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七百一十章 借势办事一条龙


  官术()

  “海东市军分区的确是替人打杂的角色,不过,即便是打杂,也是为了国防安全。( )佰镀搜索:小说网

  没有我们打杂,新兵是怎么进入部队的。

  没有◎我们打杂,军人的安置又找谁负责?

  没有我们偶尔打杂,97年nà场dà洪水死的人更多。在洪水猛兽面前,我们人民子弟民是最可爱的人,zhè话可不是我阮一进讲的。

  中央电视台都经常有zhè样的牌匾或横幅出现,很是显目的。更何况,海东市修路时不是会时常冒出我们市军分区兵蛋子的可爱身影。

  我为什么讲旺夫溪的整治跟我们息息相关,nà是因为.97年nà场史无前例的dà洪水,我们军分■区也付出了好几个优秀士兵的生命。

  他们是为了抢救老百姓的生命财产而牺牲的。杨书记,我阮一进zhè话讲得可正确,有半句谎言没有?”阮一进也来气了,以更猛悍的气势压逼向了杨本水同志。

  ★“说的比唱得还好听,nà我请问阮司令。

  假如说旺夫溪整治方案能通过,你阮司令不是市委常委吗?

  不是海东市各个dà块的当家人之一吗-)nà我想请问可爱的人民子弟们咱们的阮司令同志,你准备怎么样为旺夫溪的整治出dà力。

  是不是要从部队弄到几个亿投下来?光耍嘴皮子的功夫谁不会?你们军人最讲究真汉子,哪就拿出真汉子的军人雄风来。”杨本水冷笑一声,拿眼看着阮一进。

  “几个亿我阮一进没zhè个本事,我承受能力所限。不过,我倒是相信堂堂的,经济排名在全市处于第四位的月湖区区委书记杨本水同志一定会弄到几个亿。

  我阮一进拭目以待。至于我自己,自然不能光看着。出些力所能及的事是我应该干的。

  我的手下还是有些打杂的杂牌军的。旺夫溪到时需要动用挖掘机,dà型运载车等,我们部队还是能腾出些车子来。

  而且,人手也有一些。到时只要叶市长需要,我们坚决响应。”阮一进nà茶杯往桌上重重一嗑,发出嚓地一声脆响。好像是在向杨本水同志宣战似的。

  “几个亿,我杨本水没nà本事。不过,作为月湖区书记,你阮司令能拿得出的东西,我们坚决也拿出来。你们出人,我们出入,你们出钱,我们出钱。你们出车子,我们绝不落后腿。”杨本水一急,倒把搁置旺夫溪方案的事给捅忘了。( )跟阮一进昴了起来。”两位同志,现在正在讨论旺夫溪方案是否可行,别事还没敲定下来就先较上了真。到时方案无法敲定,没有了较真的土壤,白费力气了。”市委副书记蔡贵权同志淡淡的哼了一志的,叶老dà差点要拍桌子了。

  蔡权贵虽说没有直面问题,也没表达对于旺夫溪方案是赞同还是反对。但是,经他zhè么一打岔,杨本水同志倒是清醒了过来。

  顿时,脸有些红了。而蔡贵权如此讲话,nà不是在暗示在座的常委们,他不同意旺夫溪整治计划。如果同意,绝不会讲zhè话的。

  “唉……旺夫溪问题的确太dà了,估计就是25个亿投下去能否看见它冒泡都难讲。刚才本水同志担心的问题我也有些自己的看法。”

  市委秘书长高华淡淡的讲着,还停顿了一下,扫了dà家一眼,才讲道,“旺夫溪该不该整治,nà是必须要整治的了。

  不过,方案方面是不是需要修改一下。比如,市政府的计划是25个亿,能不能修改成2个亿。

  比如,方案中讲要连带着拓宽hé道,拆除占了hé道的所有违章建筑。违章建筑肯定该拆,不过,‘该拆’跟能不能拆得掉又是两个问题。

  zhè个,可能会拖着一dà摊棘手的问题来。

  比如,人家在几十年前就建好的老建筑,nà个时候估计连土地审批,建筑许可证都还没有形成正式的文件规定,咱们能讲他们违反土地法?

  建筑许可什么规定吗?zhè些,咱们用现在的政策去衡量以前的事,估计是行不通的。

  就拿结婚来讲,几十年前,有几个人领得有结婚证。人家不照样子是夫妻,而且,国家也得认可。

  所以,旺夫溪要整治肯定要整治,不能把摊子搞得太dà,太dà了财力达不到反而搞得一身的,用一个什么字来形容,nà就是‘骚’字了‘。”

  “嗯,高秘书长的看法很贴切。旺夫溪是得整治了,不整治不行了。无非一个dà整治跟小整治的问题罢了。关键是没有钱啊,有钱都好办事。”政法委书记铁丁山同志也隐晦的表达了自己的意思,nà就是不看好25个亿的dà整治。

  “搞二个亿能搞出什么来,刚才高秘书长自己不是讲了。25个亿砸进旺夫溪整治中能否冒泡都难讲,nà二三个亿砸进去难道能冒dà泡。

  zhè个,异雄很是胡涂了。不会是石头小反倒激起的水浪比dà○石头的还要dà吧。zhè是哪门子道理,异雄更是胡涂了。

  也许是异雄愚笨吧,不过。”市委组织部长贾异雄讲到zhè里,看了高华一眼,又讲道,“不管怎么样,旺夫溪肯定得下dà决心,花dà力气整治了★

  再不整治,就像阮司令所讲的,咱们不能无视生命,因为,生命是无价的。

  相信市长也是看到zhè些才下了dà决心的。

  而且,旺夫溪整治好后所带来的正面影响是不可估量的。

  刚才某些同志只看到了旺夫溪整治带来的负面影响。其实,旺夫溪整治好后带来的dà发展,dà家想到过吗?”

  “讲得好,旺夫溪虽说是一个香金窝,但是,我叶凡想讲的就是。旺夫溪整治好了,其实,它也是助力我们海东腾飞的一条能输液的精髓。

  在来海东之前我在水州所属的红莲区任区委书记,nà里也有条红莲hé。整治难度比咱们的旺夫溪更难。

  而我们的工作人员绞尽脑汁,提出了‘红蓬hé生态人文带’建设,最后,zhè个方案得到了省里的部里的认可。

  dà家不妨可以去看看,现在的红莲hé,已经由一条臭hé,垃圾hé变成了一个著名的风景hé。

  而且,hé两岸重新规划了工业园区,高档酒楼,宾馆等一系列能给红莲区人民带来好处的设施。

  zhè样吧,过段时间,如果有空,我会带着市政府班子成员以及有关部门的工作人员到红莲区去考察考察。

  看看人家是怎么做的★,如何让一条垃圾hé发展起来的。咱们也要学‘红莲经验’,把能香人性命的旺夫溪变成助力咱们海东腾飞的翅膀。

  旺夫溪整治后所带来的dà发展,对我市市政府建设,经济发展的好处将是不可估量的。
  在给各位的材料中也讲到过,咱们不是专门的把旺夫溪拓宽,在岸边修建堤坝就行了。

  而是有一个整体的规划,是要把旺夫溪变成赚钱溪的。让旺夫溪重现以前传说中讲的‘能旺夫’的盛景。”讲到zhè里,叶凡看了一言不发的常务副市长张明森一眼,笑道,“更何况,旺夫溪整治的dà计划,以及旺夫溪指挥部的威立,以及组织人员的名单等等。

  是市政府党委班子集体决定的。备位也看到了,在每份材料的后面是不是有人签名。

  虽说你们的是复印件,如果各位同志要看原件的话,在我zhè里。张市长,你说是不是?”

  “zhè个……”张明森一时有些语塞,想不到叶凡此人还真是阴诈,居然利用起自己来。

  “张市长,zhè上头的签名应该不是伪造的吧?”zhè时,阮一进淡淡笑问着张明森,自然是相助叶老dà一把了。

  “是我的签名,旺夫溪整治计划我也同意了。zhè签名不用置疑,相信各位也熟悉我的笔式。”张明森被逼无奈,干脆摆明了出来。

  “范书记,zhè份材料年底前我向你汇报过了。当时你也讲过,要拿到市委常委会上过一下。”讲到zhè里,叶凡盯着范远又是讲道,“而且,当初,听了我的汇报后,你直接就讲了,旺夫溪的整治已经到了非整治不可的地步,我讲得可对?”

  “没错,旺夫溪的确到了该整治不可的地步了。我看,zhè事就zhè么定了。按方案上的要求通知下去,同志们看怎么样?”范远倒也干脆,也点头了。表面看在征求意见,实际上就是拍板了下来。

  范远都点头了,zhè事又是叶凡推进的。而张明森也签字了,其它人还有什么话讲。

  杨本水咂了下嘴没再吭志的,而苏芳◆自然早闭嘴了,她只是看在苏家能给她带来好处的份头上。

  心里本来就不怎么愿意跟叶老dà死嗑的。

  只是偶尔刺激一下叶老dà,让他难受一下。zhè事,自然会传到苏林儿耳里,心意到就是了。◇

  至于高华,根本就是看范远的脸色。

  “谢谢在坐自勺同志们对市政府推出的旺夫溪整治项目的支持,我代表市政府感谢dà家了。”叶凡讲了一句废话后,看了dà家一眼,讲道,“既然旺夫溪整治方案在市委市政府都获得通过了。

  nàzhè项方案就是咱们海东市市委市政府的dà事情了。当然,在刚才的讨论交流中,好多同志都提出了zhè样哪样的问题。

  我也十分的清楚,在即将进行的旺夫溪整治过程将遇上的问题是很多的。牵扯出的事也绝不会少的,就拿hé道建设跟土地审批等来讲吧,问题就不小。

  过年后刚回来就发现了一个dà问题。在去年年底时市政府已经通过的旺夫溪整治文件下发的情况下。

  对于旺夫溪整治最重要的两个关键部门却是出了纰漏,我很是痛心啊!”

  叶凡讲到zhè里,自然是有目地的。

  (未完待续)

  

官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立即博_立即博娱乐|立即博官网 - 开户,享好礼 备案编号:粤ICP备06000284号-1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600028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