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A级罪犯


  2更到!

  "乡亲men, 大家好。我是林泉镇的zhāng希林, 这次是受蔡镇长的委托来祝贺天水坝zǐ工作组的。学校能修缮成功与工作组是分不开的, 我men大家鼓掌对工作组表示感谢。”

  说到这里zhāng希林带头鼓起了掌, 这下zǐ后面跟上来的掌声倒是如闷雷震划过, ‘噼啦一片, 差点震聋了刘永泽的耳朵。

  "好!zhāng副镇长讲的实成。”不知谁喊了一句, 现场顿时沸腾开了。

  zhāng希林挥了挥手继续道:"不过!更应该夸一夸工作组的刘驰。当时他即时地向蔡镇长作了汇报, 而且大家也是有目同睹。你men看, 刚来天水坝zǐ时刘干部多白晰。现在呢?快成黑铁疙瘩了。听说他一心扑在修缮学校方面, 以校为家, 风晒雨淋……我代表林泉镇政府对刘驰以及天水坝zǐ工作组表示祝贺和感谢。”

  "臭狗屎, 黑了, 是心黑了。那小zǐ整天蹲在咱men小学就知道与几个女教师嘻嘻哈哈的, 弄得人家女老师都没心上课了。干活, 干个屁。还不是整天跑山上采啥野花逗女老师开心给晒的……”

  叶伟强低声骂道, 因为他儿zǐ从学校回来经常在他耳旁牢叨。说是班上的女老师连课都懒得上经常跟刘干部去山上玩等等。

  村里人大多都为叶凡鸣不平, 不过也没什么傻zǐ站起来反对。倒是刘驰一点都不知耻, 洋洋自得地坐在主席台上。接受着几千村民men的注目, 其实是耻笑。他还以为大家都在夸他呢!

  结果zhāng希林讲完话后顺手把铁皮半导体递给了刘驰, 刘驰假意跟叶凡推辞了一下发表了一顿感言, 引来了一片嘘声, 还是李经栋支书无奈地敲响了桌zǐ才压了一片哗燥嗓音。心里直喊晦气, 为这种人服务真是丢脸。

  而咱men的叶凡大组长却是给人家忘了。铁青着脸窝在主席台的尾巴处那气尽往三块五一包的牡丹身上撒。把人家牡丹都折腾成啥样zǐ, 现在他总算明白了刘永泽和zhāng希林这两个骚包货是来干什么的了, 估计是受蔡大江主使的。

  "龟儿zǐ的老蔡头, 你牛!老zǐ就跟定秦书记了看你咋办?你不是有拼头, 格老zǐ的, 什么时候给你蔡老头爆光一下。”叶凡心里狠狠地骂道。

  李支书正站起来刚想宣布‘请叶组长说两句时却是老眼昏花地看见一大堆人从学校的石阶小路边走了上来。

  好像其中还有镇党委副书宋宁江, 最让村支书李经栋吓了一跳的是居然好像是看见了鱼阳县的财神大老爷赵柄健。

  起初几秒钟他认为自已绝对是眼花了, 说得也是, 人家财神大老爷怎么肯来这旮旯地方。

  gǎn紧擦亮了老眼终于看清楚了真的是赵局长, 因为李支书经常去鱼阳化yuán, 对于赵局长可是很熟的。有次李支书也是背着棉被找上了赵财神, 倒真给弄来了几千块。

  还未等李支书反应过来, 刘永泽和zhāng希林以及县局镇里跟着来的几个跟班早小跑着迎了上去。因为他men不但是被赵财神吓着了, 最主要的是还看见了中央的一个人——zhāng新辉副县长。

  刘永泽和zhāng希林的手伸了过去, zhāng副县zhāng皱了皱眉头蜻蜓点水一般点了一下就缩回了手, 害得zhāng副镇长和刘副局长的手都握了个空。

  赵大财神更牛, 根本就没伸手, 那手在这10月天里好像怕冷似的就插在裤兜里。只是斜瞥了两副职一眼点头算是握手了, 当然两人也不敢有啥意见。开玩笑, 得罪什么人谁敢去跟钱过不去, 财神爷满身都是钱, 不要说他men, 就是蔡大江来了还得点头哈腰的, 所以他men照样乐呵呵地跟在后面。

  叶凡正低着头抽闷烟, 一双手却是重重地拍在了他肩膀上爽朗地嚎笑道:"叶兄弟, 想啥呢?是不是可馨丫头。呵呵!想就回县城嘛!地方给老哥支一声算我头上。”

  "赵……赵哥, 你……怎么来了?”叶凡一下zǐ没反应过来站起时有些迟钝。

  "呵呵呵!不但我来了, zhāng哥可也是来了。”

  赵柄健心情不错, 其实zhāng新辉是想来看看他的侄儿zhāng家林校长。因为他心里有愧, 侄儿一直窝在这旮旯地方就是因他造成的, 所以他心疼。刚好遇上赵局长说是要到天水坝zǐ, 因此他也就一起来了。

  昨晚上赵柄健打了电话给叶凡, 问他那小狼鼠是否还能弄到。因为前次叶凡送的那只他女儿倩倩非常喜欢, 当小狗养着, 绿茸茸的可爱得很。谁知一次出门带着它去溜街居然被车撞死了, 这下zǐ可是不得了啦。

  女儿一直哭着吵着扰得赵柄健两口zǐ头都快变成猪头了。所以昨晚上只好硬着头皮打了电话给叶凡, 他也知道还能发现一只的可能性几乎为零。因此也是抱着试试看的心情, 谁知叶凡一口就答应说是还有, 今天当然就gǎn下来了。

  "小叶同志, 辛苦了。家林一直说你可以作为员的凯摸了, 为天水坝zǐ小学你付出了许多……”

  zhāng新辉居然主动伸出了手, 与叶凡紧紧地握在了一起, 忌妒得身后的刘副局长, zhāng副镇长真想冲上去把叶凡的手换成自已的。zhāng新辉县长主要分管的是交通, 交通这年头的油水可是不少。所以他手头也是一有钱有权有势的副县长。

  "大家注意了, 都坐好。现在我men欢迎县上来的领导讲话, 娃娃men, 你men今天能有这样的教室读书全靠了zhāng副县□长和赵局长以及叶组长等人。”

  李支书扯着一破罗嗓zǐ喊话道。

  "好吧!来了我也说两句。看见这学校的大变样, 我心里非常的高兴。说句实话, 作为天水坝zǐ工作组的组长叶凡同志, 手上□可是要钱没钱要权没权, 可是他居然做到了。我就说一件事, 这次来天水坝zǐ发现那小公路修整了许多地方。碎石zǐ多起来了, 许多以前难开的小山疙瘩都给炸开拓平了。你men知道叶组长弄来了多少火药吗?”

  zhāng副县长还来了个即兴现场抢答题, 因为刚才在村脚下已经听了好一会儿刘永泽和zhāng希林大夸特夸刘驰的事。当时zhāng新辉和赵柄健可是都窝着一肚zǐ火。

  赵柄健还骂道:"!小叶为了讨点钱差点喝死过去了这群龟孙zǐ, 居然把人家的功劳全给转那叫什么刘驰的小杂碎身上了, 走, 老同学, 咱men为小叶撑一回去。”

  因此zhāng副县长的话里是有深意的。

  "肯定有三四千块的, 我看修路时用去了许多。”吴天岭站起来喊道。

  "三四千!不准确, 应该是将近一万块钱的火药等。”zhāng新辉手一挥说道。

  "啊!一万块!”村民men骚动了,☆ 对他men来说一万块简直就是个天文数字, 太大了。这下zǐ一个个更是把佩服的眼光射向了叶凡。

  "我也说一句, 也不怕丢脸了。当时叶凡同志来县是弄钱时, 我当时给他的任务就是一杯酒15块钱,■ duìtāmenláishuōyīwànkuàijiǎnzhíjiùshìgètiānwénshùzì, tàidàle。zhèxiàzǐyīgègègèngshìbǎpèifúdeyǎnguāngshèxiàngleyèfán。

  "wǒyěshuōyījù, yěbúpàdiūliǎnle。dāngshíyèfántóngzhìláixiànshìnòngqiánshí, wǒdāngshígěitāderènwùjiùshìyībēijiǔ15kuàiqián, 想想, 弄那么多钱需要喝多少酒, 几百杯啊!小叶当场就躺进了医院。所以我心里有愧啊!说句不好听的话, 这学校的木板上都沾着小叶的苦酒味儿……”

  赵柄健锵锵有力地喊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立即博_立即博娱乐|立即博官网 - 开户,享好礼 备案编号:粤ICP备06000284号-1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600028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