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11章 动苏氏


  【谢谢‘王憬贤‘长江之间两位同志打赏。】

  "苏部长, 你怀疑咱们海东市公安局的能力是不是?当时人是公安部的王处长抓的, 尔后, 咱们配合他们查清了这事。

  那事, 的确是苏shì会所某些人指使人干的。其目的无非就是想散布谣言, 使得桃木县的桃木项目不能上马。

  而他们不光是散布谣言, 居rán公rán恐吓来投资的外地客商。为了查清此事, 我们的人还专门去了一趟京城和浦海市, 调查了当时被恐吓的客商。

  他们都证实, 本来是想跟桃木县合作开发桃木的, 当时都签定了意向协定, 而且还交了几十万的保证金。

  想不到居rán有人用如此卑鄙手段, 之初前他们还怀疑是不是自己的竞争对手干的。

  甚至有怀疑是不是桃木县政府有些领导为了吞他们的保证金玩的障眼法罢了。

  幸好我们查清了此事, 不rán, 咱们海东的颜面何存, 这些人, 不但恐吓, 甚至以人身性命想威胁, 简直是无法无天了。”铁丁山其实真有些愤慨, 倒不是装出来的。

  "难道就没有处理这幕后策划者?不rán, 一些小卒子拿了, 下次这主使人又会捣鼓出什么来?干脆要抓就一锅拿了, 以绝后患。”刘真méi冷冷哼道, 初显阴辣。

  "当时本来是要处理的, 不过, 后来就发生了青牛事件。并且, 当时这事主要是安奇同志主抓的。不久, 安奇同志被停职了, 这事, 所以就给搁下来了。”铁丁山一脸不好意思讲道, 他看了叶凡一眼, 说道, "叶书记, 这事我有责任?请书记指示。”

  "不管涉及到什么人, 敢破坏我们海东经济发展的良好大局, 都得一查到底。丁山同志, 回去后交待安奇同志, 给我一查到底。如果真是苏shì会所干的, 证据确凿的话, 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叶凡一脸严肃的下了指示。

  对这事上, 张一栋保持沉默。其实, 这厮在心里偷笑,▲ 叶老大能跟苏林儿所代表的苏家掰手腕, 自己在一旁坐山观虎斗, 何乐而不为。

  "最近王龙东同志表现很抢眼, 搞鬼的人被抓了后。不但重新赢得了客商们的信任, 而且, 就在这几天内, 桃木县引来★的投资总计达到了二个亿。

  我想, 等桃木真正发展起来时, 就是桃木县腾飞的时候。王龙东同志的确有能力, 别人做不到, 或不敢去做, 更不敢去想的事, 他去干了。

  谁能想到在这小小的○桃木上会创造如此奇迹。王龙东同志, 完全胜任青牛市书记一职。

  我相信, 青牛市在他的带领下, 一定会渡过这个难关, 整顿矿业, 恢复经济, 加大招投资力度。

  再加上市委市政府的扶持■, 青牛的问题, 应该不再是问题。咱们要做给省委看, 做给中纪委的领导们看。咱们海东, 是有决心纠正青牛的问题的。”刘真méi趁势进军, 又摆出了王龙东来。

  "不就是引来了二个亿投资, 那只能说明王龙东同志在招商引资一块有些能力。调整到市招商局任局长还胜任。而青牛市可是一个大市, 上百万人口。难道就招商引资那点事了?人际, 思想、组织、等等这些都是令人伤脑筋的事。王龙东, 他不合适。”张一栋冷冷哼道, 看那架势, 好像有跟刘真méi劲真的样子。

  "不就是二个亿, 张书记, 你真是不当家不知柴米贵。估计是你在纪检部门呆久了, 什么都是上级拔款下来的。

  所以, 不缺吃不愁穿的当rán好说话。你下去引资试试, 引两个亿来投资试试?

  那是两个亿, 不是二百万。就咱们海东全市来讲, 前年, 在叶书记还没来之前一年引进的资金不过二三个亿。

  人家王龙东同志一个人完成了整个海东市的引资额度。”刘真méi讥讽张一栋道。引喻张一栋同志是饭来张口衣来伸手之辈。

  "哼, 本人好歹在财政部呆过, 什么叫钱还是见过的。我刚才讲的跟你讲的不一样?一个市的市委书记, 要方方面面都难俱到。光是某一方面能力, 并不能代表该同志就能胜任主持青牛市工作。王龙东同志, 他不适合青牛市。”张一栋又讲道。

  "好了, 王龙东同志干的事有目共睹。在引资一块他能力◇显著, 但是, 王龙东同志也担任过县长一职, 所以, 能主持一个县的工作, 我想, 青牛市也是一县级市, 王龙东同志, 应该能胜任这个职位。”叶凡突rán出口。

  见叶老大开口了, 后头贾异雄■◇、阮一进等人立即跟上了。最后, 张一栋气得脸发黑, 不过, 反对也是无效, 最后, 王龙东同志调任青牛市任市委书记的事顺利通过。

  至于下边一些职位, 叶凡也没忘了大家。也给了蔡贵权一些面子,□◇、阮一进等人立即跟上了。最后, 张一栋气得脸发黑, 不过, 反对也是无效, 最后, 王龙东同志调任青、ruǎnyījìnděngrénlìjígēnshàngle。zuìhòu, zhāngyīdòngqìdéliǎnfāhēi, búguò, fǎnduìyěshìwúxiào, zuìhòu, wánglóngdōngtóngzhìdiàorènqīngniúshìrènshìwěishūjìdeshìshùnlìtōngguò。

  zhìyúxiàbiānyīxiēzhíwèi, yèfányěméiwàngledàjiā。yěgěilecàiguìquányīxiēmiànzǐ, 留了一个副职位置给他安排。

  至于张一栋, 叶老大那是坚决的打击, 那是一个位置的安排都没放手给他的。最后, 张一栋同志嘴皮子差点讲干了, 结果是没捞到一个职位。

  几天下来, 叶老大有了大动作。青牛市全面洗牌, 而下边一些县也波及到了。

  只有海东本市所属的三个区叶老大暂时还没调整的打算。这个, 也是考虑到稳定一块的。叶老大使出的是农村包围城市挪移打法。

  六月中旬。

  安奇到了叶凡办公室。

  见他一脸喜气, 叶凡笑道:"安志同志, 有什么喜事是不是?捡钱啦?”

  "说是捡钱也正常。”安奇笑道。

  "噢, 真捡到了, 捡了多少?”叶凡笑问道。

  "如果能拿下的话, 就能捡回几千万。”安奇一脸神秘, 说道。

  "好了, 别卖关子了, 露底吧。”叶凡摆了摆手, 接过秘书李木泡的茶, 呷了一口后心里叹息了一声, ◆因为, 李木泡茶的手艺虽说有长进, 估计是他妹子李玉教的。

  但是, 还是不如李玉。喝李玉泡的茶, 再欣赏着李玉那舞动着的身姿, 对叶老大来讲, 是一份另类的享受。倒不是说叶老大有些阴暗心理什□么的。

  "我们拿到了确凿的证据, 完全可以证明, 前次去桃木县捣乱的五个家伙的确是苏shì会所的打手头头高潜的人叫人干的。”安奇说道。

  "高潜不是‘地堂鸟集团的保安部部长吗?”叶凡微微一愣, 问道。

  "没错, 就是他干的。”安奇笑道。

  "抓了没有?”叶凡哼道。

  "还没有。”安奇摇了摇头。

  "为什么?”叶凡有些不满的问道。

  "躲起来了, 那小子, 滑得像泥鳅。估计, 市公安局内部有苏林儿安排的人。人家一听到风声, 早溜了。”安奇脸上有些怪异。

  "溜, 查到地方没有。看你这表情, 应该知道高潜的藏身之处?”叶凡问道。

  "知是知道, 只是进不去。”安奇有些难堪的摇了摇头。

  "什么地方, 还搞神秘, 不会是军事禁区吧?”叶老大哼道。

  "唉, 他躲在驻咱们海东市的整编第七师第二团驻地里。叶书记, 你说说, 叫我怎么去拿人?这事, 我已经联系上了阮司令, 不过, 阮司令也是双手一摊, 说是爱莫能助。”安奇喝了口茶, 一脸的郁闷。看了叶凡一眼, 骂道, "麻痹的!这些兵蛋子就是牛逼。驻咱们地盘, 吃喝拉撒都在海东。居rán不鸟咱们。人家枪竿子硬实, 有啥办法?”

  "就一个团驻在咱们海东, 什么来头, 查清楚了没有?”叶凡哼声道。

  "据阮司令说是整编第七师是直属蓝月湾基地管辖, 不过, 他们师部驻地并不在咱们海东, 而是在苍海市。咱们都不熟悉, 而且, 第二团是高炮团。”安奇说道。

  "看来, 第二团跟苏家的关系不错嘛?”叶凡哼道。

  "不是不错, 本来就是苏家人。我托关系查过了, 第二团团长叫苏志刚, 好像还是苏林儿的本家。而且, 他们估计是堂兄妹关系。”安奇说道。

  "又是苏林儿, 这女子, 好像阴魂不散似的。多次跟我们搞鬼不说, 而□且, 还拉拢怂恿了一部分人公rán跟咱们唱对台戏。既rán如此, 哪咱们这次就跟她好好掰掰。还rán, 还真以为海东没人了是不是?老虎不发威, 还真以为是病猫!”叶老大着实有些生气, 以前看在蓝存钧面☆qiě, háilālǒngsǒngyǒngleyībùfènréngōngrángēnzánmenchàngduìtáixì。jìránrúcǐ, nǎzánmenzhècìjiùgēntāhǎohǎobāibāi。háirán, háizhēnyǐwéihǎidōngméirénleshìbúshì?lǎohǔbúfāwēi, háizhēnyǐwéishìbìngmāo!”yèlǎodàzheshíyǒuxiēshēngqì, yǐqiánkànzàiláncúnjun1miàn●子上忍了几次。想不到这女子越来越猖狂, 好像, 真要跟自己决zhàn到底架势。

  "怎么整?叶书记, 我听你的指示。”安奇一脸恭敬, 说道。

  "苏shì会所那块地盘可是咱们海东市政府◆○的, 听说以前是范远一手操作以低得几乎白送的价格租给了他们。不过, 此一时彼一时了。既rán苏林儿三番五次要捣乱, 那咱们也可以收回那块地盘嘛!”叶凡哼道。

  "我刚才讲的捡到钱也是这个意思,□ 那块地盘早就该收回了。苏家赚了个盆钵满溢, 咱们市政府却是白给他们钱赚。

  而且, 还得看他们脸色, 这是哪门了道理?不过, 这事, 既rán是以前的市委常委会决定的事, 肯定签有合同的。 □
  如果违约, 那违约金估计都付不起。苏家在京城是以商家身份出身的, 可比拟古代的沈万山。

  财力雄厚, 交友广。在合同一块咱们估计还搞不过他们的。而且, 苏shì的关系网复杂得很。

  如此雄厚团力的大家族, 如果说与政治无缘是不可能的。至少, 在他们支持下, 一批官员会看他们面子是肯定的了。”安奇有些忧心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立即博_立即博娱乐|立即博官网 - 开户,享好礼 备案编号:粤ICP备06000284号-1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600028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