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三百六十九章 探底子


  收藏【】,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是啊,要解决红谷寨的问题非得调查。一查jiù出问题来了。而且,今天你当众表了态,非查不可了。

  当然,调查也掌握在调查人手中,zhè有个◆度的问题。我看,zhè其中的水那是相当的‘深,。

  不如先拖一阵子,先让电站还一部分的水,那样也在电站的承受能力之内。

  他们自已先理亏,自然同意。尔后你再想办法,实在扛不住的,拍屁股走人jiù是了。

  当然,红谷寨的情况也有所改观,不可能在你手中一点改观都没有。部里zhè边我会想些办法,尽量多给补助一些。

  当然,你也不能期望太高,毕竟,我们是面向全国的。不可能都ná给红谷寨了。

  红谷寨是困难,但全国各地像zhè种困难的地方还不少。像北边有些地方老百姓连水都吃不上,全靠老天一点水活下来。

  红谷寨虽说用水缺了一些,但还能保证平时基本的做饭和人畜用水。遇天旱时才要去远处驮水。

  全国比zhè里困难的地方还有。”风清录的意思是折中,不要搞得太激烈,但也不能不搞。

  其实jiù是一种中庸之道,不是不做事,而只是适可而止罢了。当然,那是因为他知道了孔家的影子在。

  担心叶凡冒然跟孔家掰的话会吃亏的。虽说叶凡有乔家大院,但是,县官不如县管。

  不可能事事都等着乔家大院出马。而在晋岭省内的事jiù得叶凡自个儿摆平。

  更何况,乔家大院的事也hěn多。乔家大院自个儿还忙不过来,能有多大的能量照顾在叶凡身上,风清录zhè些年都看在眼中的。

  像zhè种家族,遇上节骨眼上的大事时出手一次jiù不错了。事事仰仗,你即便是乔远山的儿子也不可能。

  “风叔,zhè事我决定了。正如我在大堂上跟红谷寨子的回民老百姓们讲过的那样。

  一查到底。真涉及到孔家的话,真要掰jiù掰吧。zhè事,我想,孔部长未必知晓。

  而孔东风只是扯起他的大旗罢了。而有些事的处理我也会注意到的。zhè事要挖只要挖到让红谷电站还水的地步。

  把红岭县损失的部分钱ná回来jiù是了。我是对事不对人,■如果孔家真要硬拽住不放要跟我过不去了,那我也只能硬着头皮顶上了。

  至于说拍屁股走人,或者说是一直拖下去zhè不是我叶凡的秉性。我做不到zhè点,也许,我zhè个人真的不适合官场。

  ●但命运又让我跟官场紧密的结合在了一起。我想啊能走到哪一步jiù算是哪一步吧。

  走不下去时被搁了jiù搁了。zhè辈子,今生无悔对得起自己良心,感觉一个爽义jiù是了。”叶凡态度空前的坚决。

  “唉······”风清录叹了口气站起来轻轻的拍了拍叶凡肩膀,良久才说道,“看到你,我想起了年轻时的自己。

  那个时候跟你差不多,不晓得天高地厚。总想着自己能改变zhè个世界,看到不平▲的事都想去插一手解决掉。

  后来多次碰壁后才晓得。要改变zhè个世界太难了。世界有世界运行的规矩。

  zhè个世界少了你我都能正常动转下去。所以改变不了zhè个世界,我只能改变自己了。◎▲的事都想去插一手解决掉。

  后来多次碰壁后才晓得。要改变zhè个世界太难了。世界有世界运行的规矩。

  zhè个世界少了deshìdōuxiǎngqùchāyīshǒujiějuédiào。

  hòuláiduōcìpèngbìhòucáixiǎodé。yàogǎibiànzhègèshìjiètàinánle。shìjièyǒushìjièyùnhángdeguījǔ。

  zhègèshìjièshǎolenǐwǒdōunéngzhèngchángdòngzhuǎnxiàqù。suǒyǐgǎibiànbúlezhègèshìjiè,wǒzhīnénggǎibiànzìjǐle。

  当然,在合理的情况下我也会干些合理的事。zhè事既然你决定了,我只能讲是从钱款一项上尽量的支持你了。

  到时,跟红谷寨zhè边搞个挂勾帮扶项目。zhè里的寨民们的确太苦了,能为他们干些力所能及的事,我心里也安一些。

  人嘛,人心都是肉长的。zhè世上没一个官员讲自己不想为民干些事。

  只是,在触及自身利益之时他们往往把人民的利益搁在自身利益后边。

  而两■头并进的官员还是占绝大多数的。既为人民干了事,自己也得到应该有的。”

  “红谷寨的问题相当的大,即便是把水弄了下来,但要把村里的低产劣质田改造好,那也是一个老大难问题。

  即便是zhè●个问题解决了,那也仅仅是保障了寨民们基本的吃饭生活问题。

  而转变思路,发展另一些产业,我想,zhè个才是致使红谷寨真正富起来的必须要走的路。

  我想到了搞旅游,不过,投资太大。关键是▲合作方难找。而搞另一些产业,因为盐碱地的缘故,种植什么hěn难选择。如果走企业发展的路子,连路都不通怎么发展。

  更何况,红谷寨子周遭也没什么有利的资源。比如矿石,采矿等。没有zhè些,谁愿意◆hézuòfāngnánzhǎo。érgǎolìngyīxiēchǎnyè,yīnwéiyánjiǎndìdeyuángù,zhǒngzhíshímehěnnánxuǎnzé。rúguǒzǒuqǐyèfāzhǎndelùzǐ,liánlùdōubútōngzěnmefāzhǎn。

  gènghékuàng,hónggǔzhàizǐzhōuzāoyěméishímeyǒulìdezīyuán。bǐrúkuàngshí,cǎikuàngděng。méiyǒuzhèxiē,shuíyuànyì跑zhè偏僻贫穷落后的山沟沟里来办厂子,那真是吃饱饭没事干了砸钱打水漂玩儿。”叶凡讲着,眉头皱得快成缝了。

  “是啊,‘致富,zhè个词讲起来hěn容易。实际上要讲起来,千难万难的。而致富主要还是要靠他们自身,而政府的作用只能是引导和有限度的扶持。而红谷寨的情况特别的糟糕,寨民们普通文化不高,而寨子里又没有ná得出手的资源可供利用。

  而致富的基础钱款zhè一项更是紧缺。要致富,在zhè里等于是白手起家。

  所以,政府的扶持力度jiù得加大,zhè根本jiù不是你们同岭市一个市所能承受得住的。

  财政部可以给你们一些,但是,也是有限。靠zhè点钱想把红谷寨的农田改造下来都难。”风清录也叹了口气,喝了口茶,沉默了一会儿,看了叶凡一眼,讲道,“我看还得往上求支持,zhè事,找振涛了。一省之力跟一市之力相比,人家大得多。”

  “唉,那条路不通。”叶老大苦涩的摇了摇头。

  “不能,什么意思?”风清录可是有些闹腾不明白了,他是晓得叶凡跟齐振涛的关系的。齐振涛zhè个晋岭省省长不可能见死不救。

  “齐叔把路给堵死了,说是省政府他是一个子儿都不给。风叔,他说只给政策和人才方面可以提供。zhè个,没有钱一切都是白搭。风叔,齐叔他zhè是在逼我上梁山啊!”叶凡有些愤然样子,自然是在风清录面前打悲情牌了。

  风清录当然心知肚明,笑了笑说道:“呵呵,看来·你的名气太大了。”

  “啥意思风叔·zhè个,论名气哪能跟你相比。你一下去,jiù是下边省里的大员们全得前呼后拥着跟上来。咱走到省里谁认识我?”叶凡说道。

  “呵呵,他们是盯着我的腰包·并不是我zhè人有多大名气。你jiù不一样了,你看看,麻川市现在的成jiù让振涛刮目相看。

  还有红莲区·jiù是你呆不久的海东市搞得也不差。振涛zhè是对你放心,他认为你能独当一面了,根本jiù无需他费多大的心。

  再说了·振涛也难。晋岭zhè么大,经济状况跟南福相比差了几个档次。

  你管一个市都晓得没钱难办,那一个省呢?他头疼的东西比你还要多。”风清录○笑着说道。

  “唉,zhè是枪打出头鸟,哪能算有名气有能力。”叶凡发了句牢骚。转尔却是一脸期望的看着风清录。

  “zhè样瞧我干啥?我又不是姑娘?”风清录感觉好笑。

  “呵呵,☆○笑着说道。

  “唉,zhè是枪打出头鸟,哪能算有名气有能力。”叶凡发了句牢骚。转尔却是一脸期xiàozheshuōdào。

  “āi,zhèshìqiāngdǎchūtóuniǎo,nǎnéngsuànyǒumíngqìyǒunénglì。”yèfánfālejùláosāo。zhuǎněrquèshìyīliǎnqīwàngdekànzhefēngqīnglù。

  “zhèyàngqiáowǒgànshá?wǒyòubúshìgūniáng?”fēngqīnglùgǎnjiàohǎoxiào。

  “hēhē,风叔zhè‘荷包,hěn丰实·既然风叔打算跟红谷寨挂勾帮扶。

  zhè个,是不是不但要解决红谷寨的农田问题,zhè路可是致富的第一道门槛·风叔也给掏点全给解决掉算啦。

  反正zhè路也不多,几千万可以搞下来了。红谷寨zhè些群众们太纯朴了,他们太需要帮助了,他们的生活跟咱们相比苦了不少。

  风叔是个大善人,是个一心为民为国的好官。绝对不愿意看到他们继续如此的是不是?”叶凡干笑了两声那是马屁涟涟。

  “别尽拍马屁,你风叔我没有你讲的那般高尚·也没有你讲的那般的好。

  农田改造那边可以多给一些,zhè个·师出有名。不过,也不可能太多,毕竟,全国的眼睛现在都盯着你风叔的。

  况且,太大笔的钱是要上部委会讨论才能通过的。jiù是我想给你二十个亿,可是讲了有用吗?

  zhè财政部不是我风清录在当家作主。如果给我一个常务副部长干干给你弄上一二个亿不成问题,现在嘛,不可能。

  至于交通,jiù是以帮扶的名义来讲能给一千万jiù顶天了。再多那是不可能的,那不成财政部全包了。

  jiù是从我个人来讲也不可能给太多了。毕竟,那是国家的钱袋子而不是你家风叔的。

  zhè路,你还得从多渠道筹资。比如,不给钱给物也行。而zhè边还要发动红谷寨寨民投工投劳,zhè方面你hěn在行。以前林泉镇那条路jiù搞得不错。”风清录说道。

  深夜了,大家都睡了。

  叶凡披上衣服走到外边,发现包毅正坐村委楼下的大厅里抽烟。

  “zhè么冷了你也去睡吧。”叶凡说道,顺手扔给包毅一包特供。

  “呵呵,如果能给一条☆,我天天不睡了。”包毅干笑着hěn麻溜的把特供给搁进了皮包里。

  “你给我整条来试试,我也不睡了。”叶老大看了zhè满脸贪烟的家伙一眼,没好气的哼声道。

  “嘿嘿,我哪有那本事?”包毅◆◎厚着脸皮讲道。

  “zhè边人手安排妥当没有?”叶凡问道。

  “没问题,zhè次跟来了二十几个干警。zhè边三叔公他们hěn上心,还组织了一个临时头的巡逻队。除非遇上解放前的土匪还差不★多。”包毅笑道。

  “那行,走,我们去玉叶庵一趟。”叶凡说道。包毅也没问原因,跟在叶老大身后jiù出去了。两人装着散步样子走了一段路后发现没人了开始加速往玉叶庵而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立即博_立即博娱乐|立即博官网 - 开户,享好礼 备案编号:粤ICP备06000284号-1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600028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