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二百七十九章 武候雪家


  “不看怎么拿,别乱动。”叶凡干脆睁开了眼,一只手把雪红的手给搁住。

  这边伸出一只手就抓向了胸峰子。叶老大惊讶的发现,好像有块黑色仅小手指头粗大的东西居然就贴在雪红的胸峰子上。.

  叶老大拿到后一拔,不过,令他大跌眼睛的事发生了,那东东居然贴得很紧,好像跟雪红的胸峰子长在了一起,居然拿不下来。

  叶老大干脆凑近了施展开鹰眼看去,发现好像shì个指头粗的信物。上面雕☆刻着一只雄壮的蓝色蝙蝠。

  蝠王南陵候,难道shì韦一笑的后辈。叶老大在心里琢磨开了。

  韦一笑shì金庸武侠小说《倚天屠龙记》中的人物,乃明教四**王之一,排行第四,以无敌轻功闻名。

  作者金庸曾明言,韦一笑shì他笔下轻功第一高手,他绰号青翼蝠王,就shì称赞他草上飞的轻功神速。

  而蝠字则shì针对他吸血的恶习:因为他在修练至阴至寒的寒冰绵掌时出差错,经脉中郁积了至寒阴毒,一用内力寒毒就会发作,要吸人血免去全身血脉凝结成冰。

  韦一笑的轻功身法在金庸小说中可谓无人能比,这种卓绝的功力根本不shì用功能练得出,实shì天赋异禀。最后因为得到张无忌九阳神功的医疗,最终去了寒毒,摆脱吸人血的命运

  叶老大的猜测还真有些依据,因为南陵候也有讲自己轻身功夫可以凌家滑行十里之地。

  这个,差占就达到低空飞行的地步了。那真shì神奇了。跟韦一笑的轻功不shì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你快点拿掉嘛,羞死人了。”雪红不依了,在跺脚。

  “我不shì故意的,真拿不下来,怪了!”叶老大也shì一脑门子的疑惑不解。

  “拿不下来,怎么可能。”雪红显然不信,怒瞪了叶老大一眼。认为这货八成shì想揩油自己。在故意的拖延时间。

  “真拿不下,你试试。我不shì骗你。”叶老大可shì有些急了,这个,被人误解成色狼可shì印象相当糟糕的。

  雪红也有些愕然,伸手拿了拿,果真拿不下来。而且一用力居然扯得胸峰子头都跟着晃荡不已,痛得雪红直jiào娘,而一旁的叶老大却shì看得双眼发直,就差流口水了。

  “真的扯不下。那怎么办?前辈有警告过,说shì如果不能扯下来,三天之内,我的这里会被这牌子溃烂进去,怎么办?”雪红真shì急了,那眼泪都在眼眶中打着转儿,看来shì真急了。

  这个,姑娘最再乎这里了。这里shì她们的骄傲。要shì给烂进去那这辈子可就完蛋了。还拿什么去征服男子。

  “我再试试。”叶老大的确也有些担心了,心说莫非那位蝠王南陵候选也shì位喜欢恶搞的前辈,不过,好像又不怎么像。

  于shì,这厮开始施展开内劲之气往那个黑紫色的牌子上面逼去。有反应了,叶凡发现,内息一输进去就被牌子给吞了进去。不过,足足十分钟后过去。那古怪的牌子还在吞食着叶老大的内息。

  一个小时过后,叶老大累得汗湿全身,差点虚脱了,可shì那牌子好像shì个无底洞似的还在吞噬着叶老大的内息。

  “你……这个时候了你还在玩我这个,你……太色了,放开,放开!”想不到雪红居然误会了。★以为叶老大的趁机揩油。

  “我哪有心情玩你这个,你没看见,这牌子太古怪了。一直在吞噬我的内息,都快被它耗光了。”叶老大苦瓜着脸讲道。

  “鬼才信你,放开手!”雪红根本就不信,撅着嘴一把■就打掉了叶老大的色狠之手赶紧穿上了衣服不让某人再揩油了。

  “我真没有那意思?”叶老大苦涩着脸说道。

  “反正你也拿不下来了,我得赶紧回家了,找妈想办法。不然,三天一过烂了怎么办?”雪红可shì急了,站起来就要走人。转尔,她突然停住了脚步,一拉叶凡说道,“一起跟我回去。”

  “我……我去你家干什么?”叶老大此一刻倒shì有点犹豫了,讲话也有些结巴着。

  这厮就怕跟巫■山宫梅家一样再玩出个逼娶媳妇的糗事来。这风流债可就还不完了,心里负担太重了。更何况,雪红才刚十八岁,有点老羊吃嫩草的感觉。

  “你怕什么,我妈又不会吃了你?”雪红瞪了叶老大一眼,凶巴巴的。

  “那只好去一趟了。”叶老大无奈的点了点头,活动了一下手脚,感觉到十段位开源阶好像更坚实了一些。

  本来shì想去金家拿回落宝金钱,只shì没时间了,于shì,几人马上起程回国。

  在飞机上,叶老大有些好奇的问蓝存钧道:“那个朴信东可不shì个善茬,怎么会如此痛快的就放了我们?”

  “应该shì被一个隐世高人所逼,那高人shì咱们华夏人。你没看见,当时朴信东样子也相当的惨。被一股大力从空中抓到了你的面前。老家伙显得相当的狼狈。太厉害了,朴信东如此厉害居然经不起那神秘高人一抓。那高人始终都没露过脸子,可惜了,这才shì绝顶高人啊。”蓝存钧遗撼不已的直摇头。

  “他娘的,朴信东对咱们来讲已经shì大仙一般的绝顶存在了。想不到来了一个让这老家伙丢脸丢尽的神级人物。厉害啊。要shì哪天老子有这身手,那就打遍天下无敌手了,多牛逼拉风啊!”王人磅这货却shì双眼放□彩不已。

  “估计,叶哥这辈子应该能达到那个神秘高人的地步。”张强讲了讲,想了想说道,“你们说说,那位高人达到了什么境界?”

  “这个就难讲了,叶哥跟雪雨都十段位了。两个十段位高手联手◎☆在朴信东面前好像耍猴一般。而朴信东在那位高人面前也像一可怜猴子。我想,那位高人,至少也得shì十二段位的神一般强者了。朴信东估计十一段吧。”王人磅自作聪明,看了大家一眼,讲道,“你说shì不shì叶哥◆▲?”

  “嗯。段位差一段。天壤云泥之别。我们两个十段位抵不过一个十一段位强者。那位高人如果真shì十二段,耍耍朴信东也正常。”叶凡点了点头,自然不会透露迷糊中听来的高人所讲的话。

  如★果讲出来,那还不得惊爆这几个家伙眼球。而且,叶老大从来崇尚低调,太高调就不能干扮猪吃虎的骚包事了。

  “九寨沟,不错的一个好地方。要shì能在这里住上一辈子也足了。”叶老大望着这纯然天成的自然美jǐng忍不住叹了口气。

  “‘九寨归来不看水’,水shì九寨沟的精灵。湖、泉、瀑、滩连缀一体,飞动与静谧结合。刚烈与温柔相济。

  泉、瀑、河、滩将108个海子连缀一体,碧蓝澄澈,千颜万色,多姿多彩,异常洁净,能见度高达20米。

  以翠海(高山湖泊)、叠海、彩林、雪山、藏情、蓝冰“六绝”驰名中外,有“黄山归来不看山,九寨归来不看水”和“世界水jǐng之王”之称。”雪红一脸得瑟的讲道。

  “的确美。”叶凡点了点头。

  “呵呵。叶公子。咱们家并不输这里。甚至,有过之。”这时,雪家那老妈子一脸笑意,讲道。

  雪家离九寨沟不远,很普通很平常的一个村子,jiào武候村。不过,这名字倒shì相当的霸气。也不晓得跟诸葛武候shì否有关系?

  一条青色的粗疙瘩巨大的条石铺的公路一直从山外延伸进一个树林子里不见了踪影。

  而且,因为青石跟路两边的草丛很和谐的成了一片。再加上公路两旁的植被茂盛,不小心看的话你还发现不了这条宽达十米的青色石铺公路。

  拐进树林子里穿过树林,再穿过一条小桥,桥下xī水潺潺。桥边青苔铺满,桥下小xī也不宽,就三四十米左右光jǐng。

  不过,xī流平缓。xī水中那些大草鱼跟鲤鱼在自由自在的游玩戏耍着,叶老大望着三面环山,只有一条小口子的那安静的村子——武候村,不由得有些感概。

  村里的房子全都shì木头跟青砖搭配的结构,屋顶上全shì一色的青色薄瓦片。并不shì那种代表着富贵的金色硫璃,这一切,看上去自然,平和,一点不显华丽。

  但shì,叶老大总感觉到了一丝古老跟沧桑。而且,隐隐的感觉到这村子并不平凡。

  “三叔,我回来了。”雪红像只活泼的小精灵,快活得不行了。一边笑着跑着跳着蹦着jiào着,一边见到村里人就笑盈盈的打招呼。相当的有礼貌,而且,一点不拿摆雪家大小姐的架子。这个,还真shì雪红那率真的一面了。

  “我们的红公主回来了。”村里人也shì笑眯眯的跟雪红回应着。不过,当发现叶凡这个陌生人后,人人都会有些古怪的看看叶老大,再看看雪红。

  这个,傻瓜也看得出村里的同志们肯定shì误会了叶老大跟雪红有那啥的关系。

  尔后,雪红会嗔怪的解释一句道:“你们别乱想,他shì我借住在京城的房东。一个房东罢了,听说咱们村像世外桃源,城里人都向往这种生活,所以,就jiào着跟来了。”

  “房东,房东好!”村里人又热情的打了声招呼也就不再问了,不过,从他们的眼神中还shì感觉到了一丝丝怪异。

  ………………………………………………………………………

  推荐新倔起的小神‘我要吃彩虹’的a签新书《都市极品侦探》。人家小彩虹牛逼,一写书就内签的,比狗哥牛逼多了。

  善于透过谜团再现人性的幽微与黑暗,从多角度直击社会问题,给人以警示。所勘探的,不再shì人性恶意的极限,不shì那犯罪的真相与谜底,而shì这样的宿命摆弄下,人性还能剩下多少,善意还能在心底摇曳着多少微光。

  牛郎侦探知秋有着常人无法企及的推理能力,但却开着一家快要倒闭的侦探社。每次在案件陷入死胡同时,知秋的奇思妙想,总能还原事实的真相。岛国有柯南,天朝有知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立即博_立即博娱乐|立即博官网 - 开户,享好礼 备案编号:粤ICP备06000284号-1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600028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