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二百六十九章 谁能压制住龚开河


  ..最后胡乱按个罪名就完事了。[.51.]不过,你丫的活该倒霉,会碰上叶凡这个扫把星。

  “唉,这事,有些说不清了。天涛,你要明白这其中的利害关系。如果叶凡jǐn咬住这事不放,那国安必将处理。一旦国安方面把事坐实,那你肯定得连带着负领导责任。国安之事无小事,这个责任,你想想,能负得起吗?”赵括一脸严肃的叹了口气。.

  “他们总不能诬陷人是不是?这事明摆着太奇巧了。难道ju◎n1区都不管了任由叶凡胡来。

  再说,国安是国家的国安,什么时候成了叶凡的国安了?这事,如果叶凡真要胡搅蛮缠,我就是上诉到jun1界委员会去也得干。

  我就不信了,这天下总得有个说理的□◎n1区都不管了任由叶凡胡来。

  再说,国安是国家的国安,什么时候成了叶凡的国安了?这事,如果n1qūdōubúguǎnlerènyóuyèfánhúlái。

  zàishuō,guóānshìguójiādeguóān,shímeshíhòuchéngleyèfándeguóānle?zhèshì,rúguǒyèfánzhēnyàohújiǎománchán,wǒjiùshìshàngsùdàojun1jièwěiyuánhuìqùyědégàn。

  wǒjiùbúxìnle,zhètiānxiàzǒngdéyǒugèshuōlǐde地方是不是?什么时候jun1方一块如此软蛋了。

  赵司令,你可得向国安方面问询一下。也不能由着某些同志乱来。”想不到郑天涛好像受了刺激,一时之间言词居然犀利了起来。

  “你要冷静点,你□不是要上诉到jun1界委员会吗?那你还真是大错特错了。

  刚才我不是跟你讲过,这事,最好是到我这里为止就是了。真捅到钱司令那里,小事也变成了大事。

  咱们现在要干的就是息事宁人,最好要□能商量一下妥善解决掉就是了。你还要上诉,那不是越搞越大吗?

  到时上头查下来,叶凡jǐn咬住图纸不放。”赵括口气也严肃了许多,讲到这里,好像突然间想到了什么似的居然皱jǐn了眉头不讲了。

  郑天涛一脸讶然的看着赵括。

  不久,赵括伸指头轻轻的磕了下桌子,说道:“倒是差点把大事给忘了。”

  “大事?”郑天涛重复了一句后等着赵括解惑了。

  “刚才你一提到jun1☆界委员会,我才想起来。那个红叶堡jun1科所不是直属防务部。好像是谁直接管着jun1科所的,你查了没有?”赵括问道,一边伸指头在桌上有节奏的‘叩叩’着。

  郑天涛本来就烦透了,这下子给赵括一叩◆●,心里更是烦燥了起来。不过。赵括是他领导,他也不敢表现出来。

  郑天涛此刻那心里真是窝火透了。直想抡起椅子把老赵的办公桌给砸了才解气。不过,郑天涛显然不敢如此干罢了。

  “我查过了,是○龚开河将jun1直管。”郑天涛脱口而出,也顾不及心烦了。

  “糟糕了!”赵括突然失口叫一声,那脸色居然也不怎么好看起来了。

  “怎么?”郑天涛心里也是一沉,也想到了什么。要知道,龚开河同志可是jun1委顾问。jun1界委员会委员。防务部副部长。真正的jun1界大腕。即便是赵括在他面前也还要逊色几筹的。要真对比的话,赵括就成了跑龙套的了。

  “这事叶凡会不会捅给龚将jun1?”赵括好像在自言自词似的。

  “不……不会吧……”郑天涛果然心里有些扒凉开了,先前倒真没想到这一茬事上。此刻一起。真是后怕了起来。要是龚开河同志关注起这事来那这事就成了大事了。

  “不会……”赵括念叨了一句,看了郑天涛一眼,说道。“如果这事不及进处理掉,就怕叶凡不耐烦时真捅上去就麻烦了。天涛,你想想,如果真捅到龚将jun1那里,龚将jun1是向着你呢还是向着叶凡?”

  “这还用问,肯定是向着叶凡了。”郑天涛想都没想,直接回答了。

  “对了嘛,龚将jun1向着叶凡,你想想。他会怎么样处理这件事。”赵括好像一老师在提问,郑天涛好像小学生在作答。其实是赵括在用话题引郑天涛‘上路’。

  作为赵括,当然也不希望这事就此纠葛下去。这燕京jun1区大部分的具体事务还是赵括在打理。

  下边出这种事如果捅到上边,会让人质疑赵括的领导和管理能力的。

  而赵括心里早明白,郑家兄弟是斗不过叶凡的。光是一个龚开河插手的话郑天涛就必败了。

  而叶凡是a组的宠儿,龚开河虽说不能直接插手jun1方跟政府一块的事务,但是。他绝不会看到叶凡被人欺负成这个样子的。

  而且,更何况还有个乔家大院在。外边还得添上一个费家庄,这更是一颗大树。

  就是赵括从自身来讲也不愿意看到叶凡受制于郑家。赵宝刚跟赵括早看到了叶凡的潜力,所以,一直在交好叶凡。

  有时还会伸伸手帮这小伙子一把。还不是为今后叶凡能有所成的自然会想到赵家的好跟着提点着赵家。不得不讲,赵家他俩个人都很有眼界跟眼光。

  郑天涛不吭声了。脸色黑黑的坐在哪里,赵括晓得他心里在兜转着,衡量着得失,最后肯定会做出决定的。而赵括的提点也差不多到这里了。

  如果郑家兄弟还要折腾下去,赵括也不管了。到时撞墙的是他们兄弟俩,我赵括也算是尽到了领导责任跟同事提醒的责任,问心无愧了。

  “你可要拿捏住了,解铃还需系铃人。”赵括最后敲了郑天涛一记,讲道,“这事就这么着吧,你回去好好想想。”

  “那好吧。”郑天涛微微点了点头,怏怏然走出了赵括的办公室。

  晚上,郑天涛提着两瓶五星茅台,悄悄下了车子进了jun1界委员会委员、华夏共和国防务部部长肖铁峰的家。

  算起来,郑天涛只是靠近了肖铁峰一系。前段时间郑天涛还有些拿不定主意。

  不过,现在,一来在提升jun1衔的节骨眼上了。二来遇上了叶凡这只拦路虎,也是郑天涛下决心站队的时候了。

  要制服叶凡的直管领导龚开河,只有肖铁峰有这个实力了。这个,当然是郑天涛心里这样认为的。

  肖铁峰是防务部部长、jun1界委员会委员。而龚开河虽说是jun1委顾问、jun1界委员会委员,但只兼着防务部副部长一zhí。所以,郑天涛认为肖铁峰这个正zhí完全可以压住龚开河这个副zhí了。○

  可是郑天涛没有想透的问题就是,防务部为什么会多出一个进入委员席位的同志。按规矩来讲防务部最多进一位入委员席位的。

  不过,郑天涛估计是被龚开河那jun1界委员会顾问的zhí务给忽悠□住了。才没有想到这方面问题上。

  郑天涛为什么不直接去找燕京jun1区一把手钱成东司令员,那是因为他认为钱成东也压不住龚开河。因为钱成东还不是‘委员’。犹如不带常的跟带常的相比较罢了,权力是大打折扣了。

  要保住自己升衔的希望,首先就得把叶凡这只虎给灭了。而打虎的利器就是肖铁峰了。当然,郑天涛也不是没考虑过赵括的建议——解铃还需系铃人。

  赵括的意思其实郑天涛心知肚明,其实◆是叫自己去找叶凡和解。实际不上就是低头认输的意思了。

  这条路,郑天涛不是没想过。不过,不管他怎么斟酌,感觉向叶凡这个小毛孩子低头都太丢郑家的脸了。那郑家今后还怎么样立足京城之地?

  ◇◆是叫自己去找叶凡和解。实际不上就是低头认输的意思了。

  这条路,郑天涛不是没想过。不过,不管他怎么斟酌,感觉向叶凡这个小毛孩子shìjiàozìjǐqùzhǎoyèfánhéjiě。shíjìbúshàngjiùshìdītóurènshūdeyìsīle。

  zhètiáolù,zhèngtiāntāobúshìméixiǎngguò。búguò,búguǎntāzěnmezhēnzhuó,gǎnjiàoxiàngyèfánzhègèxiǎomáoháizǐdītóudōutàidiūzhèngjiādeliǎnle。nàzhèngjiājīnhòuháizěnmeyànglìzújīngchéngzhīdì?

  所以,郑天涛思前想后,放弃了这条路而还是选择了压制,甚至消灭掉对手。

  只要坐实了叶凡是在诬陷,那叶凡也差不多了。估计,还得上jun1事法庭。

  这种结果是郑天涛愿意看到的,也能显示出郑家的能量来。给那些有些轻视郑家的人敲敲警钟。

  “是天涛来了,坐吧。”见儿子肖jun1陪着郑天涛进了大厅,肖铁峰搁下了手中报纸,示意郑天涛坐在对面的沙发上。

  肖jun1泡上茶后也上◇楼了,当然是方便他们谈事儿了。肖铁峰并没有叫郑天涛到楼上的书房去谈事。这说明,郑天涛还没获得肖家的认可。能进肖家书房就代表着一种信任度方面的认可。

  “肖jun1,你也坐吧。”肖铁峰示意儿子肖▲◇楼了,当然是方便他们谈事儿了。肖铁峰并没有叫郑天涛到楼上的书房去谈事。这说明,郑天涛还没获得肖家的认lóule,dāngránshìfāngbiàntāmentánshìérle。xiāotiěfēngbìngméiyǒujiàozhèngtiāntāodàolóushàngdeshūfángqùtánshì。zhèshuōmíng,zhèngtiāntāoháiméihuòdéxiāojiāderènkě。néngjìnxiāojiāshūfángjiùdàibiǎozheyīzhǒngxìnrèndùfāngmiànderènkě。

  “xiāojun1,nǐyězuòba。”xiāotiěfēngshìyìérzǐxiāojun1道,看来,他是要儿子旁听,学一些东西了。

  肖jun1在jun1队任zhí,早一点接触jun1界上层一些人物,也有利于儿子肖jun1的发展。

  郑天涛毕竟是燕京jun1区副司令员,也算是刚刚触及jun1界上层的门槛。当然,只是触及,还谈不上踏进去。一旦郑天涛jun1衔提为中将,那才算是碰到了jun1界高层的门槛。

  “肖部长,一直想来拜见,只是最近肖部长您一直忙。天涛盼这个机会好久了。”郑天涛一脸恭敬,讲道。

  “呵呵,最近是忙了些抽不出身来。”肖铁峰笑了笑喝了口茶。

  “肖部长,我是想向你汇报一下jun1区的一些事。”郑天涛说道,自然在投石问路了。

  “噢,jun1区的事你应该向赵括将jun1汇报才对。再往上就是钱司令员了,再怎么说也不用到我这里来汇报是不是?”肖铁峰脸上挂着一丝讶然,其实是在故意的逼郑天涛再cì严肃的承认。

  其实,郑天涛能如此讲,肖铁峰已经有些感觉了。这事本不必向肖铁峰汇报的,而郑天涛讲要来汇报,那不是把肖铁峰当主帅了。其实,这就是变相的一种‘站队’的罢了。

  “肖部长是防务部部长,凡是有关国◎家防务的事肖部长都可以指挥。天涛所在的燕京jun1区也是肖部长的下属部门嘛。天涛向肖部长汇报有关工作,天经地义了。”郑天涛这话讲得好像不着边际,其实就是在再一cì承认自己选择‘肖系’。

  感谢☆‘盟主c

  ’‘欢喜就好666’‘lxmak47’三位大侠打赏。未完待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立即博_立即博娱乐|立即博官网 - 开户,享好礼 备案编号:粤ICP备06000284号-1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600028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