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二百八十章 狗子的追女经


  原创突然,林子里一道yōu扬的笛声传来,吹奏的是电影《少林寺》的主题曲《牧羊曲

  笛声很yōu扬,很传情,很好听,叶老大不由得停下了脚步,静静的听起这笛音来。

  “怪了,笛声中似乎有一股子淡淡的忧伤。”叶老大讲了一声,看了雪红一yǎn,问道,“吹笛的是什么人?”

  “管他干什么?”雪红好像对此人没有好感,哼了一声。

  “莫非,是咱们的雪红公主的追求者吧?”叶老大似笑非笑,说道。

  “不是!”雪红断然否决了叶老大的意想,见叶老大不相信样子,雪红嘟shàng了小嘴儿不满的瞪了叶老大一yǎn,哼道,“这天下男人全死光了我也瞧不shàng这种人?傻不啦叽的真是的。”

  “唉,红公主,他也是个痴情人。”这时,老妈子不由得叹了口气。

  “淘气还小,人家也不喜欢他,痴情就变成缠情了。雪妈妈,你说烦不烦。”雪红哼声道。

  “淘气是谁?”叶老大来了兴趣,问道。

  “问这么多干嘛,我妹妹,你可别想打她主意。”雪红的话可是令叶老大有种啼笑皆非的感觉。想不到雪红的戒备心如此的强烈,叶老大心里不由得升腾起一种怪异的感觉。莫非这小妮子爱shàng自己了,所以才不让自己再去招惹什么?

  “我连她的面都没见过,我打她主意干嘛,真是可笑。”叶老大耸了耸肩,有些郁闷。

  “那个傻子就想打她主意。”雪红讲道。

  “叶公子,淘气我们称她是‘淘气女王’。她是看了英国那女王一时兴起,从此后村里人都叫‘淘气女王’。

  她跟红公主是双胞胎姐妹,红公主是姐姐,淘气女王是妹妹。而那个吹笛的痴情人叫‘南云诸神’。跟你差不多年龄。

  喜欢穿着一身的白衣服,也不晓得是什么地方来的。不过,自从淘气女王去了一趟省城,回来后那个‘南云诸神’好像就跟shàng了她。一直以来。淘气都没给他好脸色看。不过,南云诸神好像很痴情,天天在这里吹笛儿。

  已经快一年了,村里人都习惯了。要是哪天没听到笛声,反倒觉得不自然了。”这时,雪雨插嘴讲道。

  “难道是他长得很丑,所以,你们家淘气不喜欢他?”叶老大有些八卦了。

  “错!”雪红想都没想。直接否决了。她看了看叶凡一yǎn,讥讽道,“人家长得比你好看得多。相貌虽说不能赛过古时传说中的潘安。但跟你相比,那是天壤云泥之别。”

  “我有那般惨吗?你也太寒碜人了。”叶老大不由得有些郁闷。

  “咯咯咯……”雪红得意的大笑开了,那声音如珠玉落盘。直冲林树而去。

  “他不怕生人吧?”叶凡对这位老兄很好奇,想去看看。

  “怕什么,你要看就去看。不过,一般来讲,他不会理你的。你这种人,人家看不shàng,根本就不屑于跟你接交。”雪红那是继续打击着叶老大。

  “呵呵,那得看他有没那本事看不shàng咱。”叶老大淡然一笑,信走往着笛音传来的方向而去。

  一条盘曲的石阶小路往shàng而去。雪红他们都没跟来。叶老大独个儿直往shàng而去。

  大约走了shàng百米阶梯,发现shàng头有一茅亭。远远望去,一个全身白色衣裤的人还在吹奏着曲子。

  此人略长的方脸,高挺的鼻梁,整个身材看shàng去彼有股子电视中盗帅楚留香的架势。

  再加shàng一竿翠绿色的笛子在唇边,叶老大不得不有些愤愤然的在心里郁闷了一回。

  因为,雪红讲得没错。此人的确比自己长得要帅那么一点点。而且,从此人身shàng,叶老大居然有种同气息的感觉。

  利用气波之术探测了过去,叶老大心里暗暗一凛,心说此人估计也是一功底子不弱的强者。叶老大不由得心里更是好奇得很。

  于是。轻轻的信步而shàng。

  发现茅亭里还有一张小石头桌了,四条雕花的石凳子。桌子shàng摆着一壶酒。旁边有两个小酒杯。

  酒壶跟酒杯都是碧云色的玉石做的,显得精致,雅玉。而在盘子里还摆着一碟糕点之类的茶点,有点像是桂花糕。

  “兄弟好雅兴?”叶凡是没话找话。

  不过,人家南云诸神同志根本就没理这货。他还在专注的吹着他的笛子,好像这世shàng没有人在这亭子里似的。叶凡这货不由得有些讪讪然,心说这家伙还真是冷漠了。大凡有本事的人都有股子傲气,不过,也太傲气了,甚至有些狂妄。

  叶凡看了看亭子中的圆桌子,干脆走了过去一屁股就坐将了下来。

  “不准坐?”想不到这时倒是引来了那人的出声。

  “噢,阁下,这亭子是你家的财产吗?”叶老大是故意如此问的,既然此人也是外地人,那这亭子就不可能是他家的了。

  “不是!”南云诸神摇了摇头,看了叶凡一yǎn,说道,“不过,你不能坐这里,那是她的位置。”

  “她……她是谁?”叶老大淡淡的哼了一声,决定刺激一下这位老兄。

  “我的淘气女王。”南云诸神略显生气的讲道。

  “她并没来,我先坐坐,她一来我就让位怎么样兄弟?”叶凡故意的讲道。

  “她……唉……估计她永远不会来。”南云诸神居然叹了口气,那平静的脸shàng居然也漾出一丝苦涩来。

  “为什么?”叶凡问道。

  “不为什么,她不来就不来。”南云诸神又板起了脸孔。

  “唉……二十四桥仍在,波心荡、冷月无声。念桥边红药,年年知为谁生!”叶老大随手抓起玉壶仰头就来了一口。想不到这次那位南云诸神同志居然没抗议。

  倒是彼为好奇的看了叶凡一yǎn,良久,才问道:“兄弟也有伤心事?”

  “这世shàng,哪有没伤情的人。”叶老大装得一脸的忧郁,自然在设套让南云同志钻了。这叫‘同鸣法’,只要引起他的共鸣就有了共同语言。

  “噢,原来在这个世间不只我一个伤情人。”南云诸神叹了口气,搁下笛子后走到桌旁也坐了下来。倒了一杯酒一口就干了进去。

  “我跟兄弟不一样。”叶老大突然摇了摇头。

  “哪点不一样?”南云诸神看了叶凡一yǎn,紧追着问道。

  “我已解困。”叶凡突然★笑了一声。

  “你拿我开涮?”南云诸神突然怒了,瞪着叶老大讲道,“今天你不把事讲清楚,休怪我不客气了。”

  “拿你开涮又怎么滴,好好一个大男儿,整天就懂得躲这里伤情古怀。有本事就到淘气☆面前讲去,大胆的表述爱情才是。

  整天唧唧歪歪的在这里自怨自怜有屁的用处。真以为自已就是个角了是不是?要等着人家姑娘自动送shàng门来。

  那是人家雪家的千金。不是一般的普通人家村姑娘。兄弟。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

  既然你天天在这时等候,效仿守株待兔的法子。不如主动出击。人心都是肉长的,没准儿就能收到奇效。

  姑娘嘛,还是有虚容心的。情这个东西。有时也是在交往中参生的。不交往何来情所言。”叶老大突然一拍桌子,以化音迷术哼了出去。

  发现南云诸神好像突然呆蒙了似的,站在石桌旁双yǎn发直。

  不久,咔嚓一声响。他居然把自己那心爱的笛子给折断了。他一拍桌子,说道:“兄弟讲得对,我是入瓮了。入瓮了!我马shàng就去,去,找我的淘气去,哈哈哈。兄弟,有空再喝,我请客!”

  远处传来南云诸神的爽笑声,这家伙,溜得比兔子还快。居然使shàng了轻身提纵之术,脚踩着树枝几晃就没了人影。

  “什么人啊,一听说要追女跑得快过火箭。怪了。这淘气女王到底有何可取之处。既然跟雪红是双胞胎,那长得估计差不多吧。雪红那性格……”叶老大嘀咕了一句,身子不由打了个颤栗,发现那家伙连玉壶玉杯都没收走,这货叹了口气。只好动手收拾好走下山去。

  “见到那怪家伙了?”雪红哼声道,撅着嘴儿。

  “见到了。人家并不怪嘛。”叶凡笑了笑。

  “恐怕人家理都没理你吧?”雪红讥讽道。

  “谁说的,经过老纳一点拔,他马shàng是茅塞顿开。现在,估计早到你那淘气妹子身边跪地献shàng999朵红红的东东求婚了。”叶老大得意的笑了。

  “求婚,不可能。我妹子才多大,还求婚?”雪红差点是嚷嚷叫出声来了。

  “不是跟你双胞胎吗,至少也成年了吧?不然,那家伙就变成诱拐未成年少女了。”叶老大干笑了一声。

  “呸呸,什么未成年,我们俩早长大了。”雪红就是不喜欢别人讲她小,马shàng否认了。

  刚讲到这里,雪红电话响了起来,接通后嗯啊了一阵子,雪红一脸愤怒的瞪着叶老大。

  “干嘛这样看着我,我脸shàng可是没长花儿滴。”叶老大笑问道。

  “你跟南云诸神那个怪东西讲什么了?”雪红凶巴巴的问道。

  “讲shá,无非是有花堪摘直须摘,莫待无花空折枝了。那家伙在追女一块是个榆林疙瘩,不怎么开窍。

  一直傻不啦叽的在那个破茅亭候着,淘气女王会见他吗?不会,一般来讲,姑娘都不会采取主动的。

  作为一爷们,应该主动些,向姑娘发动猛烈攻势才行。不然,天shàng掉下个林妹妹的事是不可能发生的。

  那个,只有狗狍子这种狗屁作家能胡扯出来。像三少、土豆、打yǎn这些神级人物人家根本就不想胡扯这些犯骚包的事。

  所以,进攻才是最好的追女手段。而且,男人嘛,要学会厚脸皮才行。

  人家说,追女时她们是女皇,追到手后就成洗衣机了,哈哈哈……”叶老大猖狂的大笑了起来。未完待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立即博_立即博娱乐|立即博官网 - 开户,享好礼 备案编号:粤ICP备06000284号-1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600028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