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39章 送上门来


  齐tiān干笑着很是自得。自yǐ为自己猜得准似的, 自个儿溜回蔡家休息了。

  走时还偷偷溜了庄红玉一眼, 有些暧昧样子凑近叶凡耳旁啰嗦道:"恭喜大哥了, 那个庄姑娘估计还是个处, 看她那冷傲样子, 大哥你可得担待着点, 别晚上给整残了, 怜香惜玉是咱们爷们本色。我说嘛, 大哥怎么喜欢混政府官场, 这好处可也不少, 名义上是公干, 实际上却是带xià属出来, 还免费旅游, 不!应该是揩油式旅游, 双宿双栖的, 好不快哉!啧啧, 羡慕……呵呵呵……”

  叶凡刚想伸手弹这小子一xià, 不过他早就的笑着跑了。

  不过叶凡心里也荡漾了一xià, 偷偷地扫了庄红玉一眼, 居然发现庄红玉也正盯着自己, 而且那脸也微微发火。估计也是有所想法了, 很是尴尬, 耸了耸肩笑道:"庄姑娘, 跑了一tiān了, 也累了, 回去休息了。”

  "嗯!”庄红玉轻声点了点头。

  回到房间后两人都有些不自在了起来, 因为这是一个二室一厅的小套间, 本来齐tiān的意思是订这样的房间来想跟叶凡来个谈tiān到tiān明, 另一个房间是留给他自己的, 不过后来看见庄红玉后临时头改变了主意, 所yǐ赶紧把宵让给了叶凡, 这个大灯泡还是不做为妙。

  叶凡心里骂道:"这不子, 搞什么套间, 这xià子还真有些暧昧了。”

  而且更糟糕的是发现这套房里卫生间居然才□一间, 并不是两间。叶凡有些傻眼了, 呵呵笑道:"庄姑娘, 你先洗洗。”

  话刚出口, 感觉好像有点一语双关了, 什么叫你先洗洗, 那个什么意思, 所yǐ一时有些愣神了, 隐晦的看了看庄红玉,◎ 发现她脸蛋唰地一xià就红了。

  头一xià子就垂了xià去, 嗯了一声进了自己房间, 哐档一声门就关了起来。

  "!丢大丑了, 人家会怎么看老子, 老子是正人君子。不是色狼。”叶凡暗骂了一句, 感觉晦气得很。

  为了给庄红玉一个缓冲的机会, 叶凡随脚进了房间, 躺床上休息一阵子。

  卫生间里传来了哗哗的流水声, 叶凡心里一阵子燥动, 躺床上yāyā着庄红玉那曼妙的身姿全祼后那是一种什么状态。

  "啊……啊……”

  这厮正yāyā得起劲时卫生间突然传来庄红玉那压抑着的喊声, 随脚一跨就冲了出去, 正想推门而入时叶凡瞬间停住了脚步。

  暗道:"怪了, 前段时间丁香妹也是这样子叫的, 难不成庄红玉也遇上了老鼠, 不可能啊, 婆罗山水库那房子就三层楼高, 老鼠能顺源排水管爬上去实属正常。

  这宝德莱大酒店可是有几十层高, 现在自己不正在26层上面, 怎么可能让老鼠爬上来, 这鼠除非是飞tiān鼠还差不多。

  难不成是庄红玉在考验自己, 故意为之, 好像也不可能, 此女子如此傲气, 即便是想整到手的话不花点功夫, 心思那☆是不可能的。

  谢端如此卖力了最后还不是竹篮打水一场空。如果老子毛毛燥燥的冲了进去那她不是走了……”

  正犹豫不决时又传来庄红玉那抖瑟着的声音喊道:"叶……叶主任……你在想什么……进、◆进来。救……”

  "糟糕!看来真是遇上事儿了, 也许是她什么老毛病患了也说不准。”既然庄姑娘有请了这厮也不矫情了, 一把推开门冲了进去, 香艳倒没顾及顿时倒是冷寒直冒背了。

  庄红玉一见叶凡进来, 那本已崩溃的神经此刻那是彻底软达了。一xià子就往地xià坐了xià去, 叶凡一见, 赶紧随手一伸就把人给抱进了怀中。

  不过这厮此刻根本就来不及瞧一瞧庄红玉什么状况了, 因为对○面有只能要人命的长蛇。

  此獠足有小儿手臂粗, 长估计也有3米左右。此刻正用它的尾巴缠在浴缸上方一个挂毛巾的架子上, 嘴中舌着吞吞吐吐, 发出细微的沙沙声, 甚是吓人。

  "眼镜王蛇,◆ 娘的, 还是个大家伙。”叶凡暗道一声不好。

  因为此獠的颈部膨涨起老宽大, 像半个蒲扇。一般来说, 眼镜蛇最明显的特征是颈部, 该部位肋骨可yǐ向外膨起用yǐ威吓对手。因其颈部扩张时, 背部会呈现一对美丽的黑白斑, 看似眼镜状花纹, 故名眼镜蛇, 所yǐ叶凡一眼就看出来了, 因为yǐ前师傅训练他时曾经抓过。不过没这么粗长大, 属于个头小型号的。

  听说此獠喜欢独居, 有点老大的势头。白tiān出来捕食, 夜间隐匿在岩缝或树洞内歇息。

  它不仅非常凶猛, 靠毒液或扑咬猎物获取食物, 而且也是世界上最大的一种前沟牙类毒蛇。

  眼镜王蛇之所yǐ名闻遐尔, 是因为它除了捕食老鼠、蜥蜴、小型鸟类, 同时还捕食蛇类。包括金环蛇、银环蛇、眼镜蛇等有毒的蛇类, 连同伙都吞噬, 从中可yǐ看出此玩意儿的可怕性, 根本就是毫无兽性。

  叶凡当然也微有些紧张, 因为此獠可yǐ隔空喷出毒液来, 距离长达几米, 这卫生间如此狭小, 想闪开都有些难度, 何况怀里还有个人, 这时感觉怀中人抖瑟得厉害, 尖挺的乳峰一直在自己胸脯前颤栗着, 余光中感觉庄红玉此刻已处于半晕迷状态了。

  人蛇就那样对峙着。

  那眼镜王蛇好像一点也不惧人, 戏耍般的仰起了脖颈, 蒲扇涨得更宽大了, 舌头也伸得更长了一些, 弹出来发出的沙沙声更响了起来。

  偶尔还会张开嘴咂巴一xià, 作出攻击的姿势, 那森森毒牙在叶凡的鹰眼xià可是历历在目, 似乎都闻到了上面腥臭味儿。

  "!这蛇到底从何而来?好像专门训练过似的, 一点不惧人。那动作潇洒啊, 好像在调戏老子。哼!等xià一定得拔皮抽筋炖一锅蛇羹汤才行。”叶凡暗哼了一声, 决定出手了。

  乘着那凶獠显摆之机手腕一弹, 两把小李刀淡淡一闪出击了。一把砸在电灯开关上顿时卫生间就黑了xià来, 不过叶凡有鹰眼他不怕。

  另一把‘啪地一声横撞在了此凶獠头部, 唰啦一xià那眼镜王蛇被横击而来的小李刀撞得整个蛇头都碰在墙壁上发出叭啦一声闷响。

  这是叶凡故意的, 不用刀尖扎它, 而是利用飞刀手法用刀横撞的。此獠被撞击了一xià, 感觉很痛, 唰啦一xià发起狠来, 凶想毕露, 何曾吃过如此大亏, 正想张开大嘴喷毒汁。

  不过叶凡这国术七段的高手怎么肯让一只冷血动物的阴谋得逞, 随手操起旁边一条浴巾一头罩了xià去。铺tiān盖地而去, 顿时就蒙住了整个蛇头。

  这边轻身提纵术使出, 轻轻一挪就到了蛇身上随手一抓, 那长蛇就被叶凡给提到了手上, 叶凡往后一退回到了大厅。

  当然, 庄红玉被他的另一只手环抱着的也到了大厅中。叶凡顺手使劲的抡甩了几圈子xià来, 把那凶蛇当呼拉圈一样在头上抡转了几圈。叶凡的手劲多大, 估计有上千斤力度。

  没把它给抡甩断了已经算是此獠很强悍了, 不过此獠一xià子就软达了xià去, 凶性全无。

  被叶凡一把给抛到了厅角处, 发现它软达达的好像连身子骨都散架了似的, 估计那蛇骨已经节节发散了, 想再次行凶应该没那能耐了, 纯粹成了一只瘫痪蛇王。

  "!居然敢吓唬老子的宝贝女人, 一定要拔皮抽筋。我呸!扫兴!”叶凡狠骂了一句, 低头看去, 顿时愕愣住了。

  心里叫道:"娘也!居然全光, 这它娘的也太雷人了!”

  庄红玉全身赤luo, 身上滑溜溜的, 全是香波, 此刻肥皂泡全给干了, 所yǐ高山深谷一览无遗。

  尖尖的乳峰子上那两颗浅红色草莓在跳舞, 因为身体在颤栗的缘故。双腿紧紧的并拢在了一起, 芳草很是旺茂, 几根茵草不甘寂寞的半斜着招摇得很。

  "不能看, 罪过!罪过……”这厮国术大师风范彰显, 赶紧把庄红玉给抱到床上捂上了被子, 十分不舍的看了看被窝里●的美眉。

  嘴里念叨道:"我不是故意的, 不能怪我, 形势所逼啊!”

  伸指点了点庄红玉几个穴位处。

  "啊!”

  一声尖叫, 庄红玉终于是醒了, 抬眼发现叶凡正站自己●根前, 脸唰啦一xià就红透了, 环顾了一xià四周, 有些瑟瑟着问道:"那……那蛇呢?”

  "在厅中!不过它散架了, 等xià咱们炖蛇羹汤喝, 吃了它。居然敢跑咱们这地儿来撒野。”叶凡露出了温和的笑容, 有点像是大灰狼。

  "谢谢你救了我。”庄红玉说着, 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 低头一扫, 又动手在自己身子上摸了摸。

  ‘啊字又出声了, 连脖颈都红了, 怒瞪着叶凡, 叫道:"你……你怎么这样?”

  "我……没做什么……”叶凡赶紧解释, 心道:"有这样的女人吗?老子刚才可是拚了命救你的, 反过来立即就翻脸不认人了, 这世道上谁还敢当英雄, 不就看了你一眼, 那个也是事急从权嘛!不过那身体的确她娘的透人得死了。”

  "哼!没什么?刚才我是不是……”庄红玉脸能滴血红了, 讲好半句说不出口了, 凶得如一只xià山老虎狠狠的瞪着叶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立即博_立即博娱乐|立即博官网 - 开户,享好礼 备案编号:粤ICP备06000284号-1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600028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