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吼一下


  "左右各一个, 这轮椅倒成了一座山, 你俩个推不动要不叫他们推了。”叶凡淡淡一笑打着哈哈。

  "哼!”乔圆圆一松手, 跑到左边去了, 右边是凤倾娍, 轮椅倒是动了, 乔圆圆突然漏出一○句莫名其妙的话来, 笑道, "叶哥, 古代朝庭里都是文官站左边, 武将站右边是不是?”

  "嗯!”叶凡应了一声, 感觉真是糊涂, 不知乔圆圆问这话什么意思。

  "从左到右, 说明左边大是不是, 文官的dì位一般都比武将高, 而且, 武将都是些粗人, 哪懂什么叫理儿?”乔圆圆那话说出来后, 凤倾娍那有不明白的。

  和着你乔圆圆在借机贬低我是不是?她自然也是不会相让的, 咂了咂嘴, 哼道, "那是朝庭, 不是推轮椅。两码事, 能挨上边吧。现代社会, 时代变了, 一般人都是右手用着顺手, 像拿筷子的人中, 左撇子肯定少, 不顺手啊!乔大小姐, 不顺手的东西叶哥还会用吗?”

  "顺不顺手叶哥自然清楚, 哼!”乔圆圆回敬一声。后边两特勤队员王吉和邓海平听得一头雾水。

  叶凡脸上淡然, 心里苦笑。暗道这女人真是难缠啊, 推个轮椅还得分个高低, 论个尊卑什么的, 这都是什么破理论……

  其实, 总医院里本来安保措施就做得好, 像叶凡住的这层楼全是副部级及以上高官们就医的dì方, 根本就不用担心什么安全问题。

  镇东海安排两个特勤队员带着一些jiàn习的特勤队员24小时轮班守在叶凡病房前, 本来就有些大题小做了。

  当然, 叶凡知道, 这是镇东海表示对自己的关心。至于安全问题, 在这军总医院里还怕什么?

  蓝京军区司令员陈凯越的病房外站着两个军官, 一个身体笔挺的高个子上尉, 一看就知道是看门的。

  另一个个子稍矮的年青人少校夹着个黑色皮包正坐在门外的一条椅子上, 无聊的望着天花板发呆, 此人肯定是秘书一类了。

  jiàn乔圆圆和凤倾娍过来, 那年青人感觉眼前一亮, 顿时来了精神头, 隐晦dì扫着两女。倒是叶凡这个坐轮椅上的年青正主儿直接被该同志无视了。

  因为王吉和邓海平都是穿的便装, 所以,■ 也吸引不了什么人眼球。

  "上尉同志, 陈伯伯怎么样了?”这时, 凤倾娍抢得先机, 下嘴问道。

  "陈司令已经检查完毕, 身体状况不错。不过, 对不起, 姑娘, 陈司令不jiàn客, 任何人都不行。”上尉一脸严肃说道。

  "我们跟陈练练是朋友, 陈伯伯以前jiàn过我们的。”乔圆圆说道。

  "对不起, 还是不行。”上尉客气的拒绝道。

  "慢着, 两位姑娘, 你们说跟陈练练是朋友, 有什么证据?”坐椅子上的年青少校这时走上前来, 笑着问道。

  "证据, 这个, 你让我们jiàn到陈伯伯他自然会认出我们来的。”凤倾娍摇了摇头。

  "对不住两位姑娘, 这样, 恐怕不行。请谅解, 如果拿不出什么证明的话就请离开这里, 陈司令要休息。”年青少校很有礼貌, 说道。

  "王吉, 你证明给他看看, 就说我有事求jiàn。”这时, 叶凡摆了摆手说道。

  "是!”王吉跨前一步, 从皮包里掏出一本工作证来递给了年青少校。

  少校淡淡的扫了叶凡一眼才接过了工作证, 翻进去一扫, 顿时, 眼皮子不由得跳了跳, 立即双脚并拢一个立正, 嘴里说道:"蓝京军区少校费国宁问候首长您好。”

  这小子很聪明, 在这伙人里这个坐轮椅上的年青人显然才是正主人。而要中警内卫局的同志保护的主儿, 那是什么来头的。而且, 王吉还是内卫局一个团长, 其实是队长, 显然是个官。

  那这轮椅上一脸和气的年青人岂不是来头更大。费国宁已经认定, 这个年青人肯定是中央某位领导的后代, 不然, 就凭他自己, 怎么可能能劳动中警内卫局同志来保护, 那也太荒唐了。至于内卫团同志会来照顾他, 自然是人家打了擦边球了。

  "嗯!”叶凡也没矫情, 客气的点了点头, 扫了费国宁一眼, 笑道, "如果方便的话, má烦你进去问问陈司令是否有空, 在这医院呆了好几天了, 想找个人聊聊, 呵呵。”

  "不知首长贵姓, 我也好给陈司令说叨一下。”费国宁略略欠了下身子, 说道。

  "叶凡, 鱼桐市来的。”叶凡点了点头。

  "那好, 我先进去问问, 首长稍候一下。”费国宁微微一愕之后, 还是推门进去了。

  陈凯越外号‘黑面, 跟其人相比的确有点贴切。肤色略显黑色, 个子也不是特别的高大, jiàn叶凡进来, 他还是斜靠在沙发上, 嘴角还挂着一丝淡淡的轻蔑, 估摸着是把叶凡当成什么二世祖了。

  当然, 既然人家有中警内卫团的一名队长保护着, 显然大有来头, 其身世, 自然了得。

  陈凯越倒不是说怕他, 主要是觉得有点好奇, 想jiànjiàn这主儿是谁?居然无聊到找自己聊天的dì步, 没有点胆识应该不敢来打扰的。

  不过, 当他扫jiàn一左一右推着轮椅的乔圆圆和凤倾娍后顿时微微的愣神了一下, 似乎在什么dì方jiàn过这两位姑娘, 但一时又想不起来了。

  "陈伯伯您好, 我是乔圆圆, 练练妹子今天没来吗?”这时, 乔圆圆甜甜一笑, 问候道。凤倾娍当然不甘落后, 也差不多问候着。

  "圆圆、倾娍, 是你俩个, 怎么想到这里来了?”这时, 从内间里跑出一清丽女孩子来, 笑着迎了上来。

  当她一瞧jiàn叶凡, 顿时也是愣神了一下, 看了看, 问道:"圆圆, 倾娍, 这位是?”

  "好朋友。”乔圆圆和凤倾娍同时抢答道, 陈凯越脸上闪过一丝玩味的微笑, 终于想起来了。笑道:"原来是你俩个丫头啊!一年没jiàn倒是大变样了, 都快认为出来了, 呵呵呵……”

  又看了看叶凡, 笑问道:"年青人, 是你要跟我聊天吗?”

  "呵呵, 是的, 在这医院躲了几天, 人很烦, 想找个人聊聊。”叶凡很有礼貌, 说道。

  "这倒奇怪了, ■我对你可是一无所知。陌生人有什么好聊的, 话不投机啊!”陈凯越淡淡说道, 这边, 陈练练má利的泡起茶来。

  "我是从粤东那边的鱼桐市来的, 在鱼桐工作。没聊开始陈你怎么能说话不投机, 也许,◆ 咱们一聊就成了知交。”叶凡淡定的笑道, 看了陈凯越一眼。

  接着, 又拉话道, "早闻陈司令大名, 只是无缘相jiàn。这次机缘巧合能jiàn到陈司令, 刚才听圆圆和倾娍说是认识陈司令, 好◎像跟练练姑娘还是好朋友, 所以, 一时忍不住就来了, 冒昧之处还请jiàn谅。”

  "无妨, 圆圆和倾娍也经常到我家, 只是我很少呆京里。”陈凯越淡淡说道。看了叶凡一眼, 突然, 那脸严肃起来★☆, 哼道, "想必叶先生出身富贵吧?”

  "陈司令想错了, 我父母亲都是普通小干部, 还不到科级。家在南福省古川县城关。”叶凡解释一下, 知道陈凯越有些看轻自己了。

  "噢!是吗, 这□倒怪了!”陈凯越淡淡说着, 皱了下眉头, 显然认为叶凡的话不实。

  "陈伯伯, 他讲得没错, 是真的。叶哥的父亲是古川县劳动局局长, 母亲是老师。叶哥自己现在已经是鱼桐市政法委书记了。”乔圆圆解释道。

  一声‘叶哥出口, 陈凯越心里自然明白, 这是人家乔圆圆在表示她跟叶凡的关系很亲密, 实则就是在为叶凡隐形造势嘛!

  "嗯, 叶哥的家我去过。”凤倾娍也笑道。

  "嗯, 年青人, 你来我这里, 恐怕是此dì无银三百两吧?”陈凯越此人就是直性, 一点面子不给叶凡留, 哼道。

  "既然陈司令一眼看穿了, 哪我也不矫情了。是这样的, 听说驻浦海的第五集团军准备搞个新型兵种, 也就是陆海混编旅……”叶凡隐晦dì表达出了自己意思。

  "哼!小小年纪, 你也敢插手军务, 是谁给你的权力, 胆子不小。要是我把你今天讲的话汇报上去, 估计, 你头上那顶帽子就得◆飞了。”陈凯越明显不高兴了, 那脸开始呈显‘黑面来了。

  "陈伯伯, 他……”乔圆圆和凤倾娍倒同时急了, 喊了出来, 不过, 被陈凯越打断了, 哼道, "你两个丫头别瞎掺和, 军队的事能开玩笑□吗?”

  陈凯越摆了摆手, 冲叶凡哼道, "你走吧, 我不想再jiàn到你。年轻人, 给你一声忠告, 路要走正, 歪门邪道是行不通的。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哪点小心思。圆圆跟倾娍是跟我熟悉, 但那是○两码事。以后注意着点, 这次的事我就当没看jiàn没听jiàn, 走吧!”

  "爸, 你就聊聊也……”陈练练有些急了, 既然叶凡是圆圆她们好朋友, 帮一回又有何妨?不过, 显然被陈凯越不想给女○儿机会, 霸道的打断声音道:"不用说了, 再不走我可是要叫人来赶了。”

  陈凯越一向强势, 铁腕手段, 再加上其家世了得, 又是开国在将后代, 人又正直, 所以, 并没把叶凡这种想靠着乔、凤两位姑娘撑腰的孬种看在眼中。

  他喜欢有本事的人, 这个, 对于好多老一辈的军人, 军界大腕, 都有此等心思的。因为, 江山是靠他们用血与肉拚着打出来的, 当然倍加珍惜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立即博_立即博娱乐|立即博官网 - 开户,享好礼 备案编号:粤ICP备06000284号-1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600028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