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二百七十六章 太极血朴信东


  王人磅跟蓝存钧因为担心叶凡,所以慢了一点退出来。离现chǎng较近,所以,被那股灼热的气波余波外围给灼了一下。

  顿时,两人那头发像着了火似的,两货慌得赶紧就地来了几个懒驴打滚才把灼○◆热消除。

  现chǎng灰蒙蒙的一片。

  尘埃散尽,碎裂的地砖因为地球引力一块块落到了地下。

  “老……老大没事?”张qiáng的shēng音有些抖瑟,因为,他发现叶老大还站在◆刚才气爆的中心,只不过形象有些问题。

  “叶哥哥……”雪红吓得大叫了起来,因为叶老大那头发根根竖起朝天着,而脸色红通通的僵硬着,像是一个高烧达五六十度的超绝病人。

  至于这货穿的衣服,外衣全被烧得七疮八孔,jiāo乎乎的,而且,大家都闻到了一股子jiāo味儿。

  “没啥!还活着。”叶老大一张嘴,嘴里顿时就冒出一股子白烟来。这货往外猛地喷了一口,顿时,一股白色烟雾如一条变形的长蛇一般扑击在外边远达几十米的茅亭。

  轰隆一shēng巨响,茅亭在白雾攻击之下居然在瞬间就塌了。

  “hǎo家伙!”王人磅倒抽了一口凉气,心说这也太那个了。一口烟气喷出来就能轰倒一座茅房,厉害!这个,当然是双方压制的内息激范着白烟形成的,其威力不下于手榴弹炸开。

  “年轻人,尝到滋味啦?”朴尚冲坐在废了的轮椅上,一脸淡定的高人姿态看着叶凡。

  “尝到了。不过,本人的你马上就能尝到!”叶老大话一完,朴尚冲突然脸色大变,老家伙慌得赶紧从作废的轮椅上弹了起来想闪。

  “晚了老朴同志!”叶老大一shēng干笑。那笑shēng听在老朴耳里是特别的刺激。

  滋滋几shēng脆响.

  大家震骇的发现。也不晓得是什么东东围着老朴转悠了几圈子下来就飞回到了叶凡手中。

  而老朴的脸色顿时就难看得很,因为,他身上的韩国衣早一片片的碎裂开自个儿就飞走了,露出了老朴那皱巴巴的鸡肋样的胸脯来。

  而且,胸脯上是痕迹累累。一条条红线似乎环绕着老朴的身体旋转着来了十向个环。远远看去,老朴的上身hǎo像是套了一个个红色圆环,多达十七八个。

□  走近一看,众人顿时就讶然了。因为。那些红色圆环根本就不是什么圆环。而是一个个环形的伤痕。而且,深及皮骨,点点鲜血从圆环上流了出来。

  这个,自然是叶老大的落宝金钱干的hǎo事。刚才他随手扔○出没有内息控制的飞刀。就是为了吸引老朴的注意力。而叶老大在付出受伤的代价之后也重伤了老朴。

  地下,真有些惨不忍睹。一个宽达三四十米,深及五六米的大深坑出现在了朴家庄园的面前。

  “很拉风啊老朴同志,这圆环,嘿嘿……”王人磅干笑开了。

  “人家朴先生喜欢红色呼拉圈嘛。而且,一套就是hǎo几个,特牛逼着了……”张qiáng也是干笑开了。

  “叶哥的头发也很拉风,彼有股子nba巨星的‘腕儿’。”蓝存钧见叶老大似乎并没多重的伤。也就轻松的开起了玩笑。

  “再来一次!”朴尚冲这老脸真没地儿搁了,在后辈面前居然被人裸了上身。身上还被什么围绕了十几个环环,太丢人。

  丢人丢到姥姥家了。他跳起来大吼一shēng。不顾有些瘸拐的右腿,往前一扑,伸手吸起旁边一条铁棍狠命的攻击向了叶老大。

  “退下!”这时,似乎遥远的地方传来一道宏钟般的shēng音。朴向冲一听,居然按奈住了退了下去。

  “叶凡是吗,雪雨是,你们俩个功底子是这群人中最高的,hǎo威风,十段qiáng者。你们俩一起上。不然,华夏一些老家伙会讲我朴信东欺负新嫩。”这道shēng音再出来时,叶老大跟雪雨那脸色都变了。他娘的还真是晦气,居然真的遇上了世间十大高手之一的‘太极血朴信东’。

  这一战还有什么指望,人家敢点名两人上,而且是在知晓底细的情况下,那朴信东的功底子到了何种境界,那简直不敢让人想象。

  当然,王人磅跟蓝存钧都是一脸震惊的看着叶老大。才晓得这货居然突破到了十段位。蓝存钧忍不住小shēng嘀咕了一句道:“太变态了。”

  “当然变态,人家就★是一变态状。年仅28岁的十段位高手。不然,怎么能当得了咱们的大哥?”张qiáng还来个解释一下。

  “唉,郁闷……”王人磅讲了一句不吭shēng了。

  “是朴前辈。”叶凡跟雪雨都一脸恭◇敬的抱了抱拳头,对于这种在几十年的隐世前辈高人,俩人都有着一股子仰慕之心的。即便是对头,也有这种心的。

  而且,叶老大即便是有着鹰眼跟气波探测之术都无法感觉到朴信东的shēng音是从何种方位传过来的。晓得人家也有扭曲方位的能力,叶老大也就不再探测了。

  “你们俩个联手能在老夫手下走过十招,今天你们可以安然离开。而朴家也可以不再追纠雪红打伤我孙女的事。如果不能战胜,对不起,你们今天到这里的所有人,全都废了离开。”朴信东的言语淡然。

  hǎo像在讲一件很平常的事。根本就没把人家练了几十年得来的功底子当盘菜。这也许就是绝世高手的淡漠。

  知道今天想躲也躲不了,叶凡跟雪雨互望了一眼,很‘光棍’的走向了chǎng子中央。

  “你是雪家人?”朴信东shēng音又传来了。

  “是的前辈,我是伺候姑娘的。”雪雨一脸恭敬讲道。

  “雪丫丫可hǎo?”朴信东问道。

  “主母很hǎo。”雪雨讲道。叶老大等人可是心里有些发毛了,这‘雪丫丫’不就是‘飞铃铛雪丫丫’。那可是排名世界十大高手榜中占第二位的大人物。比太极血朴信东来头更响亮一些,想不到雪红的来头如此之大。

  不过,对于雪雨讲伺候什么‘姑娘’叶老大等人有些迷惑。如果讲是伺候雪红hǎo像又不像,如果说是伺候雪红的母亲,那更不像。

  雪雨才多大,雪红的母亲至少也有着四十五六的年岁了。雪红母亲小的时候雪雨根本就不可能出生的。

  “哈哈哈……hǎohǎo……开始,看在雪丫丫面上,现在减到八招。”朴信东豪笑道。

  突然,一股大力从远处隔空传来。叶老大跟雪红都感觉似乎不幸的碰上了十二级的台风。

  不过,这对于雪雨跟叶老大来讲还是在可承受范围之内的。

  不过,俩人感觉那股风越来越大,从十二级开始涨到了十五六级,再往上,两人开始感觉脚步有些不稳当了。两从都赶紧蹲hǎo了马步,以十成力劲想稳当住身体。

  “嗯,马步扎得还不错,说明你俩个功底子所实嘛。不过,这是第一招,来第二招了。”朴信东的shēng音又传来了。随着shēng音到,那股大力●骤然间就提高了二三倍不止。

  叶凡跟雪雨终于没顶住被那股大力吸扯到了空中,两人施展开自的轻身提纵之术在空中乱窜着想稳住。

  “咱们纠一起!”叶老大大喊了一shēng,两人四只手顿时就纠◆缠在了一起,共同发力抵抗着这股子凌厉无匹的大力。

  “第三招,风卷残云!”朴信东的shēng音有些冷的传来了,空中一股大力撞击了过来。如一条巨木从远隔几百米远处飞撞而来似的。

  啪啪两shēng脆响。

  俩人被硬扯着狠狠的飞砸在了是百米远处的一堵石墙上,顿时就把石墙上雕的神兽给撞了个大洞。

  当然,卟哧,两人都喷出两口鲜血,顿时就染红了石墙。那白色的石雕虎一下子就成★了血红色的了。

  “第四招。”朴信东那shēng音还是那样的淡定,但是,那丝丝冷酷却是蕴含其中,任何人都听出来了。老家伙根本就是想玩死两个小辈罢了。

  “老匹夫,欺负小辈不知耻!”王人●★磅忍不住破口骂道,其实是想分散一点朴信东的注意力。像这种全靠精纯内气隔空控制伤敌,肯定特别的耗劲的。

  “世界十大高手,呵呵,朴信东浪得虚名了。居然对两个不到三十岁的小辈出手。长见识了长见识了◆。”蓝存钧跟张qiáng都喊出shēng来。

  “滚一边去!”朴信东哼shēng着,张qiáng三人还没反应过来,啪啪啪,三人被一股余风,一个无形拿捏的手给卷得飞砸到了几十米开外,感觉到腰痛欲裂,一时居然爬不起来了。

  “吗的,hǎo厉害!”三人都是这般想法着。不过,雪红却是大喊道,“已经第五招了,还剩下三招。”

  “应该是第四招,加上刚才的这才是第五招,老夫还没发出。”朴信东轻描淡定的哼了一shēng,两股大力传来,叶凡清晰的看见两只内劲形成的手掌往自己跟雪雨身上招呼了过来。

  那内息形成的手掌劈开空气,带着qiáng烈的灼热之气,绝对比刚才朴尚冲的带给自己的灼热还要热上几倍。

  这就是朴家内息的厉害之外,经过特殊手法,跟空气摩擦过后会产生一种内劲之热。聚热成球之后达到爆炸的临界点时就能引爆,着实厉害、阴辣。

  “闪开!”叶凡一脚踢飞了雪雨,倒是令得朴信东的一只内气手掌落空了。(未完待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立即博_立即博娱乐|立即博官网 - 开户,享好礼 备案编号:粤ICP备06000284号-1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600028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