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二百五十一章 叶老大的强势


  这事,我希望某xiē同志要慎重于自己的言行,这shì在开常委会,一言一行都有记录,shì要负责任的。

  更何况,包组长调查的重点就要7号井,而7号井也相当的可疑。有什么见bú得光的东□
  zhèshì,wǒxīwàngmǒuxiētóngzhìyàoshènzhòngyúzìjǐdeyánháng,zhèshìzàikāichángwěihuì,yīyányīhángdōuyǒujìlù,shìyàofùzérènde。

  gènghékuàng,bāozǔzhǎngdiàochádezhòngdiǎnjiùyào7hàojǐng,ér7hàojǐngyěxiàngdāngdekěyí。yǒushímejiànbúdéguāngdedōng☆西而连井口都bú敢让人去瞧瞧。

  包组长当shí只shì想瞧瞧7号井的外围,而并búshì说一定要下去。井既然都封了一年了,傻子也晓得bú能下去,那búshì找死吗?

  包毅作为调查组◆最高领导,要shì对全组同志们的生命负责任的。bú要讲别的,难道包毅同志就bú珍惜自己的生命了吗?

  连三岁小孩子都明白的道理,包毅一个公安局长会bú晓得这其中的利害关系。简直shì乱弹琴嘛!

  海山煤矿这一点**根本就站bú住脚,想bú到咱们有xiē同志居然会把这个荒唐的说法搬到台面上来讲。

  我希望同志们动动脑子。市政府有自己的角度跟立场,你们见海山煤矿停产整顿,从经济发展来讲shìbú利于咱们同岭全市的。

  但shì,我以前也讲过,长痛bú如短痛。这种事都能任由发展下去,那还要市委市政府,还要市公安局检察院来干什么?

  说句难听点,如果都这样子搞下◎去,国将bú国!”叶fán言词非常的犀利,当场点了毕云理的名狠狠的批评了一顿。

  毕云理那脸顿shí涨得像猪肝,咂巴了一下嘴。bú过,最终shì没再吭声。

  这个,公然跟市委一把手顶牛◆,更何况shì在省政府领导的眼皮子底下顶牛,那会给领导留下一个该同志bú服管的坏印象。

  这事,bú管你正确与否,可以勾通,但要注意场合。bú过。老毕同志最后还shì在bú经意的看了孔端一眼。

  “于省长,既然您下来了,你就直接下指示就shì了。”孔端讲着,看了叶fán一眼,问道,“叶书记,你说呢?”

  孔端如此的讲自然shì看到了苗头。于省长绝对bú会支持叶fán的主张的。所以,才想借‘于’来压‘叶’。

  “呵呵。我相信于省长会秉公指示的。于省长也shì政府工作人员。胳膊肘儿往外拐的事他绝做bú出来的shìbúshì于省长?”叶fán一脸淡笑着。

  毕云理跟高成恨bú得冲上前去甩这家伙一巴掌,心说太阴了。你这话一出,于省长还怎么下指示。真下指示那bú成了胳膊肘儿往外拐,拐你妹啊……

  “呵呵,正如叶书记所讲,我于钱林干bú出有损政府的事。bú过嘛,天木矿业集团shì纳税大户。停产一天的损失就shì几百万。

  相当于咱们国家一天也会损失十几二十万的税收,而你们同岭市的直接经济损失将更大。

  怎么样找到一个平衡的支点。既让调◆查工作能继续进行,也让企业bú能过多吃亏。更bú能让同岭市政府吃亏。

  我想,shìbúshì可以放松一xiē封锁。”于省长貌似在和稀泥,其实,话语中还shì偏向于天木矿业一方了。

  ■●高成一看,顿shí来了兴致,问道:“于省长,这个,放松一xiē封锁,能bú能下个明确一xiē的指示。我们同岭市政府也好按照省政府的指示执行。”

  “shì啊于省长,这个放松封锁shìbúshì▲●高成一看,顿shí来了兴致,问道:“于省长,这个,放松一xiē封锁,能bú能下个明确一xiē的指示。我们同岭市政府也好按照省政府的指示执行。”

 gāochéngyīkàn,dùnshíláilexìngzhì,wèndào:“yúshěngzhǎng,zhègè,fàngsōngyīxiēfēngsuǒ,néngbúnéngxiàgèmíngquèyīxiēdezhǐshì。wǒmentónglǐngshìzhèngfǔyěhǎoànzhàoshěngzhèngfǔdezhǐshìzhíháng。”

  “shìāyúshěngzhǎng,zhègèfàngsōngfēngsuǒshìbúshì指对于天木矿业集团没必要要求人家停业整顿。

  而生产照样子进行,而咱们的调查也继续调查。当然,他们打了人,该处理的一定要处理,比如理赔罚款,处理打人者。

  而且,要求他们密切配合调查组●的调查,bú准再滋事生事等等。”毕云理脱口而出,当然shì为了挣回刚才叶老大给他造成的难堪了。

  “云理同志的建议相当有建设性嘛,高成同志要求省政府给具体的指示,我看云理同志的建议就相当的bú□错。叶书记,高市长,你们俩位看呢?如果觉得还行的话就按云理的建议执行怎么样?”于省长还真shì一块老姜,自己bú出‘嘴’,却shì把责任推在了毕云理身上。而且也在逼着叶fán。

  老毕同志这货气得差点要骂娘了,真想抽自己一个嘴巴。于省长这话可shì把自己又强硬的推到了跟叶fán对立的层面了。这个shí候,老毕同志还真有xiē后悔bú迭了。

  “嗯,云理同志的建议bú错。如果叶书记觉得还行的话市政府就按这办法执行了。”高成顺势就下,两面夹击向了叶fán。

  “这样恐怕bú妥当吧。”这shí,突然冒出一bú和谐的声音来。大家讶然转头看去,发现居然shì章河市市委书记王龙东同志。

  “龙东同志,饭bú能乱吃,话也bú能乱讲。你这话什么意思?”毕云理凶巴巴的问了过去。觉得这个王龙东根本就shì在捣蛋,公然在跟自己唱对台戏。而且,居然无视于省长的看法。

  “我并没有什么意思?也búshìbú尊重领导。既然这个建议shì毕市长提出来的,刚好咱们市委常委成员全都在这里,正好可以就地讨论交流一下。

  毕市长这话可就让人难以费解了,难道让同志们民主讨论议议的机会都bú给。刚才于省长也说就此事展开讨论交流一下大家的想法然后再定shìbúshì?

  既然这事于省长跟叶书记都还没表态就按此方法决定,那我王龙东提出一点质疑又错在什么地方?而且,刚才于省长也讲了,这shì毕市长的建议。

  如果这shì于省长的建议,我王龙东绝对按照顾领导的指示去干,绝无二话。”王龙东那嘴皮子功夫还búshì一般的厉害,差点驳得毕云理shì哑口无言了。

  叶老大暗中竖起了大拇指。刚才被于省长所逼,叶老大bú好开口。如果bú认可毕云理的建议。那就shì在跟于省长唱对台戏,这shìbú给领导面子。

  如果认可的话,叶老大绝bú甘心。所以,眼神在王龙东脸上一溜过。王龙东自然心领神会,马上跳出来反对了。

  而且,在王龙东的心目中,可以讲只有一个叶fán。他的帽子职位都shì叶fán给弄上去的。没有叶fán就没有他王龙东的今天。所以,这货想都没想。也shì豁出去了。

  “shì啊,刚才于省长可shì指示大家讨论交流一下的。刚才我们都没谈心里想法,就shì想充分的先听听几位领导的意见。

  现在既然还没有决定下来,我们也谈谈◇自己的想法了。我也认为这事有点bú妥当。

  天木矿业集团连市里以公安局检察院为首的同志组成的调查组的同志们都敢打,而且shìbú顾死活的往死里整,这根本就shì无视国家法度,公然蔑视法律。

  根本就没把咱们同岭市委市政府搁眼中。对于这种狂妄到了没边的企业。如果再bú停产整顿,还bú上行下效。最后那xiē强势企业全联合起来捆成一条绳。还让bú让政府管理下去。

  所以,必要的整顿shì必须的,而且shì必要的。当然,我们可以要求调查组加快调查进程,尽早让海山煤矿正常上班生产。”这shí,市委秘书长米月同志立场站定的支持王龙东的讲话,其实就shì在支持叶fán了。明眼人一看就清楚了。

  “这事最好bú要再议了。前次的常委会上已经讨论过了。而且,刚才于省长也说过了。

  要找到一个平衡的支点切入进去。既让企事业bú用停产整顿。也能让调查组继续进行调查。

  一举两得的事咱们何乐而bú为?而且,市里财政一块也bú会受到任何损失。这可shì利国利民的事。”孔端终于站出来为老搭档毕云理呐喊了。

  “那样对于被打的调查组成员可shì极为bú公平,bú处理何以正朝纲?连公安局长都给打成重伤了这还了得。

  我认为应该下重手整治天木矿业集团。这xiē年下来,咱们听到的见到的有关天木矿业集团的行径还bú够多吗?

  多少年下来,咱们都shì听之任之,再任他们这样搞下去,就怕这同岭市就快变成天木矿业集团的天下了。在这件事上我支持叶书记的强硬处理。

  要树方市政府的形象,要让那xiē有xiēbú良想法的企业老总们都看看,要依法生产,合法经营,尊重政府的管理才shì。

  这事,合起来一句话,赚钱嘛,就要走正道。”军分区司令吕林强势表态,铁心支持叶fán。

  因为在这里头坐的人中,最bú怵于钱林这个副省长的就shì吕林司令员了。人家属于军队系统,你想整手也伸bú到。

  于钱林要提意见就得跟省军区的张果司令员提。可shì人家张果当然庇护着军人了,而且人家shì省委常委,你于钱林的资格还没他老,有什么理由要求★张果去做批评下属的事?

  “于省长,你看,同志们的意见分岐很大。这事,要bú要搁在后边有空shí再讨论?

  当然,要求调查组加快进度,尽快让海山煤矿恢复生产也shì应该的。作为同岭市市☆zhāngguǒqùzuòpīpíngxiàshǔdeshì?

  “yúshěngzhǎng,nǐkàn,tóngzhìmendeyìjiànfènqíhěndà。zhèshì,yàobúyàogēzàihòubiānyǒukōngshízàitǎolùn?

  dāngrán,yàoqiúdiàocházǔjiākuàijìndù,jìnkuàirànghǎishānméikuànghuīfùshēngchǎnyěshìyīnggāide。zuòwéitónglǐngshìshì委,绝bú愿意看到海山煤矿受到任何损失。

  bú过,既然他们做了这种事,该接受的处理一定要处理。bú然,我想,同岭市几十万国家工作人员心里都bú会服气的。

  牵一发而动全身,政府工作人员人心泛散了,自然影响工作效率。同岭人民还需要同岭市委市政府来领导嘛。

  下属的工作人员都shì同岭市市委市政府的指示的具体执行者。没有了下边几十万工作人员的具体工作。

  市委市政府要办成事,管理好同岭,那shìbú切实际的。于省长,你说shìbúshì?”叶fán说道。

  “呵呵,我今天只shì受省委省政府的委托下来走走看看。至于说怎么样个处理,还shì你们同岭市市委市政府拿主意。bú过,我有个小小的建议。”于省长讲到这里故意的停顿了一下,赚足了眼球,才继续讲道,“希望你们能在五天之内调查出结果来,让企业早日恢复生产。(未完待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立即博_立即博娱乐|立即博官网 - 开户,享好礼 备案编号:粤ICP备06000284号-1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600028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