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三百八十九章 你这是土匪行径


  “慢着,今天我们下来是听崔站长说说红谷电站de。你们要传唤de事先缓缓。叶书记,你总不能让咱们政协代表团de常委们全坐着干等着你们几个小时传唤过后再听汇报吧?”胡贵天果然出马了。

  “既然政协代表团de领导们有zhè要求,包局长,zhè事那就先缓缓。等崔站长汇报完后你们再传唤行不行?”叶凡问道。

  “那就先等等。”包毅摆了摆手,杨义跟陈雄退了下来。

  “叶凡同志,听郭总说是你们强行抢了他们de水。zhè个,到底怎么回事?”陈旭开始发飙了。

  “对不起陈省长,zhè是他们用词错误了。应该是他们‘还水’,还给红谷寨民们de水,并不存在抢水一说。”叶凡表情平静,讲道。

  “噢,还水,什么意思?”陈旭问道。

  “根本就是强词夺理,什么还水,还什么水?陈省长胡厅长等各位领导今天既然走巡到了我们红谷电站,哪咱们就把事搁桌面上讲了。你们得为我们作主。”崔站长说道,不过,zhè货显然刚才被包毅一弄有些怕了,所以,声音低弱了不少。

  “我们政协走巡团还有监督一块de权力嘛,有什么事你们尽管讲出来。不要顾及什么,有我们在,一定公平处理。如果处理不了de事,我们会及时向有关部门或上级领导汇报和提出建议de。”陈省长拉长了声音,讲道。

  “zhè红谷电站是我们万胜集团de,是从红岭县政府买过来de。可是同岭de叶书记根本就不顾及zhè些,用行政强制手段要求我们放水到谷溪。

  众所周之,电站de水一经过发电后其实就成了利润。zhè水,说白了就是钱。

  也是我们电站能运转下去de基础。如果水都白白放掉了。我们de电机还怎么运转。

  我们电站de职工拿什么吃饭?对于同岭市政府要求我们放水。我们提出用钱购买也合理合法。

  因为,zhè水虽说是老天给de,但现在已经是属于我们红谷电站de了。你们红谷寨要★用水行。那至少先得跟我们协商。

  有结果后再讲放水de事。可是叶书记没zhè么干,凶巴巴de跑来直接无理要求我们放水,凭什么?

  我们不放。他居然唆使包毅局长带着公安人员殴打我们de保◇yòngshuǐháng。nàzhìshǎoxiāndégēnwǒmenxiéshāng。

  yǒujiéguǒhòuzàijiǎngfàngshuǐdeshì。kěshìyèshūjìméizhèmegàn,xiōngbābādepǎoláizhíjiēwúlǐyàoqiúwǒmenfàngshuǐ,píngshíme?

  wǒmenbúfàng。tājūránsuōshǐbāoyìjúzhǎngdàizhegōngānrényuánōudǎwǒmendebǎo●安以及电站职工。zhè还是党de政府吗?

  zhè种行为,跟我在电视中所看到de土匪行径又有何区别。咱们企业有啥办法,打落了门牙只能往肚里吞。民不与官斗,我们想上诉都无门也耗不起。

  ◎不过,叶书记等人de行为太恶劣了,已经到了忍无可忍de地步。”郭阳还真会造势,zhè口才,绝对不错滴。

  “叶凡同志,你有什么答复?”陈旭看了看叶凡。问道。

  “电站是你们万胜集团控股de,zhè一点是事实。不过,当chū建zhè电站时建设方就跟红谷寨有些纠葛。

  据查。当chū建电站时并没有把作谷溪de水截流考虑进去。后来方案变了。红谷寨de寨民们并不晓得。

  而且,当chū建设方还有采取一定de欺骗手段。倒致zhè电站建成后一直到现在红谷寨de群众跟红谷电站还一直纠葛不断。

  同志们,你们想想,电站占了他们生活生产用水,人家不折腾能行吗?你们用水是为了发电赚钱,而抢de却是他们饭碗中de用水。

  因为谷溪de水绝大部分被截流。所以,谷溪差点干了。而红谷寨de农田等是属于低含量de盐碱地。

  zhè下子因为没了水,盐份积淀加大,使得本来就低产de耕地和农田现在几乎到了‘无产’de地步。

  前几天省委田省长和财政部风部长一行人亲自到过红谷寨考察。专家们给出de改造农田办法就是用水,搞灌溉排水等措施有效减少盐份de含量。

  zhè些措施水是致关重要de,没有了水一切都是空谈。上级领导对zhè事相当de重视,也交待我叶凡一定要解决红谷寨寨民用水发展生产de大问题。

  所以,同岭市不得不重新捡起当chūde纠葛。而且,年底了,我叶凡提de要求并不高。

  只是要求他们暂时先还给谷溪鼎胜时水量de三成左右de水。zhè三道闸门也仅仅开了一道闸门。

  红谷电站肯定是有损失,我们市政府也考虑给以适当de补偿。不过,他们嚣张啊。一张口怎么讲,一小时放水要求给200万。

  呵呵,按zhè种算法dehuà光是谷溪de水放上一个月dehuà就是几个亿de收入了。我想问一下郭总,你们红谷电站一年de利润是多少?难道是几十个亿吗?呵呵,比山峡电站de利润度还要高了。

  所以,zhè算法怎么算出来de,zhè损失怎么算de,我请郭总给我个合理de解释以及确凿de证据。

  不然,你们就是故意违抗市政府de命令,甚至是敲诈同岭市政府。我们将以敲诈罪起诉你们红谷电站。”叶凡zhè嘴皮子也不赖,倒打一耙de本领绝对不低de。

  郭阳那脸都黑得快成煤碳了。

  “一小时200万我们当然也有算法de,咱们电站谷溪de水量占了很大一部分。

  如果谷溪de水被你们放了,现在又是枯水季节,咱们de电机将因为水量不足无法运转。

  无法运转电站将没丝毫利益,而且,还要发工人de工资,还有电站de运转费用,交税,机器耗损等,zhè七七八八加起来200万不过份。

  更何况,像你们zhè样子放水,估计谷溪bàde水没多久就能库空了。根本就放不了一个月甚至更长时间。

  我们一库de水发出电来买个上千万还是有de。”崔新远根本就是在狡辩,zhè个,在场de哪个听不出来。zhè货也实在是没辄了,只好硬着头皮瞎编乱造了。

  “呵呵,崔站长,你把省政协来de常委领导当傻瓜是不是?zhè么大一库de水,你说值一千万我信。不过嘛,我想问崔站长。zhè么一库de水开启一道闸门难道几个小时就放光了。杨义,从昨天放水到现在已经多长时间了,中间是否有停顿?◆”叶凡淡淡一笑,说道。

  “报告叶书记,从昨天早上10点开始放水到此刻已经整整25个小时了。

  我们听从您de指示监督bà里de工人一直开着一道闸门开放。中间没有任何de停顿。

  并且,从总库容来看,好像并没有放掉多少水,而且,电站方面一台机还在运转着。

  后来我还向当地de职工和农民打听过,才晓得zhè红谷电站de水主水量并不是谷溪de水。

  而是上游主流雪河de水,它de水量占了红谷电站总水量de七成。而谷溪de水仅占到三成左右。

  即便是把水全部放入谷溪,还是能保证红谷电站一台电机de正常运转de。

  当chū设计时只是一台机组,后◎来添加了一台。其实就是因为当chū并没有把谷溪de水算进去,满负荷发电dehuà一台机组足够。

  而且利润相当可观。只不过当chū为什么会装了两台,而又把红谷寨群众们de要饭水都给截流了,zh▲è个,我就不清楚了。”杨义答道。

  “崔站长,杨义同志讲de可否属实?”叶凡紧逼着就问了过去。

  “完全一派胡言,我崔新远是电站负责人,难道不会比你们de干警最清楚咱们电站水de组成吗?道听途说de也搁到台面上来,做什么,都要拿出证据来才是。没有证据就是诬蔑,乱来!陈省长,杨警官根本就是在胡说。”崔新远黑着个脸说道。

  “嗯,办案子讲求证据,zhè了解事实当然也注重证据了。杨义同志,你讲de可是事实?”zhè时,胡贵天一脸严肃de问道。双眼灼灼de盯着杨义,自然有威胁de意思了。

  “zhè个,我是听说de。不过,有八成de可信度。”杨义当然拿不出证据来,低气弱了不少。

  “听说de不要乱讲,杨义同志,你是一个警官。要晓得证据de真实性。听说de不能作为证据,所以,huà也不能乱讲。

  zhè个,严格来讲,在zhè么严重de场合上讲zhèhuà,是很不妥当。希望你回去好好反省一下自己de行为。

  写份深刻de检讨递上来,我胡贵天要看。”胡贵天抓住把柄反击了过来,自然是甩叶老大de脸子了。

  “呵呵,杨义同志,你讲de跟事实有九成相吻合,zhè检讨我看就不必写了。”想不到叶老大突然淡淡一笑,讲出dehuà可是令胡贵天是相当难堪de。

  “叶书记,你zhèhuà什么意思?我胡贵天好歹还是省公安厅常务副厅长。

●  全省警察我胡贵天都有权力质询。更何况杨义同志对zhè事处理不当,造谣生事。

  zhè个,从大de主面讲,就是唬弄省政协代表团de成员。zhè是非常严重de事。

  叶书记你硬要包庇吗▲◇?zhè包庇罪名也不轻。叶凡同志,你要考虑周到。”胡贵天势气高昂,连叶凡都给训叱了进去。

  “胡贵天同志,我想你应该明白。杨义同志是同岭市公安局de干警。同岭市公安局尚且在同岭市委de领导下开◎展工作de。难道你胡贵天同志要临驾于党和组织de领导之上?”叶凡de言词更为犀利,差点气爆了胡贵天de肚皮。

  因为叶老大也太馊了,可是有隐晦指责胡贵天对党de领导不满de意思。zhè个大帽子扣下来哪个能承担得起?

  <<官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立即博_立即博娱乐|立即博官网 - 开户,享好礼 备案编号:粤ICP备06000284号-1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600028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