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67章 当面锣对面鼓


  , 噢, 那就说出来听听。WwW.CaiHonGWeNXue.CoM对于几位同志的前后态度的转变。我倒也真感兴qǐ。这个, 如果真shì事实, 说小了点, shì人的立场不够坚定问题。说大了点, shì思想上有着极大的认识问题。这样的干部, 要不得要不得!”范远突然淡淡的插了yī句话。

  "请允许我放yī段视频。”张yī栋xiong有成竹, 稳步走到了上边的背投面前。不久, 李张明、顾德标以及刘yī周三位同志的证言证词出来了。

  "经过调查, hái有纪委办案人员的细心交谈。终于解开了三位同志心中的顾虑。他们吐1ù了实情, 说shì以前作伪证的yī切, 都shì…”讲到这里, 张yī栋故意的停顿了yī下, 看了叶凡yī眼。

  当把所有常委的眼光全吸引到了叶凡身上, 那shì吊足了大家胃口, 又拿qǐ桌边的茶杯喝了。茶, 才说道"他们讲了, 这yī切, 都shì市委副秘书长, 市政府办主任于友和同志逼的。”"啊, 怎么可能”张yī栋话刚出来, 常委们里已经有人忍不住失声叫了qǐ来。

  叶凡yī看, 居然shì宣传部长苏芳, 显然, 这女人shì故意制造声势, 把大家的眼球全扎进于友和身上罢了。

  在坐的都知道, 于友和脑门上shì贴了个"叶, 字的。于友和出面, 显然他只shì走狗角色, 而真正的幕后指使者, 非叶凡这个市长莫属了。

  见大家都yī脸惊愕的看着叶凡, 张yī栋淡淡笑道:"各位接着看下去。”下边, 三位证人又出场了, 在视频里头证实了, 此事, 以前, 的确shì于友和逼他们干的。

  而且, 于友和shì软硬兼施。说shì等刘yī标倒台后, 市财政局不就空出yī局长位置。

  有人会推吴栋这个常务副局长上位。尔后, 层层推进, 市财政局会空出几个副局长位置。显然, 三位同志都有希望了。

  "呵呵, 无稽之谈。”叶凡突然淡定了下来, 淡淡的笑了知, 看了张yī栋yī眼, 笑道"大家都知道, 于友和同志shì市政府的大管家。

  对于市政府的工作, 干得有条不紊的。

  最近为了旺夫溪的整治, 为了桃木县桃木的开, 整天忙里忙外。

  不但承接了份内的工作, 而且, hái额外的分担了许多份外的工作。

  对于于友和同志所干的事, 市政府所有工作人员以及干部都shì有目共睹的。于友和根本就没有理由干出这种事来。”

  "叶市长, 那这段视频难道shì张yī栋同志用电脑合成的不成?”张明sēn冷冷哼道。

  "呵呵, 我想说的shì。既然先前的视频你们能推翻, 说三位证人先前讲的shì假话。

  那我也完全有理由怀疑这段视频的真伪xìng。三位证人那嘴能变幻无常, 他们嘴里讲的那句shì真, 哪句shì假。这个, 估计很难瓣别了。

  而且, 难道不能说现在市纪委调查到的证据就不能shì伪证了?”叶凡淡淡浅笑了yī声。

  "叶凡同志, 你要对你所讲的这些话负责任。这shìyī个市长, yī个党员, yī个人民公仆讲出的话吗?

  你怀疑整个市纪委的公证xìng, 就shì在怀疑党的公证xìng。我实在没想到, 在事实败1ù之后, 你不但没认识到自己属下于友和同志犯的错误, 居然hái袒护他到这种地步?

  我想请问, 叶市长的公证xìng在什么地方?叶市长háishì不shìyī个党员。hái有没yī点〖道〗德廉耻之心?”张yī栋言词犀利, 直面攻击叶老大了。

  "你也敢在我面前谈公义, 〖道〗德, 廉耻!”叶凡讲到这里, 故意的停顿了yī下, 看了大家yī眼, 说道"你看看你都干了些什么事?三位同志原先讲的shì事实, 人证物证俱全, 作为专管纪委的市委副〖书〗记, 你都干了什么?放任下属胡作非为不说, 居然耳朵大到如此地步?连什么叫真, 什么叫假都分不清楚。妄你在纪委干了这么多年, 全白干了。”"叶凡同志, 你这话什么意思?我不明白, 你指责我张yī栋什么?

  今天要不把话讲清楚, 我将向上级机关申诉?你这shì对我张yī栋的人身攻击。”张yī栋生气了, 口气很重。

  "不不不!你说我指责整个市纪委的工作人员办案有失偏颇, 这个, 我针对的不shì整个市纪☆委, 而shì市纪委中某些个别同志。

  至于说申诉, 那shì你张yī栋同志的〖自〗由。你到〖中〗央去申诉我都没意见, 不过, 我希望张yī栋同志不要把小事变成大事, 咱们海东内部的事, 你要☆申诉, 可以, 先得范〖书〗记同意才行。

  当然, 我能讲出这些话来, 那shì有着绝对的理由的。”叶凡yī脸淡定, 讲道。

  "理由, 我真想听听叶市长的所谓的理由。”张yī栋盯着叶凡冷冷哼道。

  "先前不shì有四位同志联名证实刘yī标同志为了挪用整治旺夫溪的专款而故意的把钱留在了下边县市。我想问张yī栋同志, hái有yī位同志叫崔同吧, 他去什么地方了。怎么没有出现他的视频?”叶凡yī语就点出了其中要害。

  "shì啊, 四位同忐忑么才三位同志?这个现象, 太反常子。同志们知道, 这其中, shì不shì有着不可告人的目的?"刘真梅也冷冷哼道。

  "四位中有三位同志证实了, 这已经证明了事实成立。从来都shì少数服从多数, 难道今天要反过来, 多数服从少数。那hái真乱套了?”

  张明sēn自持资格老, 名气大, 忍不住顶了刘真梅这个☆党群副〖书〗记yī句。

  "人数多并不能代表真理, 事实证明, 真理, 往往shì掌握在少数人手中的。没调查就没有言权, 你凭什么证实三位同志没说谎。这事, 既然扯到了现在这种地步, 就得彻底★dǎngqúnfù〖shū〗jìyījù。

  "rénshùduōbìngbúnéngdàibiǎozhēnlǐ, shìshízhèngmíng, zhēnlǐ, wǎngwǎngshìzhǎngwòzàishǎoshùrénshǒuzhōngde。méidiàochájiùméiyǒuyánquán, nǐpíngshímezhèngshísānwèitóngzhìméishuōhuǎng。zhèshì, jìránchědàolexiànzàizhèzhǒngdìbù, jiùdéchèdǐ查清楚才对。这事, 不但关系着下边县市各大财政局长, hái关系着相当的yī些领导, 马虎不得。”讲到这里, 刘真梅看了范远yī眼, 讲道"范〖书〗记, 我建议彻查此事。”

  "嗯, 既然各位同志因为此事都争论不休, 而咱们党yī向讲究〖民〗主。这事, 不处理好shì会影响到同志们的团结。这样吧, 就在常委会上讨论yī下此事。需要的相关人员可以叫到常委会上来, 当面锣对面鼓的说开了。咱们来个现场办公好不好?”范远巡了大家yī眼, 说道。

  "我支持范〖书〗记的建设, 虽说只shìyī件小事, 但也影响到同志们的团结。1小事不能变成大事, 所以, 只有解开了这个不利因素, 才能促进同志们的团结。”高华这个跟屁虫那shì马上就话支持了。尔后蔡贵权, 杨本水自然不甘落后。

  "张yī栋同志, 我想请问, 宁溪县财政局的崔同同志shì怎么讲的?”叶凡朝着张yī栋问道。

  "崔同, 他最近思想有些bo动。所以, yī直都没有表态。问他, 也yī直不讲话。大家都知道, 纪委并不shì正式的执法机构, 只shì协助的执法机构。不能像公安yī样采取yī些非常规的手段。即便shì公安, 也讲究文明执法了。咱们市纪委, 更shì文明执法的先进单位。所以,

  对于那些思想上有问题的干部, 只能采取劝说为主。”张yī栋yī脸淡定, 讲道。

  "噢, 那这样讲来, 你们对崔同同志并没有采取除劝说外的其它任何手段了shì不shì?”叶凡随口问道。

  "当然, 那样干shì违法的。作为协助执法者, 我们不能知法犯法。

  我张yī栋好歹也在中纪委●驻财政部纪检监察室干过不少年头了, 见过的风浪, 比这海东的大得多。所以嘛!这点, 不劳叶市长指明?”张yī栋势气很足, 不屑于yī顾的样子, 自然shì在贬底叶老大了。

  不过, 张yī栋没○现, 他讲这句话时, 范远同志却shì不经意的皱了下眉头。

  因为, 这家伙面对叶凡嚣张的同时, 却shì忘了hái有个范远同志在坐, 而且, 讲话时把整个海东的同人都带了进去。和着你财政部shì汪洋大海, 我海东市只shìyī小泥潭, 翻不qǐ什么风浪shì不shì?

  "行行, 那就请崔同和李张明、顾德标以及刘yī周四位同志到现场来。既然范〖书〗记今天有兴趣现场办公, 咱们不能违了领导的意思shì不shì?领导啊, 很忙, 难得有几回理这种小事的。”叶凡抬出范远, 压制了过去。

  "这个, 怕不妥吧?”张yī栋迟疑了yī下, 说道。

  "有什么不妥的, 坐得正行得正走得正, 怕什么?”这时, 蔡权贵居然冷冷哼了yī声。

  "范〖书〗记, 这里, 毕竟shì海东市市委常委会, shì海东权力决策的最高委员会。审案只shì纪委的事, 拿这里来, 好像咱们的常委会办成了公堂, 这个, 会不会进外人说闲话。

  ”这时, 张明sēn说道。

  "会说啥闲话?”范远斜了张明sēnyī眼, 淡淡哼道。

  "会不会讲咱们插手市纪委办案子, 干涉什么的。”张明sēn只好硬着头皮说道。

  "笑话, 市纪委也shì在党领导下的市纪委, 难道市纪委就要跳出党的领导之外了。

  海东市常委会shì代表党, 代表着海东人民利益, 代表海东最高组织的委员会, 不要讲别的, 至少, 对于市纪委办案子, 有着听证, 监督的权力shì不shì?

  过问yī个市纪委办案子就变成插手了。难道, 某些同志真想把市纪委变成独立王国, 变成任何组织, 包括党都没有权力监督的部门?”叶凡突然出口冷笑了yī声。出口真不shìyī般的yīn, 马上把张yī栋推向了范远对立面。

  "范〖书〗记, 我不shì这个意思?”张yī栋马上瓣解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立即博_立即博娱乐|立即博官网 - 开户,享好礼 备案编号:粤ICP备06000284号-1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600028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