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二百八十九章 这秘书早该下课了


  “这样,我先打个电话问问彭厅长再说了。”叶凡说着,米月轻轻的把彭兴和办公室的电话号码递了上来。

  “呃,看来,你这位同志早有预谋的嘛……”叶凡看着米月,开着玩笑说道。

  “我这也是给逼的,这事高成不管。而我自jǐ肯定摆不平这事,只能求叶书记了。

  我知道你忙,不过,新lóng街改造是大事,有多少钱我们就要办多大的事。

  还是那句话,要搞就要搞得漂亮。搞得不三不四的这不是米月我的风格,相信也不是叶书记愿意看到的结果。我这可是为叶书记争气滴。”米月脸上闪过一丝尴尬。

  “讲得好!要干就干漂亮了。”叶凡轻轻的磕桌子,直接用座机拔通了彭兴和的电话。

  “你哪位,我这里是晋岭省财政厅彭厅长办公室。”里头传来一道略显傲气的声音。对于这种声音,叶老大也听得多了。

  往往省里那些各部门头头//最快文字更新-< >-无广告//的秘书们都相当的‘高调’。一见下边地市的电话,自然感觉高人一等。更何况人家还是财神爷的秘书,自然就更高调了。

  “我是同岭市委的叶凡,有事找彭厅长。”叶老大当然也不会给一个小秘书示弱了,口气也相当的硬朗。

  “没听说过,我很忙,挂了。”那道声音实在是‘吊”咔嚓一声就挂了叶老大的电话。叶老大面色一僵,实在没想到一个秘书居然如此的嚣张。

  米月赶紧装着回头没看见叶老大窘样子的架势。叶老大自然晓得米月在给自jǐ遮面子,不由得笑道:“装啥,你早听见了。看来,咱们的彭厅长不是一般的尊神啊。刚才接电话的那个,应该是他的秘书吧?”

  “嗯,应该是那位林青秘书了。”米月点了点头,有些不好意思,看了叶凡一眼。

  “有话快讲,藏着干什么?”叶老大没好气的哼了一声。

  “这个。其实,我先前也打过电话。那位林秘书也是如此对我们的。这小同志态度相当的恶劣,这个,我实在没想到,他居然连同岭市的叶书记都不晓得。这样的秘书还拿来干什么?”米月说道。

  “好个米月,你是摆明了要看我笑话嘛!”叶凡一磕桌子,居然笑了起来。

  “我哪敢,这个。我是真没想到林秘书狗胆如此包天了。▲”米月赶紧喊道。

  “是有点狗胆。不过,米月,你说说。那位林秘书真不晓得同岭市委叶凡吗?看来,我这个市委书记当得有些失败了。居然,莫人晓得我了。”叶老大说道。面色倒也平静得很,就是米月心里都暗★暗称奇,觉得叶书记也太淡定了。被人如此的开涮居然还能淡定如此。

  “如果说不晓得我们这些副职纯属正常,下边包括省城也就十几个地市一把手。连叶书记你都不晓得了,这个秘书,早该‘下课’了。”米月一脸正经,讲道。

  “那算啦,秘书不接电话,那就直接打给彭兴和同志了。”叶凡转尔那脸就变了。严肃得很。

  “叶……叶书记,听说彭兴和是在省委的罗书记手头上提上去的。”这时,米月漏了一句出来。

  “难怪啊……”叶凡自嘲样摇了摇头,晓得米月在提醒自jǐ要注意分寸,别跟彭兴和闹僵了。

  不过,叶凡也有点琢磨出一点味儿来了。也许,那位林秘书晓得自jǐ是跟着齐省长的。

  罗坎成跟齐振涛两位同志并不怎么和拍。而彭兴和效劳的主子是罗坎成。

  自然就把自jǐ这个脑门上贴了‘齐’字的市委书记划入了不待见的圈子中去了。

  林秘书这是摆明了要给自jǐ难堪嘛。好为主子彭厅长出气。为彭出气就是为罗出气嘛!

  叶老大心里直觉得晦气。上边同志有些政见不和也纯属正常,那是他们自jǐ的事。

  可是,下边的跟班们跟着起哄掺和进去这就有些‘过头’了。此风一定要刹住,不然,下边同志还有什么活路?

  叶凡翻了翻省里领导电话记录。正想拔彭厅长电话,米月讲道:“叶书记。估计这个是打不通。”

  “你打过了?”叶凡转头问道。

  “嗯,打过好多次了,就是不通或者是正在通话中。反正,我打过七八次了,没一次通过话。”米月脸色有些郁闷,说道。

  “咱们跟彭厅长连面都没见过,难道是万副厅长在从中作梗?”叶凡自语道。

  “按理讲,万副厅长针对的只是万富才。他应该不会针对的是整个同岭市吧。”米月说道。

  “呵呵。”叶凡笑了两声,把刚才翻到的名片看了看直接拔通了电话,笑道,“老同学,这小日子过得蛮舒坦的嘛……”

  叶凡这是打给中央党校同学,也就是去年刚提拔为财政部某司司长的蔡林。

  当初蔡林加入了叶凡在党校的一组,所以,当时那个组的组员们到现在也时常在通电话。倒是形成了一个无形的圈子。

  “哈哈哈,叶组长,你说笑了。你现在已经是同岭大市的书记了。‘封土’的一方大员。一句话可以决定同岭市几万官员帽子,治下几百万的民众,这是何等威风何等快哉的事。老蔡我可是羡慕不已啊!”蔡林司长心情估计是不错,笑得很大声。

  去年,蔡林提拔的事时还找过叶凡。当时的叶凡在中办督查室任任主任。

  自然,叶老大利用手中关系也为蔡林活动了几下。虽说起的并不是关键作用,但也有些辅助作用的。

  对于这一点,蔡林同学是铭记于心的。所以,亲切的称叶凡为‘叶组长’。估计,是不是另有一层意思,比如,想靠近叶组的圈子等等,叶凡这个时候也没办法琢磨了。

  “我说老蔡,你可是快把我给送进坟墓了,还‘封土一方’还不如直接给个圆滚滚的山丘什么都解决了。”叶凡开玩笑道,先活跃一下气氛嘛。

  “哈哈哈,叶组长,你可是我的领导,这话怎么讲的。要是真进那个地方,咱蔡林还不得成了陪葬品。”蔡林笑道。

  “算啦,不讲了。蔡兄,你在上头,不晓得下边同志的苦。你别看我这个书记风光,手一挥倒真可以决定下边上万官员帽子。不过,里头的东西你懂的,我就不必要啰嗦了。就讲到省里办事,人家一个小屁孩子都可以给我这个市委书记甩脸子的。这不,刚才还真给上边一个小同志给搁着,狠狠的上了一课。”叶凡开始进入话题。

  “不会吧,哪个小同志长了狗胆敢对叶组长如此。快讲来,让蔡林我见识一下。这种大人物,我蔡林还真想见识一番,真不懂事的东西!”蔡林语气中充满了讶然。

  其实,叶凡晓得,这货肯定是装出来的。不过,后面的两句话充满浓浓的同学情,还是让叶老大心里感觉到非常的舒服着。

  “唉,不怕老同学▲笑话了。晋岭省财政厅厅长彭兴和同志老同学会晓得这个人吧?”叶凡说道。

  “当然知道,此人还是你们晋岭一把手罗书记亲自点名提上去的。这事我也听说过,叶组长,不会是……”蔡林那话讲了半句。

  “我跟他还没接触过,刚才打了电话给他……”叶凡把事说叨了一遍下来。

  “胆子还真不小,连你都不认识了。”蔡林冷笑了一声,别人怵罗坎成这个省委书记,但蔡林并不怵他。因为,两人根本就没有什么交集。

  “算啦,不讲这个了。”叶凡转移了话题,既然话带到就够了。两人又闲扯了一些后就挂了电话。

  当天晚上,叶凡匆匆回到了京城。

  第二天早上八点正,叶凡准时到了华清大学校长谭起道办公室。

  谭校长在外间的小会客室接见了叶凡,这次谭校长就客气得多了。直接说道:“我晓得你的来意,你们那边的事办妥当了没有?”

  “这位是市公安局长吴正风同志,他亲手带来了雪红的有关案件处理结果。”叶凡指着吴正风介绍着,谭起道微微一愕,隐晦的看了看吴正风又看了看叶凡。

  估计,对于叶凡能把市公安局长吴正风叫来也有些惊讶。吴正风虽说只是一正厅级干部,但人家是首都公安局局长,不是等闲之bèi。

  “谭校长,这是我们局对于雪红同学案件调查以及处理的意见。你看看地。”双方打过招呼后,吴正风从皮包里拿出了有关材料。

  谭起道接过后仔细的翻看了一遍下来,问道:“韩国朴家那边怎么讲?”

  “呵呵,这是韩国朴家那边开具的申明。是经过公证处公证的,你看看。”叶凡递上了有关材料,谭起道又仔细的看过后,没再犹豫,说道,“既然你们提供的材料齐全,而雪红同学也符合□我们的破格录取的条件。我可以给你们先开个接收证明,尔后你们去yàn大把转学等一干手续办理好就是了。”

  叶凡拿到证明后直奔yàn大而去。

  yàn大常务副校长武光中接见了叶凡。

  “武校长,雪红同学的事你们校党委会拍板了没有?”叶凡问道。自然是先打个埋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立即博_立即博娱乐|立即博官网 - 开户,享好礼 备案编号:粤ICP备06000284号-1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600028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