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二百四十七章 劫财还是劫色


  “说得也是,血浓于水。”凤溪河点了点头。

  凌晨四点。

  因为是冬天了,而晋岭这边天也较冷。南方人们还穿着单衣,可是晋岭这边早就是茄克毛衣,有钱人就是裘皮了,而且,天黑得早而亮得晚。

  当然,叶老大的房间里有空调,倒也不感觉到冷。

  这货睡得有些迷迷糊糊时一声轻微到普通人的耳朵无法感觉到的声音传来。叶凡顿时竖起耳朵,鹰眼跟蝠耳通术融合着张开了。而且,气波探测也施展开了。

  果然有动静。

  应该是几个高shǒu进来了,zài鹰眼下,叶凡发现有三个人。打头的那个好像是个gū娘,那身shǒu,就是叶老大都暗暗称奇。因为,那女子的轻身提纵术施展开来落地如无物般的轻柔。

  她进到叶老大卧室外间一个小会客厅时先是一脚轻踮zài门口的椅子上一弹就滑到了桌子旁。

  随着屁股就坐下去了,没有发出丝毫声音来。而后面的两个那就逊色得多了。凭着叶老大多项功能目测的结果,后头两个估计就四段五段左右身shǒu。

  见那gū娘坐下后并没有其它动作,叶老大倒也饶有兴趣的关注着三个高shǒu毛衣贼到dǐ想干些什么?是劫财还是劫‘色’,那正好了。

  后头两个跟那gū娘打了个shǒu势,gū娘点了点头。

  两个人大胆的打开了shǒu电筒,zài房间里一找找到了电灯开关开起了电灯。

  这伙人还真是大胆,深夜摸进市委书记房间居然没有掩饰身份。丝毫化妆都没有。

  还是本来面目,只见一个留着小胡子的年青人几步到了叶凡的床前,凶巴巴的伸shǒu就把叶凡的被子一把给掀开,嘴里叫道:“起来起来!我们gū娘来了,你他吗☆的还窝zài被窝里装死不成?”

  “你……你们什么人?”叶凡装着略显慌乱样子从床上坐了起来。略显恐惧的盯着那gū娘。

  顿时,叶老大愣住了。

  因为这gū娘叶老大见过,根本就是◇两年前的2月份叶凡zài伊犁河岳支山下的碧云滩玩耍时遇上的那个钓了黄鱼的gū娘,当时听她村里人叫她‘阿四’。

  而且就zài前段时间zài咖啡馆还见过这gū娘就坐zài隔壁桌的。双方还微微的点了点头。

  “怎么是你?”阿四也是一愣,盯着叶凡看了一眼,wèn道。

  “gū娘,咱们又见面了。不过,这次见面可是有些诡异了。你深夜到访有什么事?这个,你一个gū娘家,怕不方便吧?”叶凡表情轻松了下来,wèn道。并且。脸上溢出一丝玩味似的微笑。

  就是跟着阿四来的两个跟班也发愣了一下。

  “你怎么会认识四gū娘?”留有小胡子的家伙wèn道。

  “四gū娘。这名字不错。”叶凡不答嘴里念叨着的却是这个。

  “你吗的找死啊不答老子的话?”小胡子火大了,一巴掌抡起往叶老大脸上招呼了过去。

  “慢着凤雷。”四gū娘摆了摆shǒu,看了凤雷一眼。说道,“两年前我zài一河滩钓鱼偶遇上的。想不到他居然到这里来当市委书记了,这地球。还真是小了点。”

  叶凡鹰眼发现,小胡子年青人的shǒu臂上果然有一只凤凰。跟包毅讲的那个高shǒu估计是同一个人。

  叶老大瞬间就明白了,敢情这伙人就是凤草天请来的高shǒu了。而且。四gū娘称呼小胡子叫凤雷,而凤草天也姓凤,这就很值得推敲了。

  另外一个光头的年青人很麻溜的给四gū娘泡上了茶。

  “给他也来一杯。”四gū娘说道。

  “你们还真不客气,这是我的家。要泡茶也是本人来才对。”叶凡感觉有些好笑。这几个家伙还真不是一般的大条。

  “少啰嗦,我家四gū娘wèn你话你就回答,没wèn时你他娘的少啰嗦。不然,你雷爷的巴掌可不是吃素的。”凤雷凶巴巴的讲道。

  “中啊。四gū娘深夜来估计不是找叶凡叙旧的吧?”叶凡看了阿四一眼,淡淡的wèn道。

  “见到你,我突然改了主意。很简单,天木矿业集团是我们凤家的产业。从现zài起,你不但不能再去惹天木矿业集团,还得利用你shǒu中的权力扶持它更上一个新台阶。你能做到吗?”阿四盯着叶凡,表情平淡的wèn道。

  “四gū娘。这个,可是二爷……”凤雷刚想插话,叭地一声脆响,这货挨了一个清脆的耳刮子。叶凡发现,那五指印很清晰。看来,这巴掌甩得不轻。

  “我讲话时什么时候轮到你来插嘴了?看来。凤雷,你zài外混得久了,是不是忘了凤家的规矩?”阿四收回了shǒu,一脸严肃的哼道。

  “是……是……”凤雷居然不敢还嘴,捂着嘴退到了一侧。看来,这位阿四gū娘很有威信。

  “如果本人不肯呢?你们是不是要杀害市委书记了?”叶凡淡淡的哼声道。

  “杀你,不会。”阿四摇了摇头。

  “那你们想怎么样?”叶凡倒是来了兴致,饶有兴趣的瞄了阿四一眼,发现,虽说二年过去了。

  这gū娘却是一点都没变。还是那身村gū打扮。不过,跟前段时间比,她今天换成了浅红大花色的衣服。

  人显得朴素,长想也不是那种像乔大小姐一样的一见面就能颠倒众生相。

  不过,她倒也彼有一股子另类的风味。给人一种吃久了都不嫌腻歪的感觉。

  “呵呵,小子,我们家gū娘有一千种法子让你求生不能求死不得。”这时,那个光头笑道。

  “噢,本人倒真想听听如何个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叶凡斜瞄了这家伙一眼,淡淡的讲道。而且,随步就走到了阿四的对面挪把椅子坐了下来。

  “植物人是一种,疯子是另一种。放心,我家gū娘使出的法子这世上没有几个人能查得出来。自然,你叶大疯子是自已疯的,而且,还是疯zài女人的肚皮上。”光头干笑了一声,突然拍了拍身侧一个麻袋。

  “你找了个gū娘来陪我疯是不是?我倒想见识一下你们的眼光是不是很差。本人不喜欢太平庸的货色,比如。你家gū娘这种,本人就不感兴趣。”叶凡有意讲着,眼光zài麻袋上看了一眼。一丝愤怒悄悄从心dǐ里涌了上来。

  “你吗的讨打是不是?我家gū娘有多少名门贵公子来提亲,我家gū娘是什么人?像你这种脑满肠肥的所谓的官员,给我家gū娘提鞋都不配,我呸!”凤雷忍不住又插嘴了。

  不过,一讲完,这货才感觉是不是又犯了gū娘大忌。吓得条件反射般的退后了两步。眼睛都不敢去瞧四gū娘。

  “解开,市委一枝花配上咱们的叶大书记,还是般配的是不是?像我们这些庸脂俗粉当然难入叶大书记法眼了。也好。就让你们俩个快活个痛快!”阿四下命令道。

  光头麻溜的解开了麻袋,露出米月那高挑的身体来。

  啪地一声微响,阿四出shǒuzài米月身上轻拍了一下。

  “你们……你们什么人……”米月愤怒的想喊。不过,一见到叶凡,米月顿时瞳孔睁得老大,一脸不相信的盯着叶凡。

  “别慌米月,是他们把你绑来让咱们效仿同命鸳鸯的。”叶凡淡淡的说道,见米月并没有受到丝毫损伤,倒也放心了下来。

  只不过米月估计是zài床上被人家装进麻袋的,所以,身上的睡衣有些凌乱。那秀发蓬着耷拉zài★头上。脸上冒出的是愤怒而并不是恐惧,这女子倒也胆大。

  而且,那半睡刚醒的样子充斥着能让男人沉醉的媚态,的确相当的诱惑人。

  “叶书记你这是……”米月嘴里呐呐着脸蛋居然马上就红了。

  “没错,原本是这样打算让你们一起去疯。不过,只要叶书记识抬举,今天我凤四就放过你们。当然。你们真要玩鸳鸯戏水,本gū娘不拦着。当然,从今往后,你们俩个给本gū娘记着,得鼎力扶持天木矿业集团发越来越旺盛。”凤四淡淡的讲道。

  凤四。难道是华夏四秀中的‘西疆爬狸猫’,来自天山山脉下住zài伊犁河畔岳支山下的凤氏家族的凤四gū娘。

  听说此女容颜美如天山上的雪莲,绝世如天上仙女。不过她一般来说都是罩着个白纱面巾,看不清楚本相的。想不到今天见到的并不是如传闻中的那样。

  从她自身的气质来讲,绝对配得上是天山雪莲。但这象貌。并不能跟天上仙女相比。

  叶老大感觉好笑,想不到会撞上凤家人。综合以前见到凤四的场景,叶老大可以断定,她就是zài华夏国术圈中如雷贯耳的凤四gū娘。

  “南海一神腿,漠北飞雕鹰,西疆爬狸猫,东方升土地,想不到叶某这辈子也能见到风华盖世的凤四gū娘,值了……”随着叶老大的念叨声传出。这货拿起茶杯盖子刮了一下茶碗,喝了口茶,一脸的淡定自惹,似乎根本就没放zài心上似的。

  凤四那瞳孔没来由的睁大了,而她身侧的凤雷和光头,早就惊讶得差点成活化石了。

  “你……你怎么晓得我们家gū娘来头的?”凤雷有些结巴着wèn道。

  “呵呵,我听人讲的。现zài一猜,果然准了。”叶凡戏耍般的笑了笑。

  “想不到我凤四今天也遇上高人了,难怪连我二哥都奈何不了。这华夏,还真是藏龙卧虎之地。

  不过,叶书记,我还是坚持我讲的话。即便是你有点身shǒu,我相信,zài本gū娘面前,你还是嫩着了点。

  不要用官员的那一套来跟我较真,我们不吃那一套。”凤四并没有多大紧张,转眼间就恢复了平静。因为,叶凡的年轻让她搁下了心思。她不相信这天下还有能超过她的天才。

  而且,她似乎有意无意的看了凤雷一眼。这货马上是心领神会,抡起一拳就砸向了叶凡。这当然是凤四zài试探叶老大的根dǐ子。

  <<官术>>看书啦 文字首发,欢迎读者登录 . 阅读全文最新章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立即博_立即博娱乐|立即博官网 - 开户,享好礼 备案编号:粤ICP备06000284号-1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600028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