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暗潮涌动求收藏求票票


  2更到!

  "陶公独爱菊, 我就喜欢这旮旯的山水。城里有什么好, 闹哄哄的。人与人就像是戴着面具说话, 稍不小心就得罪人。哪像这天水坝子, 虽说人野蛮, 但实诚。你看我们老师到村里去, 平时那些凶神恶煞的壮汉动不动就拔刀子的人, 见了老师都是很有礼貌。ér且热情, 要帮什么忙人家立马抡臂子上来, 唉……”

  张家林叹道, 一脸的忧郁。

  "家林老哥, 有些事过去这么多年了就该算啦, 人总得好好活着。一直想着过去也不好, 你说是不是?”

  叶凡试探着说道, 随意地瞟着那相夹子, 突然脑中划过一道忆记, 似乎这李雪花自已在什么地方见过。叶凡都给自已吓了一跳◇, 心道:"不可能!李雪花早在年前就死了, 我咋会见过他。当时我还在读小学, 难道在梦中梦见的?也不对, 没见过这人作梦都难以作到, 邪门了, 难道这世道还真有鬼魂?李雪花冤魂不散来找我了, 也不对?◎要找也应该找她的相好张家林才对啊……”

  叶凡胡思乱想着。

  "呵呵呵……叶兄弟你不必说了, 我知道是叔找你来的。如果你再说咱们朋友都没得做了, 唉……曾经沧海难为水, 除却巫山不是云☆。取次花丛懒回顾, 半缘修道半缘君……唉……”

  张家林半醉半醒间倒是吟起了唐朝元稹的《离思》来聊表郁闷。

  听着那缠绵菲测, 凄心欲绝的叹息叶凡眼前也浮现一张亦嗔亦喜的如花xiào颜○——费月嫣。

  叶凡的初恋, 费月嫣与叶凡相识也只不过才一年。叶凡dà四时费月嫣刚进dà一, 现在才dà二。

  两人的相识也具有戏剧性。

  当时叶凡回宿舍时突然感到尿急。ér这时离厕所也较远, 见左右无人, 叶凡掏出话儿开始为花儿蓠芭树免费浇水。因为那蓠芭树被园丁修成了一道拱形, 将近有一米五高。

  正在叶凡唱着‘路边的野花你不要采, 不采白不采, 采了也白采……这改编了的黄乐歌儿时, 蓠芭树的另一边突然站起来了一位白衣赛雪的粉嫩姑娘, 横媚对准着叶凡娇喝道:"猪!”

  "啊……啊……!”叶凡心里一激凌, 哈喇汁差点出来了。心道:"美!唯美!实在没想到咱们《海江dà学》还有这般货色, 绝品, 不!是仙品才对……”心情痛快地想着连话儿都忘了收回反ér往蓠芭树上挺了一下, 这动作太过猥琐。

  "你……无耻!”那白衣妹妹随手把手上的书砸向了叶凡转身小跑着溜了, 不过叶凡隐隐地见她好像连脖子都红了。

  "呵呵!真是交桃花。拉个尿都会拉出一美媚来, 背!差点成猪啰鸟。”叶凡苦xiào赶紧收回话儿关上了裤门随手捡起了那本《恋花集》, 淡淡的香▲味从那书上传来。

  "美人多情啊!还送书……”

  这厮不以为耻喃喃了半天还在那香喷喷的书上吻了一口带回了宿舍楼, 回楼后无聊时翻开那《恋花集》, 发现里面居然像读书一样记着许多自已的感★◆言。

  ér那白衣美媚像记日记一样写了许多, 什么今天心情不好, 看到谁又怎么样。读得叶凡这初哥是热血沸腾, YY无限。不过正偷看时那白衣美媚却是换了一身黑衣冲到了叶凡那儿, 抢了书哼了一声跑●了。逗得当时叶凡同室的5位猪哥兄弟全呆愣着两眼发直。

  室友中最有名气的, 号称一网打尽天下美媚的‘花猪张无道xiào声震天, 酸气满天地吼道:"妖孽叶凡外号), 咋的咱们海江刚进来的校花会抢你的书呢?咋不抢俺的?为什么?这倒底是为什么?为什么……”

  这小子表演得那是凄婉可人, 肉麻得叶凡感觉吞了几十只苍蝇。

  "呵呵呵……为啥别人叫俺妖孽不叫你妖孽呢?因为你境界还未达到炉火纯青的地步, 还未成功, 同志还需加紧修炼啊!”

  叶凡得意地干xiào道, 从此居然与那费月嫣就那样子好上了。不过令叶凡非常遗憾的就是尽管自已有着妖孽的本事可也只攻破了费月嫣的小嘴儿, 摸过小手。dà腿也摸过一回, 全身就……

  是因为那次费月嫣脚扭了扶她时随手不小心摸到的。当时还差点被费月嫣嗔死, 因为费月嫣是个非常传统冷傲的妹妹。

  不过叶凡自知自已一普通工薪家境配不上费月嫣。跟费月嫣去过一次她家, 最后是在其父母的不屑外加极端鄙视中狼狈三十六计——逃为上的!

  尽管费月嫣对他还是一如既往, 但叶凡自已在渐渐故意疏远她。这世道就是这么残酷, 都讲求过门当户对。唉……

  想到这些叶凡心里尽剩下一肚子酸水, 往事不堪回首。后来倒是与张家林的心境统一了, 两人就跟52度的老白干耗上了, 你一杯来我一杯。最后整下了三瓶二锅头, 叶凡两瓶, 张家林一瓶。当然, 还得外加一打碟花生米。

  "叶兄弟, 你也想开些, 往事不堪回首啊!”张家林反过来劝叶凡了, 这世道就是透着股怪味儿。别说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什么的。这才多长时间就调了个个儿了。事后叶凡想想也觉得好xiào, 天下的事谁也说不清楚。

  回老宫时叶凡就跟武二郎上景阳冈差不多了, 被风一吹酒劲上涌。踉踉跄跄地回了老宫, 刚好晚上春水也回林泉镇了, 老宫中就剩下叶若梦。

  这孤男寡女)的注定要发生点什么。

  迷迷糊糊中叶若梦喂他喝了一wǎn带着药香的汤水, 说是有利于醒酒。不久, 本来就因酒劲燥热的身子居然像是着了火。一股邪火从从肚脐眼处冒出直往全身漫延, 到那股子充满阳劲的邪火到达男人命根时就不得了啦。

  命根子已经涨dà如铁棍, 叶凡的头脑中一阵子迷乱, 犹如夏天里的铁水在沸腾着。三下二下热得受不了的叶凡自个儿解除了武装, 奇怪的是那条凡布○短裤好像一片铁皮样就是紧紧地贴着叶凡就是不愿离身ér去。

  并不是说95年产的凡布短裤特别结实, 主要是叶凡搞错了方向。那短裤按理说应该向腿下面退去, 只不过此刻他被邪火灼烧着反ér把短裤往肚□皮上拉。

  尽管叶凡修炼过养生术力气比一般人dà得多。不过95年的凡布短裤的确不是盖的, 布料厚实, 耐磨韧性好。一把想把它给硬生生扯裂开还真是不容易。

  "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立即博_立即博娱乐|立即博官网 - 开户,享好礼 备案编号:粤ICP备06000284号-1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600028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