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二百八十七章 终于还给你了咯咯


  第二千二百八十七章终于还给你了咯咯

  【2更到,晚上狗子有事外出,所以,晚上没有了,现在连更了。如果有盟主砸的话我在车上码一更加更,呵呵!】

  “我看看?”雪红当然发现了zhè家伙那有些猥琐的眼光,bú过,她也顾bú及了,当场脱了上衣。看了看摸了摸,bú由得有些呐呐道,“怎么还在,bú过,好像快掉了似的。”

  “快掉了?”叶老大吃了一惊,bú过,bú好意思盯着人家那地方看。

  “你摸摸,是bú是快掉了。”哪晓得雪红伸手一扯就把叶老大的一只手掌硬是拽着给按在了那块贴有紫蝙蝠标记的胸峰子上。

  顿时,一道电波从叶老大心里掠过。手感十分的舒服,zhè货忍bú住收缩了一下手掌,顿时,柔软中带有弹性的东东一掌还握bú过来。

  “你快运气试试看能bú能把zhè破蝙蝠给拿掉嘛,要是拿bú掉我就到医院动手术了。bú然,烂掉怎么办?”雪红脸涨得通红,zhè姑娘急了。

  叶凡平心静气开始施展开内息往那紫蝙蝠身上逼去。渐渐的,叶老大惊讶的发现,紫蝙蝠好像被融化了似的,慢慢变得更是紫青青的,而且,一股柔和的内息跟自己的内息相融在了一起,bú久,就bú见了。

  “没掉了,没掉了,好哇!”雪红低头一看,顿时高兴得bú得了啦。

  “会bú会融进你那里面了?”叶凡一句话出来雪红又担心了起来,姑娘拚命的拿着自己那东东挤着,想挤出紫蝙蝠□来。bú过,没发现异状才放下了心。

  tái头一看,发现叶老大zhèng呆呆的盯着自己在动作。雪红马上骂道:“色狼,bú给你看了。”习嗦几声迅速的穿上了衣服。

  他娘的,zhè动作简直□令人喷血。叶老大有些遗憾的嘀咕了一句。嘴里却是讲道:“早看过摸过了,藏啥?”

  “你还讲?”雪红怒瞪了叶老大一眼,脸红通通的像猴子屁股。-< >-网

  “bú讲了。”叶老大干笑了一声,伸手在头发上摸了一下。

  “呃,怎么回来,zhè东东跑我手掌上了。”叶凡惊讶的发现,刚才无意中触动了内息,那个小小的紫蝙蝠居然在自己手掌心冒了出来。

  “咯咯咯,真的还给你了。我总算是完成了任务。”雪红心情大好,妖笑了起来。

  “怪了,又bú见了。”叶凡看了看手掌,发现掌心上的紫蝙蝠又bú见了。

  “哥哥,你是bú是在玩魔术?”雪红盯着叶老大的手掌发愣开了,zhè小妮子,一脸的兴奋劲头上来了。掰着叶凡的手掌心玩弄个bú停。

  “我也bú晓得怎么回来,刚才出来一下又没掉了。”叶老大也是一脸的疑惑bú解。

  仔细的观察起自己的手掌心来,又逼出内息往手掌心而去,zhè次那紫蝙蝠居然没有出来。zhè货试了几次都没出来,bú由得有些沮丧,bú晓得真zhèng的原因在哪?

  “莫bú是要用老前辈传的秘法才能出来?”雪红嘀咕了一句。

  “对了,我试试。”叶老大茅塞顿开,马上试运行起了蝠王南陵候的‘水功’

  心中顿时闪现出蝠王南陵候所讲的话来——zhè是老夫的‘蝠功’跟‘水功’。可以聚集空中水气为我所用。水是万物之母,可散可聚,可拆可解,可上可下可挪可固,善加利用之后可以作为攻击保命之利器,可以作为治人医人救死护伤之养生之术。

  bú久,雪红有些怪怪的动了动身子。小声嘀咕道:“怪了,怎么好像zhè空气中的湿度增加了bú少。zhè山洞中又没水流出来,如果在外面变天了才zhèng常。”

  随着叶老大水功施展开来,几分钟过后,雪红差点瞠目结舌了。-< >-网因为,围绕着叶老大的身边周围渐渐的凝聚了一些水雾。那水雾很薄,很薄,像是轻纱一般披在叶老大身上。

  雪红还伸手进水雾中试了试,小妮子顿时心里更是震惊。因为,的确是水雾而并bú是幻觉。

  水从哪里来的?雪红zhè小脑壳子bú够用了。她是东瞅西望的想发现水的来处。

  突然,水雾成一条小蛇样唰地一下就全部凝聚在了叶凡左手掌心上。水雾bú见了,而手掌心的紫色蝙蝠tú样又出现了。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啊!”叶老大恍然大悟,只要施▲展‘水功’凝聚水气到手掌心上就可以让紫蝙蝠出现。

  因为‘水功’叶老大才练习bú久,所以bú怎么熟练。功底子也bú够深厚。因此,紫蝙蝠出现得慢。

  叶老大相信,只要功底子足够后,只要一□个念想zhè紫蝙蝠就会出现的。

  zhè蝠王南陵候还真是个奇人,居然能想出zhè么个馊招子来。bú过,对于蝠王南陵候为什么要把zhè紫蝙蝠先是融在雪红的胸峰子上再转给自己叶老大是琢磨bú通。 ○
  心说莫bú是雪红的身体有助于水功的练习?好像bú可能吧。难道还要整出个阴阳双修什么的法门来……

  回到武候村后叶凡匆匆吃了晚饭连夜赶了回去。zhè个,出来都好几天了,再bú回去还真b★ú好向同岭人民交待了。

  回到同岭后,米月第一个来办公室汇报工作。

  “天木矿业集团的生产一切zhèng常吗?”叶凡最关心的当然是zhè个问道了,直接就问米月了。

  “要说全部□zhèng常在zhè么短的时间内也bú可能做到,因为,天木矿业的总经理换人了。凤启梅zhè个人一上任就对公司进行了大刀阔腹的改造。”米月讲道。

  “zhèng常,一朝天子一朝臣。以前天木矿业的◇班底是凤草天zhè个草头王搞的。

  现在换成了留洋博士凤启梅,人家自有一套自己的运作理念。凤草天虽说是个莽夫,但往往在干实事时zhè一套反倒是最有用的。

  而凤启梅估计会注重法律因素一些,zhè一套在实际的运作中也许还是遇上许多的困难。

  bú过,从集团的长远利益来看,要让天木矿业走向zhèng轨,发展得更大更强,凤启梅那一套肯定比凤草天的更有用。

  只是见效慢了一些,也bú晓得凤启梅能否坚持下去。”叶凡说道。

  “也zhèng常,凤启梅现在其实在干操倒凤草天班底重新组合,重新规划,重新运作的事。zhè种事往往都称之为‘改革’。

  改革往往会遇上许多的麻烦,旧势力旧思想旧观念的影响。还有,在天木矿业集团内部还有一伙凤家的元老。

  zhè些元老们自持在凤家身份厚重,对凤启梅未必肯服气。麻烦还将继续下去,bú过,zhè是凤启梅的事了。

  咱们只能暂时旁观了。bú过,凤启梅能坐上总裁宝座,没有点实力也bú可能做到。

  bú过,听说凤草天那一系才是如今凤家的最直系最亲的一系,也是掌权的一系。

  凤启梅zhè个旁偏一▲◆
  咱们只能暂时旁观了。bú过,凤启梅能坐上总裁宝座,没有点实力也bú可能做到。

  bú过,听说凤草天那一系才是如今凤家的
  zánmenzhīnéngzànshípángguānle。búguò,fèngqǐméinéngzuòshàngzǒngcáibǎozuò,méiyǒudiǎnshílìyěbúkěnéngzuòdào。

  búguò,tīngshuōfèngcǎotiānnàyīxìcáishìrújīnfèngjiādezuìzhíxìzuìqīndeyīxì,yěshìzhǎngquándeyīxì。

  fèngqǐméizhègèpángpiānyī系要全面控制住天木矿业难度还是相当高的地。而且,凤四那一系也bú可能让凤启梅如此的。

  经济在现代社会能决定家族的命运。自己一系的命运掌握在旁系手中,那是bú可能的。”米月的眼光也着实bú虚,从现象看到了本质。

  “算啦,bú谈zhè个了。那是他们自己的事,当然,对于重组后的天木矿业集团,政府给以必要的支持和扶持还是应该的。以前凤草天跟高成他们的关系好像处理bú错,就bú晓得凤启梅现在情况如何了?更何况,天木矿业集团为了擦干屁股也付了好几个亿的代价,他们,也算是有诚意的了。”叶凡讲道。

  “凤启梅并bú是盏省油的灯,我相信天木矿业集团bú管是谁当家。同岭市政府都必须给以扶持。因为,丢掉zhè个纳税大户,是同岭所有领导们都bú愿意见到的结果。作为管钱袋子的高市长,更bú可能没有zhè种远见性。”米月说道。

  “也是,咱们就没必要瞎操心了。你给我讲讲新龙街改造的问题吧?”叶凡说道,转移了话题。

  “叶书记,新龙街工程进展非常的顺利。老百姓估计也是看到了街道太窄的危害性。

  所以,zhè次的拆迁都非常的顺利。而且,有了天木矿业集团捐赠的一个亿,再加上市政府直拔的五千多万。

  还有各方社会捐赠以及上级拔款,合起来也筹到了三个多亿。有了zhè笔钱新龙街改造方面可以顺利完成了。”米月脸上略显兴奋,讲道。

  “那四尊‘神’呢?”叶凡瞄了米月一眼,问道。自然指的是门口的四尊石头狮子了。

  “叶书记,我是换了条思路。”米月一脸荡漾,微笑道。

  “噢,讲来听听。”叶凡也来了兴趣。

  “我是按复古的法子重新安排市委跟市政府的大门。两尊门基本上bú变,我特地请了考古修复方面的专家。

  思想就是‘修旧复旧’。所以,zhè样一来,那四尊神倒是bú用动作太厉害。

  即便是四位领导看见应该bú会有多大的想法了。再说,经我们重新修复后的大门,只是挪了点地儿罢了。

  而且,会显得更古老,更有艺术魅力地。”米月略显得瑟的笑道。

  “还是米月会办事啊。”叶凡bú由得夸了夸。

  “bú过,叶书记,恐怕是去省里争取的那笔钱有点麻烦。”米月的笑容没掉了,还皱了皱那好看的月牙眉。

  “怎么回事?”叶凡身子一zhèng,哼声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立即博_立即博娱乐|立即博官网 - 开户,享好礼 备案编号:粤ICP备06000284号-1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600028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