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40章 海东的太子爷


  "那小子估计家世了得, 不然, 一个黄毛小子怎么可能混到市长位置。此人倒是一大劲敌, 老张, 咱men得早做准备才对了。”这时, 一个身着中山装, 一脸严肃的半老头子哼声道。

  此人叫丁义明, 是海东市不带常的副市长。本来, 这老家伙以为张明森能顺利接班。那他空出来的常务副市长位置不就轮到自己头上了。

  想不到叶凡突然杀出, 使得张明森的愿望落空了, 就是丁义明的希望也成了泡影。

  而指望着丁明义那副市长位置的干部可是不少。就像多米诺骨牌一般, 升官无望的干部men自然都是满腹牢骚了。

  "哼, 那就叫他坐车来, 爬着走。”张明森冷冷的哼了一声, 眼中★一道寒光闪过, 有点像是一匹饿狼。

  "市长, 你说来, 我men该怎么给他来那么一下。”赵山脸上闪过一丝阴笑。

  "呵呵, 别急。相信有人比我men更是坐不住的。”张明森突然淡淡的笑★了笑。

  "你是说范远那老家伙?”丁义明淡淡笑道。

  "妙妙, 范远是海东一把手。一个毛头小子来跟他搭班子, 年轻人嘛, 肯定容易冲动。到时, 毛头小子狂K老牛老范同志那就有得热闹瞧了。”赵山嘎嘎尖笑道, 有点像是一老太监叫春。

  "范远可是只老狐狸, 他肯定知道, 这件事上最受不了气的就是明森兄了。估计, 这老家伙一时不会出手的。如果他在观望, 咱men也观望, 那不是便yí那姓叶的小子?”丁义明倒是有些忧虑了起来。

  "说的也是啊!绝不能便yí了那小子。听说那小子不是6号下来, 我men已经接到省委组织部通知了。

  昨天局长把我men招集起来布置好了接洽领导的安全工作。这次安保方面是由我负责的。

  咱men能不能在这里面做些文章, 让那小子还没坐到市长椅子上就摔个大筋斗那才解气的。

  没准儿那小子受不了气转身走人都有可能的。”赵山哈哈笑了起来, 仿佛看到了叶老大狼狈溜出海东的场景, 这家伙, 想象力彼为丰富的。

  "这样干不妥吧, 6号那天省委组织部肯定会有领导陪同下来。到时出了状况, 那不是明摆着咱men海东市有人想闹腾。给领导留下一个坏印象可不是什么好事。”丁义明副市长摇了摇头, 这家伙头脑还是很清楚的。

  "老丁, 你什么时候这般怕事了?”张明森瞧了丁明义一眼, 冷冷哼了一句, 对于丁明义的发言彼为有☆些不满意了。

  "不是怕事, 只是慎重点, 咱men完全可以等组织部的领导走了后再动手。那样, 既不会得罪了省委组织部的领导, 而且, 那小子屁股还没坐热就捅出大事来不是更好。”丁明义解释道。◆☆些不满意了。

  "不是怕事, 只是慎重点, 咱men完全可以等组织部的领导走了后再动手。那样, 既不会得罪了省委组织部的领导, 而且, 那小子屁xiēbúmǎnyìle。

  "búshìpàshì, zhīshìshènzhòngdiǎn, zánmenwánquánkěyǐděngzǔzhībùdelǐngdǎozǒulehòuzàidòngshǒu。nàyàng, jìbúhuìdézuìleshěngwěizǔzhībùdelǐngdǎo, érqiě, nàxiǎozǐpìgǔháiméizuòrèjiùtǒngchūdàshìláibúshìgènghǎo。”dīngmíngyìjiěshìdào。

  "明义兄, 咱men完全可以不用自己出面嘛!”这时, 财政局长刘一标淡淡笑道。

  "不用自己出面, 你是想借刀杀人?”丁明义若有所思, 看了刘一标同志一眼, 问道。

  "当然!”刘一标略显得意, 抬眼看了看丁明义, 说道。

  "刀在哪里?”赵山有些不明白, 看着刘一标。而张副市长也差不多。

  "呵呵。”刘一标真是拿摆了, 故意还呷了口茶。

  "老刘, 你这老毛病就是改不了。什么事都喜欢拿摆一下显显能。”张明森淡淡笑着催问道。

  "地堂鸟集团不是有个苏林儿。”刘一标终于抛底子了。

  "苏林儿一个女流之辈, 虽说她来自京城苏家。年☆芳也才二十六七, 不过, 那姑娘可是不简单。

  地堂鸟集团在海东落户才几年时间, 创下的业绩在商业圈中也是有目共睹的。

  像集团所属的服装, 苏氏会所在咱men海东都是响当当的。不过,◎ 这个跟她有什么关系?”丁明义淡淡哼道, 斜瞄了刘一标一眼, 这厮有些不喜欢刘一标的拿摆。好像这世上就他刘一标最聪明, 其它人全是蠢蛋似的。

  "嗯, 我也纳闷。不过, 苏林儿的确不简单。地堂鸟集团刚落户海东时注册资金才几千万, 现在, 听说总资产已经达到五个亿了。几年时间啊, 整整翻了十倍。就是去抢银行也抢不出这样的业绩来啊!这种利润, 在业内让某些同志眼红不已。”张明森居然叹息了一声。看来, 那个苏林儿在海东是相当有名气的了。

  "还不是海东的官员为了巴结苏家给的特殊政策好, 再加上苏林儿的厉害, 成就了地堂鸟集团的辉煌。而且, 苏林儿本身也有过硬的本事, 超前的眼光。”丁明义哼道, 看了刘一标一眼, 问道, "老刘, 你还没讲清楚苏林儿怎么成为我men手中的刀?”

  "是啊刘哥, 到底怎么样才能让苏林儿成为捅人的刀?”赵山也是一脸疑惑看着刘一标这半秃子。心里却是骂着这狗日的秃子, 尽折腾人。

  "苏林儿是不可能成为咱men手中的刀的, 不过, 苏林儿不是认了个干妈, 她那个干弟弟苏牛蛋完全可以成为咱men手中的刀的。而且, 是一把能砍死人的大刀。”刘一标干声笑了一声。

  "苏牛蛋那个蠢蛋, 呵呵……”赵山突然笑了, 看了刘一标一眼, 竖起大拇指说道, "还是刘哥厉害, 居然能想到他头上。

  这货的确是个蠢蛋, 每次犯了事都是苏林儿来一个电话给他摆平。不过, 苏林儿这女子也特奇怪。

  好生生出身京城苏家, 应该是高贵之家了。怎么的就认了海东一个乡下土蛋蛋牛桂菊为干妈。

  连带着他儿子张牛蛋也改了姓, 居然跟着干姐姐苏林儿姓苏牛蛋了。妈的, 这名也太扯了, 牛蛋牛蛋, 干脆叫牛屎算啦。”

  赵山的话立即引来了屋里人的哄堂大笑。

  "其实, 这个我也是偶然中发现的。我妹夫崔青大家都晓得, 是市土地局局长。这苏牛蛋前次居然找到我妹夫要求审批一块地。好像是听说苏牛蛋跟人合资搞了个什么塑料厂什么的。”刘一标刚讲到这里。

  赵山忍不住笑道, "苏牛蛋除了会把钱往女人那裙底下面塞以外还会做生意, 做个屁!听说苏林儿每个月给他一万块零花钱, 根本就不够这小子操女人的。”

  "没错!一万块苏牛蛋拿去几天就好了。这个蠢货自己没屁本事, 听说就念到小学三年级毕业的。

  以前根本就是街头一混混, 后来踩了狗屎碰上了苏林儿。现在倒是显摆起来, 搞得人模狗样的, 好像他是咱men海东的霸王似的。

  常常自称自己是海东的太子爷, 外号人称‘牛太岁。撒钱像撒纸一样大方, 手下自然也养了一批小弟。

  这家伙胆子越来越大, 我妹夫碍于苏林儿面子, 听了苏牛蛋的请求后就长了个心眼。

  于是去调查过, 根本就没合资办厂这种屁事。苏林儿不给钱给他, 他拿什么去合资办厂。▲

  后来才知道这家伙居然是为浙宁过来的一个老板搞地皮的。只要这块地皮能搞下来给了浙宁那老板, 这手续费一下子就能拿到二三百万。

  这手空手套白狼的买卖太划算了。苏牛蛋知道苏林儿跟我妹夫★关系不错, 所以就找到他了。

  不过, 我妹夫一直在拖。这个, 地皮太大了, 他心里有顾虑。”刘一标说道。

  "老刘的意思是利用这块地皮在苏牛蛋身上做些文章。”张明森问着, 拿眼看着刘一标。

  "嗯, 只要我妹夫的手下去鼓动一下。比如说本来这块地皮就能批下来了。

  不过, 海东要变天了, 来了个叶市长。他还没到海东就扬言要规范海东的土地审批什么什么的。

  我相信, 苏牛蛋一听, 肯定会认为叶凡那家伙断了他财路。只要赶走了叶凡, 那地皮拿到手几百万就到手了。”刘一标倒出了全盘计划。

  "妙啊老刘, 太妙了!”赵山忍不住大声赞道, 看了刘一标一眼, 笑道, "苏牛蛋那坨牛屎肯定中计, 这小子早被钱迷了双眼。谁断他路子他肯定跟你玩命!”

  "是不错。”张明森点了点头, 看了刘一标一眼, 说道, "不过, 这事你要注意到, 咱men千万不能出面。而且, 就是你妹夫都不能出面。要做到天衣无缝才行。到时发生什么事追查起来跟咱men也没什么关系。他即便是知道了也恨不到咱men头上, 不是说咱men怕他记恨上。主要是这种事见不得光, 最好不要让人知道的好。”

  "放心明森兄, 我老刘办事, 你放心着就是了。到时, 跟咱men屁关系没有一个的。”刘一标阴森森笑了。

  "范书记, 来了一个毛头小子, 以后咱men的事好办了。”市委书记范远的家里也坐着一伙人, 此刻一个瘦脸中年人呵呵笑道。此人叫高华, 是海东市市委秘书长。

  "不一定老高, 年青人易冲动, 往往不按常理出牌。而且, 这种人不知天高地厚。

  不该闹腾的场合他敢出口, 不敢出手的地方他敢横插一杠子。本来, 官场有官场的规矩的。

  这种人不按官场规矩出手就乱套了。有的时候还会搞得大家很被动, 因为, 他出的招子你是防不甚防。

  比如, 有的下三烂法子一般的干部都不会用的, 而他men这些人脑中根本就没有这种概念, 他men就敢做。”这时, 坐高华对面一个颌下留着几根长胡子的老家伙摇了摇头。此人叫吴生发, 是海东市老牌副市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立即博_立即博娱乐|立即博官网 - 开户,享好礼 备案编号:粤ICP备06000284号-1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600028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