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二百六十一章 三少将还扛不了一少将


  【2更到!】

  敢情这事shì人家反间谍局的张雄局zhǎng在捣鬼了,而宋定飞只shì一‘前锋打手’罢了。

  今天要摆平这事,就得先摆平了张雄这位同志才行。不然,宋定飞给他十个脑袋也不敢背着张雄这个顶头上司放人的。

  张啸云头有些大了,张雄这个人从来强势,会不会卖自己面子,那就难讲了。不过,这事既然老朋友拜托的事,不出手绝对shì不行。

  第二天早上9点左右,宋定飞等人正在继续审理时。部纪检监察一处处zhǎng杨林同志带着几个纪检人员匆匆赶到。

  指名道姓的把宋定飞的两个得力手下陈松,崔才生给带走了。给的理由说shì有人举报两人什么什么要调查云云。

  杨林等人一走,宋定飞进了张雄的办公室。

  “他们明摆着找事欺负人嘛?肯定shì昨天红叶堡军科所的事。变着法门来整人了,麻痹的,张啸云那个老东西干的好事。”宋定飞一脸愤怒。

  “欺负什么人,清者自清,浊者就浊。不要管别人,你们接着继续审理,要把丁胜强等人到红叶堡的事查清楚。办chéng铁案,而且,要一查到底。丁胜强等人到红叶堡军科所乱来shì谁主使的。不管涉及到什么人,一查到底。”张雄把手中的钢笔往桌上一扔,声音很冷很冰。

  “张局,这事,还真要磕下去?这个,往上,不shì郑天涛了吗,这个kěshì有些不妥当?”宋定飞有些犹豫。

  “定飞,如果你办不好,我shì不shì要换个同志来办了。红叶堡军科所不shì一个普通的军科所。

  shì防务部下属,由军委委员、军委顾问兼防务部副部zhǎng的龚开河同志亲自牵头搞的。而且shì龚将军亲自领导负责的。

  某些同志乱来,我相信龚将军shì不会置之不理的。”张雄站了起来,亲亲的拍了拍宋定飞的肩膀。

  “张局,我并不shì怕事。我shì担心你。既然张局决定了,我坚决完chéng任务。”宋定飞一个立正,转身大步而去。

  “铁部,想不到郑天涛居然搬出了张啸云来。”张雄打了电话给铁占雄。

  “呵呵,纪委有纪检的手段,你顶不住啦?”铁占雄笑着说道。

  “有啥顶不住的,叶凡shì咱们圈子的头。咱们这些当下属的就shì全部阵亡也得顶到最后。

  我晓得,张啸云在变着法门警告我。要求我把丁大胜等人放了。不过。既然他们敢直接对我的手下下手。那我也不客气了。

  干脆要捅就捅到天上去,郑天涛又怎么样?一个少将就能把天捅破了,我张雄也shì少将。

  你老铁也shì曾经的少将。叶大帅更不用讲了,我军最年轻的少将。咱们三少将还打不败一个少将,那咱们真chéng孬种了。”张雄豪气大生。

  “哈哈哈……”铁占雄爽朗的大笑开了。说道,“知道这样了还担心什么,郑天涛又怎么样,我相信,最终的结果shì他必须低头。

  叶凡再不济还有个乔家大○院。而且,你忘了。张啸云不过shì中纪委驻国安部的纪检干部罢了。

  纪检最大的头在费家,张啸云又算得了什么东西。他如果真晓得了叶凡跟费家的关系的话,估计,这老家伙那腿肚子都会抽搐的。还强出头。◆○院。而且,你忘了。张啸云不过shì中纪委驻国安部的纪检干部罢了。

  纪检最大的头在费家,张啸云又算得了什么东西。他如果真晓得了叶凡跟费家的关系的yuàn。érqiě,nǐwàngle。zhāngxiàoyúnbúguòshìzhōngjìwěizhùguóānbùdejìjiǎngànbùbàle。

  jìjiǎnzuìdàdetóuzàifèijiā,zhāngxiàoyúnyòusuàndéleshímedōngxī。tārúguǒzhēnxiǎodéleyèfángēnfèijiādeguānxìdehuà,gūjì,zhèlǎojiāhuǒnàtuǐdùzǐdōuhuìchōuchùde。háiqiángchūtóu。出个屁头。

  更何况,雪红的情况你不shì不清楚。抛开别的不讲,就shì雪家也不shì好惹的主儿。

  郑天涛郑家这次摊上了雪红这个刁蛮女,那shì活该他们要倒霉。而且,雪红这丫头虽说狠shì狠了些,但从其自身来讲并méi有做错什么?

  人家都拿着硫酸铁棍要毁了她残了她了,她还不反抗。那不shì自寻死路了。

  从法律层面来讲,叶凡正干的事shì正义抵抗不正当的事。郑家◎兄弟俩利用手中的权力不但开除了雪红,还妄想把雪红灭在大牢。这邪,绝不kě能胜正的。”

  “雪红并不kě怕,kě怕的shì他们运气太背。居然摊上了叶凡。这世上,跟谁作对不好。干嘛要跟叶老大过不去□

  铁部,你看到méi有,那家伙什么时候倒霉过。即便shì有时时运不大好暂时倒霉一下,但最终的结果总shì正义战胜‘歪斜’。

  更何况,叶凡凭着他的人格魅力深得乔横山,赵括,龚开河、李啸峰等军队高级将领们的喜欢和欣赏。

  在这些军界巨头面前,昔年的顾天龙这样的大帅级人物不shì照样被叶老大给‘扁了’。

  一个郑家兄弟又算得了什么?我倒shì蛮期待的,不晓得这次郑家兄弟会被叶老大整chéng什么?”张雄讲到最后居然笑了起来。

  “他们纠由自取的。”铁占雄冷冷的哼道。

  “那当然,叶老大现在已经chéngzhǎng起来了。就shì凭他自身的力量也shìkě怕的。咱们这个圈子,也不shì软环了。”张雄说道。

  “呵呵呵,那当然,圈子的力量shì无穷的。而且,辐射反照出去的能量更大。”铁占雄爽朗的笑了,老铁很开心啊。

  同一时间,叶◎老大在王朝陪同下匆匆进了燕大校园,直奔陈白候校zhǎng办公室而去。

  不过,在办公室外间却shì遭到了陈白候的秘书蔡阳的阻拦。说shì陈校zhǎngméi空云云,就shì不见叶凡这个所谓的雪▲■红同学的‘家zhǎng’了。

  “你吗的滚一边去。”王朝火气很重,随手一搁就把眼镜秘书蔡阳给搁到了墙壁上。

  叶凡叩门后不管里头有méi答应就旋门而进。因为,内门办公室的门倒shìmé○hóngtóngxuéde‘jiāzhǎng’le。

  “nǐmadegǔnyībiānqù。”wángcháohuǒqìhěnzhòng,suíshǒuyīgējiùbǎyǎnjìngmìshūcàiyánggěigēdàoleqiángbìshàng。

  yèfánkòuménhòubúguǎnlǐtóuyǒuméidáyīngjiùxuánménérjìn。yīnwéi,nèiménbàngōngshìdeméndǎoshìméi有锁。

  蔡阳一看,脸色顿变,想溜出去找保卫处的同志来。不过,被王朝虎视眈眈着按在了茶几旁的椅子上,根本就méi给他机会。

  “放心,叶书记今天shì家zhǎng,到里面只shì找陈校zhǎng谈雪红同学的事,绝对不会发生什么打人揍人的事。而且,叶书记shì文人,打人的事交给我,他从不会动手滴。”王朝冷冷的朝蔡阳哼声道。

  “有事也得经过陈校zhǎng同意才行,怎么能这样霸王硬进。你们这shì非常不礼貌的,太粗鲁了,快叫他出来。不然,我要报警了。”蔡阳一听shì最近炒得火热的雪红同学打人的事,而且叶凡还shì雪红的家zhǎng。

  估计shì雪红同学的哥哥之流罢。所以,蔡秘书那嘴脸一变,又神气了起来。

  你一个学生家zhǎng来校找校zhǎng有什么牛逼的。更何况叶凡如此的年轻,估计级别职位也高不到啥地方去。

  所以,蔡秘书不经意间又恢复到▲了往年那种见到学生家zhǎng的优越一等的状况。

  “报警,对不起,你kě以直接跟我讲。”王朝一脸冷酷的朝着蔡秘书笑了笑。

  “这位同志,我不跟你开玩笑。”蔡秘书脸一沉就掏出了手机。 ○
  不过,手机被一只大手夺过了。王朝随手把蔡秘书的手机给扔在了茶几上,拿眼看了他一眼,嘴里哼道:“你看我有跟你开玩笑吗?这shì我的证件,公安部刑侦局副局zhǎng王朝。我有资格受理你的报案吗?○□”

  “你……”蔡秘书一下子被噎住了,拿眼看了看陈候白校zhǎng的内间办公室,这货脸色一下子有些难堪。

  “放心,进去的同志叫叶凡,shì晋岭省同岭市市委书记。也shì雪红同学的监护◇人。咱们都不算shì粗人shì不shì?都shì政府官员嘛,不会动粗的。当然,前提shì你们不动粗。”王朝戏耍样微笑着说道。

  “你怎么就进来了,蔡秘书méi跟你讲吗?未经我允许shì不准进来的。”陈候白抬头一看,发现shì个脸色冷峻的陌生年青人,不由得有些恼火的讲道。

  “呵呵,我shì雪红同学的监护人叶凡。刚才我磕过门了,陈校zhǎng你kěshì应了一声。”叶凡一脸微笑,自个儿挪过椅子一屁股就坐在了陈候白的对面。

  看这架势,好像有对峙的形势。陈候白那脸微微的一沉,说道:“雪红打人残人,已经被学校开除了。我说过,这事méi得商量,你不必再来找我们了。

  而且,雪红原先分数考得也很低。学校也shì考虑到她有特殊的能力才破格录取的。

  想不到她到校后不思进取,居然干出这种事来。造chéng了极端恶劣的影响,给学校声誉带来了无形的巨大损失。

  对雪红的处理shì经过校党委会批准的。而且,校党委也shì考虑到雪红shì从农村来的,能进入大学读书不容易。所以,只shì开除了她,并méi有处以经济手段。

  所以,希望你能认清现实,自已回去好好的劝导一下雪红,今后别再这样干了。

  至于说雪红将受到的法律层面的处理,这个跟我们学校méi有任何关系了。这事已经移交给了市公安局刑侦局。”

  “陈校zhǎng,像你这样讲来,我shì不shì还得感谢你们照顾着雪红同学了?”叶凡看了头发半白的陈候白一眼,语含讥讽,哼道。

  “感谢不感谢那shì你们的事,我们校党委也shì尽力了。为了挽救一个学生,我们校党委从来都shì公平处理的。

  雪红同学在体育能力方面某些项目很强,但shì,发生了这种事,学校也非常遗憾。

  不处理能行吗?小伙子,如果你坐在今天我这个位置上。换位思考一下,你会怎么样处理。

  有些事,méi有规矩不chéng方圆。所以,这事,你们不要再假缠了。走吧,走吧!”陈候白摆了摆手,像赶苍蝇一般。只shì脸上还méi显出厌恶神情罢了,估计肚皮里早显露了。

  <<官术>>看书啦 文字首发,欢迎读者登录 . 阅读全文最新章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立即博_立即博娱乐|立即博官网 - 开户,享好礼 备案编号:粤ICP备06000284号-1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600028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