧?咱们要相信,绝大多数的企业公司都是守法经营的。~~怎么可能chū现描述的nà种状况,nà还了得。”毕云理反驳道。

  “好了,连公安局长都敢打成重伤。我看天木矿业yě太嚣张了。根本就没把咱们同岭市委市政fǔ搁眼中。

  此事不严肃处理如何服重,咱们又怎么向调查组的同志们jiāo待。我们并不是一gè软蛋的政fǔ,该有的强势还是应该要。

  不然,一味的牵就、退让着,nà天木矿业还真敢骑到咱们头上了。到时,米月讲的yě不是没有可能。

  至少,某些跟天木矿业有得一拚的大公司大企业会不会听政fǔ的话就难讲了。

  同志们■有各种不同的意见这gè纯属正常。既然意见一时难以形成统一。哪咱们还是按规矩办。”叶凡定了调子。

  一听老规矩,当然就晓得是举手表决了。高成跟毕云理等人脸色有些难看。

  “我保留意见。”高成不再反对,知道反对无效。因为,从刚才的状况看,王龙东、米月、迟浩强、李韦、吕林、孔端等人都同意严肃处理。基本上这事已成定局,举手表决只能是自取其辱罢了。所以,高成干脆放弃了。

  “我yě保留意见!”毕云理yě是一脸yīn沉着说道。

  “呵呵,咱们是民主表决的。允许同志们保留意见嘛!记上记上。”叶凡淡淡一笑。下了拍子。转尔,他收敛了笑容,一脸严肃,说道,“市里要组建第二批调查组成员。

  这次联合调查组成员的层次要更高,我看,就由迟浩强同志领军,由市公安局、市检察院、市安监局等部mén的一把手作为副手。chōu调各部mén的鸡ng兵强将进驻海山煤矿。

  这次一定要一查到底,不管涉及到什么人,一律不准讲人情。如果调查组成员故意推诿,我叶凡一定会严肃处理他的。”

  既然这事都决定了,高成还有什么可反对的。只能郁闷的表示沉默了。

  “吗滴,真敢封我凤草天的场子(海山煤矿)!”凤草天一巴掌下去,茶几痛苦的呻yín了一下。居然给他一巴掌给抓散架了。这身手,如果叶老大看见。肯定会晓得这家伙至少四段开源之境了。

  “二爷。要不要通知一下家里人。这事,我看越扯越大了。好像市公安局已经盯上了7号井。

  是不是有人走lù了风声,如果真要掀开盖子,哪咱们天木矿业集团将陷入万劫不复之地。

  家里把这么大的集团jiāo给了二爷,这事,可▲得慎重再慎重。不然,这事……”这时。一gè瘦脸中年人略显忧心,讲着又看了看凤草天。

  “难道是nà娘们干的?溪河。你说有没nà种可能?”凤草天一脚把散架的茶几给踢得老远,发chū啪啦一刺耳声来◇

  “应该不会。启梅虽说野心极大,yě早就眼红二爷的位置了。不过,二爷这些年下来把家里的业务拓展到了同岭市,做chū的成绩有目共睹的。

  这些,家里的老祖宗都看在眼中喜在心头。启梅虽说是哈佛毕业的高材生,但她太傲气,一向看不起咱们这些土生土长chū身的生意人。认为她才是凤家最正宗的生意接班人。岂不晓得,经验有时比文凭重要得多。

  更何况,这事如果lù了chū来。政fǔ方面真动真格的查下来,倾巢之下岂有完卵。

  凤启梅应该不会糊涂到这种地步,即便是要下绊子动黑手,nàyě只是小打小闹。

  而且是针对二爷你的,绝不会针对咱们凤家的天木集团。”瘦脸中年人凤溪河讲道。

  “二爷,今天白天在海山煤矿发生的事是不是有些不妥当。听说nàgè姓叶的书记当场就发火了,武警全面封锁了海山煤矿。

  据最新传来的消息,市委常委会已经通过了针对海山煤矿的严厉措施。

  将派chū以市政法委书记迟浩强为首的,以公检法为主的强力人马再将进驻海山煤矿。

  而且,听说在市委常委会上有人提议要面对咱们整gè天木矿业集团铺开这项调查工作。

  估☆计,海山煤矿的整顿只是同岭市委的第一步,第二步估计叶凡会采取蚕食的办法逐步的调整的范围加大到整gè天木矿业。

  这家伙根本就是在公报sī仇。nà天二爷你讲了要把他的女人米月nòng来当小。

  叶凡自然愤然了。这次正好碰上这种事,yě是他下手的时机了。咱们得尽早找chū一gè应对措施。

  不然,等明天下午第二gè联合调查组一进驻海山煤矿,恐怕就太晚了。”军师程咬钱说道。

  “其实,这件事上主要是叶凡在牵头搞。蛇无头而不行,如果没有了牵头者,这种决定根本就不可能在市委常委会上通过。即便是有着叶凡如此牵头。听说在市委常委会上已经发生了巨大的争执。叶凡态度太强硬了,而孔端此人yě想搅局,转尔支持叶凡。使得高市长孤木难支,让这方案通过了。”凤溪河讲道。

  “美国人喜欢搞斩首行动,咱们难道就不能效仿吗?”凤草天突然冷hēng了一声,看了看身旁nàgè留着一撮小胡子的凤雷一眼。这货,眼中冷酷一闪而逝。

  “二爷,这事恐怕要慎重着点了。”在一旁的军师程咬钱有些急了,知道二爷凤草天一急动了歪点子。

  这种点子动在其它人身上还行。而且,凤草天yě没少动过。现在做生意太守法不偷税漏税很难赚到巨额利润。而且,有的时候还得动拳头下狠手。

  “还慎重,你他娘的脑mén子没给驴踢了?人家都欺负到我头上了,我再不反击,nà还真等着姓叶的来收拾我。完事▲后启梅nà娘们正好来接班是不是?”凤草天愤怒了,手中茶杯一把就砸向了军师程咬钱。

  不过,给凤雷一掌给搁到了一边。叭啦一声过后,倒没砸中军师程咬钱。

  不过,程咬钱早吓得脸色有些发绿了◆。因为他深晓得,这位二爷真火了时nà是六亲不认的。不要讲自己这gè外人,就是凤家人人家yě照样子下手。

  “二爷,我yě觉得这事咬钱讲得在理。叶凡毕竟是市委书记,这号人物在咱们晋岭全省yě不多见。

  而且,能做为一市的主持,份量何其的重。真chū事了,人家第一gè就会想到咱们天木矿业集团身上。

  到时真惹火了政fǔ,咱们一gè集团还要不要生存下去。跟国家想抗,nà只能是死路一条。”中年人凤溪河倒没nà般害怕凤草天,因为凤溪河算起来还是凤草天的隔代堂兄。

  “nà你,你说有什么办法处理。人家明天下午联合调查组一组建完毕就要下去了。到时,就太晚了。只能把调查组扼杀在没chū发之前才行。要阻拦调查组,只能先让叶凡住手才行。要让叶凡住手,咱们能说服他吗?”凤草天冷冷的hēng道,怒气渐渐的重了起来。

  “能不能从上头施压下来?”程咬钱缩了缩脖子,说道。

  “上头,咱们凤家虽说在这一片地带都有些能量。这些年下来咱们天木矿业集团yě接jiāo上了一大批的省里要员。

  但是,真要拿得chū手,肯实心铁心帮衬着咱们的,恐怕不多。现在的当官的,全是钱奴。

  有nǎi就是娘。而真正触及到省里高层nàgè圈子时,金钱的能量反倒是弱化了不少。

  因为nà些都是高级干部,人家有吃有喝有得玩,桑拿的按摩**都可以以各种名目开发票拿回去报销,所以,根本就不愁钱。跟他们jiāo往要凭运气跟感情。

  这些年下来,跟咱们一起吃喝过的了yě不多。叶凡连于省长的面子都不给了,nà只能找常委等级的了。

  不过,听说叶凡是齐省长的一条狗,人家有齐省长撑着,咱们晋岭省,又有谁还能压制住齐省长。”凤草天并不糊涂,对于全省大事还是知晓一些的。

  “除非罗天上仙罗书记chū马了,不过,咱们天木矿业集团好像跟他并没有什么jiāo集?”凤溪河皱紧了眉头,讲道。

  “其实,yě没必要担心太多。咱们家四姑娘不是到了。如果她肯chū手,保准一丝痕迹不留。”这时,凤雷翘着gè二郎tuǐ,晃荡着相当悠闲的笑道。看架势,这货根本就没当回事儿。

  “四妹到了?咋没跟我联系?”凤草天一愣,顿时一丝喜悦涌到了脸上。

  “来了好几天了,四姑娘一向自由惯了。一般时候我是不会讲chū来的,既然今天二爷遇上麻烦了,我就透lù点吧,别让四姑娘晓得就是了。”凤雷笑道。

  “nà就好!咱们就再为国家制造chū一gè痴呆chū来吧。哈哈哈……”凤草天一拍大tuǐ,大笑了起来。

  “明天下午估计同岭就会传开了,新到任不久的叶凡书记因为cào劳过度,跟女人玩得太过火,居然疯了。有味道,这新闻,肯定惹火得很。到时,晋岭各大报纸,各媒体,头版头条,有得乐子干了。”凤雷yě是干笑不已。

  “不过,四姑娘nà脾气,能○不能说动她chū手都难。”这时,凤溪河又提chū一问题来。

  “溪河,你错了。四妹再有脾气,再不待见我这gè二哥。但是,我凤草天总是她的亲亲二哥。而且,她总不能眼瞧着我这屁股被启梅nà丫头给翘◆了。咱们是一nǎi同胞,血浓于水滴。”凤草天是自信得很。(未完待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立即博_立即博娱乐|立即博官网 - 开户,享好礼 备案编号:粤ICP备06000284号-1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600028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