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二百六十八章 你丫的根本就扯鬼话


  赵括将军是燕京军区第一副司令员,康副政委当然直向他汇报国安的情况了。郑天涛心里也想到了是什么事,所以,脸色自然有些难看着了。

  “赵司令,你找我?”郑天涛还算是淡定,进到办公室冲赵括▲打了声招呼,虽说都是副司令员。

  但是,rén家赵括马上就要提上将军衔了,而自己这个少将升中将的希望没准儿还得因为张雄的介入而给搅黄了。

  眼望着赵括肩章上那月芽儿配上的两颗星星将变成◇▲三颗星星,郑天涛突然有种挥拳捅破天的冲动。

  更何况,赵家的实力哪里是自己郑家这点xiǎo实力所能比拟的。跟赵家相比,郑家就是一鸡肋。估计,赵家的愿望应该是希望推赵括再现赵宝刚的辉煌。

★sānkēxīngxīng,zhèngtiāntāotūrányǒuzhǒnghuīquántǒngpòtiāndechōngdòng。

  gènghékuàng,zhàojiādeshílìnǎlǐshìzìjǐzhèngjiāzhèdiǎnxiǎoshílìsuǒnéngbǐnǐde。gēnzhàojiāxiàngbǐ,zhèngjiājiùshìyījīlèi。gūjì,zhàojiādeyuànwàngyīnggāishìxīwàngtuīzhàokuòzàixiànzhàobǎogāngdehuīhuáng。

  不过,这个,也是相当难的。赵括升上将那是板上钉钉迟早要上的事。

  而且,坐上某大军区司令宝座也是铁板钉钉的事。不过,想再现赵宝刚时的辉煌,那难度就太大了。

  不过,赵家还有一个打算。赵括上不去时就把家族的资源全往现任华夏中央政治局委员、粤东省委第一把手的赵昌山身上砸了。

  如果赵昌山能再上一个新台阶,阔步进入顶层的席位之中,那赵家的辉煌将比赵宝刚在位时更为抢眼。不过,这个,比扶赵括坐上军界委员会副主席的机会更难。

  只是,不管怎么相着。赵家的实力都是不可xiǎo觑的。至少,赵家还在华夏顶层家族行列中,是处于体制中第一梯队的实力派家族。就是乔家大院跟他们相比,还是逊了一筹滴。

  “坐吧天涛。”赵括示意郑天涛就坐在办公桌对面的转椅子上。郑天涛从赵括的面上是看不出任何趋向来的。rén家表情严肃而平静,赵括平时就这个样子。

  “来杯龙井怎么样?”赵括口气和缓的问道。

  “有没信阳毛尖,我喜欢喝那种?”郑天涛问道。

  “那就信阳毛尖吧,给我也来一杯。”赵括讲道,旁边的勤务兵马上给充泡上了茶,尔后轻轻的退出去带上了办公室的门。

  “来只烟怎么样?”赵括没有直接就开口。先分散点郑天涛的注意力,所以,伸手指头在特供香烟上轻轻的叩了叩。

  “抽我的。”郑天涛从裤兜里掏出特供抽出两只递了过去。

  “那行,今天就抽你的。”赵括顺手接过拿起桌上的银色,雕有伟rén头像的打火机咔嚓一声给点上了。

  两rén开始吞云吐雾了起来,第一根好了又接着来了一根。

  第二根抽到一半时赵括轻轻的磕了磕烟灰,看了郑天涛一眼,讲道:“叫你来你估计也猜到了是为了什么事是不是?”

  “应该是康政委向你通报的有关国安部来的张雄局长的调查报告吧。”郑天涛点了点头说道。

  “嗯。”赵括应了一声。讲道。“天涛同志,你怎么看这件事?”

  “这个,还没调查出结果来。我不敢胡乱意测。”郑天涛也不了解赵括对这件事的态度,所以,采qǔ的是模糊用词。

  “你照实讲就是了。”赵括说道。

  “这事太奇巧了。甚至,我怀疑,这件事本身就是红叶堡军科所那个叶凡所长搞出来的。不然,怎么会那么刚好。

  丁大胜带着rén一去,刚去搜查了一下,rén家就丢了什么204号图纸。

  并且,这图纸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儿他们又跟我们没有说明一下。天晓得那是份什么图纸。

  而且,我相信丁大胜的党性原则,他绝不可能干那种盗qǔ图纸窃qǔ国家机mì的事的。

  丁大胜在军队也干了近20年了。从一个士兵到现在上校军衔,也是一步一个脚印上来的。

  政治素质是过硬的,能力也是有目共睹的。更何况,他还是一个老党员了。有着十五年的党龄。

  一直以来干工作都是勤勤恳恳扎扎实实。说他盗qǔ图纸,我敢用党性和肩上这少将肩章作保,那是绝不可能的。更何况,这事是集体行动。又不是一个rén去搜查。”郑天涛开始喷怨了。

  “这事是有些奇巧,也太赶巧了。如果说丁大胜真有此动静,按理讲也不会选择这个时候出手,那个,也太明显了。不过。可能性有很多。

  也许他认为这个时候下手才最不可能被发现。所以,一切都有可能。

  天涛同志。我晓得丁大胜是你的得力干将,但是,也不能就如此的肯定他没干这种事。有些事,rén心隔着肚皮。

  有些rén,表面跟你笑迷迷的,实际上背后全干着阴你的勾当。当然,我如此的讲也不是肯定丁大胜就干了这种事。

  而且,我在很大程度上还是倾向你所讲的观点的。不过,我想问问。叶所长什么如此干,他的目的是什么?”赵括啰嗦了一大堆,正反都讲了。

  搞得郑天涛差点抓狂了,因为,他看不出赵括对这件事的态度是什么。

  这一点至关重要,看不出领导的态度,作下属的就有些惶然了。而且,这事弄得国安都出手了,已经上升到一定严重严肃性的地步。搞不好自己给拖下水,虽说不是什么大问题,但一旦被对手抓住把柄,那就是致命的。

  “唉……”郑天涛脸色有些难看了,阴沉了下来。思忖良久,一咬牙,讲道,“赵司令,你批评我吧。在这件事上,我是有私心的。”

  “私心,这事跟你好像并没什么关系吧?你有什么私心,要讲有私心,从表面上讲只能讲是丁大胜干得不对,干出了于国于民都有害的事。

  而且,他也辜负了你对他的期望。这种rén,如果查证属实的话,我赵括枪毙了他。

  麻痹的,什么东西,居然敢干这种事!”赵括脸上讶然一闪而逝。而讲到后头就满脸的愤然了。

  郑天涛心里一震,赵括这话可是有些令rén难以琢磨透了。表面看去好像在骂卖国贼,实际上好像有敲打或警告自己的意思了。郑天涛心思电转,一时真没理出个头绪来。

★  脸上却是表现得一脸的惭愧。嘴里讲道:“赵司令,在这件事上,我真是有私心的。不瞒赵司令,这事,还是因为我那侄儿郑青惹出来的,唉……”

  郑天涛一脸的苦涩相,自然,不排除有打悲情牌的可能。毕竟★★  脸上却是表现得一脸的惭愧。嘴里讲道:“赵司令,在这件事上,我真是有私心的。不瞒赵司令,这事,还是因为我那侄儿郑青惹出来的,唉……”  liǎnshàngquèshìbiǎoxiàndéyīliǎndecánkuì。zuǐlǐjiǎngdào:“zhàosīlìng,zàizhèjiànshìshàng,wǒzhēnshìyǒusīxīnde。búmánzhàosīlìng,zhèshì,háishìyīnwéiwǒnàzhíérzhèngqīngrěchūláide,āi……”

  zhèngtiāntāoyīliǎndekǔsèxiàng,zìrán,búpáichúyǒudǎbēiqíngpáidekěnéng。bìjìng。赵括也是同属军队系统的。理论的天秤应该是倾向自己这一块的。

  而且,郑天涛也自认为跟赵括的关系处理还行。虽说不是铁竿朋友,但也算是普通朋友加同事了。

  “郑青。到底咋回事儿,你给我详细的讲讲。咱们也好合计一下,这事。毕竟是咱们军区的事,搞太大影响不好。

  不过,既然国安都插手了,现在不管都不行了。最好是赶紧找到解开这难题的线索,把影响尽早消除了。

  不然,如果钱司令问询下来,这事就不好交待了。这事,最好就是到我这里为止最好。”赵括恢复了平静,一脸的关切相。

  一听赵括提到了军区一把手钱成东司令员。郑天涛的脸更黑了许多。这事如果真捅到他那里,估计自己提中将的事绝对给黄了。

  “是这样的,郑青现在燕大读书。前几天,也就是12月30号那天发生了一件事。

  韩国有个留学生叫朴妹珠叫上了郑青一起,还有我们军区两个军官,他们跟郑青关系不错,平时都是朋友。

  几rén正准备去校外吃一顿。刚好走到……”郑天涛当然以自己的方式阐述了跟郑青跟雪红打架的事。全部归结为是偶遇上,尔后雪红出手打朴妹珠,而郑青是英难救美什么的了。

  “你不是讲雪红是来自农村的一个姑娘,怎么又跟红叶堡军科所的叶凡所长扯上关系了?”赵括问道。

  “那姑娘的哥哥跟叶凡关系很铁,所以就寄住在了红叶堡。而叶凡还是雪红读书的监护rén。

  平时好像他们是干妹子干哥哥关系。这个我就不清楚了。谁晓得他们男女是什么关系。

  这年月,什么干哥哥干妹子的。全搞到一铺床上去了。”郑天涛愤然的讲道。自然把叶老大讲成了干龌龊事的家伙了。

  “噢,原来是这么引起的。我说嘛,雪红一个农村姑娘怎么会跟军科所扯上关系了。”赵括一听,嘴里讲着,心里早明白了一半。只是在故意装傻罢了。这厮心里也暗暗好笑,扯来扯去的居然又扯上了叶凡这家伙来。

  而且,国安的事赵括也明白了。可以十成的肯定是叶凡的手笔了。张雄还不是叶凡给指使出来的。

  对于叶凡的底细,郑天涛是屁事不晓得,而对于赵括来讲,叶老大有几根毛他都清楚。

  当然,这种事赵括绝对不会告诉郑天涛的。你要倒霉跟我赵括也没啥关系,只能讲,如果看在同事面上提醒你一下还是应该的。

  “我哥一看自己儿子被打残了,那是相当的气愤。而且,雪红这样子干也是触犯了刑法。

  此案已经交由燕京市公安局来受理了,而且出具了相关的证明。所以,雪红就被学校给开除了。

  不过,她一直躲在红叶堡不出来。门口还站得有武警,就是市公安局刑警队的同志也是拿她没办法。

  只好求助到我们头上了,所以,那天我叫了丁大胜带了几个rén去协助市局抓捕犯rén归案。

  这个,我可全按规章行事的,并没有一点出格表现是不是?”郑天涛讲道。

  赵括心里暗暗冷笑,心说你丫的才是按规章。不出格才是鬼话,rén家警察的事关你屁事,你这明摆着是要把雪红抓到军队,到时把rén家姑娘给打残罢了。(未完待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立即博_立即博娱乐|立即博官网 - 开户,享好礼 备案编号:粤ICP备06000284号-1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600028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