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三百六十七章 猫腻太大了


  【3更到!】

  “于教授,如果采用水利改造。有一个最大的问题,这红谷寨本身就缺水,平时喝的吃的用的水都不够,往往都要到十几里远的地方用马托水回来,哪还有多余的水用来改造农田?这法子根本就行不通。”这时,三叔公问道。

  “用水来改造成本是最低的,见效也是相当快的。没有水也得想办法弄到水才行。

  你们以前不是讲过了,以前的谷溪的水量还不小,为什么不想办法恢复谷溪的水量。

  把这些水抽到山上,可以建灌溉设施把水从山上往下引。这样就能对土壤进行很好的改良而且,这次财政部的领导专家彳川下来,正好是个机会。”于道成讲道。

  “没错,三叔公,这次一定要红谷电◇站把水还给我们。”马校长说道。

  “砸了红谷电站,他侧全乱来,强占了我们的水,这还要不要人活下去。老少爷们,明天早上咱们就去红谷电站,不给水咱们就砸电站。吗的,太欺负人了。,、这时,人群中有人■骂了起来。

  顿时,红谷寨的寨民们有些蠢蠢欲动了口议论声跟骂声嘈杂了起来。

  “回民兄弟们,安静安静,咱们不正讨论解决的办法吗?这样吵吵哄哄的能解决问题吗?”叶凡站了起来,双手往下按着要求大家安静。

  “好了,领导们都在这里,砸了红谷电站有用吗?既然领导们都在,还是要求领导们出面解决为好。如果红谷电站一意孤行的话,咱们没有了活路只能干了。不过,咱们现在还是听叶书记讲讲怎么样处理这事。”马校长也说道。

  “这红谷电站到底怎么回事,谁知道它的具体情况。古良同志,你们红岭县分管水利电力的负责同志来了没有?”叶凡直接点名问道。

  “叶书记,红岭县电力公司总经理莫林同志没来。不过,分管电力水利一块的副县长汪明东同志在。这事,就由他来讲讲。”古良站起来回答道。

  “叶书记,红谷电站建于,牦年,到现在已经整整旧年了。当时为了解决县彷织厂下岗职工分流问题。

  所以口就把县彷织厂厂房拍卖得到的,び万,县财政又挤了二千多万出来,银行又贷二千万,共计贝。多万建的。

  听说当初为了急于解决县彷织厂,び多名下岗职工安置问题,从而忽视了红谷寨子回民群◎众们的用水问题。

  这项目匆匆就上马了。因为,当时彷织厂的职工已经安置下去了び多名,而这边愿意拿钱走人的也有3田多名。

  不过,剩下的び名职工折腾得厉害。而当时向市里争取工作岗位以及资★zhòngmendeyòngshuǐwèntí。

  zhèxiàngmùcōngcōngjiùshàngmǎle。yīnwéi,dāngshípángzhīchǎngdezhígōngyǐjīngānzhìxiàqùleびduōmíng,érzhèbiānyuànyìnáqiánzǒuréndeyěyǒu3tiánduōmíng。

  búguò,shèngxiàdeびmíngzhígōngshéténgdélìhài。érdāngshíxiàngshìlǐzhēngqǔgōngzuògǎngwèiyǐjízī金时市里也有困难,而市里给的命令就是必须在二年内解决县仿织厂职工问题。

  因此,县里必须拿出安置他们的方案来。结果,这电站就建起来了。

  而彷织厂剩下的职工全部经过重新培训后也获得了重新上岗的机全成了电站的职工。”汪明东讲道。

  “你胡说,当初你们建电站时我们寨子里听说过后就强烈的反对过。

  三叔公带着几个小伙子还到县领导哪里打过地铺。可是你们没人管,后来见三叔公带着人硬赖着不走,还派了公安人员来抓人。

  三叔公还被按上了个妨碍国家工作人员正常工作,到县政府蓄意闹事等罪名关了几天。

  后来见我们红谷寨寨民来了一百多人你们才放了人。没办法,我们只好组织人到红谷电站建设现场去阻拦。

  结果你们派出公安武警来拦着,不听话就抓人口后来我们寨子人怒了,来了上千人。

  你们才有所妥协口当时答应我们说是会保证我们的用水,电站建成后还可以安排我们寨中一百多名小伙子姑娘上岗。

  而且,会分流水出来,谷溪的水仅小一点点。你们还骗我们讲你们红谷电站的主要水源是雪溪。

  我们当时也去看过,发现雪溪的确很大,咱们的谷溪跟他们它显得很●小。

  所以就相信了你们。想不到电站建成后,你们没向我们寨子招一个小伙子姑娘进电站。

  而且,谷溪的水全部被你们拦截了。到现在,谷溪基本上空了,成了一小沟,连头猪都淹不死。

  □而且,更诡异的就是。电站建成才几年,你们居然给卖掉了口说什么安置平体职工完全是骗人的。

  现在的电站早变成私人的了,我们去找他们要水,这些人凶啊口居然还叫了社会上的一群牛氓打我们。

  寨民们被伤了好多个。寨里马三公的儿子马树林现在还被打得瘫痪在床上。而且,他们还恐吓我们。”马校长一脸愤怒的讲道。

  “卖掉,卖给谁了?什么时候卖的?”叶凡冷冷的问汪副县长道。

  “z功年卖的,叶书记,当时县里有考虑,所以才卖掉的。结果来了几个公司都想买,最后县里经过考量,跟龙江市过来的‘万胜集团,签定了买卖合同。”汪明东讲道。

  “考量,什么考量?”叶凡问道。

  “当时县里考虑到想投一个更大的项目,也就是红岭县秋山电站。秋山电站预计总投资将达到三个亿。县里也想合股,不过,县里又拿不出钱来。所以只能转了个法子。”汪明东说道,脸色有些变了。

  “叶书记,汪副县长根本就是在骗人。听说这其中有猫腻?秋山电站是动工了,不过,县里并没有投多少钱。而且,就是这红谷电站卖掉其中的猫腻也相当的多。”这时,一个戴着眼镜,长相较斯文的回民小伙子喊道。

  “小伙子,话可不能乱讲,是要负责任的。”红岭县县长曲新白同志脸一正,哼声道。

  “负责就负责!我贺言虽说是同岭日报记者,也不是回zú人,但我贺言却是吃这谷溪的水长大的。

  是红谷寨土生土长的寨民。三叔公他们待我bǐ亲儿子还要好口这些年下来,看到你们乱来,我贺言心在滴血。

  别以为大家都是傻瓜,今天这记者不当了我也得讲讲。”贺言干脆走到了前面,挺了挺胸,看了叶凡一行人讲道,“各位领导,当初这红谷电站的事我参加工作后就暗中在关注着调查着。

  他们抓起来过口你们可能还不清楚,三叔公今年都七十几了,年qīng时还当过游击队干过革命,救过老红军。

  后来解放后三叔公还是想着家乡的红谷寨子。硬是抛弃了在县公安局工作的美差回到了红谷寨子。

  他一辈子为了寨子付出了一生,没做过一回违法乱纪的事,结果居然因为正当要求被抓去坐了几年‘班房”

  我再也看不过去了,经过调查。很明显的一个问题。旧污年时红谷电站建站时总投资互田多万,装机容量按这个档次,以及地理原因等最多只能装的刀千瓦的机组。

  可是红谷电站却是装了两台的凶千瓦的机组,总装机容量达到了口功千瓦。

  后来我猜测,是不是原本的计划并没有把谷溪的水计算进去,只是利用雪溪的水发电。

  结果某些同志为了利润,为了政绩。把谷溪的水也给包括了进去,所以,装机容量大了起来。

  而把谷每的水引入红谷电站的贮水坝投资并不需要多少,只要建一个小坝子再加上不长的引水渠道就够了。

  几年下来,到z田年时红谷电站其实并没有赚到多少钱。因为职工太多了,一个小电站居然有上千号人。

  光是管理层的干部就达一百多人。像红谷电站一个办公室主任就分管着旧个手下,这些人拿来千什么?

  后来经过了解,都是些关系户硬塞进去的。像红岭县许多官员的家属没工作,就安排进了电站。

  其实,这些干部家属一天班都没去上。但每个月的工资照样子打进他们银行账号。

  实际上在红谷电站上班的就一半左yòu职工。而且汪副县长说是为了安排县坊织厂的下岗职工也只是个幌子。

  据查,县彷织厂因为经营不善倒闭了,有一千号职工。拿钱走人的有三成,分流上岗的也有三成,还有二百来人其实当初在拍卖掉厂房后补贴了一点钱就没动静了。

  他们也吵过,不过,硬是被县里弹压了下来。结果,有关系的安排了几十个。

  还有二百号人现在都只能靠自己赚钱。而红谷电站的人马却是没少过。

  因为人太多,再加上大手大脚的,结果反倒是县里背上了包袱,每年还得给红谷电站补贴几百万的款子发工资才能渡过去。

  不过,因为里头大部分职工都是关系户。所以,贴就贴了,反正总有一些钱落自己亲戚朋友口袋,这个又是国家的钱,也就没人管了。不过,从实际上来看,红谷电站实际上是赚到了钱的。这钱去啥地方了,就搞不清楚了。

  而且”牦年总投资接近び。万的红谷电站到z田年时其资产总价值已经增涨到了二个亿左yòu。

  为此我还偷偷地拿着资料去问过在省电力企业工作的一个老同学。他可以肯◎定的说这电站值两个亿。

  可笑的就是,这二个亿的电站卖掉了,在物价飞速高涨,房子污年以二十万买来2000年能卖到50万的今天。

  这二个亿的电站卖给了省城龙江市万胜集团,结果拿了多少钱□。王四万。

  县里给的说法是机器折旧,厂房折旧,再加上要在条款里红谷电站的新东家龙江万胜集团要吞下原本一千号职工中的一百名。

  所以,县里也给了一定的补助。这是个什么概念,想必在坐的各位领导都明白,我就不讲了。”贺言有字有证的讲着。

  而且,居然还从一个很大的椅包里掏出了一个文件袋子,说道,“叶书记,这就是我这些年下来搜集到的资料。

  我的话完了,怎么样处理我,我贺言等着。我贺言下岗坐牢都没事,只希望各位领导能解决红谷寨的水的问题。

  还红谷寨几千回zú兄弟们一个公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立即博_立即博娱乐|立即博官网 - 开户,享好礼 备案编号:粤ICP备06000284号-1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600028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