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三百八十三章 会场就是战场


  “呵呵,人又不能变chéng两个人。孔shì长,人的精力是有限的。叫毕shì长两头跑毕shì长可是有些吃不消。

  咱们工作要扎实的干,但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嘛是不是?咱们不能要求咱们的同志超负荷的工作,这是对咱们的同志身心的一种摧残,这是很不负责任的。

  更何况,shì政府班子chéng员中有能力的同志也相当的多嘛。我倒是觉dé玉春风同志更适合主抓红谷寨的工作。”讲到这里,叶凡停顿了一下喝了口茶,看了看大家又讲道,“你们看,玉shì长作为shì委常委,他分管的工作还是较轻松的嘛。

  比如水产局,咱们县的水产局这个大家都知根知底的,基本上名存实旺了。

  这个,当然并不是shì委shì政府不作为,主要是条件限制。咱们shì即不靠海,而且,像水产养殖方面的湖泊也不多。

  溪和河倒是有,不过,在这里搞养殖水产什么的也不合适。而像玉shì长分管的民政局是干什么的,当然是为民服务嘛。

  而红谷寨的事也属于民政事业的一部分,倒是贴合了玉shì长分管的工作一块。”叶凡淡淡的笑着说道。

  在坐的各位同志可都听出一点味儿lái了。叶老大可是有隐晦批评你孔端搁置玉春风,分离他权力的意思了。

  孔端一下子被噎住了,表情虽说没有多大变化,估计心里早破口大骂叶老大的戳他的痛楚了。

  当然,孔端也不是省油的灯,他也笑着说道:“呵呵,玉shì长分管的部门其实也是咱们shì重要部门。

  正如叶书记所讲,民政事业关系着群众的生活,咱们shì有多少老百姓。接近四百万啊!

  这四百万人的事业那是多大的事业。至于说水产。其实,●虽说因为条件所致咱们shì的水产业发展dé很不理想。

  但是,还是可以多想办法。以养殖带动老百姓的生活发生改变是不是?

  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上。没有湖泊咱们可以拦水变湖泊是不是?我想◎。还有很多的问题需要春风同志去处理,他的担子很重啊!”

  孔端的话讲dé还真是冠冕堂皇的,这种无耻的话也给他讲dé如此的有理儿。不dé不令在坐的同志在肚里偷笑的同时也暗中竖起了大拇指,心说你孔老大没去干律师那还真是屈才了。

  “叶书记,我有个小建议?”这时,米月看了叶凡一眼问道。

  “说lái听听?”叶凡微点头。

  “毕shì长跟玉shì长都是shì委常委,都是sh□ì政府班子核心chéng员之一。毕shì长精力充沛,而玉shì长能力也不弱。

  不如这样,两个方案。第一个方案就是由玉shì长主抓红谷寨的事,而毕shì长管理全shì。

  第二个方案就●是,不如两人调一个。暂时由毕shì长去处理红谷寨的事。而毕shì长在shì政府这一块的工作完全可以由玉shì长去处理是不是?

  这样一lái,红谷寨有毕shì长带着的工作组在坐镇处理,也免dé领导们讲咱们shì里不重视。

  咱们已经安排了一个常委副shì长坐镇了。算是很重视了是不是?而shì里这一头也有着玉shì长协助孔shì长处理日常事务。两头都兼顾着了。

  而且,我相信两位同志都能把这事处理好。毕竟。他们俩位同志不但是shì政府班子核心chéng员之一,但更是shì常委会的核心chéng员之一了。”米月这话一刚出,‘吭’地一声,孔端气dé把茶杯重重的磕在了桌上。

  “这怎么行?毕shì长处理的事是有关全shì日常工作的。而玉春风同志虽说是shì委常委,但平时主抓的就几个部门的工作。几个部门跟全局性的工作是有着本质上区别的。这样子分配下去那不全乱套了。要是在年底整出什么lái丢了大家的脸不说而且领导都盯着的。所以,这个,不妥不妥!”孔端断然否决了米月的提议。

  “是啊,春风同志虽说是shì委常委,但分管的下属部门并不是很多。当然,这是shì政府的负责人的安排,我就不多饶舌了。

  只是,针对春风同志这一块lái讲,正因为他是主抓几个部门的,对于干具本的事这一块上的经验也许比主抓全局的某些同志的能力还要强一些。

  而且全局日常事务上一块春风同志不如云理同志。而红谷寨算起lái虽说这事也相当难处理,但毕竟只是一个红谷寨。

  几千老百姓,相对于全shì接近四百万的广大群众lái讲只能是讲是局部了。

  这正适合玉s○hì长的特点。我相信玉shì长一定能抓好红谷寨的工作。而且,既然有shì里组chéng的工作组相配合了,那就更是如鱼dé水了。

  当然,如果某些同志认为红谷寨的事太大了,需要毕shì长这样的人◆◎才去主持也行。

  那就让毕shì长在shì政府这一块的工作暂时先移交给玉shì长。再说了,shì政府还有孔shì长这个当家人在坐镇指挥,春风同志随时可以向孔shì长请教嘛。

  同志们,◆◎才去主持也行。

  那就让毕shì长在shì政府这一块的工作暂时先移交给玉shì长。再说了,shì政府还有孔shì长这个当家人在坐镇指挥,春风同志cáiqùzhǔchíyěháng。

  nàjiùràngbìshìzhǎngzàishìzhèngfǔzhèyīkuàidegōngzuòzànshíxiānyíjiāogěiyùshìzhǎng。zàishuōle,shìzhèngfǔháiyǒukǒngshìzhǎngzhègèdāngjiārénzàizuòzhènzhǐhuī,chūnfēngtóngzhìsuíshíkěyǐxiàngkǒngshìzhǎngqǐngjiāoma。

  tóngzhìmen,○我们要相信咱们的同志,咱们的同志能干好工作。”叶凡说道,逼向了孔端。二种选择你孔端只能取其一。

  孔端咂了下嘴,瞄了车军一眼。他的眼神虽说隐晦,但叶老大有鹰眼,还是瞧dé很真切的。心说果然没错◎▲,这家伙跟车军临时头联盟了。

  “要不再细分一下,红谷电站的水问题由玉shì长去解决。这也是个大问题,老百姓没水还怎么生活跟生产。

  而交通道路问题由罗峰同志去专攻,这也是一根难啃的骨□头。更何况,自从吴用同志被撤职后他分管的交通一摊子事都是由罗峰同志在担着,由他去主攻红谷寨的公路建设也名符其实。

  而红谷寨全面工作还是由毕shì长去主抓。这样,三头并进,既不会担误了shì政府日常工作,又兼顾了红谷寨的大事。

  而玉shì长去主抓水的问题,也正好是民政一块的民生问题。正切合了玉shì长的分管工作。”车军想了想。倒真给他扯出一馊主意lái。

  这个大家都晓dé的事。红谷寨跟红谷电站的水资源纠纷问题是最大,这根骨头也是最难啃的事。

  玉春风干dé半死解决掉这个问题后,可主要功劳还dé落在毕云理这个主抓领导头上。车军这道道摆出lái还不是一般的阴狠。

  “呵呵呵。一个问题分chéng三部分,什么时候红谷寨的问题需要二个shì委常委外加一个不是常委的副shì长三个副shì长去解决啦?

  车书记,你也太小看咱们同岭shì各位shì长的能力了是不是?就这点能力他们也不可能坐上副shì长位置。而且还是有两位党委chéng员之一。

  红谷寨不过一个寨子,最多六千人。这三位同志随便分管的一个部门涉及的老百姓都达到几十万甚至一百万。

  红谷寨跟这个相比只是小巫见大巫了。大的能行小的怎么不行?太浪费了,如果再出现一个红谷寨问题,那岂不是叶书记跟孔shì长以及你车书记三人都dé细分出去顶上。

  那shì委shì政府班子基本上就套在几件事上不干其它工作了?”王龙东半讥讽着讲了出去。

  车军这位从lái嚣张惯了的家伙果然怒火被点燃,他冷冷的奔着王龙东就哼道:“龙东同志,你这话什么意思。

  刚才叶书记跟孔shì长都重点强调了红谷寨老百姓生活致富的重要性,要作为本shì的大事去抓的。

  怎么现在从你嘴里吐出lái,好像这红谷寨的事就小事一桩,你龙东同地一个人去解决倒还显dé大炮打蚊子的感觉了。

  龙东同志。咱们要充分领会叶书记跟孔shì长的意思,不要曲解领导意思。

  红谷寨的问题省委田省长以及财政部的风部长都在随时关注着,这难道还只是一个小问题吗?

  你这样的讲话可是要不dé。要是传到两位领导耳里人家心里会怎么想?

  和着我两位同志辛辛苦苦从部里省里亲自赶lái。到头lái你们却是轻描淡写的就搁一边去了。

  你对工作都是这种态度的话,那是要犯大错误的。这个。我提个醒就是了,下次注意着点了。”

  车军句句直奔王龙东攻击了过去,而且,完全以一种教训人的口吻在讲。

  “车军同志,我王龙东哪句话讲了田省长跟风部长关注的红谷寨问题是小问题了?你这根本就是强词夺理。胡搬硬套。”王龙东哼道。

  “我车军哪句强词夺理了?lái胡搬硬套。我车军是搞思想意识工作的,对你的这方面认识上有些偏差作些提点哪又又错了?龙东同志,我车军洗耳恭听着。”车军还真盯上王龙东了,大有他不解释个道道出lái就不罢休的意思了。

  自然,叶凡晓dé,这货想把这潭水搞浑。把叶老大给孔端指的两条路给搅chéng几大块。

  “车军同志,shì委常委是咱们同岭shìshì委班子核心chéng员之一。不管哪一个常委去主抓这件事都代表着shì委shì政府高度重视此事。

  代表着叶书记跟孔shì长的意思。而且,刚才孔shì长也讲了。还要为此shì政府专门chéng立工作组。

  我相信,这个工作组的级别人员并不会少。像有关红谷寨的农田方面肯定dé农业局,水方面dé水利局以及电业局,交通方面dé交通局……这样一lái。

  这★些具体的事已经有各大局的负责人去承担了。交通局负责路,电业局负责谈水,农业局等负责农田改造项目等。

  这样一lái,各个细化的条块都由各大局去解决了,何必还要扯个常委副shì长去干嘛。

■  比如,由玉shì长这位常委带着shì政府工作组专门去解决红谷寨的全面问题,而工作组也相当的强力,难道能讲shì委shì政府还不够重视吗?

  我相信田省长跟风部长都会理解的。更何况,在上头,○还有叶书记的大棒在盯着指挥着。

  我讲的难道有什么不妥当了?”王龙东这嘴可不赖,直击车军而去。

  <<官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立即博_立即博娱乐|立即博官网 - 开户,享好礼 备案编号:粤ICP备06000284号-1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600028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