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二百六十五章 你想好接班人了


  能坐到这个位置的,那个副部长不是50出头积累了大把子经验的同志。

  当然,张雄的工作能力勿用置疑了。不过,在华夏这个很注重资历年龄经验的国家来讲,即便是你有能力。

  也很难一时就位居高位的。除非你的背后有着极强的‘推手’,不然,想会shàng副部长位置只能讲是空谈。

  杜月朋只能是带你一程引你一程,真正要shàng位,还需要你自己多方努力才是。

  张雄当然◎也有野心,谁不想坐shàng副部长位置♀个,张雄的把消全寄托在了叶老大身shàng了。

  因为,国ān部副部长的推荐a组居有很大的建议权。其实,国ān部有点像是a组的业务下属机构。但又没有得到●国家直接认可,只是平时的惯例就是如此罢了。

  到时叶老大能说动龚开河同志,有龚开河同志出面力推那就有了五五之数的把握了。

  “没事,刚才看久了材料有些烦。”杜月朋用了一个‘烦’字,倒是令得张雄微微一愣。老领导这个‘烦’字可是有着暗示意思的。

  为什么烦?

  为何事而烦?

  自然指自己刚递shàng去的材料了,那老领导既然烦了,那说明这材料shàng的事想得到■通过就有难度了。

  往往领导高兴时你的事就好办,烦恼时你还想办事,那只能等着挨抽了。

  这还是老领导对你很shàng心时的提醒,要是对你不shàng心,估计就不是一个‘烦’字问题而是严○厉的批评了。所以,一个‘烦’字很有讲究的。

  “我晓得,这事涉及军方一块就有麻烦。特别是涉及到燕京军区的郑天涛同志就更为麻烦了。不过,老领导。咱们可是身系国家ān全。即便这事再棘手,也得去办理★是不是?”张雄解释了一下。

  “你打算怎么干?”杜月朋睁开了眼。盯着张雄。

  “我想。能不能问询一下郑天涛同志跟这事的关联。如果没事更好,有事那就另当别论了。”张雄试tàn性说道。

  “绝对不行!”想不到杜副部长态度非常坚决的否决了张雄的建议。他看了脸色有些严肃的张雄一眼,讲道,“张雄。你是我看着成长起来的。

  我不消在我临退之前闹腾出什么大事来。再说,我倒是没什么。反正一个快退的老头子了。

  只要站好最后一班岗就是了。我是担心你如果栽进这事里头再想爬出来就难了。你明白我的意思没有?”

  “谢谢老领导的关心的栽培,张雄一直铭记在心。我也琢磨过这事◎的轻重,晓得这事的严肃性和严重性。

  不过。如果不处理。就怕红叶堡军科所那边无法交待。毕竟,这事涉及到国家机密,国家机密无小事。老领导您整天在提醒我们要慎重对待每一件事,张雄一直把这当作信条。○

  而且,这事如果不处理,到时临到头时有人拿这事说事。说我张雄渎职耽误国家大事等等,那也是一件麻烦事。”张雄剖析了起来≡然是想再争取一下,赢得老领导的首肯了。

  “呵呵,军科所,你小子使的这点障眼法真能瞒住你老人家我吗?”想不到一向严肃的杜副部长居然淡淡的笑了,那双眼睛好像施了法术一般,能洞彻张雄的心思。

  这货被杜部长盯得心里有些发毛,眼神不由得有些偏移。

  “看◎到没,不做亏心事不会鬼叫门。你呀你,这点小心思也拿来摆我桌shàng面显摆。

  张雄啊,你火候方面还是欠缺了一点。有些事,既然要干那就要下手狠点。

  做成铁案铁证,你说红叶堡军科所丢了☆204图纸,那就请出示一下图纸的外形或者说明。

  这方面你做得太模糊了一些。有心人如果抓住这一点,首先不要讲有没这图纸,就你这工作的精细度就不够一些了。

  既然图纸丢了一半,那就得提供另一半。当然,这个得由红叶堡军科所的同志带来,我们只是验证一下。

  并没有权力知晓图纸的内容。而且,图纸的内容概述总得让我们晓得吧。

  不然,我们怎么才能按要求找回图纸。”杜副部长几句◇话下来,张雄顿时感觉脊背有些发凉嘴里有些发苦,额角都差点冒汗了。

  他晓得,老领导这是在警告自己出手还是太软了一些。既然要整郑天涛,那就整到底。

  不要搞得半整半不整的,最后搞得不三不◇四的把自个儿都栽了进去v雄,再一次体味到了领导们的干事风格和工作艺术。

  “老领导,我错了。”张雄是诚恳的垂下了头。

  “那个叶所长有找人说情是不是?怪了,一个军科所所长,凭什么跟郑天涛这样的军界大腕叫板,这跟找死有何区别?”杜月朋好像在自言自语,一边讲着一边伸手指头轻轻的在办公桌shàng有节奏的叩着。

  他看了张雄一眼,讲道:“是什么人替他出手我不想问了,不过,你觉得这样干值不值?这个问题你一定要想好再回答我,慎重再慎重。”

  杜部长的表情非常的严肃凝重,给张雄带来了一股无形的压力。

  “其实,只是敲打一下郑天涛,叶所长的意思也并不是想整倒他。毕竟,有些事,能意会就行了。

  叶所长这样干主要是为了另一件事。所以,从大局出发,叶所长并不想办为私人的事而影响到国家利益。

  至于说老领导您问我值不值,我想讲的就是,我认为值。不瞒老领导,◎叶所长是我大哥。

  我是想帮他,并不是他有请人出面跟我讲什么?就是看他的面子。当然,丁大胜他们的确做得太过火了。

  让他们吃些苦头也应该。有些同志,不敲打一下真以为这世shàng没人能◎治他们了。”张雄干脆挑明了讲,反正杜月朋也是他在国ān部里唯一值得信赖的长辈。

  “噢,如果方便的话把事讲讲。不方便就不要讲了。”杜月朋好像也来了兴趣。

  张雄没有思考,直接把雪红的事撂了出来≠时讲道:“老领导,郑家兄弟是不是做得太过份了。

  雪红完全是自卫♀个。是得到公ān部刑侦局王朝副局长签名认可了的事实。

  我想,如果是一个普通人,这事估计就这样着了。不过,既然是我大哥的妹子。我不能眼看着她受了欺负。

  做人,总得有一定的底线。老领导。你也晓得。面对郑家兄弟,我们能有什么办事敲打他们。

  按级别,我们不如他。论手段。咱们不如他们强硬狠辣。人家连手下都派出来了站门口守着硬要抓人了。难道就等着挨抓不成?这世shàng,总得有个讲理的地方。”

  “他们做得是有些过了,不过,你可是有些狗拿耗子的嫌疑。那个叶凡难道真值得你如此冒着巨大风险去干?”杜月朋倒是有些欣赏张雄的兄弟情了。

  “绝对值!”张雄想都没想,直接点头承认了,转尔讲道。“老领导,你不认识我大哥。如果你认识了他。你就会认为我讲的话绝对不虚。”

  “也许你是对的,不过,你那个大哥叶凡估计也不简单吧?人在政府工作,年纪轻轻就是同岭市委书记了。

  而这边还兼职着红叶堡科研所的所长一职。他是军政一把抓了。其实,如果在那一块有实力。

  他完全可以直接把这事shàng诉到防务部相关领导shàng去。防务部可是军方一块的强力部门了。

  由防务部相关的领导出面敲打一下郑天涛完全可行。”杜月朋讲着,突然汀了嘴,陷入了沉思当中。

  不久□,有些惊讶的看了张雄一眼,问道,“不对,刚才你讲了,那个军科所的直接领导是不是龚开河同志?”

  “就是他没错啊?”张雄讲道,心说老领导这双眼还真犀利,估计是看出什么苗头来了。也好,没准儿这个还◇是个转机。

  “呵呵,难怪了……”杜月朋漏出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不过,张雄有感觉。

  作为一个老国ān领导,龚开河的底细杜月朋肯定晓得。估计,由红叶堡军科所身shàng,杜月朋联想到了那个叶凡所长难道是a组的人身shàng。

  啪……

  一声拍桌声音传来,倒把张雄吓了一跳。抬头一看,杜月朋一脸严肃的讲道:“你马shàng跟燕京军区联系,这事你亲自跑一趟。把这件事跟郑天涛同志核对一下。并且,随时及时的把相关的情况汇报shàng来。如果有些事真有牵扯,不管涉及到什么人,咱们都得管。反天了不成,连军科所都敢打砸?”

  “是!”张雄一个标准军礼,拿shàng杜副部长签的字后大步出门而去。杜副部长肯定瞧出其中关节了,所以,态度那是大变△为杜月朋,那是深知龚开河同志的能量的≡然,他那天秤倾向了叶所长那边了。

  这个,并不是讲杜副部长有多正义,要为雪红出头什么的。那个,根本就这个没关系。促使杜副部长下了大决心的是因为他的联想。

  张雄不晓得,他前脚刚出门。

  而后边杜副部长就拔通了红色加密电话,笑道:“老龚,年轻一代成长起来了,咱们是不是都该退了,哈哈哈……”

  “看把你给乐的,我不是早跟你讲过,张雄这孩子不错♀些年下来,你不是一直在提点他。现在是不是决定了要把位置传给他了?”龚开河也是乐呵呵的笑道。

  谢谢‘大城小★事诚诚’‘at’等兄弟打赏,狗哥祝你们好运。几天了,狗哥神光居然没人领取,说明没有新加入的全订阅狗哥《官术》的兄弟,狗哥不由得有些郁闷!狗哥神光如此神威,居然不能让兄弟们动心,这是狗哥做人的失败还是狗▲哥的人品有问题。狗哥自认为人品还行吧,怎么滴,难道是狗哥自个儿在孤芳自赏了,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立即博_立即博娱乐|立即博官网 - 开户,享好礼 备案编号:粤ICP备06000284号-1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600028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