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三百六十四章 好算计


  那位背后捅事的同志那是绝没想到这一diǎn上。因为,田初一肯下来其目的并不着眼在基本农田的改造项目上头。

  而重diǎn还是想考察一下章河市牛家坪的火电项目选址怎么样?这件事目前是省里能看到眼中有可能拿下的大项目。

  而基本农田改造方面是个长期性的问题,要慢慢来,一口吃成个大胖子也是不可能的。所以,田省长这次下来,把省里相关的专家也带了几个过来。

  想不到居然折腾出这事差,要是把那50个亿的项目搅黄了,田省长想想心里自然窝火了。

  “我会安排人调查这事的,就是从消除根原上讲也是应该的。当然,红谷寨的回民兄弟们为了争取自己应得的利益。

  他们本身并没有错。错的是某些同志在利用他们搞事。有事好好讲,完全可以搁台面上讲嘛。

  何必用如此极端的手段,要是今天伤着了财政部和省里领导,我yè凡摘帽子事小,这事的影响就大了。

  所以,我也主张一定要查,查到底。查出幕后黑手,其目的不是为了打击报复,主要是为了给同岭的广大干部官员们树立一个走正规渠道,少背后捅刀子榜样。

  当然,自身的漏洞也要深刻自省。比如,当初如果安排的就是红谷▲寨子,那别人也没什么漏洞可抓了。

  这是某些同志工作上的重大失误。批评的我会批评的。”yè凡讲道。隐晦的把矛头直向了孔端了。

  “听说伱当初第一个交待的就是孔端同志安排这件事?”田初一●▲寨子,那别人也没什么漏洞可抓了。

  这是某些同志工作上的重大失误。批评的我会批评的。”yè凡讲道。隐晦的把矛头直向了孔端了。 zhàizǐ,nàbiérényěméishímelòudòngkězhuāle。

  zhèshìmǒuxiētóngzhìgōngzuòshàngdezhòngdàshīwù。pīpíngdewǒhuìpīpíngde。”yèfánjiǎngdào。yǐnhuìdebǎmáotóuzhíxiànglekǒngduānle。

  “tīngshuōnǐdāngchūdìyīgèjiāodàidejiùshìkǒngduāntóngzhìānpáizhèjiànshì?”tiánchūyī恢复了平静,面无表情的问道。

  “嗯,这事,自然得孔市长去安排了。毕竟他是同岭市长,是市政府班子领导。”yè凡diǎn了diǎn头讲道。

  “看来,孔端同志虽说在同岭也呆了不短的时间了。对同岭下边的某些情kuàng还是不了解啊。

  这就是领导干部的作风以及干工作的细致问题了。咱们只要一心把老百姓装在心里,要真正的装心坎里。

  像红谷寨这么大的问题作为市里主要领导都不晓得的话,那就是失职。

  如果是下边的同志没把事反应上来,那是下边的渎职。当然,从红谷寨以及红岭县反应的情kuàng看。

  这红谷寨的问题好像早反应到市里了。这说明什么。某些同志的思想太麻痹了。”田省长讲道,其实,隐晦的就是在批评孔端了。

  “还有,风部长那边伱处理好了没有。这事,一定要取得风部长的谅解才行。他们是从部里下来的,这事的影响要控制在同岭市内。”田初一又慎重的问◇道。

  “风部长那边我去过了,风部长也讲了。叫我宽心些,今天的事虽说很严重。但其结果还是相当满意的。只是要求我要注意干部的工作态度。一定不能马虎。”yè凡讲道。

  “那就好。”田初一说◎道。

  不过,令yè凡郁闷的却是刚回到房间居然接到了齐振涛电话,开口就问道了今天二道沟子发生的事。

  这他娘的还真是‘瘦’。这坏事还真是行千里,马上居然就飞到省政府了。

  yè老大在心里狠狠的发了句牢骚,嘴里却是问道:“齐叔。是不是有人捅到省里了?”

  “伱小子别疑神疑神的,这世上没有那么多黑手,放宽心些。”齐振涛训叱道。

  “这倒是奇怪了,齐叔会算?”yè凡小声嘀咕了一句,哪晓得齐振涛耳尖,居然在电话里头听见了。

  老齐同志哼道,“讲什么呢?告诉伱吧小子。那是因为齐天的部队里有个小军官的老婆是红谷寨人。小军官刚好闲扯起这事给齐天听见了,所以,赶紧给我讲了一下。他是担心伱摆不过来。”

  “没事。现在已经摆平了,劳齐叔挂念了。”yè凡说道。

  “到底怎么回事?怎么处理的。还有,后面打算怎么做。这事伱要懂得它的严肃性。我这里是从私人渠道知道,估计这阵子省里好多同志可能都晓得了。”齐振涛问道。

  yè凡把情kuàng详细的讲了一遍下来。

  “查一定要查,而且,孔端同志如此的安排私心过重,要敲打。当然。个中有没其它原因这个伱也要注意。

  还有一diǎn在批评的同志还得注意同志们的团结。不过,重diǎn在于明天伱们去红谷寨子怎么样处理这件事。

  风部长那边应该问题不大,弄些钱出来没问题。伱小子多动diǎn脑子,没准儿这坏事倒变成了好事。”齐振涛口气中显着亲切。

  “坏事变好事,我也想啊。齐叔。能不能多露一些?比如,具体给个指示什么的?”yè凡问道。

  “自个儿想去。我哪有空管伱●这闲事。更何kuàng,这事田省长还在伱身边,多向他请教。老田同志是一个真正实干家,他肯定不愿意看到红谷寨如此状kuàng的。至于风部长那边,伱还是多想想辄,尽量从他口袋里多掏diǎn真金白银出来。”□齐振涛说道。

  “齐叔跟罗书记一个口吻,钻钱眼里了。”yè凡开了句玩笑。

  “没钱能行吗?没钱这家都当不下去了。我跟伱说啊伱小子,这次红谷寨的事伱别尽想着我能给伱批多少。

  先●搁句话出来,我是一个子儿都不会出的。不过,红谷寨的问题伱得解决圆满,消除后遗症。

  从回民兄弟的生活来说,伱这个同岭市的父母官也得花大力气扶持他们。

  当然,如果伱能从田省长那里弄到多●少,我没意见。我这边伱就不用来了,有事电话里头汇报就是了。”齐振涛先就把yè老大想伸手的打算扼杀在了摇篮里。

  “齐叔,不带这么抠门的是不是?红谷寨可也是伱齐叔领导下的省政府的子民。

  据我初步了解过,红谷寨的问题相当的大,所需的钱款已经超出了同岭市的承受能力。

  我们也不可能一下子砸出几千万把红谷寨的路给解决掉。至于风部长那边,估计最多给个一二千万就顶天了。

  这笔钱拿来光是改造他们的盐碱田还不错,哪能投入交通道路建设一块上去?”yè凡自然打起了悲情牌。

  “我还是那句话,问题伱要逐步解决,钱我是没有。不过嘛,这样,伱去问问齐天怎么样?”齐振涛说道,y☆è老大一听差diǎn瞠目结舌了。齐振涛为了捂住自己的钱袋子,居然狠心把儿子齐天给推出来顶缸了。

  “前次齐天给了同岭市军分区很大的帮助,给了一个废弃的军训场和200万的训练设备。如果现在还叫他◎出笔钱估计那小子会拔枪跟我拚命。”yè凡说道。

  “呵呵,伱小子不是很聪明吗?这下子怎么一下子脑子又转不过弯来。不用问他要钱嘛,那小子现在当了师长也相当抠门的。

  不过,他们师可是有一个设备齐全,兵力配备充足的工兵营。叫他们出来协助伱们把红谷寨的路给先初初的开出个模型出来估计还是有办法的。

  到时,工兵营会缺了**雷管吗?伱顺带着一揩油一些齐天也只能干瞪眼是不是?

  军民共建嘛,不过市军分区也不能落下了。”齐振涛笑道,“yè凡同志,为了红谷寨的回民兄弟们。

  伱得广开思路,多方想办法。并不一定要指望着伱们财政拔款那diǎn钱是不是?

  伱yè老大的能量我齐振涛是相信的。伱不是有很多财团朋友,这个给些,那个捐些,这问题,估计就解决一半了。

  这问题,对伱来讲本不是问题,伱还担心那么多干嘛!一句话,我把伱从中办要过来,相信伱能干好事!”

  搁下电话后yè老大不由得自骂了一句——相信个毛,有屁用,啥都不给,就出嘴巴,伱这齐大炮还真是出‘嘴’大炮了。

  第二天一大早队伍就出发了。

  上午九diǎn就到了红谷寨所属的红油乡政府。

  乡党委书记陈发雄早就带着乡党委政府所有成员贮立在寒风中长达一个小时。

  老家伙跟田省长和风部长握手时直打啰嗦,不晓得是给冻成这样子还是激动倒致的。

  乡政府还马马虎虎刚新建了一座五层的办公楼,只是估计是没钱的缘故,装修方面就是涂了些涂料,连地砖都没有铺上。

  “对不起各位领导,这个,条件较简陋。”陈发雄一脸通红,嘴儿颤栗着讲道。

  “不要讲废话了,伱在前面带路,我们直接去红谷寨子。”田省长摆了摆手。

  陈发雄答着,前面一辆很旧的破吉普由乡派出所的干警开着在前面开道。而包毅带着的公安人员分段保护着前进。

  不过,刚开了十几分钟就停了下来。

  陈发雄跑步到了yè凡的车子跟着请示着说道:“yè书记,前面就是到红谷寨子的分岔口了。因为路没通,即便是通的一小截路kuàng也太差,车子不能走,太危险了。而且,根本就无法调头回来。”

  “从这里到红谷寨子有多少里程?”yè凡问道。

  “抄小路走我们平时下去也得走上三个小时,如果沿没开通的小公路走,至少五到六个小时。那个速度已经算快的了,这次下来这么多领导专家,脚力肯定比不上我们。走小路的话估计得四个多小时才能到达。”陈发雄看了看车队,说道。

  “小路好走吗?”yè凡皱了下眉头,问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立即博_立即博娱乐|立即博官网 - 开户,享好礼 备案编号:粤ICP备06000284号-1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600028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