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二百五十七章 乔大小姐的最后通碟


  第二千二百五十七章 乔大小姐的最后通碟

  4更到!

  “你讲得这么容易,人家郑青家可不同意。”乔圆圆哼道。

  “噢,京城八少,能在京城称少的可不多。郑家有来头吧?”叶凡问道。

  “你这不是废话吗?”乔大小姐不满的嘟了一句后转尔讲道,“郑青的亲亲叔叔郑天涛可是燕京军区副司令员,听说排名只在赵括后面二位,是燕京军区第五号人物,马上jiù要晋升中将军衔了。

  而郑青的父亲郑上明官拜教育部常务副部长。部里第二号人物,人家已经通知了燕京大学,要求立即开除、严肃处理雪红同学。

  而且,这几天一直有军人在咱们家门口晃荡。那是因为我不敢让雪红去上学了,jiù怕她一出去jiù被人抓了。

  再说,我昨天已经接到燕大副校长武光中的电话。说是他尽力了,实在是扛不住上头的压力。

  关于雪红的事这次是燕大校长陈白候亲自下的zhǐ示,说雪红打人的情节特别的恶劣,不但打了本国学生。

  连外国留学生也给打残了,引起了不必要的一些纠份,给燕大的形象造成了很大的负面影响,这种行为很不好。

  学校已经开除了雪红。以后的事跟学校没关系了。

  而且,郑家请的军人jiù守在门口了,并且,郑天涛已经派了一个少校来交涉了一下。

  幸好被李管家好说好歹的给支走了,不过,李管家讲了,估计今天或者明天又会有更有份量的军官或者是警察找上门了。

  所以,你还是赶紧回来,我一个女人可是顶不住了。家里还得你叶老大作主来着。”乔圆圆讲道。

  “这丫头片zǐ,给我捅的篓zǐ可不小。”叶老大无奈的苦说道,“不过,还有你乔大小姐摆不平的事吗?实在不行你干脆扯出乔家大院来先挡挡。我jiù不信你们家那招牌不灵光。”

  “no!我是不可能扯出乔家大院来的。雪红是你的心肝妹zǐ,你不管我可是要撒手了。最多到下午,你再不回来我可是要打道回家,这边发生什么事跟我没关系。”乔圆圆下了最后通碟,叶老大晓得她心里有疙瘩。

  不过,乔圆圆能挡到现在也算是不错了。要是换一个善于妒忌的女人来,估计会不会扑上去再踩雪红几脚那jiù没准信了。

  “这事你通知天通没有?”叶凡又问道。

  “那家伙只露过一次面jiù说有紧急任务没了人影。太不像话了,自家妹zǐ搞出来的事不管倒搁我身上了。”乔大小姐没好气的哼声道。

  叶老大没办法,赶紧打了电话给天通,倒也通了,说道:“我说小天哥,你现在什么地方?”

  “正睡觉,你丫的jiù不能让我安静安静,媳妇儿都给你搞没了。唉,好漂亮的媳妇啊,说没jiù没了,气死我了。”天通没好气的说道。

  “媳妇儿,你啥时娶老婆了?怎么会说没jiù没了,你这话我不懂。”叶凡问道,倒是一愣。

  “梦中的知道不?长得真是水灵,我是参照巩俐那形象入的梦。你丫的要赔我老婆,给你电话一响,全给搅没了。”天通一句话塞出来,叶老大差点晕倒。

  这货叫道,“我说小天哥,你还有心情睡觉,还梦见娶媳妇儿。还巩俐那形象,你丫的jiù你那形象能落个丑老婆jiù不错了。做梦吧,你丫的,雪红出事了晓得不?”

  “晓得了,这丫头出事正常,不出事jiù不正常了。”天通拖长了声音讲道,口气平淡,好像这事跟他也没啥关系似的。

  “出事了你还不站出来摆平,她可是你妹zǐ。人家都追到我家门口了,要不是家门口还挂了个军科所牌zǐ,估计人家早砸进来了。”叶老大忍不住大叫了起来。

  “小声点小声点,我耳朵太弱受不了刺激地。”天通啰嗦道。

  “你说怎么办小天同志,雪红这次可是闯下大祸了。这事,你得站出来摆平了。”叶凡哼道。

  “嘿嘿,雪红可是寄住在你家的。你这个东家可是要付责任的。按法律来讲,你可是收了雪家的‘房租’的。别拿房租时乐着,有事时jiù想闪了。那是不可能滴!这世上,总不能好事全让你叶老大一个人占尽了是不是?”天通居然shuǎ赖了。

  “房租,我啥时收雪红房租了。我可是一个zǐ儿没收,最后还要贴她住贴她吃,我说小天同志,话可不能乱讲,讲话得有根据。”叶凡说道。

  “你敢说没拿那武功秘法,什么生生不息之术。当时你可是乐开了花。我说小叶同志,你的想象力也太差了一点吧。

  你说说,我们雪家的房租会差吗?那秘功,不是我天通吹牛皮,转手拿给太极陈的话,人家搁下几千万那是一点问题没有。

  我妹zǐ住你家jiù说三年来讲,能花你几千万吗?你可别得了便宜还卖乖,该站出来时jiù得站出来。

  好了,不说了不说了,我得补觉去了。”天通讲完后jiù挂机了,叶老大再打去时人家干脆关机了。

  “混蛋!”叶老大气得差点把手机给摔了。这货没办法,这屁股总得擦干净。

  不然,雪红真出事了,那雪家还不打上门来毁了红叶堡。这货苦逼啊,只好赶到晋岭龙江市坐飞机直飞京城。

  一个小时jiù到了京城。

  一回到红叶堡,叶老大差点抓狂了。因为雪红正跟她的péi读丫头那个叫雪雨的姑娘在红■叶堡外的草坪上踢着布健zǐ。好像没事人似的,这丫头还真是没心没肺的。

  “雪红,跟我回厅里。”叶凡臭着个脸,冲雪红jiù喊开了。

  “吼啥吼,别把我家小姐吓坏了,你可是赔不起。”想不到◆yèbǎowàidecǎopíngshàngtīzhebùjiànzǐ。hǎoxiàngméishìrénsìde,zhèyātóuháizhēnshìméixīnméifèide。

  “xuěhóng,gēnwǒhuítīnglǐ。”yèfánchòuzhegèliǎn,chōngxuěhóngjiùhǎnkāile。

  “hǒusháhǒu,biébǎwǒjiāxiǎojiěxiàhuàile,nǐkěshìpéibúqǐ。”xiǎngbúdào一旁的老妈zǐ可是不待见叶老大的,而且还甩脸zǐ。

  “叶哥哥,你回来啦。好哇,咱们又可以去寒潭练功了。这读书也太累,不好玩,还是练功好。”雪红拍着手掌jiù冲了过来,当场给叶老大来了个不设防◎的香吻。

  “这吻够浪漫的!”突然身后传来一道冷哼声。

  “嘿嘿,这个,雪红未成年,别搁心上。还是我老婆的吻香,来一个怎么老婆……”叶老大晓得是乔大小姐,赶紧转身在乔大小姐脸上来了那么■一下。

  不过,叶老大手中环抱着的却是雪红。因这这丫头片zǐ自个儿挤进了叶凡怀里,叶老大怕她给摔倒了,所以,没办法,只好伸手给环抱着。

  “少来!”乔大小姐板着个脸,狠狠的盯着叶凡半环抱着的雪红这丫头。

  “跟我回厅里,这么大了还没大没小的成何体统?”叶老大赶紧脸一板,松开了雪红,干脆大步往堡里走去。

  一坐在那假龙榻上,叶凡jiù板起了脸哼道:“说吧,到底怎么回事?”

  “我……我……”想不到一向没心不肺的雪红此刻却是坐得正正经经的,一边伸手zhǐ头绞动着她的衣裙角一边吞吐了两个字后,那眼泪在眼圈中打着转儿,一幅要哭的样zǐ。

  “你都干了什么○事,还有脸哭?”啪地一声,龙椅被叶凡重拍了一下哼道。

  “叶先生,其实,这事不能怪雪红。他们那帮人狠得要命,居然拿了几瓶硫酸,摆明了要把雪红的脸给毁了。

  而且,他们手中有棍zǐ和刀,◎下手很狠,我们要是不出手,如果雪红是一个普通女zǐ,早被他们毁了容打残了。

  而且,他们那一伙人中好像有高手。我感觉他们出拳也相当的重,估计有着四段到五段身手。”这时,老妈zǐ雪丫丫讲道。

  “是真的?”叶凡转头看着乔圆圆。不过,乔圆圆不吭声。叶凡一看,认为是雪红在撒谎,脸又臭了起来。

  “叶哥哥,乔姐姐,我晓得你们都不喜欢我。我是一个农村来的没文化的姑娘,你们城里人叫我们土包zǐ野丫头什么。我……我……呜呜……”雪红大声的哭了起来。

  “刚才老妈zǐ讲的是不是真的?”叶凡火了,盯着乔圆圆jiù吼开了。

  “嗯!的确如此,我叫人调查过了。”乔圆圆虽说嘴里讲着不管,其实,早下手了。孰轻孰重乔大小姐还是心知肚明的。

  嘭……

  叶凡面前的茶几终于是不堪重负,散架了。

  “打得好,吗的,敢对我妹zǐ下手,活不耐烦了。”叶老大骂道。

  “叶哥哥,我想读书,不过,被他们开除了。那个郑青根本jiù不是个好东西。学校好多学姐学妹都被他糟蹋了。

  我是替她们出口气,看他以后还怎么去糟蹋姑娘。还有那个朴妹珠也不是个好东西。

  整天抬着她是什么大韩国什么朴家小姐。玩弄感情,学校里曾经有三个男的都给她给玩了。

  还骗人家,三个男学生差点自杀了。而且,朴妹珠仗着家势好,整天也欺负其他的学妹学姐们。

  被她叫人打了是常事,人家不敢惹她。我才不管她,敢欺负我jiù要打。”雪红又恢复了凶悍的样zǐ。不过,她的凶悍给人一种天真纯真的感觉。

  “打了jiù打了,放心,学校开除了你,我要让他们重新请你回去。”叶凡冷冷哼道,转尔问道,“那个朴家有什么来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立即博_立即博娱乐|立即博官网 - 开户,享好礼 备案编号:粤ICP备06000284号-1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600028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