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三百六十五章 热情


  “不好走,幸好没下雨。如果下雨天走到红谷寨没摔上几跤是不可能。”陈发雄说道。

  “还是沿没开通de小公路走,慢慢走,估计晚上得住在红谷寨了。”叶fán说道。

  “叶书记,这样会不会累坏了领导专家们?”古良问道。

  “慢慢走,累肯定是累,不过,我相信领导专家们都能行。”叶fán坚持着说道。

  大家也就下了车子,徒步行走了。叶fán这样子千当然有目de。这样一来,让这些领导专家们真正de体验一下红谷寨寨民de辛劳。到时,没准儿领导们同情心泛滥,到时嘴一大多溜些钱出来也正常。

  “叶书记,红谷寨那边有个马帮,是寨子里集体养de,听说有好几十匹马。专门是为了托东西到寨子de。要不把马帮叫过来,领导们骑马。”米月凑近叶fán身边,边走边建议道。

  “不用。”叶fán摆了摆手。见米月一脸疑惑样子,不由得小声说道:“越是辛苦越能挣到钱,不辛苦怎么能挣到钱?这叫悲情牌嘛!大陆对面那个岛上de某些同志经常打这牌。”

  “噢!”米月顿然悟道,看叶老大de眼神有点怪异。不过,转尔又说道,“这样子会不会累坏了领导专家们,到时人家一肚皮de气往咱们身上撒更惨了。”

  “呵呵,领导就两个。田省长是个好省长,风部长是个好部长。你担心什么?他们不生气谁敢饶舌?”叶fán小声笑道。

  米月总算放下了些心思。

  “不过必要de比如矿泉水,干粮等你还得准备齐全。”叶fán说道。

  “这些我早准备了,就连被子床单洗脸用具等都给准备好了。红谷寨de被子领导们肯定睡不习惯,我全给买de新被子。”米月略显得有些许得意,说道。

  “这些全都送回乡里去,就吃de留下。”叶fán脸一板说道。

  “这样妥不妥?就怕领导晚上睡不好着凉感冒。还有农村那跳蚤虱子可不少?到时惹上这些给带回去那他们还不得把咱们记挂上?”米月有些急了,讲道。

  “染上更好,不然他们早忘了怎么行。这事就这么定了,你去办就是了。”叶fán摆了摆手米月没再争辩转身准备去交待安排,不过叶fán又说道,“等一下,对了,这些不用带回去了,还是扛红谷寨去吧。”

  “行。”米月点头道。

  “记住,这些是准备来给领导们慰问寨子里de特困户孤寡老人以jí五保户de。

  比如军烈属等不是给领导专家们盖de用de。到时你弄些红绸挂上面。

  注意,每个人一个小红包是不能少了包二百块吧。”叶fán笑道。因为,这个拿回去显然不合适。要是给领导们晓得了心里不长疙瘩才怪。

  米月虽说没再讲什么,但是眼中却是写满了佩服神情。

  今天天气还不错,十几天前下了一场大雪。幸好到现在也没下过雨。所以,雪都融化了。

  不过,因为刚才雪洗过,再加上这一路过去都相当de偏僻所以,空气跟景致倒也不错。

  只是那条公路开得还真是可以,这里一截那里一截。而不通de地方仅能容下二个人并排挤过去。

  开始de时候见有这么多人一起走专家们都兴致彼高。一边走还一边指指点点着两旁de山以jí一些抗盐性较好de植物,比如沙枣和白柳等。

  不过走了将近两个小时后。那些专家们以jí领导干部们毕竟不是整天爬山de人。人开始渐渐de给累着不行了,当然,中途大家也休息了几次。

  “陈书记,这路怎么开了一截不开一截,不如集中一块一直开下去。分两截进行,这边从你们乡政府分岔口直奔红谷寨子。

  那边由红谷寨子往乡政府分岔路这边开。这样,从红谷寨子或乡政府出发时车了总能开上一段路。

  你这样开一截不开一截de也不利于你们平时车子运工具等过来。而且,不三不四de坑坑洼洼,到底开了多么公里了谁也不清楚。

  而且,这路开得很不规范。看上去东一粮头西一锄头de像是狗啃了一样没点规划。这样干要不得。”田省长指着小公路红油乡de党委书记陈发雄道。

  “田省长,我们乡政府也想那样子开。只是,因为钱de原因。为什么会开一截没开一截。

  田省长你看,开通de一截往往都是因为这一截容易开。比如路上没有巨大de石头这拦路虎给拦着。

  只要简单de挖开或者小炸开就行de。您再看前面又不通了,那是因为有巨石山岩整体化拦着。

  如果要开通,要花费许多de人工和炸药等。所以,才搞得这样不三不四de。”陈发雄一脸尴尬de讲道。

  “先并你们没有规划吗?”一个白头发de老专家问道。

  “叫县交通局de专家们来侧过,只是红谷寨和乡政府都拿不出这笔昂贵de侧量设计费。所以,只是简单de侧了一下,他们标出了个路线图。”陈发雄讲道,脸涨得有点红了。

  “乱弹琴,事先不规划好,要是给挖出来或炸出来是多余de路段,那不是白干了。

  而且,你们这样没规划de开路,到头来得走多少弯路子。你看看,明明可以这左边稍微一侧就过去了,你们硬要绕了个大弯子。

  这多浪费啊,这种,要不得要不得。”这些专家都是部里或省里来de那是一点情面没给陈发雄留de,老家伙一脸通红着,头都快垂到胸脯上了。

  “我们工作没做到家,当初我们也跟省工程设计院de领导说过了。只是,光是这路de勘测和设计费就高达二三百万。

  说句实话,我们根本就拿不出这笔钱来。当时是想能省点就省点,不如把这勘侧设计费省下来炸出更多de路来。

  这是我们思想指导上出了差错,我们会马上纠正de。”红岭县县长曲新白一脸惭愧de讲道。

  走了一半路程,大家都不行了。叶fán交待米月支起帐篷休息口周遭连水都很难找到,幸好米月先前就了解到了这种情况,特地请了一些壮劳力担了些水一起走。不然,专家领导们都没饭吃了。

  “唉,我们才走了一回都感觉受不了,想想红谷寨de回民兄弟们。他们一辈子土生土长在红谷寨子,不晓得要走多少回,想想他们是多么de难啊…”风部长一边啃着榨菜夹面包,喝着熬de玉米汤,一边有些痛心de讲道。

  “风部长,田省长,我看大家都累得不行了。不如先短睡一会儿再上路?”叶fán提议道。

  “睡就不必了,太麻烦,又没床。休息一阵子慢慢走吧。红谷寨de回民兄弟们一辈子都能走,咱们走一次就是累死了也得到红谷寨子。”风部长和田省长先后表态了。

  就在这时候,包毅匆匆进来了。汇报道:“风部长,田省长,远处好像来了一大群人。”

  “噢!”领导们都是一愣,搁下手中de面包大家全走出了帐篷口发现从路de那头还真○是来了一大群人。

  十几分钟后近了。

  老远就听到三叔公那爽朗de声音笑着说道:“领导们辛苦了,我们来迎接你们了。”

  场面还真是壮观,朴实de回民兄弟们还抬来了三四十来把用竹●竿编织de扛椅轿子。

  这种轿子其实很简单,就两根竹子中间绑着一把竹躺椅子,再加上编de护手就成了,不过,后头还跟着一个马队。

  “这竿轿你们可以没坐过吧,解放前有人到我们红谷寨子。都是寨中壮年前抬到寨子de。

  今天听说大家要来,全寨青壮年前全到了。都希望能为各位领导们出一份子力。

  只要你们肯来,你们就是我们红谷寨de希望,领导们辛苦了,请领导们上轿。”这时,马校长大声而热情de喊着。

  “不行不行,要走咱们一起走。”田省长也有些激动了,声音很粗,手一直摆着。

  “是啊,这轿就不必坐了。我们一起走。”风部长也表态道。这个,也着实太难看了。

  要是给新闻报道出来那成什么了。一帮领导下去坐轿去扶贫那不成官老爷了,而寨民们却是满脸汗水抬着轿子。

  “回民兄弟们,你们辛苦了。你们天天都要走,我们走一回没哈。看到这条路,我叶fán心在滴血啊。在这里,我向大家表个态,这条路修不通,我叶fán回家卖红署去。”叶fán站在一块较高de石头疙瘩上,中气十足de喊道。

  wk白人咙人……,

  顿时,掌声雷动。似乎大海掀起了巨大de浪潮,掌声直冲天外而去。而各位干部们当然也跟着拍了起来,就是田省长跟风部长都面带微笑de拍着手掌。

  有人居然喊道:“叶书记万岁……。”

  “叶书记是包青天转世……”

  “叶书记……”

  慌得叶fán赶紧拿过包毅de半导体扩音筒兢道:“回民兄弟们,你们要感谢就感谢财政部来de风部长一行以jí省里来de田省长一行人。相信看到今天这种状况,风部长以jí财政部来de领导专家们会理解回民兄弟de。

  相信田省长以jí省里de干部专家们会拿出切实可行de办法de。而我是同岭市de父母官,是为你们服务de。

  我心里有愧啊,你们应该骂我,甚至打我都行☆。千万别这样叫了!”

  “兄弟们,我们首先请风部长、田省长、叶书记上轿。领导们不坐我们回民de轿子,是不是怕危险。各位领导们,我们红谷寨这竹轿是有历史de,至少有着几百年de历史了。这么多年下◎来,也没摔死个人,请领导放心。请上轿!”三叔公居然扯着嗓门大声de喊道。

  这下子倒真难办了,不坐人家讲你领导们怕死。

  叶fán跟风清录和田初一三人互望了一眼,两位领导呶了呶嘴,示意叶fán把这事解决掉。

  这货只好硬着头皮喊道:“三叔公,你de年岁大,这轿还是您坐吧,我身体棒着,没问题。”

  “如果领导们看不起我回民兄弟们,我们马上滚!这红谷寨子即便是穷死也不求你们。”想不到三叔公还真是急了,别看他年岁相当de大,但这破嗓门却是不小。

  给他一鼓动,来de几百名回民壮小伙子们大声de叫道:“没错,我们滚回去。我们回民兄弟都是好人……”

  “我们坐!把轿子抬过来。”叶fán突然下了决断之心,并没跟风清录跟田省长请示直接就答应了。

  顿时,掌声又雷动了。

  “叶书记是我们de亲兄弟!”有人喊道,不久,一顶轿子上来,叶fán干脆也光棍了一下,一屁股坐了上去。

  这货喊道:“风部长、田省长,还有各位领导专家们,咱们坐吧。只要能为回民兄弟们办好事,坐一回轿也应该!”

  “呵呵呵,田省长,你们同岭市de叶书记很会逼人啊!看来,这次我不掏点钱出来为红谷寨办点事实那都没脸搁了。”风清录跟田初一笑着,两位领导也坐了上轿子。

  结果,自然是财政部跟省里下来de专家干部们先坐上了轿子。

  而剩下de轿子搁●同岭市那边就是按级别同志们自然de选择了坐轿还是骑马了。

  一行人浩浩荡荡de直往红谷寨子而去。

  这些壮年小伙子们也是激情高涨,走得很稳健,并且,轮流抬着轿子。不过,一个个还是满头大★汗de。风部长以jí田省长一行人都相当de感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立即博_立即博娱乐|立即博官网 - 开户,享好礼 备案编号:粤ICP备06000284号-1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600028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