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84章 联手踏平卢家


  , "大哥说行就行。彩@虹文¥学%网WwW.CaiHongWenXue.Com”齐天居然连想都没想, 直接就回答了。

  , "不行, 这事得让你好好考虑yī下。在这里, 你不要顾及着○我们了。你得自己干着衬心拿个主意才行。不然, 兄弟你yī辈子不快乐, 可就不好了。”叶凡jiǎng着yī些莫名其妙的话。

  , "大哥有什么话就直jiǎng, 我会考虑的。”这次, 齐天慎重的点了点头。

  "离开a组, 到地方部队任职。”叶凡甩出这句话, 齐天那眼瞪得老大, 有些发méng了。看了看叶凡, 嘴里喃喃道, "大哥没有犯mí糊吧?”

  "既然鲁进当道, 你在a组想混个人样出来, 估计是很难了。除非搬开鲁进这块绊脚石, 不然, 指不定后头还有什么后招。

  而且, 鲁进如果有着破天的师傅帮衬着, 咱们想打击他, 更难了。

  jiǎng句实话, 跟yī个老九段高shǒu掰shǒu腕, 咱们还需要几年光yīn的。

  更何况, 鲁进连这种事都干得出来, 什么事他还干不出来?对于鲁进, 咱们目前不可能就能对他怎么样了?

  a组是〖主〗席亲自带的部队, 鲁进能当总头儿, 那是镇〖主〗席亲自签字的任命令的。

  〖主〗席都认可, 咱们能翻出什么风浪来。这个, 不是我们自己打击自己。当然, 三十年河dōng, 三十年河西。

  指不定鲁进什么时候绕到我们shǒu上也难说。不过, 这个, 已经是很长远的事了。

  我看, 你也等不了啦。你现在也三十出头了, 如果被鲁进按在什么旮旯几年, 那对你的前程影响是很大的。

  而且, 我觉得回到普通部队去也没什么不好。按a组的调动规定, 你到普通部队时军衔和职务都能调yī级使用。

  因为a组是共和国最神秘的部队, 他的精英出来, 自然得给优厚的待遇了。”叶凡yī脸认真”jiǎng道。

  "这法子不错, 齐天现在是上校了, 如果到普通部队去, 军衔提yī级就是大校了”以这种军衔等级, 活动yī下, 到yī些较偏僻的地方当今师长也是够资格的。

  干得几年, 运气好的话就是将军了。而且, 大哥虽说自己有着军方身份, 但实际上使得顺shǒu的军方军官并没有?

  像镇中良, 我估计他会yī直跟着镇系的。毕竟, 他是镇jiā人。而像乔世豪, 他又得跟着乔jiā大院。

  乔jiā大院虽说跟大哥有亲戚, 但在政治上, 亲戚归亲戚”兄弟归兄弟, 没用的。

  算起来, 咱们真算得上是自己人的军中中层将领, 咱们yī个都没有。

  不如我们中抽出yī到两位到军界去任职。随着大哥担任的岗位越来越重, 他越是需要军方的支持度也会越来越深了。”这时, 张强分析着jiǎng道。

  "嗯, 这方法好像也不错。a组里有强哥跟狼哥就够了。再多挤几个人也是浪费了。

  倒是普通军队yī块对于大哥来jiǎng, 好像还是yī场空白。大哥”我听你的。就回普通部队了。

  不过, a组是不允许人随便退出的。这个, 退☆不了怎么办?”齐天倒是心思也活络了起来。

  , "退出a组的事倒是好办, 比如, 某次你出任务, 受了重伤”境界yī下子就退到了二段。到时, 你想硬赖在a组人jiā也要踢你出局了。”叶凡涣淡哼☆道。

  , "难道真要受了重伤才行?”齐天有些犯难了, 这好端端的去弄得yī身伤, 而且, 功力还掉了下去”齐天大大自然心里犯嘀咕了。

  "功力不用掉, 我自有办法让你看上去好像只有二段身shǒu了。那个只是暂时xìng的。

  等你恢复时已经退出a组了。除非是功力比我还要高的高人来检查会查出来, yī般的”是查不出来的。”叶凡jiǎng道。看了齐天yī眼, 又说道”1, 不过, 这事, 你最好隐晦的跟齐叔jiǎngyī下。不然, 这事也太大了。还有亦秋, 你也跟她商量yī下为好。夫妻嘛, 总得互相尊重着点较好。”

  , "有这法子就好使了, 要jiǎng功力比大哥还要高, 我想很难找到的。”齐天淡淡的笑了, 看了叶凡yī眼, jiǎng道, "其实, 自从鲁进冷遇我之后, 我jiā老头子也感觉到了什么。

  所以, yī直有意无意的在我耳旁唠叨, 而亦秋现在也怀上了, 她也需要yī个较安全安定的生活。

  所以, 前次到警卫团去, 我就萌生了退出a组的想法。不过, 时机不成熟。

  再说, 当时也找不到退出的办法。既然现在大哥想出办法了◆, 那就更好了。至于老头子哪里, 根本就不用jiǎng了。他是百分之百赞成了。”

  , "那就这么定了, yī旦时机成熟我出shǒu帮你造假。还有, 去处你有什么打算?”叶凡问道。

  ◆"这个好办, 倒不用大哥再使力了。爷爷虽说不行了, 但是, 他的老战友还是有几个的。安排yī个师长职位, 应该能搞定下来。”齐天jiǎng道。

  "嗯, 齐爷爷以前在军委呆过。他的面子军委里头估计还是有人会给的。虽说人老茶凉都过去十来年了。但总是存在着有人情味的人的。实在不行的话, 我这个总参的特别顾问身份倒是可以拿出来亮亮相了。”叶凡点了点头。

  , "查出来没有, 那条丝绸的来路?”青城派yī座道观里的yī个偏房里, 李秋山看了看徒儿李纯棉, 冷冷哼道。

  , "还没有, 那天那丝绸飘带把叶凡卷走后就失踪了。就是叶凡开的那辆车子也不知到井么地方了。好像失踪了似的, 我带了弟子到处查, 还有凤jiā也帮着查找, 还是难找到踪迹, 真是怪了。”李纯棉的脸色也有些郁闷。

  , "你看看你都弄了些什么事来?前次你说那小子功力奇高, 至少七段中阶。

  不过, 那天你不是也试过身shǒu了, 我可以肯定, 那个姓叶的年青人, 功力绝不会超过五段的。

  就是你几拳几tuǐ下去他就得趴下了。还七段, 哪来的七段?还求我出山, 我连静养都没办法静养了, 你看看, 你都干了些什么事?

  这要是传出去”咱们师傅俩合伙欺负yī个四段的小屁孩, 那真是天下大笑话了。还有, 你以为少林那个慧觉好请的是不是?”李秋山质问道, yī脸的怒意。

  "我也纳闷啊师傅”那次我的确是被他yī脚给踹伤的。而且, 那小芋先前还出了yītuǐ, 就把凤jiā那小子给踹得飞到了十几米开外。难道前次真是着了他的道。”李纯棉也是满脸疑huò不解。

  "应■该是!功力这个dōng西, 不可能yī下子跌得这么惨。除非是伤了重伤, 不过, 从那小子的身体来看, 不像!”李秋山摇了摇头, 看了李纯棉yī眼, jiǎng道, "丝绸带的来历yī天没查清楚, 咱们◆都得防着点。用丝绸当武器的, yī般都是女人。功力比师傅还要高的女人, 在咱们华夏绝不多见。除非是, 除非是……”

  李秋山好像突然联想到了什么, 脸色越来越yīn沉了。

  , "除非是谁?师傅, 不会是华夏六尊中的那些女的吧。那就麻烦了, 麻烦了!”李纯棉脸色顿变。

  "坐地老虎费青山, 北山樵子yīn无刀, 汉地飞狐霜红玉”巫山水仙梅千雪, 大méng好汉君若离, 藏狼恶狗洛飘飘。六尊中有三个女xìng, 你说说, 她像谁?”李秋山冷冷哼道。

  "师傅, 我哪知道?那些高人, 来无影去无踪的, 说句实话, 六尊我yī个都没见过。”李纯棉mō了mō头, 最终还▲是摇了摇头。

  , "霜红玉, 洛飘飘”梅千雪。难道是梅千雪?”李秋山哼道。

  , "师傅, 我是有些担心那小子会找咱们麻烦。”李纯棉jiǎng道。

  "光是那小子来找倒不足为◆★惧, yī个不到五段的小屁孩子, 有什么好担心的。

  只要丝绸带子那个女人不出shǒu, 咱们就不用担心什么?再说”咱们青城大派, 有几个人敢不卖面子。

  就是坐地老虎费青山这只老鹰也◆不敢小觑咱们青城的。放心, 真有人惹事的话, 咱们要让他晓得, 什么叫"青城, ?”jiǎng到这里, 李秋山身上充满了霸杀之气。

  , "师傅, 就怕他们是九段妾shǒu。”李纯棉可是没有那◆么乐观。

  , "九段, 着实是高shǒu。不过, 呵呵"”李秋山摆了摆shǒu, 不jiǎng了。看了徒儿yī眼, 。萝道, "凤jiā这次拿了多少出来, 咱们好几座道观都得修缮yī下了。”★melèguān。

  , "jiǔduàn, zheshíshìgāoshǒu。búguò, hēhē"”lǐqiūshānbǎilebǎishǒu, bújiǎngle。kànletúéryīyǎn, 。luódào, "fèngjiāzhècìnáleduōshǎochūlái, zánmenhǎojǐzuòdàoguāndōudéxiūshànyīxiàle。”

  , "五千万。”李纯棉jiǎng道。

  , "出了这么大力, 才给五千万。这凤jiā, 看来自从老太爷死了后, 这越发小jiā子气了。

  ”啪地yī声, 桌子被李秋山重重的拍了yī掌, 显然是生气了。

  "凤jiā最近也很倒霉, 跟卢jiā赌, 整个海运那yī块业务全给赌没了。而且, 听说最近国安部门又在暗中调查凤jiā。所以, 凤jiā最近很收敛。他们虽说ji◆ā大业大, 但国安是国jiā安全部门。凤jiā再牛气跟国安部门也没什么好较劲的。”李纯棉解释道。

  , "国安, 国安找凤jiā干什么?难道国安部门还管拳头大?”李秋山有些不明白, 看徒弟yī★眼。

  , "我也不清楚, 好像凤jiā的公司跟对日出口的那yī块出了些小问题。不过, 凤jiā主jiǎng了, 这些都是小问题。

  关键的问题是在卢jiā这个对shǒu身上。海运yī块丢了后, 凤jiā三成的经济来源都给卢jiā抢去了。

  如果不能拿回来, 凤jiā很难再现昔日辉煌?本来是答应给我们yī个亿的, 现在减到了五千万。

  都是那个该死的水州卢jiā。要不, 师傅, 咱们联shǒu, 帮助凤jiā踏平了卢jiā。

  以后, 凤jiā占了海运yī块, 那咱们要修多少座道观也不用担心钱的问题了。”李纯棉想把战火烧向水州卢jiā, 自然是把师傅的注意力引向那边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立即博_立即博娱乐|立即博官网 - 开户,享好礼 备案编号:粤ICP备06000284号-1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600028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