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2章进宋将军大门


  【刚喝酒回来, 晚了点, 感谢‘蓝色良贼大师打赏, 谢谢】

  "好山不转水转, 哼”叶凡冷哼一声, 拿着方案走了。

  "够派头的, 厅长, 我shuō就应该叫保卫科的同志来修理他一顿才行, 不然, 拿我们交通厅当菜园子了。”王秘书讨好的shuō道。

  "滚一边去, 哼”卢九一喷出一句, 黑着脸进了办公室。得罪了齐振涛他心里不发闷才怪。这王秘书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刚好触了霉头, 活该他倒霉。

  "你是不是得罪什么人了?”齐振涛问道。

  "不清楚, 就是那个顾俊飞跟我有点纠葛, 难道是他在作梗?”叶凡倒出了顾俊飞。

  "顾俊飞加张明堂, 京城顾家人。唉……”齐振涛一脸的阴沉, 叹了口气。

  良久, shuō道:"算啦小叶, 我拔500万给你, 你们天墙公路既然在地区通过了, 就以地区项目形势搞吧, 加上你已经nòng来的2100万, 也有2600万了, 能搞多少就搞多少吧。对你们麻川来shuō, 也是天大的政绩了。有些事, 力有所不逮要知道‘退一步。”

  "齐叔, 谢谢你了, 这事, 我不打算放弃。我想直接去京城跑一▲趟。”叶凡双眼闪着坚定的光芒。

  "有志气, 去吧, 不行就回来。如果你小子能让宋将军点头的话, 江都省那一块我给你出面。”齐振涛一拳擂在桌上, 脸阴沉沉的。这个, 卢九一不卖他这个直管领导面■▲趟。”叶凡双眼闪着坚定的光芒。

  "有志气, 去吧, 不行就回来。如果你小子能让宋将军点头的话, 江都省那一块我给你出面。”齐tàng。”yèfánshuāngyǎnshǎnzhejiāndìngdeguāngmáng。

  "yǒuzhìqì, qùba, búhángjiùhuílái。rúguǒnǐxiǎozǐnéngràngsòngjiāngjun1diǎntóudehuà, jiāngdōushěngnàyīkuàiwǒgěinǐchūmiàn。”qízhèntāoyīquánlèizàizhuōshàng, liǎnyīnchénchénde。zhègè, lújiǔyībúmàitāzhègèzhíguǎnlǐngdǎomiàn子, 齐振涛那脸, 自然丢得大发了, 不生气才怪。

  "shuō定了”叶凡盯着齐振涛。

  "定了。”齐振涛漏出两字来。

  叶凡回了一趟麻川县, 把工作安排好后又到地区向庄世诚汇报了公路情况。

  "去吧, 实在不行打我电话。”庄世诚若有所思, 鼓励道。瞅了叶凡一眼, 问道:"小叶, 你跟齐省长怎么回事?”

  "噢齐省长的儿子叫齐天, 跟我是拜把子兄弟。他一家人对我很好。”叶凡shuō道。

  "老贺, 那边的案子查得怎么样了?”叶凡问道。

  "进展缓慢, 江都省那边包得很紧, 咱们又没熟人, 打不进去。倒是德平这边问题不大, 估计重点的问题应该在江都省。”贺海纬皱着眉头。

  "嗯我这段时间太忙了, 还得去京城争取天墙公路项目。等我忙过这事后再想办法。”叶凡shuō道。

  "我不急, 江都省那边的铜业公司肯定有问题。抽丝剥茧, 我就不信那铜业公司真是个无缝的蛋, 哼”贺海纬突然雄心爆发。

  "贺哥, 你又恢复了当初当刑警总队长时气概。没错, 只要有缝, 咱们就能钻进去。”叶凡笑道。

  "那是, 你贺哥我是○什么人, 相当初……”贺海纬刚准备吹牛, 瞅了叶凡一脸笑意后打住了, "不shuō了, shuō了没意思。这次的事你就放心, 不揪出一批人来我就不叫贺海纬。”

  "旗开得胜, 哈哈哈……”两只■酒杯碰在了一起。

  晚上, 到了省城水州。

  一个小酒馆里坐着三人。

  "铁海, 范刚, 有查到卢九一的一些什么没有?”叶凡淡淡问道。

  "卢九一听shuō是顾峰山帮助提上去的, 他的背后人就是顾峰山了。不过, 当时卢九一坐上省交通厅长位置时顾峰山还没到南福, 估计卢九一早就攀上了京城顾家。去nián顾峰山到南福后, 卢九一估计就是顾家预先安插在南福省的一枚钉子。”赵铁海shuō道。

  "不管他是铁钉钢钉无论什么钉子, 敢惹咱们哥就得让他付出血的代价, 哼”妖棍范刚是范春香的弟弟, 一直把叶凡当亲哥对待的。

  "当然, 即便是京城顾家, 咱们这鸡蛋也得去碰碰那硬石头。, 太不是个东西了。”赵铁海接上话骂道。

  "听shuō交通厅的常务副厅长韦建明一直跟卢九一都不合, 还听shuō因为省城市委书记许万山的黯然出局, 使得省里将进行一系列的人事调整。目前盯着副省长位置的各厅一把手相当的多, 而卢九一就是一个相当具有竞争潜力的人。”范刚透出了小道消息。

  "嗯副省长里有人调整到许万山的位置, 那副省长的位置又空出一个来, 这就是多米诺骨牌效益。

  卢九一想坐上副省长宝座, 有着顾峰山的支持, 很有可能。不过, 估计郭书记和朱省长未必愿意看到这种情况发生。

  当然, 既然卢九一死心的跟着顾峰山, 为顾家卖命, 他不但要受到郭书记和朱省长的阻拦, 还得, 哼……”叶凡冷哼出声了。

  "哥, 这事恐怕不好办。咱们都是一些小毛虫子, 想撼动顾峰山, 跟蚍蜉撼树有何区别?”范刚脑子相当聪明, 也很直白, 扫了阴沉着脸的叶凡一眼, 又shuō道:"当然, 哥如果决定出手了, 咱们就是载脏也得把卢九一搞臭了才行, 敢惹咱哥, 死定了。”

  "没错我就不信卢九一是个清官, 只要能捅出什么来, 先把这老小子搞臭了再shuō。”赵铁海没一丝犹豫。

  "嗯, 你们在暗处查查, 上面的东西我会让卢九一尝到小毛虫的厉害的。”叶凡讲这话时, 眼前浮现出了乔圆圆的身影来。既然卢九一想坐上副省长宝座, 肯定得过中组部那一关的……

  首都燕京。

  叶凡刚离开不到20天, 又回来了。休息了一晚上, 第二天刚好是星期六, 正好找人。

  宋家川将军的家在燕京海淀区槟榔湾。

  听shuō这里面住的全是军队高层, 至少也得是少将级别的高官。一个很普通、并不华丽, 而且相当古朴的山湾。

  不过, 走近后就晓得了, 门卫是由武警站岗的, 估计没得到事先预约或者什么特别通行证◆类东东根本就进不去。

  不过, 当叶凡在三个张着警惕眼光的威武武警盯视下掏出了那本赵宝刚给的总参军务部副部长证件后, 三个武警察是忙不迭行了个标准军礼。

  "首先, 请问要去什么地方,● 我给您带路?”一个肩佩上尉的武警头儿热情地问道。

  "不必了, 我随便走走。”叶凡笑道, 随步走了进去。

  "哥们, 那证件是真是假?”一个高个子武警小声问身旁的矮个武警。

  "别乱shuō, 绝对是真的。想想, 那造假者脑子进水了也不敢往咱们这里面混的。要混进那些高官楼里是不可能的, 每个高官楼前还有特别的贴身警卫。”矮个武警shuō道。

  "太nián轻了, 真不像啊”高个子摇了摇头, 实在是不敢苟同。

  "的确nián轻, 二十出头就是军务部副部长, 那可是少将级别的高官才能担任的职务。难道他是将军?也太逆天了。”矮个子耸了耸肩, 当然也是一脸的迷惑。

  "嘀咕啥”头儿模样的上尉冷哼了一声, 转尔shuō道:"绝对有大背景, 不然, 太nián轻了……”

  叶凡转悠了一圈子。

  终于看到了36号楼。

  挺古朴的一个四合院子, 门口用一些木棍子竖chéng栅栏样子围着。不小心一看, 还以为是某个农家小院子。

  门口也没想象中的威风警卫站岗, 就连那栅栏做chéng的镂空门都斜开着并没锁。

  叶凡轻轻的推了进去。

  "一送红军下南山, 秋风细雨扑面寒, 树树梧桐叶落完, 红军几时再回山?二送红军大路旁, 红漆桌子路边放, 桌上摆着送行酒, 祝愿红军打胜仗……”

  院子里传来了一个略显苍哑的声音, 好像是个老头在哼歌, 基本上全跑调了, 听得叶凡头皮发麻直想吐。

  扫了一阵子, 才发现在院子的东北角居然辟出了一小块菜地, 一个脸皮皱巴的老头正蹲在地下, 小心的拔着菜地里那并不高的小草。

  "这老头, 不知是宋将军家里什么人, 按理shuō应该不是他父亲吧, 应该是亲戚。”叶凡心里疑惑, 走了进去。站了一会儿, 发现那老头头都没抬, 还在拔着自家的小青草。

  叶凡干脆也蹲了下去, 帮那老头子拔起草来。

  "别动, 就这点草给你拔了老子还拔个球”那老头略显不满, 生气地叫道。

  "没拔够是不是, 干脆我带你去草原拔个够。”叶凡哼声道。

  "你懂个屁, 哪里来的小毛孩, 跟老人家我抢草拔。老子在草原上驰骋时你还不知在啥娘胎里候着。”老头倚老卖老, 哼道。

  "草原上驰骋, 骑骑马有啥。现在花了几百块, 能骑上几天■了。”叶凡并不卖账, 感觉这老头太大条了, 心里也有些气愤, 讥讽道。

  "放屁老子那个时候是血里来火里去的, 还玩, 玩命还差不多。你们这些小nián青, 哪里晓得那种状况。真见了哪种场面,■ 别吓得尿裤子就行了, 哼”老头扫了叶凡一眼, 不屑地shuō道。

  "尿裤子, 本人有那般胆小吗?德平的麻川县听shuō过吗?那个地方是土匪窝子, 现在, 还不是被我治得服服帖帖的。一个小草□原, 算个毛”叶凡自然有原因的, 像军队高层一些人全是老家伙, 甚至是从解放战争那个特殊nián代过来的, 这些老家伙有的脾气相当古怪, 你恭敬着人家未必鸟你, 所以, 叶凡决定反其道而行, 试探一下◇yuán, suàngèmáo”yèfánzìrányǒuyuányīnde, xiàngjun1duìgāocéngyīxiērénquánshìlǎojiāhuǒ, shènzhìshìcóngjiěfàngzhànzhēngnàgètèshūniándàiguòláide, zhèxiēlǎojiāhuǒyǒudepíqìxiàngdānggǔguài, nǐgōngjìngzherénjiāwèibìniǎonǐ, suǒyǐ, yèfánjuédìngfǎnqídàoérháng, shìtànyīxià再shuō。

  "你……治服麻川, 不可能, 你才多大。”老头终于抬起了头, 轻扫了叶凡一眼, 又低下头去, 摇了摇头。

  "不相信是不是?马胡子知道不老头?”叶凡故意哼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立即博_立即博娱乐|立即博官网 - 开户,享好礼 备案编号:粤ICP备06000284号-1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600028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