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三百八十一章 是他


  晚上11点钟,包毅闪进了叶fán的市委家属一号楼。

  “二虎他men的证据搜集齐全了没有?”叶fán问道。

  “全部到位,这家伙干了不少坏事儿。前次红谷寨寨民被打成重伤以及收■
  wǎnshàng11diǎnzhōng,bāoyìshǎnjìnleyèfándeshìwěijiāshǔyīhàolóu。

  “èrhǔtāmendezhèngjùsōujíqíquánleméiyǒu?”yèfánwèndào。

  “quánbùdàowèi,zhèjiāhuǒgànlebúshǎohuàishìér。qiáncìhónggǔzhàizhàimínbèidǎchéngzhòngshāngyǐjíshōu到恐吓等都是这家伙一伙人干的。而且,幕后推手就是红谷电站的崔站长出钱请他men干的。”包毅说道,看了叶fán一眼,问道,“就凭咱men现在掌握的证据,完全可以拿下崔新远。”

  “现在暂时不要动他,要动明天看我暗示而动。我估计,明天省政协代表团下来就是冲着红谷电站的事而去的。所以,咱men要作好充分的准备。而领头的就是陈旭副省长。既然他men下来,就让他men好好的看场戏。估计,他men也是下来演戏的。咱men这叫戏对戏嘛!”叶fán讲道。

  “是他!”包毅失声叫了起来。

  “还有你的‘老朋友’胡贵天同志。”叶fán哼道。

  “看来,不光是冲着红谷电站。估计,连我◇也给他men盯上了。”包毅一脸难看的讲道。

  “嗯,估计一箭双雕,连我也想给拉下水。不过,咱men不用担心什么。”叶fán说道。又问道,“关于红谷电站贱卖的事你已经行动起来没有?”

  ▲“已经安排了几个精干同志去暗中调查了,不过,暗中调查毕竟是见到的东西有限度。

  不过,wéi了加强调查的进度,我已经把我的师弟叫了过来。他在暗中动手,干警men不好干的事他倒是可以去干。

  没办法了,时间紧任务重,我不得不使用一些见不得光的手段。这一点还请叶书记谅解。”包毅一脸严肃,讲道。

  “没什么谅解不谅解的,咱men这是wéi国wéi民出力。又不是干坏事,虽说手段有些不当,但咱men的出发点是好的。

  当然,也得注意不要留下蛛丝马迹。既然胡贵天是奔着你来的。一旦有漏洞可抓,这家伙绝不会客气的。

  而且,前次海山煤矿的事那些对你不感冒的领导men估计也在盯着你我。

  咱men现在干的事用四个字形容最wéi贴切了——如履薄冰。”叶fán表情很严厉。

  “叶书记,什么时候展开对红谷电站贱卖的正式调查。如果晚了我怕他men把证据也消除得差不多了。这无形中wéi我men今后的调查取证带来的了更大的阻力。”包毅问道。

  “不管怎么难,这伙国家的蛀chóng必要拿下。不过,几天就过年了。现在折腾也不合时宜,还是先让大家过个好年吧。当然,暗中调查不能歇。一定要盯紧点。要把能搞到手的证据先搞到手。”叶fán讲道。

  “不拿下不行。不然,彻底解决不了红谷寨的用水问题。而且,估计能从中追回不少的国家资金来。”包毅点了点头。

  “可惜是风部长那边还没消息出来。这事,还真是急人了。”叶fán脸上略显焦急了。

  第二天早上9点钟。

  同岭市委十三个常委准时到了会议室。

  “同志men都到了,咱men第一个议题就是解决红谷寨寨民用水以及基本农田改造以及提高寨民生活的议题。

  希望同志men畅所欲言。红谷寨接近六千多的群众,他men的生活水平急待提高。咱men在坐的同志中有一半都见识过他men的生活,的确到了非改变非提高不可的地步。

  而红谷寨本身资源匮乏,现在连路都不通。再加上所处偏僻,想切实的提高他men的生活,难度很大。

  但是,这事,省委田省长以及财政部的风部长都在盯着。所以,非改变不可。

  这是我men同岭市今年年底要开始办理的一件大事。再过几天就过年了。咱men争取在今天的会上就能拿出个切实可行的办法来,形成决议。

  不然,年一过,大家拖拖拉拉的可提担误了寨民群众的生活。”叶fán满脸严肃的讲道。

  “叶书记,红谷寨的缺水严重。不要讲生产用水,就是连基本的生活用水方面都有些困难。

  而他men寨子下边有条谷溪,以前水量还不错。不过。现在水却是近乎干涸了。

  所以,要改善他men的生活,首先要解决他men的水的问题。更何况,低产田劣质田的改造方面,专家men也提出了用水来改造这个办法。”王龙东首先发言。

  “不光是水。路也是制约红谷寨致富道路上的一大瓶径。红谷寨因wéi特殊原因,到现在连一条打通的小公路都没有。

  那截小公路这里通一截那边又堵了一截。所以。打通小公路也是首要之急。

  不然,即便是解决了水,那也仅仅是解决了红谷寨五千多寨民men的生产生活用水问题罢了。

  这只是一种基本的保障,要谈致富那只是作梦罢了。”任信天说道。

  “嗯,摆在红谷寨民致富道路上的两个最大的问题首先得解决掉。叶书记已经从红谷电站借到了一些水。

  寨民men的基本生活用水问题那是解决了。不过,听说红谷电站一直拦着不给还水。

  这几天包局长有安排几个干警在谷溪大坝上●守着。但这也不是个长久的问题。

  一旦公安干警撤走,估计谷溪的水又得见底了。这个,也不可能长期要求干警驻扎,也不合时宜。

  所以,跟红谷电站怎么样解决水的问题,也是一个大问题。”市委秘◎书长米月说道。

  “这水明摆着就是红谷寨民men的,是下游所有人民共用的。凭什么红谷电站强行抢去水后还要拦着不还。

  听说这伙人很嚣张,居然唆使一些牛氓混混冒充保安跟包局长带领的干警m●en对抗。

  我看,这些牛氓就是红谷电站的保护伞,是一伙带有黑恶性质,有组织的团体。

  要坚决打击,彻底解决。如果市局觉得力量不够的话,我men军分区可以出些人支持。

  这伙人☆,反天了不成,胆敢公然跟国家执法机关对抗,这是想干什么?”军分区司令吕林貌似在讲黑恶势力,实际上剑指的却是红谷电站。

  “事还没查清楚前就把红谷电站的保安定性wéi黑恶势力。这个,是不是太不严肃了。

  同志men,办案子都要讲求个证据。在市公安局还没有结案定性之前,咱men讲话是不是得慎重一些。

  我想,红谷电站是省城万胜集团下属的电站。万胜集团在咱men省是相当有名气的大企业,他men怎么可能乱来?

  昨天这事发生后,在群众中造成了极大的反xiǎng。认wéi市公安局有滥用权力的嫌疑。

  不瞒各位,我也接到了好多电话。有省里领导打过来的电话。我一直在推在拖。wéi市公安局打掩护。

  但是。我希望市公安局能办案快速些,不然,我快顶不住了。这种事。要是领导真要怪罪下来,我迟浩强可是有纵容包庇的嫌疑。

  这事,如果包毅同志不能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我迟浩强一定要严肃处理。”想不到迟浩强却是讲出了这么一番话,直面指责包毅这个公安局长处理不当的意思。

  “昨天现场发生的事是我亲自下的命令,我相信包局长的办案处事能力。说句不好听的话,■红谷电站的确太嚣张了一些。

  只是要求他men还些生活用水给红谷寨的寨民,那个崔站长多嚣张。居然开口就问到钱。

  一个小时放水要二百万。这谷溪的水啥时候成了金液玉汁了?更何况,这水本来■就是他men的。

  即便是从市政府这一块来讲,考虑到寨民men的用水问题,你红谷电站也得放水。

  同志men哪,红谷电站虽说现在属于万胜集团。但是。红谷电站还是建在咱men同岭市地盘内■☆的。

  红谷电站在某些涉及到群众一些必须方面也得听从市委市政府的统一调度的。

  至于说那些保安的真假,我相信包局长会及时分清楚的。不过,即便是真保安,也不能如此的嚣张。

  一定○要坚决制止,不然,国家法度何在?”叶fán言词犀利。

  这货貌似在讲红谷电站。实际上在坐的全听出来了,叶老大在隐晦的批评了迟浩强。他看了脸色有些‘菜’的迟浩强一眼,转尔讲道,“浩强同志,如果以○后省里还有电话打来。你叫他men直接打到我手机上。由我来跟他men解释。”

  “那……好……”迟浩强阴沉着脸点了点头,不过。却是拿眼看了看孔端。

  “嗯,在这件事上。红谷电站处理得的确○欠妥了一些。老百姓需要用水,你就给一些嘛。

  虽说这电站是你的,这水按理讲也成了你men公司的。但是,从人道出发你也得给些水。

  而且,因wéi水放了过后电站的经济利益会受到一定的损失。政府当然也会考虑给予适当的赔偿。

  漫天要价可不好,这个价格方面完全可以合理商量是不是?”孔端张嘴讲着,停了一下看了大家一眼,说道,“不过,在处理事情上我希望下边的同志能领会领导的意思。

  蛮干粗干可不好,一切都要讲究个法是不是?叶书记的出发点很好,对于某些不当的事也得采取一定的措施。

  只是影xiǎng较大的话公安部门就得快速处理掉。只是,一直拖着对领导也有一定的影xi▲ǎng。

  这些啊,都是下边的同志有时曲解了领导的意思,或者是思想作风,工作作风上有些怠慢了。什么叫特事特办,有时就体现在这个方面。”

  孔端讲的话相当的令人难以琢磨,不过,大家还是能听出个大概。孔端貌似在维护叶fán这个领导,实际上却是在炮轰包毅同志。而间接来讲实际上是对叶fán的话有点意见了。

  <<官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立即博_立即博娱乐|立即博官网 - 开户,享好礼 备案编号:粤ICP备06000284号-1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600028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