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46章 小女子来讨公道的


  【情人节了, 加yī更。】

  "省委办公厅文秘处有位叫李木的同志不错, 以前在红莲区时, yī年了我都没有配专职秘书。当时我观察他好久了, 你以海东市政府办公室名义向省委办公厅提交申请抽调李木同志到海东来。至于住的地方, 高秘书长说是他亲自安排了。这个, 你就不用麻烦了。”叶凡说道。

  "噢!”于友和点了点头, 看了叶凡yī眼, 说道, "高秘书长亲自操办了那我就放心了。▲”

  不过, 叶凡的鹰眼gǎn觉于友和的神情有些怪异的yī闪就恢复了。心说怪了, 到底怎么回事, 难道其中有啥问题不成……

  于友和刚打开门, 就听到yī声冰冷的哼声道:"好威风的叶市◇”

  búguò, yèfándeyīngyǎngǎnjiàoyúyǒuhédeshénqíngyǒuxiēguàiyìdeyīshǎnjiùhuīfùle。xīnshuōguàile, dàodǐzěnmehuíshì, nándàoqízhōngyǒusháwèntíbúchéng……

  yúyǒuhégāngdǎkāimén, jiùtīngdàoyīshēngbīnglěngdehēngshēngdào:"hǎowēifēngdeyèshì长!”

  "是苏总, 你来找市长?”于友和嘴里说着, 赶紧转过身来看着叶凡。不过, 于友和gǎn觉这女子来者好像有些不善。因为那口气相当的硬梆的。所以, 故意的用屁股堵住了苏林儿的道路。
▲   "谁啊于主任?”叶凡瞄了门口yī眼, 发现是个身材高挑的女子。此刻身体大部分被于友和堵住了还能露出半个头来。

  这女子, 至少也得有yī米七以上了。因为于友和接近yī七米。女子加上高跟鞋◆会高于友和半个头, 也正常了。

  "市长, 是‘地堂鸟集团的苏林儿总裁。”于友和说道, "她想见你?”

  "让她进来。”叶凡gǎn觉有些莫名其妙, 怎么会突然冒出yī姑娘来想见自己。

  于友和yī听, 眨了下眼皮子。叶凡知道这姑娘肯定想找事, 但也没多想, 摆了摆手, 作了个让人进来的手势。于友和yī看, 只好身子yī侧转让出了门道。

  终于露出了此女的庐山真面目。

  瓜子脸大眼皮, 高挑的鼻子很适配的坐落在脸盘上。特别是睫毛有些长, 看上去更是凭添了许多风彩。淡紫色镶花边的内衣外披着yī件略显蓝紫的披风。

  内衣胸口处还有yī条往上挑突而起的大花带边子。在此女那鼓涨的胸pú衬托下花带子更是显得好像要繃紧而去似的。

  下身肉色丝袜托着修长的双腿, 相当的长。属于那种能勾人的美腿。不过, 此女那脸色却是不好看, yī脸的冰冷得寒人, 好像谁欠了她几百万似的。

  不过, 她再冰, 叶老大却是yī脸淡然, 盯着她看了几眼, 指着转角处的yī个假皮沙发, 说道:"坐吧苏总, 不过, 本人看苏总的脸色有些不好看。女人啊, 总是板着个脸容易衰老, 不好, 不好!不好的!”

  讲完后叶老大还古板的摇了摇头, 好像彼为gǎn叹似的。

  "我老不老不管你市长大人的事?小女子今天来是讨公道的。”苏林儿还是冰冷着哼道。而且,★ 站叶老大桌子对面也不肯坐, 拿眼盯着叶老大。

  "苏总, 喝茶。”于友和早泡好了yī杯香腾腾的茶, 轻轻的放在了茶几上。他看了苏林儿yī眼, 说道, "苏总, 有什么事好好跟市长说说, 叶市□长刚来, 对咱们海东的情况还不是很熟悉。所以, 苏总有什么话细细说来, 我看, 还是坐下来慢慢说吧。”

  "你算什么东西, 给我滚!我要好好问问市长大人?不想听yī只乌鸦老是在yī旁呱燥的烦人□!”苏林儿朝着于友和就甩脸子了。而且, 那话讲得说有多难听就有多难听的。

  "苏总, 你这是为了什么?别这样。”于友和干接待工作干久了, 知道什么人能得罪什么人得罪不起。所以, 居然能忍下这话●来, 这厮是yī脸苦笑着说道。

  "你滚不滚?”苏林儿仗指气使, yī幅盛气凌人架势。叶凡是再也忍不住了, 什么唐副主席的‘海纳百川早给抛到九宵云外了。指着苏林儿冷冷哼道, "放肆!”

  "放肆!”苏林儿听到这两个字后居然微微的yī愕, 好像不敢相信叶老大敢如此训叱自己似的, 她瞪大了双眼指着叶凡哼道, "你这是冲谁说的?”

  "除了你还有谁?不像话, 这里是什么地方, 市★长办公室。你口口声声市长大人, 你尊重过市长没有?

  这里, 是你训叱人的地方吗?于主任是市政办堂堂的主任, 国家干部, 哪能容你如此猖狂。

  而且, 作为yī个女人, 怎么yī点ji●āo养都没有。挥指乱弹着像什么样子?马上给我坐下, 不然, 你马上滚蛋, 哪里凉快去哪里?”叶老大冷冷哼道, 自然是要为于友和找回面子了。而且, 叶老大心里暗暗高兴, 这个时候是拢络人的大好机会。

  果然, 于友和脸上那gǎn激的神情yī闪而逝。有时候, yī句话就能降服yī个人。

  "你敢叫我滚蛋, 你敢说我苏家出来的人没jiāo养。你再讲yī句?你再讲yī句试试?”苏林儿指着叶●老大叫了起来, 这女子, 激愤得嘴唇yī直在咂巴着。因为, 估计打小以来她从没受过如此待遇吧。

  "不听话就滚蛋, 怎么着了苏林儿总裁。是不是要本人叫人来请你滚蛋去!”叶老大再次从鼻腔里哼出了◆★这句话。

  那话是毫不留情, 像这种京城来的贵女叶老大连顶级的像乔圆圆凤倾娍赵四等人都见过, 还怕了你yī个苏林儿?

  "你混蛋, 你打伤了我弟弟, yī个十足的暴力市长。我苏林儿看不◎起你, 什么市长, 简直是蠢货yī个, 混蛋yī个, 敢说我苏林儿没jiāo养, 没jiāo养的是你这种混球……”讲到这里, 苏林儿激动得难以自己, 情绪yī下子有些失控了。这女子, 顺手操起于友和面前的茶杯那是凶向胆边生, 恶向心中喷, yī把就狠砸向了叶老大。

  "快躲!”于友和yī看吓得大叫了yī声, 不过, 老于同志此刻正在门边, 隔太远也来不及了。老于同志只能眼睁睁看着那茶杯溅着茶水撒砸向了叶市长。

  不过, 转眼, 老于同志gǎn觉眼前yī花。等他反应过来时, 那嘴早张大得合不拢了。因为, 他发现那茶杯居然自个儿在空中旋转了yī圈后, 诡异的反朝着苏林儿飞弹了过去。而且, 速度飞快。眨眼间就到了苏林儿面前。

  "啊……”苏林儿也觉得这事太诡异了, 吓得想闪, 不过, yī时间那闪得过来。

  着着实实的被茶杯里那茶水给溅得yī头yī脸yī身都是。幸●好早上烧的茶水因为瓶胆坏了, 所以不怎么热, 不然, 苏林儿会不会被毁容了就难说了。

  而且, 茶杯也是轻轻的就砸中了苏林儿的胸pú。茶水自然也顺着她那白晰的脖颈灌了不少进去的。

  "◇你……你……”苏林儿胸pú起伏如波浪起伏, 指着叶凡被噎住了, 居然讲不出话来。

  "我怎么啦?自己要砸自己了还讲什么?而且, 本市长还没追纠你袭击市长的罪名已经算是格外开恩了。怎么样, 要不要本市长找件衣服给你换上咱们再好生聊聊。”叶凡居然淡淡的笑了, 摆明了就是要看苏林儿笑话了。

  "你个……”苏林儿张口讲到这里, 不过, 见叶老大那脸突然凶相的yī板, 苏林儿居然有生以来gǎn觉到了yī股子巨大的压力。

  后边骂人的话居然没喷出来, 转身哼道, "你打伤了我弟弟, 我京城苏家的人是不会让你随便打了的。姓叶的, 我要你跪地向我们苏家道歉。等着吧!苏家人的jiāo养会让你领会到的!”

  苏林儿哼完后哒哒着走了。

  "市长, 怎么办?”于友和脸色相当的难看, 而且, 很是担心样子。

  "办什么?我打伤他弟弟, 真是莫名其妙了, 他弟弟是谁?”●叶老大冷哼了yī声。

  "苏牛蛋啊, 就是在街口闹事的那个混子头头, 是她的干弟弟。这苏家在京城很有势力, 财大气粗不说, 听说家里也有多位官员。”于友和怕叶老大不知天高地厚, 赶紧又是解释了◇●叶老大冷哼了yī声。

  "苏牛蛋啊, 就是在街口闹事的那个混子头头, 是她的干弟弟。这苏家在京城很有势力, 财大气粗不说, 听yèlǎodàlěnghēngleyīshēng。

  "sūniúdànā, jiùshìzàijiēkǒunàoshìdenàgèhúnzǐtóutóu, shìtādegàndìdì。zhèsūjiāzàijīngchénghěnyǒushìlì, cáidàqìcūbúshuō, tīngshuōjiālǐyěyǒuduōwèiguānyuán。”yúyǒuhépàyèlǎodàbúzhītiāngāodìhòu, gǎnjǐnyòushìjiěshìleyī遍下来。

  "哼, 我还没找她算帐, 怎么就拜了这么个不成器的干弟弟。她倒还有脸到这里来撒泼。”叶凡yī声冷哼, 看了于友和yī眼, 说道, "不要理她, 有什么尽管出招就是了。我倒要看看她能闹腾出什么来?京城苏家毕竟在京城, 这里是海东, 不是京城。再说, 关于苏氏会所的事我也会关注着的。”

  "她在咱们海东还是有yī定影响力的, 而且, 在海东商业圈内, 这女子说的话有yī部人听。”于友和隐晦的意思叶老大自然清楚, 无非是提醒自己这女人会惑众使坏的。

  "很凶嘛!yī个姑娘, 怎么能如此凶相。”叶凡淡淡哼道摇了摇头。

  "其实, 她很少露凶相的。只是很冷, 也许是家庭的优势造就了她高人yī等的性格。所以, 很难看到她对谁笑的。不过, 这姑娘心地还不错, 到海东的几年时间里居然捐建了三座希望小学, yī座中学。总捐赠的钱达到二千万左右。”于友和倒也客观的评价着苏林儿, 看了叶凡yī眼, 说道, "刚才那茶杯有些奇怪, 怎么会砸了回来?”

  "呵呵, 不是砸了回来。而是苏林儿根本就没砸好, 估计是被手指头勾了yī下, 所以回旋了yī下反弹了回来。”叶老大淡淡yī笑说道, 自然不会说这是自己使坏了。刚才那yī手绝活, 自然是叶老大的飞刀之技了。只不过yī粒黄豆就解决问题了。

  "应该是这样的, 就像飞碟yī样会回旋回来。好险!”于友和说道。

  晚上, yī个包间里又聚集了yī伙人正喝得正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立即博_立即博娱乐|立即博官网 - 开户,享好礼 备案编号:粤ICP备06000284号-1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600028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