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54章 无非一个站队问题


  一七一八K章节, "唉……”céng俊cái叹了口气不hǎo意思讲。。

  , "老céng, 在姐面前你还藏着干什么?你不讲我讲。”庄红梅嗔怪了老公一声后干脆把刚cáicéng俊cá★i讲的和盘都托出来了。

  "我看, 你这脑门子真给驴踢了。”刘真梅一听, 脸色顿时变了又变, 头句话十分的严厉, 甚至是训叱口ěn讲出来的。

  , "我知道我一时有些犯浑了, 主要是想☆还张明森一个人情。有啥办法, 别人céng经帮过我, 我总得还了这人情。不然, 我céng俊cái还是个人吗?”céng俊cái一脸苦涩, 说道。

  , "人情人情, 你就是不要分管工业这一块也不能去干这犯浑的事。

  你没hǎo生想想, 一个cái27岁的年轻人能坐上市长位置。

  那背后的底蕴有多深。跟着张明森去冲, 张明森权力yù望极高。

  这市长位置他估mo着八◆成是自己的了。

  叶凡抢了他位置, 他就是拚鼻然也得拚了。而你就不一样了, 你能得到会什么hǎo处?

  就是张明森当了市长, 他也不可能扶你入常的。你的前头还有一个丁义明, 他跟张明森□◆成是自己的了。

  叶凡抢了他位置, 他就是拚鼻然也得拚了。而你就不一样了, 你能得到会什么hǎo处?

  就是张明森当了chéngshìzìjǐdele。

  yèfánqiǎngletāwèizhì, tājiùshìpīnbírányědépīnle。érnǐjiùbúyīyàngle, nǐnéngdédàohuìshímehǎochù?

  jiùshìzhāngmíngsēndāngleshìzhǎng, tāyěbúkěnéngfúnǐrùchángde。nǐdeqiántóuháiyǒuyīgèdīngyìmíng, tāgēnzhāngmíngsēn的关系比你深得多。

  还有刘一标, 这些都是有力的竞争对手。我以前早跟你说过了,

  你想入常, 这个得慢慢来。

  你自己那位置屁股还没坐稳当就想高飞, 最后的结果肯定是摔死。别看你跟我是同级别的, 但是, 带一个"常, 字是多难。

  当初我也是运气hǎocái进去的, 你看看, 你居然去惹叶凡。你这样在他头次主持的会议上就是故意刁难!给他造成的影响简直是致命xìng的。你想到过这事的严重xìng没有。

  这个, 他难道看不出来。此人很有魄力, 就是张明森也低估他了。他敢在头次会议上, 一个同盟都找不到的情况下居然敢出手调整分工。

  你自己说说, ◆你这种人的魄力是你céng俊cái能拥有的吗?你们俩个, 根本就不在一个档次上。。别说我这个姐骂你”你真是gāi骂。要不是为了红梅hǎo, 不然, 我cái懒得骂你。”

  刘真梅的一席话, 批□评得céng俊cái那脸一下子就潮红潮红的。头低得都快到xiong脯上了。

  说道:, "姐, 我知道错了。一时有些冲动了, 当时听了张明森和别道峰的怂恿。

  而且, 我自己判断方面也出了偏差。我也是实在没想到叶凡的态度居然如此强硬。

  居然不怕头次开会就下不来台。不过, 我也看透了张明森, 此人就是一个叫别人送死的混蛋。

  先前都讲hǎo了要给叶凡一个下不来台的。结果我一冲, 他们放了几句屁就不支声了。不然, 我那会出头的。”

  讲到这里, céng俊cái微微抬起头看了刘真梅一眼”说道”"现在讲这些已经没用了, 顺华纺织厂的事不可能解决掉。我估计”就是范〖书〗记和叶凡出面也没用的。除非市政府出钱, 红书镇和纺织厂职工们再让一让这事也许摆平。”

  , "市政府出钱, 你以为市政府开银行走不是?而且, 一点钱有再吗?你那事我也听说过了, 真要出钱的话没有五六千万是解决不下来的。

  叶凡会出五六千万, 除非你céng俊cái是他的亲弟弟还差不多。而且, 都难说。你难道没看见, 市政府大院如此苒老旧。

  到现在一座像样的楼都没有。张明森有说过建新楼吗?张明森当时只是代理主持”他不建有理。

  叶凡建不建, 他肯定想建。有钱人家建新楼了, 还用得着去砸顺华纺织厂那泥潭。”刘真梅言词犀利。

  , "姐, 总得想办法是不是?现在事已如此, 俊cái也知道错了”后面gāi怎么办?姐, 你就给俊cái拿个主意吧。不然, 俊cái丢官丢帽子还是小事, 这要是传出去姐的名声也不hǎo听。”庄红梅打起了悲情牌, 讲着讲着眼眶中终于冒泪了。

  她知道自己这个干姐特别的疼自己, 只要一冒泪, 天大的事她肯定会出面解决的。。

  果然, 刘真梅看了干妹子庄红梅一眼, 没hǎo气哼道:"你就懂得哭, 一点小事哭什么?有姐在, 俊cái的帽子就丢不了。”

  "我知道姐会想办法的。”庄红梅哽咽着说道。

  "办法”刘真梅沉吟着这两个字”寻思了一阵子, 看了céng俊cái夫妻一眼, 说道”"你俩个听不听我的?”

  , "听, 姐的话就是圣旨, 姐怎么说我怎么做。以后, 我就只姐一个人的。张明森算个屁, 去他玛的张明森。”céng俊cái赶紧说道, 他知道, 现在态度就要坚决, 不然, ◇过了这村就没这店了。

  虽说刘真梅跟老婆关系很铁, 但也不能不顺着她意的。现在当官的, 那个不想当老大, 苹个不想听hǎo听的话。刘真梅, 自然也不例外的。

  , "hǎo了hǎo了!☆”刘真梅淡淡的笑了笑, 口气缓和了许多, 看了céng俊cái一眼, 说道”"既然张明森一直在逼你, 要拿你开刀。而叶凡也要拿你立威, 你想想, 你gāi怎么办。”

  , "我怎么办?”céng俊cái一时有些犯mí乎, 相当尴尬的望了刘真梅一眼。

  "gāi怎么办就怎么办?无非就是一个选择了?”刘真梅终于抛出了底牌。

  , "选择, 姐, 这个怎么行。我还没选择张明森隐晦我是墙头草了, 你也知道, 当官的最讨厌墙头草了。如果搞到最后姥姥不疼娘娘不爱成了海东的弃儿, 那我céng俊cái一辈子估计就得交待在这件事上了。”céng俊cái还没有完全糊涂。

  "你糊涂啊!就是你没选择张明森已经认定了, 你还理他干什么?

  更何况, 我看张明森也没把你当朋友看, 他只是在利用你罢了。我只能跟你说, 你必须选择了。你自己拿主意吧?”刘真梅双眼严肃的盯着céng俊cái。

  , "我跟姐干!”céng俊cái突然冒出这么一句话来。

  , "算你还有点良心。”想不到刘真梅居然冒出了这么一句话来, céng俊cái心里果然一松, 心说总算是赌对☆了, 你刘真梅照样向往权力的。

  "这样吧, 咱们是自己人, 就不讲两家话了。我看这事, 你要主动点态度拿坚决点。”刘真梅说道。

  , "姐的意思是叫娄去向叶市长表态去?”céng俊c★le, nǐliúzhēnméizhàoyàngxiàngwǎngquánlìde。

  "zhèyàngba, zánmenshìzìjǐrén, jiùbújiǎngliǎngjiāhuàle。wǒkànzhèshì, nǐyàozhǔdòngdiǎntàidùnájiānjuédiǎn。”liúzhēnméishuōdào。

  , "jiědeyìsīshìjiàolóuqùxiàngyèshìzhǎngbiǎotàiqù?”céngjun4c★ái问道。

  , "你不向他表态向谁表态, 张明森没用了。而且, 这事张明森表态都没用了。你唯一一条出路就是紧靠叶凡了。

  要拿出真心来, 实心的跟着叶市长办事?而且姐没有点猜错的话。◆▲叶凡的xìng格应gāi是趋向刚xìng的那种。

  这种人, 有着办大事的豪杰之气, 也有着枭雄本色。这种人, 不可能甘心成为范远的附庸品的。

  几个月后就见分晓了, 到那个时候, 叶■凡为了对抗范远, 他必将寻求外援的。”刘真梅淡淡哼道。

  , "我看他也是这样的人, 不然头次主持会议怎么敢那种过硬的话。有人说过刚易断, 我就纳闷了, 像他那种xìng格的人怎么这官升得比咱们快得多。”céng俊cái有些郁闷说道。

  , "呵呵, 你只看到了他"刚, 的一方面, 你没看见他的能量的应用。这种人, 因为刚xìng强, 事事要做老大, 不过, 他肯定有着当老大的能力。而这种能力表现出来也能折服一帮人跟着他办事。成大事者那个不是这样的人。”刘真梅淡淡的笑了。

  "姐, 我就怕我出面表态他会怀疑我不相信我那怎么办?”céng俊cái有些担心, 说道。

  , "算啦, 帮你一次。找个时间我会跟叶市长聊聊的。”刘真梅淡淡说道。

  第二天早上, 在海东市几位巨头相送下, 叶凡拒绝了他们作陪说是要去桃木县逛逛, 车子直奔桃木县而去。

  这桃木县, 以前水州古留居的那个喜欢玩"古, 的中年人雷坦家保藏着的一具女尸就是海东市桃木县挖出来的。

  而且, 听张道林大师说过。能让这具女僵尸保存得如此完整的地方, 没准儿还有天材地宝生长在哪里。

  叶老大现在功力没恢复, 实际心情也相当的郁闷。也是一直在寻找责恢复功力的法子。只是像唐朝古墓中出现的太岁那种天材地宝样的东西太少见了。

  就是像特勤Q组那样的组织, 动员了整个国家力量也难找到。就更别说个人去找了, 那种东西只能是可遇而不可求的。

  不过, 叶凡等人走到半道时又转悠了回去。车子直奔于友和讲的太良溪下游面去。

  当车子停在从青牛市经过的太良溪下游时叶老大看着那着恶臭味的紫中黑, 黑中闪黄的垃圾水时也是眉头紧皱了。

  "这水流到下游, 下边应gāi是顺昌市所属的东阳县吧?”叶凡淡淡哼道。

  , "嗯, 一路下去有hǎo几个小城市。而且, 这水因为到了下边还有另一条溪, 叫明溪, 交汇后cái流经东阳县的。

  不然, 就这种水直接流经东阳县, 估计老早人家就找过来了。不过, 尽管如此, 但东阳县整个县城民众饮水问题就大了。

  东阳本来就是个缺水的地方, 喝这种水过日子, 不得病cái怪。听说东阳县最近也一直在商议, 最古老的法子就是修一条堤坝。

  把从咱们青牛市流过去的水彻底的隔离开了。不让咱们的水过去了。也就是说他们只让明溪的水流过。

  不过, 这种事咱们青牛市肯定不让他们干的。下边如果真截流了, 那危险xìng就大了。

  一遇上大水, 那水倒灌过来, 哪还不把整个青牛市都给淹了。

  市长可能不知道, 青牛市也仅仅比下边的东阳县高上一点点。

  就是不大水, 下边一截流, 估计青牛市就有hǎo几个镇都得被水淹了。”于友和一脸凝重, 说道。

  "乱弹琴, 这表面文章做得也太过了。这出水口在什么地方, 调查过没有?”叶凡哼道。a。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立即博_立即博娱乐|立即博官网 - 开户,享好礼 备案编号:粤ICP备06000284号-1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600028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