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二百五十五章 凤家的底线


  【2更到!】

  以前在凤家村大厅上出现的两个老太婆此刻精神都有些萎靡。表情也是严肃得能滴墨汁了。

  “想不到,实在没想到。”凤家老祖宗凤声香搁下茶杯后是连连摇头。

  ■“嗯,我也实在没想到会遇上如此的绝世高人。那人,恐怕到了传说中的境界吧?”才东眉也是皱了下眉头说dào。

  “应该比12段位还要强,估计,是突破先天的大能者了。”凤声香叹了口气,眼中居然闪出一■线畏惧来。

  “老祖宗,那人真是叶凡的师傅吗?”凤四咂了下嘴忍不住问dào。

  “应该是了,那人还传音警告了我们俩个。说是把他徒儿戏耍了。我跟nǐ师傅都各位付出了20年功力的代价。幸好那人没下杀手,不然,nǐ今天已经看不见老祖宗我了。”凤声香叹了口气,转尔讲dào,“小四,今后zuò人不要太嚣张。咱们华夏,能人倍出。像这种绝世高人是少,但给nǐ碰上那就倒霉了。”

  “那人在利用咱们的阴寒之体为叶凡涨功,估计经他这么一调整,叶凡也应该达到九段大圆满了。

  凤儿,以前为了给nǐ涨功,我跟声香都用了十几年下来才相助nǐ突破到了八段。

  而那位老前辈是绝世高人,也不晓得用了什么秘法。居然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达到如此快速的效果。

  这难dào就是功力层次的问题,或者说是秘术的问题。算啦,凤儿,今后nǐ就死心了吧。叶凡,与咱们家无缘。”才东眉有些遗憾。

  “师傅,我不是那个意思。不过。叶凡要为难咱们家的天木矿业集团怎么办?既然那位前辈已经下了封口令,咱们不能对叶凡下手。难dào只能被动挨打?”凤四姑娘问dào。

  “有啥办法。草天那混蛋到了没有。居然为咱们凤家惹下这样的强敌来。”凤声香突然一拍桌子,哼dào。

  “老祖宗,我回来了……”这时,从大门外传来一dào有些颤栗的声音。自然是天木矿业集团总裁,那个牛气冲天的凤草天同志了。

  “滚进来!”凤声香厉声喝dào。

  “老祖宗。我……我不晓得什么地方错了?”凤草天一进来,吓得哐当一声就跪下了。

  凤家的家法很严,如果老祖宗真生气。出手一把打残了nǐ也只能自认倒霉。

  而且还得感谢老祖宗手下留情没要了nǐ小命。曾经的先例就在凤草天的一个叔叔身上实现过。

  凤草天想到叔叔的悲惨下场。这货那腿儿自然就打啰嗦了。即便是跪在地下身子都在打颤。

  “还狡辩,给老身掌嘴十下!”凤声香生气了,冷冰冰的哼dào。她话刚完,凤草天倒是松了口气,心说幸好不是打残,只是掌嘴。

  这货也真下得了手。随着啪啪啪的掌嘴声响起。还真打,凤草天打自己打得是嘴上冒血。而凤声香以及凤四还有才东眉都没吭声。看着凤草天把嘴掌完。

  “草天,nǐ这次真是惹下大货了,差点祸及凤家满门。原因我就不多说了,唉……这样吧,那个姓叶的shìnǐ再也不要去管了。

  绝对不能惹着他。这次,就叫小四陪着nǐ一起去跟姓叶的摊牌吧。他提什么要求nǐ们都要给以满足,不许谈条件。

  nǐ说说,nǐ在海山煤矿7号矿井都干了什么,从实招来?”风声香一双眼能洞穿一切的盯着凤草天。

  这货根本就没办法逃避,也没得选择,硬着头皮,讲dào:“当初发生了矿难,根本就没办法救,塌方太厉害。所以,我就叫人给就地填了。”

  “里头有多少人?”凤声香问dào。

  “12个人,不是我不救,实在是救不了。如果当时要救出来,那花销就不得了。

  而且,一下子死了12个,责任太大。估计海山煤矿得停业整顿上一年了。

  老祖宗可能不清楚,海山煤矿是我们天木矿业集团的支柱。集团有一半的收入是从海山煤矿来的。

  没有了海山煤矿,咱们家这么大,都难撑下去了。”凤草天很委屈的讲dào,自然打的是悲情牌。

  “12个人,也不多。不过,nǐ当时zuò得也有些不妥当。这shì如果没有遇上叶凡也就揭过了。既然现在叶凡紧咬住不放,nǐ就老实跟他讲清楚吧。注意,答应他们的一切条件,不准谈条件。唉……”凤声香叹了口气,摆了摆手。

  “二哥,nǐ也是收敛一点。我可是听说nǐ还要跟叶凡抢女人。”这时,想不到凤四姑娘又插了一句话。

  凤草天一听,顿时那脸涨得通红,喊冤dào:“这哪有的shì,我有天胆也不敢跟叶凡抢女人,人家是大书记,我们天木矿业还在同岭市境内,这是哪个在乱嚼舌头根子。”

  “哼,别以为我们晓得,nǐ仗着省里有于省长支持,在晋岭这块地盘上也是嚣张惯了。那天nǐ敢说在风云楼没跟叶凡讲要在三个月内把米月抢来当小妾。人家堂堂的市委秘书长,叶凡听了这话,不跟nǐ死磕才怪。这个,才是nǐ招祸的原因,nǐ说是不是?”凤四冷冷的哼dào。

  “这个……”凤草天脸已经憋成猪肝色了。

  “是不是真的?”凤声香哼dào。

  “老祖宗,是有这么回shì,当时也是一时气话。”凤草天耷拉下了脑袋瓜。

  “nǐ是出昔了,玩女人我不管,可nǐ要找对人。nǐ以为这么大市的市委书记只是个摆设是不是?

  于钱林只不过一个副省长,叶凡不卖他的账完全可行。nǐ都在同岭混了十几年了,怎么还不长个记性。

  要是nǐ真把叶凡怎么了,政府还不查下来。咱们凤家是有些能力,但跟国家相比只能讲是螳臂挡车自不量力罢了。

  国家有个神秘组织叫a组就是专门管我们这个圈子的。nǐzuò了手脚以为别人查不出来是不是,真正的惹着a组的高手,人家身手并不逊老身。

  nǐ呀nǐ,差点给凤家带来了什么。不要讲了,天木矿业集团从此后交给启梅来打理。

  nǐ给我回家,好好面壁思过一年再说。”老祖宗发话了,凤草天差点就软倒在了地下。

  这个,风流洒潇惯了的凤草天nǐ叫他回家面壁,那种苦行僧生活他哪过得了。不过,他也没办法,只好无奈的点头了。

  “还有,阿四,严令凤家人从此不准去找叶凡麻烦。不然,家法伺候。”凤声香又一脸严肃的下了死命令。

  “声香,可惜了,可惜他去得太早,不然,也许还有希望跟那个神秘人一战。”才东眉叹了口气,眉头紧皱。

  “东眉妹子别担心,我们凤家,也并不是全软蛋。”这时,凤声香又讲dào。

  “难dào……怎么可能……”才东眉嘴里呐呐dào,看着凤声香。

  “有时,不可能也会变可能……”凤声香哼了一声,转尔讲dào,“只是,暂时还不能有所举动。”

  晚上的时候,叶凡刚回到家洗了把澡,一脸惬意的坐在软沙发上,正想打开电视看看新闻。

  这时,门房那边有电话来。说是天木矿业集团总裁凤草天一行人求见。

  “让他们进来。”叶凡心里一动,嘴里讲dào。

  凤草天打头,凤四在身后。不过,他们俩身后还跟着一个年芳30左右的女子。女子很有气质,给人一种女强人的味儿。

  “叶书记,今天我来这里是向您赔罪的。”凤草天一脸的尴尬,态度貌似诚恳的讲dào。

  “赔罪,nǐ没并有对我怎么样,赔什么罪。要说天木矿业,那只是公shì,我跟nǐ私人之间并没有什么瓜葛。”叶凡淡淡的说着,招呼大家坐下。这边,叶老大亲自煮茶。

  “叶书记,我来!”想不到凤四讲dào。 ■
  “也好,我也想尝尝咱们华夏四秀的茶艺。”叶凡也没矫情,一脸微笑着递过了茶具。

  凤四煮茶的手dào相当的娴熟,倒是令叶凡有些意外。一个出身在如此家族的女子还能zuò到此点,倒也不失为●一种美德。

  “叶书记,本人凤启梅,是凤四的堂妹。nǐ可能也晓得了。天木矿业集团是我们凤家控股的产业。

  如果任由调查组这么搞下去,那是要拖圬我们天木矿业集团。而我们凤家最近调整了天木矿业集团的高层领导,凤草天不再担任天木的总裁,而是由我接任。

  作为一个接任者,我希望天木矿业集团能走向正轨,走向高速发展的快车dào。

  所以,我希望同岭市市委市政府能支持我的工作和我的企业以及公司。”凤启梅彬彬有礼的说dào。

  “呵呵,对于同岭市内企业,市委市政府一向都很重视。天木矿业作为全省排得上号的大企业,在同岭更是一个巨无霸的企业。

  每年为同岭市纳的税收也占了市财政收入的很大一部分。市政府一向都支持天木矿业集团。

  这次调查组进驻海山煤矿,那是调查一下特殊的情况。一旦调查结束,马上会撤出海山煤矿。

  我也已经给了他们指示,要求他们尽快查明真相,让企业走向正常的生产。

  不过,海山煤矿前次的zuò法也太过份了。如果企业都是如此的干,哪还要市委市政府zuò什么?”叶凡口气平淡,但是,丝毫不让。

  <<官术>> 文字首发,欢迎读者登录 . 阅读全文最新章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立即博_立即博娱乐|立即博官网 - 开户,享好礼 备案编号:粤ICP备06000284号-1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600028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