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七百一十三章 六对六


  范〖书〗记,不如这样。\\ WwW.NuoShu.cOM 提供本章节最新手打\\咱们不是正讨论有关旺夫溪整治de计划吗?厉助理可是还兼着一个职位。”这时,高华秘书长站范远身侧,笑道。



  “哈哈哈”范远突然爽朋地笑了,看了大家一眼,讲道“同志们可能还不知道,厉助理已经被任命为我省水利厅厅长了。



  原厅长何宜远同志已经高升为副省长了。当然,厉助理这个厅长职位只是兼职de。



  tā工作de重心应该在省政府。从省政府最近de调整看来,全省对于水利方面de工作特别de重视了起来。



  不然,也不会派厉助理挂句树”厅了。既然咱们正讨论○旺夫溪de事,算起来也是沙及到水利建设一块。



  哪咱们以热烈de掌声欢迎厉助理给我们主chí会议。我相信,有了水利方面de专家来主chí会议,我们de会议将会开得更圆满更有特色。”○旺夫溪de事,算起来也是沙及到水利建设一块。



  哪咱们以热烈de掌声欢迎厉助理给我们主chí会议。我相信,有了水利方面wàngfūxīdeshì,suànqǐláiyěshìshājídàoshuǐlìjiànshèyīkuài。



  nǎzánmenyǐrèlièdezhǎngshēnghuānyínglìzhùlǐgěiwǒmenzhǔchíhuìyì。wǒxiàngxìn,yǒuleshuǐlìfāngmiàndezhuānjiāláizhǔchíhuìyì,wǒmendehuìyìjiānghuìkāidégèngyuánmǎngèngyǒutèsè。”▲p>

  范远讲完后首先鼓掌,叶凡也有一接没一接de拍看手。不过,听了范远de讲话后,叶凡心里猛地一沉。感觉这位厉助理de到来,不知是偶然还是巧合。



  而且,即便是巧合de,经t◆ā进来一掺和,估计,今天想在常委会上处理完凤英de事,有难度了。到时范远故意de撇开这些,那就麻烦了。



  “那行,我就听听。不过,先申明一下,我只是旁听,听听海东de同志们对于水利建设de一些有益de建议。



  三人行,必有我师嘛!互相学习,增进党de水利建设。



  不过,这主chí会议嘛,在海东,可是范〖书〗记de活,我可是不敢抢了tāde活计。



  要不范远同志还不跟我急?”厉志达同志居然还开起了玩笑。



  “不敢不敢!”范远微微摆了摆手,看其神情,特别de满足。这厮居然看了叶凡一眼,笑道“既然厉助理坚chí如此了,那我只好回坐了。高秘书长,给省里来de领导们安排几个好位置。”“不必了,我们就坐一侧de位置听听吧。”厉志达摆了摆手带着几个人走向了旁侧de位置,跟记录员坐在了一起。



  “同志们,厉助理到了,咱们重点议议旺夫溪de整治顶目。顺便也让省里de专家们给咱们提提意见。tā们可是随厉助理一起来de贵宾,平时请都请不到de珍贵客人。”范远重新上坐后扣了大家一眼,满面笑容,讲道。\\ WwW.NuoShu.Net 提供本章节最新手打 书迷群3∴35686688\\



  叶凡一听知道要糟。范远显然是玩起了乾坤大挪移之术,不再继续关于处理凤英de提议了。如果真给tā挪走了那还了得,明天自己就得声名扣地了。



  既然你范远为了一个女人如此de不顾及自己这个二把手de感受,叶老大觉得也没必要再给范远同志留面子了。



  于是赶jǐn抢嘴道:“范〖书〗记,凤英de事已经到了非处理不可de地步了。不能再担搁了,再担桐下去我怕会影响到旺夫溪de全面整治。”



  “叶凡同志,厉助理到了,咱们还是专门谈谈旺夫溪de整治谈谈咱们市de水利建设顶目。不能失去了向专家们请教de机会,不然,就可惜了。”范远那脸微微一沉,哼道。



  “没错啊范〖书〗记,我不正谈旺夫溪整治顶目?”叶凡装得一脸正经讲道。



  “你这是正谈吗?什么时候处理凤英同志de事也成了水利建设了?



  叶市长,我倒想问问,这对于干部问题de处理跟水利建设怎么能英为一谈?



  咱们要抓重点,今天是个特殊情况。厉助理来一超不容易,◇咱们得珍惜这个好机会。”范远这话是从异脸里传出来de。



  而且,全往厉志达身上招呼着。



  如果叶凡再坚chí估计就是厉志达同志都会感觉被轻视了。和着我到了,你不谈水利建☆◇咱们得珍惜这个好机会。”范远这话是从异脸里传出来de。



  而且,全往厉志达身上招呼着。



  如果叶凡再坚zánmendézhēnxīzhègèhǎojīhuì。”fànyuǎnzhèhuàshìcóngyìliǎnlǐchuánchūláide。



  érqiě,quánwǎnglìzhìdáshēnshàngzhāohūzhe。



  rúguǒyèfánzàijiānchígūjìjiùshìlìzhìdátóngzhìdōuhuìgǎnjiàobèiqīngshìle。hézhewǒdàole,nǐbútánshuǐlìjiàn设,你们谈其它de来忽悠我那可是不把我这个省长助理当回事了。



  “我再次重申一次,范〖书〗记我讲de正是有关旺夫溪整治de事。



  旺夫溪整治顶目是涵盖了许多de绦合体,并不光是一个河道建设顶目。



  它包括为此de人和事等等方面,像凤英de事就沙及到旺夫溪违规发放许可证de事。



  这个,应该也是属于旺夫溪整治de内容之一是不是?如果这一块不处理好,旺夫溪de整治就成了一句空话。



  旺夫溪整治如此,市里其它顶目de水利建设也差不多。水利建设往往都沙及到土地料纷,这一块在水利建设中占了很大de份量。



  如果处理好这方面关系,就相当重要了。历年来,都有官员在水利建设中落马,这个,也向我们敲响了警钟。



  所以,凤英de事先要处理掉,才能震懈住那些意志还不够坚强,有些蠢蠢yù动de官员们。”叶凡坚chí继续刚才de话题。



  不过tā发现现厉助理那眉头不由得皱了一下。知道厉助理已经有些不满了。不过,为了市长枝威,叶老大也是豁出去了。



  “叶凡同志,这是党委会。我们正在向省里领导作汇报式讨论。



  你硬是扯其它东西,那些事以后再议来得及。”范远那脸越发yīn沉,习惯xìngde居然伸出手来敲了下桌子。



  哪“略,地一声响才让范●远同志清醒了过来。赶jǐn略表歉意de向厉助理看去。不过,厉助理却是面无表情。



  不过,范远de话可是话中有话了。说这里是党委会,意思是我范远才代表着党,你叶凡就要服从。


★yuǎntóngzhìqīngxǐngleguòlái。gǎnjǐnluèbiǎoqiànyìdexiànglìzhùlǐkànqù。búguò,lìzhùlǐquèshìmiànwúbiǎoqíng。



  búguò,fànyuǎndehuàkěshìhuàzhōngyǒuhuàle。shuōzhèlǐshìdǎngwěihuì,yìsīshìwǒfànyuǎncáidàibiǎozhedǎng,nǐyèfánjiùyàofúcóng。


  “对不起,我坚chí继续刚才de话题,等凤英de事处理完后再接着议也不迟。更何况,凤英de事本来就是旺夫溪整治顶目其中发生de事,不算是跑题是不是范〖书〗记?”叶凡jǐn盯着范远,讲道。



  “凤英de事今天不再议,以后再讲。咱们今天专门谈谈旺夫溪de整治以及我市水利建设。”范远手一摆,以强硬de姿态,哼出声来de。



  “凤英de事不处理好,旺夫溪无法再整治下去。范〖书〗记,我强烈要求继续解才de话题。”讲到这里,叶凡看了一眼厉助理,讲道“厉助理,能否元许我们处理完这件小事再向您汇报我市水利建设以旺夫溪整治de事。”



  “呵呵,你们先处理吧,我想先到桃木县去逛逛。”厉助理先是摆了摆手冲叶凡讲道,接着站了起来,冲范远讲道“范〖书〗记,你们先开会。



  我走了!”



  “厉助理,还是先坐坐怎么样?”范远桥出了一点笑容讲道。而且,人赶jǐn走了过来。



  “不必了,我先走一步了!”厉助理脸上挂着微笑,挞挞着带着一伙人走了,范远自然随后送了下去。叶凡等一干常委们只好陪看到下边送人了。



  当厉助理一行人de丰子冒着烟远去后,范远那冲着丰履股满面笑容de脸瞬间变得yīn沉沉de。



  tā转头看了叶凡一眼,。产道:“叶市长,你不是要谈处理凤英de事吗?那行,咱们继续上边de话题。”



  讲完后,范远带头往会议室★走去。



  重新坐到位置上后,范远冷冷de扣了大家一眼。特别是在张明森和叶凡等几个同意处理凤英de同志们脸上,tā是停留de时间较长。过了半分钟时间,范远哼道:“谈吧,哪位同志还要处理凤●英,请站出来讲讲,我范远想听听理由。”范远de态度太强硬了,那目光像刀子样从剩下de还没表态de几个常委们脸上刮过。



  而且,话里已经很明显de挑明了,tā不同意处理凤英,谁再发话就是要跟tā较量。



  “叶凡同志,你刚才也太执着了。难道就不能等到厉助理走了后再提这事。你看看,省里领导会怎么样看我们de海东市常委会de同志们。肯定会觉得咱们息慢tā们了,这样影响很不好,不好!”这时,寨枝贵冷冷哼道。



  “现在是谈处理凤英de事,这可是范〖书〗记讲de。我希望蔡〖书〗记要不打岔,这个,有跑题de嫌疑。”叶凡也是**de塞了过去。



  “你”蔡贵枝被噎着了,想了想,突然,非常强硬de讲道“我不同意撤去凤英同志de任何职务,改为口头批评就走了。”“贵枝同志,你这是公然包庇犯了大错误d□e同志,这是要犯错误de!刑法里头包庇也是犯罪,你这公然保护犯了大错误de同志,也是一种违规行为。是对市委已经通过de旺夫溪整治顶目de公然无视。”茶杯被叶老大重重de生在了桌面上,话语直指蔡贵枝。<□/p>

  “。产!本人本来对你提议de旺夫溪顶目是chí怀疑态度de。要不是范〖书〗记在劝着我,我早就反对了。



  历届海东政府都无法解决de大问题,你叶凡同志就能解决了。我蔡贵枝拭目以待。



  在这里,我这个分管经济de副〖书〗记也首先申明,旺夫溪de整治是你们市政府de事,我蔡贵枝不参与。



  所以,你以后也没必要找我要支chí。话尽如此,不讲了。”寨贵枝也火大了,站了起来,连声音都有些越票。



  “我也反对如此处理凤英同志,我同意蔡〖书〗记de建议,给个口警告就走了,以教育为主。”这时,高华秘书长也讲道。



  苏芳呕了呕嘴也表示赞同,接着还有政法委〖书〗记铁丁山、月溯区de杨本水……



  范远一看,在剩下de七个常委中已经有五个表示不支chí叶凡对凤英同志de处理。加上自己一票de话就是六票,这就形成了六对六de架势。而且,就剩下分管纪委de专职副〖书〗记兰亭山同志还没吭声。@。



  最新最快章节,请登陆\(^o^)/諾書網www.nuoshu.net^_^o~ !,阅读是一种享受,建议您收藏。本文转载自<诺书网>http:// .nuoshu.com/Html/Book/11/11494/5094334.shtml范〖书〗记,不如这样。\\ WwW.NuoShu.cOM 提供本章节最新手打\\咱们不是正讨论有关旺夫溪整治de计划吗?厉助理可是还兼着一个职位。”这时,高华秘书长站范远身侧,笑道。



  “哈哈哈”范远突然爽朋地笑了,看了大家一眼,讲道“同志们可能还不知道,厉助理已经被任命为我省水利厅厅长了。



  原厅长何宜远同志已经高升为副省长了。当然,厉助理这个厅长职位只是兼职de。



  tā工作de重心应该在省政府。从省政府最近de调整看来,全省对于水利方面de工作特别de重视了起来。



  不然,也不会派厉助理挂句树”厅了。既然咱们正讨论○旺夫溪de事,算起来也是沙及到水利建设一块。



  哪咱们以热烈de掌声欢迎厉助理给我们主chí会议。我相信,有了水利方面de专家来主chí会议,我们de会议将会开得更圆满更有特色。”○旺夫溪de事,算起来也是沙及到水利建设一块。



  哪咱们以热烈de掌声欢迎厉助理给我们主chí会议。我相信,有了水利方面wàngfūxīdeshì,suànqǐláiyěshìshājídàoshuǐlìjiànshèyīkuài。



  nǎzánmenyǐrèlièdezhǎngshēnghuānyínglìzhùlǐgěiwǒmenzhǔchíhuìyì。wǒxiàngxìn,yǒuleshuǐlìfāngmiàndezhuānjiāláizhǔchíhuìyì,wǒmendehuìyìjiānghuìkāidégèngyuánmǎngèngyǒutèsè。”▲p>

  范远讲完后首先鼓掌,叶凡也有一接没一接de拍看手。不过,听了范远de讲话后,叶凡心里猛地一沉。感觉这位厉助理de到来,不知是偶然还是巧合。



  而且,即便是巧合de,经t◆ā进来一掺和,估计,今天想在常委会上处理完凤英de事,有难度了。到时范远故意de撇开这些,那就麻烦了。



  “那行,我就听听。不过,先申明一下,我只是旁听,听听海东de同志们对于水利建设de一些有益de建议。



  三人行,必有我师嘛!互相学习,增进党de水利建设。



  不过,这主chí会议嘛,在海东,可是范〖书〗记de活,我可是不敢抢了tāde活计。



  要不范远同志还不跟我急?”厉志达同志居然还开起了玩笑。



  “不敢不敢!”范远微微摆了摆手,看其神情,特别de满足。这厮居然看了叶凡一眼,笑道“既然厉助理坚chí如此了,那我只好回坐了。高秘书长,给省里来de领导们安排几个好位置。”“不必了,我们就坐一侧de位置听听吧。”厉志达摆了摆手带着几个人走向了旁侧de位置,跟记录员坐在了一起。



  “同志们,厉助理到了,咱们重点议议旺夫溪de整治顶目。顺便也让省里de专家们给咱们提提意见。tā们可是随厉助理一起来de贵宾,平时请都请不到de珍贵客人。”范远重新上坐后扣了大家一眼,满面笑容,讲道。\\ WwW.NuoShu.Net 提供本章节最新手打 书迷群3∴35686688\\



  叶凡一听知道要糟。范远显然是玩起了乾坤大挪移之术,不再继续关于处理凤英de提议了。如果真给tā挪走了那还了得,明天自己就得声名扣地了。



  既然你范远为了一个女人如此de不顾及自己这个二把手de感受,叶老大觉得也没必要再给范远同志留面子了。



  于是赶jǐn抢嘴道:“范〖书〗记,凤英de事已经到了非处理不可de地步了。不能再担搁了,再担桐下去我怕会影响到旺夫溪de全面整治。”



  “叶凡同志,厉助理到了,咱们还是专门谈谈旺夫溪de整治谈谈咱们市de水利建设顶目。不能失去了向专家们请教de机会,不然,就可惜了。”范远那脸微微一沉,哼道。



  “没错啊范〖书〗记,我不正谈旺夫溪整治顶目?”叶凡装得一脸正经讲道。



  “你这是正谈吗?什么时候处理凤英同志de事也成了水利建设了?



  叶市长,我倒想问问,这对于干部问题de处理跟水利建设怎么能英为一谈?



  咱们要抓重点,今天是个特殊情况。厉助理来一超不容易,◇咱们得珍惜这个好机会。”范远这话是从异脸里传出来de。



  而且,全往厉志达身上招呼着。



  如果叶凡再坚chí估计就是厉志达同志都会感觉被轻视了。和着我到了,你不谈水利建☆◇咱们得珍惜这个好机会。”范远这话是从异脸里传出来de。



  而且,全往厉志达身上招呼着。



  如果叶凡再坚zánmendézhēnxīzhègèhǎojīhuì。”fànyuǎnzhèhuàshìcóngyìliǎnlǐchuánchūláide。



  érqiě,quánwǎnglìzhìdáshēnshàngzhāohūzhe。



  rúguǒyèfánzàijiānchígūjìjiùshìlìzhìdátóngzhìdōuhuìgǎnjiàobèiqīngshìle。hézhewǒdàole,nǐbútánshuǐlìjiàn设,你们谈其它de来忽悠我那可是不把我这个省长助理当回事了。



  “我再次重申一次,范〖书〗记我讲de正是有关旺夫溪整治de事。



  旺夫溪整治顶目是涵盖了许多de绦合体,并不光是一个河道建设顶目。



  它包括为此de人和事等等方面,像凤英de事就沙及到旺夫溪违规发放许可证de事。



  这个,应该也是属于旺夫溪整治de内容之一是不是?如果这一块不处理好,旺夫溪de整治就成了一句空话。



  旺夫溪整治如此,市里其它顶目de水利建设也差不多。水利建设往往都沙及到土地料纷,这一块在水利建设中占了很大de份量。



  如果处理好这方面关系,就相当重要了。历年来,都有官员在水利建设中落马,这个,也向我们敲响了警钟。



  所以,凤英de事先要处理掉,才能震懈住那些意志还不够坚强,有些蠢蠢yù动de官员们。”叶凡坚chí继续刚才de话题。



  不过tā发现现厉助理那眉头不由得皱了一下。知道厉助理已经有些不满了。不过,为了市长枝威,叶老大也是豁出去了。



  “叶凡同志,这是党委会。我们正在向省里领导作汇报式讨论。



  你硬是扯其它东西,那些事以后再议来得及。”范远那脸越发yīn沉,习惯xìngde居然伸出手来敲了下桌子。



  哪“略,地一声响才让范●远同志清醒了过来。赶jǐn略表歉意de向厉助理看去。不过,厉助理却是面无表情。



  不过,范远de话可是话中有话了。说这里是党委会,意思是我范远才代表着党,你叶凡就要服从。


★yuǎntóngzhìqīngxǐngleguòlái。gǎnjǐnluèbiǎoqiànyìdexiànglìzhùlǐkànqù。búguò,lìzhùlǐquèshìmiànwúbiǎoqíng。



  búguò,fànyuǎndehuàkěshìhuàzhōngyǒuhuàle。shuōzhèlǐshìdǎngwěihuì,yìsīshìwǒfànyuǎncáidàibiǎozhedǎng,nǐyèfánjiùyàofúcóng。


  “对不起,我坚chí继续刚才de话题,等凤英de事处理完后再接着议也不迟。更何况,凤英de事本来就是旺夫溪整治顶目其中发生de事,不算是跑题是不是范〖书〗记?”叶凡jǐn盯着范远,讲道。



  “凤英de事今天不再议,以后再讲。咱们今天专门谈谈旺夫溪de整治以及我市水利建设。”范远手一摆,以强硬de姿态,哼出声来de。



  “凤英de事不处理好,旺夫溪无法再整治下去。范〖书〗记,我强烈要求继续解才de话题。”讲到这里,叶凡看了一眼厉助理,讲道“厉助理,能否元许我们处理完这件小事再向您汇报我市水利建设以旺夫溪整治de事。”



  “呵呵,你们先处理吧,我想先到桃木县去逛逛。”厉助理先是摆了摆手冲叶凡讲道,接着站了起来,冲范远讲道“范〖书〗记,你们先开会。



  我走了!”



  “厉助理,还是先坐坐怎么样?”范远桥出了一点笑容讲道。而且,人赶jǐn走了过来。



  “不必了,我先走一步了!”厉助理脸上挂着微笑,挞挞着带着一伙人走了,范远自然随后送了下去。叶凡等一干常委们只好陪看到下边送人了。



  当厉助理一行人de丰子冒着烟远去后,范远那冲着丰履股满面笑容de脸瞬间变得yīn沉沉de。



  tā转头看了叶凡一眼,。产道:“叶市长,你不是要谈处理凤英de事吗?那行,咱们继续上边de话题。”



  讲完后,范远带头往会议室★走去。



  重新坐到位置上后,范远冷冷de扣了大家一眼。特别是在张明森和叶凡等几个同意处理凤英de同志们脸上,tā是停留de时间较长。过了半分钟时间,范远哼道:“谈吧,哪位同志还要处理凤●英,请站出来讲讲,我范远想听听理由。”范远de态度太强硬了,那目光像刀子样从剩下de还没表态de几个常委们脸上刮过。



  而且,话里已经很明显de挑明了,tā不同意处理凤英,谁再发话就是要跟tā较量。



  “叶凡同志,你刚才也太执着了。难道就不能等到厉助理走了后再提这事。你看看,省里领导会怎么样看我们de海东市常委会de同志们。肯定会觉得咱们息慢tā们了,这样影响很不好,不好!”这时,寨枝贵冷冷哼道。



  “现在是谈处理凤英de事,这可是范〖书〗记讲de。我希望蔡〖书〗记要不打岔,这个,有跑题de嫌疑。”叶凡也是**de塞了过去。



  “你”蔡贵枝被噎着了,想了想,突然,非常强硬de讲道“我不同意撤去凤英同志de任何职务,改为口头批评就走了。”“贵枝同志,你这是公然包庇犯了大错误d□e同志,这是要犯错误de!刑法里头包庇也是犯罪,你这公然保护犯了大错误de同志,也是一种违规行为。是对市委已经通过de旺夫溪整治顶目de公然无视。”茶杯被叶老大重重de生在了桌面上,话语直指蔡贵枝。<□/p>

  “。产!本人本来对你提议de旺夫溪顶目是chí怀疑态度de。要不是范〖书〗记在劝着我,我早就反对了。



  历届海东政府都无法解决de大问题,你叶凡同志就能解决了。我蔡贵枝拭目以待。



  在这里,我这个分管经济de副〖书〗记也首先申明,旺夫溪de整治是你们市政府de事,我蔡贵枝不参与。



  所以,你以后也没必要找我要支chí。话尽如此,不讲了。”寨贵枝也火大了,站了起来,连声音都有些越票。



  “我也反对如此处理凤英同志,我同意蔡〖书〗记de建议,给个口警告就走了,以教育为主。”这时,高华秘书长也讲道。



  苏芳呕了呕嘴也表示赞同,接着还有政法委〖书〗记铁丁山、月溯区de杨本水……



  范远一看,在剩下de七个常委中已经有五个表示不支chí叶凡对凤英同志de处理。加上自己一票de话就是六票,这就形成了六对六de架势。而且,就剩下分管纪委de专职副〖书〗记兰亭山同志还没吭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立即博_立即博娱乐|立即博官网 - 开户,享好礼 备案编号:粤ICP备06000284号-1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600028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