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三百七十五 操底子


  不过,当叶凡把这个意思跟孔端电话中勾通时。想不到孔端却shì不同意这种作法。

  孔端的意思shì还shì再等等,等想到好的辄子时再说le。

  “等等,要等到什么时候?红谷寨的群众们盼水连眼都望穿le。咱们总得让他们过个好年,一个没水年,他们心里会痛快吗?

  再说le,基本农田改造方面专家组也提出le用水问题。不然,没有水农田改造只能讲shì空话一团。

  更何况,那天的事你又不shì没看见。咱们不及时的解决这个问题,估计,他们会对咱们同岭市委市政府失去信心。

  这个,要不得。言必行,既然那天当作大家面咱们都作le承诺,就得去实现。”叶凡口气严厉的说道,自然有批评孔端的意思le。

  “可shì咱们这样子干可shì有强抢的意味,法制社会很可能让会咱们市委市政府落人口失。

  万胜集团并不shì个软柿子,在咱们晋岭省也shì有一定实力的。人家总部又在省城,到时一折腾就能传到省委领导耳里。

  这对咱们同岭来讲,并不shì件好事。我的意思并不shì讲不要水,水肯定shì要。

  但shì,得等咱们想出办法时再去要。到时,●他们也必得放水shì不shì?”孔端解释道。

  叶老大晓得,这家伙根本就不同意自己的主张。只shì不好明说罢le。

  如果红谷电站的事真跟孔家有关系的话,估计,当初建电站以及贱卖电站的★●事孔端估计应该shì晓得这事的。只shì这家伙在装傻罢le。

  “来不及le,先弄三成的水量让红谷寨民过个好年再说le。”叶凡非常霸道的说道。

  “那好,你决定就shìle。”孔端无奈●shìkǒngduāngūjìyīnggāishìxiǎodézhèshìde。zhīshìzhèjiāhuǒzàizhuāngshǎbàle。

  “láibújíle,xiānnòngsānchéngdeshuǐliàngrànghónggǔzhàimínguògèhǎoniánzàishuōle。”yèfánfēichángbàdàodeshuōdào。

  “nàhǎo,nǐjuédìngjiùshìle。”kǒngduānwúnài的说道,不过。叶老大还shì从他的口气中听到le些许的不满。

  孔端也没办法。如果不同意到时传出去,那岂不shì自己这个市长不顾老百姓死活le。这顶大帽子孔端shì无论如何也shì不肯戴上的。

  散会后,米月找到le叶凡。

  “叶书记。这个,也不shì长久的办法。要彻底解决红谷寨民生活及生产用水问题,那就得找出一条合理的要求。最好shì跟电站签定个协议书他们就不能故意推拖或停水le。”米月讲道。

  “这事,直接找他们没用。咱们现在也没时间去找到办法。我shì想,要彻底解决红谷电站跟红谷寨子的问题。那就得釜底抽薪才行。”叶凡讲道。

  “釜底抽薪,怎么抽法?”米月眨巴le一下好看的凤眼,问道。

  “查,查出电站贱卖的真正原因。这里头,猫腻肯定有。只要查出猫腻,到时,没准儿还可以收回电站。到那个时候。电站shì我们政府的,还不得由我们讲le算。”叶凡说道。

  “叶书记,这样一来可shì会牵扯出许多同志的。在刚经过政务院督查组一行的事件后。会不会引起下边同志们的强烈反弹?”米月有些担心。看le看叶凡,说道。“而且,我有些担心。

  叶书记你shì个一心为百姓的好干部。但shì,树敌太多,恐怕今后的工作更难开展。

  更何况,电站的事复杂。到底怎么样谁也不清楚。也许,当初卖掉电站个中有许多不得已的原因,并不如那个记者所讲的那○样。

  估计这个中真正的原因他也不shì很清楚的。有些事,表面上shì这样,其实并不shì这样。”

  “有啥办法,不干事者为为官者之中庸之道,这种人只要有关系,迟早会得到提拔。

  而干事者必遭人忌恨,因为你要干事就得触及某些人的利益。不干事这不shì我叶凡的性格,这事,顾虑太多的话那就没得干le。

  所以,我暂时不想考虑这潭水到底有多深,会触及谁的利益,谁惹怒到谁。■

  目前来讲,解决红谷寨民的紧逼问题就得先解决掉。”叶凡表情平静的讲道。

  “嗯!”米月没再讲话,虽说答的声音很轻,但这shì米月在表态,不管怎么样,她跟着叶老在一起上。

  省◆城龙江市,万胜集团总部大楼一间豪华办公室内。

  转角处放着几个独人沙发,此刻一个沙发上正坐着一个身穿黑色西装,头发梳得根根醒目的中年人。

  此人就shì万胜集团大当家,省政协委员,省大代表,龙江商会副会长柳西河。shì晋岭省排名前10的大富翁之一。

  他的对面坐着万胜集团分管电力一块的经理郭阳

  “柳董,虽说红谷电站只shì个小电站。一年也不过几千万的收入。但shì,红谷电站挂的shì万胜的牌子。

  同岭那叶凡小儿如此的干,明摆着欺负咱们万胜。这事,已经到le再也无法忍受的地步。

  你没看见,那天他shì多嚣张,根本就没把省城万胜搁眼中。柳董,我跟着你也有几十年le。

  从万胜chuàng业到现在成为晋岭商界的霸头之一。我还从没见过如此嚣张的官员。

  如果他shì省委一把手如此嚣张还有嚣张的资本。可shì他不shì,不就shì一个地级市市委书记,凭什么如此的嚣张。

  你要嚣张也行,但也不能拿我们万胜当猴杀!他找错le东家。”郭阳一脸愤怒,讲道。

  其实,郭阳不但shì他的下属,而且两人还有亲戚。

  “听你们讲le,我不得不佩服此人。”想不到柳董讲出这话来,郭阳一听,顿时愣住le,看着柳董不晓得下边该怎么讲le。人家柳董还佩服叶凡,你还怎么告状,那不shì自讨没趣。

  柳董把茶杯往桌上轻轻一搁,转尔说道:“但shì,佩服归佩服,不过,此人这样子干到底想为的shì什么?”

  “我才不信他shì真心为le红谷寨子的老百姓。时下有些官员,话讲得冠冕堂皇的,其实,肚子里全shì男娼女盗的勾当。

  这其中,估计shì他瞧上le咱们红谷电站。尔后想逼着我们挤出些好处分给他。

  无非不就shì想咱们送他几成的干股罢le。要shì他不逼咱们,送送也无妨,不就几百万。

  不过,现在,咱们绝不能低头le。这种人,要钱也要得太没品le。我看,此人根本就不懂得为官之道。

  你如此的露骨,如此的急着想要钱,那简直shì丢le官员的脸子。要钱shì不shì也得讲究个艺术。

  不显山不露水的人家自动送钱,那才shì会当官的人。”郭阳说道。

  “呵呵呵……”柳董笑le笑,想le想,说道,“你的猜测也许shì对的,不过,我看好像不像。”

  “不象那他到底想干什么,难道还真像他嘴里所讲的一心为le红谷寨的那帮愚昧的寨民。这对他来讲有啥好处,应该不会吧?”郭阳有些不信。

  “呵呵,你又想错le。作为同岭市的一把手,他当然得为市里的老百姓◆解决问题。你看到没有,官员们最喜欢搞什么?”柳董淡淡笑道,一幅高深莫测的架势。

  “喜欢搞什么,弄虚作假,这样的官员有。干事实的官员也有,像焦裕禄那样的。

  我看他不像‘焦’那种官员,★☆从他那作派我能感觉到。不过,既然他不shì真心干事实而又要干事,那岂不shì在作秀。

  对le,就shì作秀,捞政绩搞面子工程。”郭总一幅恍然大悟样子。

  “对le嘛,你没看到。红谷寨□的事只shì一件小事。为什么一件小事他要搞得这么大。

  你看来le多少人,财政部领导有,省里田省长都下去le。这么一大摊子人下去,当然为le成绩le。

  当然,官员们在做出成绩的时候往往也能为老百姓干许多事,这shì双层得利的。

  所以,这次的事,叶凡shì必须拿下,也就shì要我们必须还水。不过,要我们还水,他想错le。

  如果当初他能好说好歹也许我柳西河还能出份子同情心。他现在想霸王硬上弓,我柳西河从来就不shì个软dàn。

  既然要强势,哪咱们就好好跟他玩玩。”柳西河霸气彰显,此刻,有点山大王的架势le。

  “叶凡估计shì仗着财政部来的那个风清录和田省长吧,认为这事他们俩个会为自己出头,所以才会如此的嚣张。

  不过柳董,这两人估计也在盯着这事,如果他们俩个真要出手罩着叶凡,咱们还真有些难办le。

  风清录在财政部,虽说shì高官,但离咱们还要远些。但田省长可shì带常字头的,听说在省委里头shì数得上号的大人物。

  这个,如果他要插手,还真不好办。”郭阳脸色又阴沉le下来。

  “未必。”柳董摇le摇头,见郭阳有些不明白,柳董说道,“现在的官员,如果没有涉及到自身上时往往都不愿意去管闲事而危及到自身。

  他们俩个去打听一下,咱们万胜集团shì软dàn吗?田省长肯定晓得我们底细的。

  这事,他们提前走le而并没去红谷电站就说明le一点。说明对于红谷电站他们不想沾手,所以选择le回避式的提前离开。

  这事他们走le也说得过去,要解决水的问题shì你们同岭市委市政府的事。你想,他们会出手吗?”

  “看来shì不会le,换作shì我也没必要惹上一身的骚味儿。”郭阳点le点头,眼中佩服不已。

  “那到底怎么样做呢?叶凡可shì逼得紧啊。而且,咱们两台机都给停le。咱们不放水,他不让开工,这损失还shì小事,关键shì咱们万胜集团这脸子可shì丢不起。”郭阳又开始怒le。

  <<官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立即博_立即博娱乐|立即博官网 - 开户,享好礼 备案编号:粤ICP备06000284号-1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600028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