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13章 二团的复杂原由


  "嗯, 美,俄,英,法,日,印度,华, 从这个民间人士搞的排名看, 咱们国家, hǎo像处于第七位。

  当然, 有的国家说咱们国家隐藏了实力, 这个, 就是咱们都没办法揣测, 这是上层的事。

  不过, 从军费投入到海军战船的购置等等方面看, 咱们国家目前还相当的落后。

  在海战一时无法强大起来的基础上, 为了保卫国土, 增强陆地上的威慑力就至关重要了。

  ■在沿海布置一些导弹部队, 加强前沿对外国舰船的威慑力是必须的。”叶凡点了点头, 说道。

  "嗯, 不然老美整天脸一板把啥破航母尽往咱们的临近海峡来。显摆什么, 虽说老美的宙斯盾系统厉害, 但咱●们国家导弹的攻击能力也不会弱的。

  宙斯盾系统再厉害, 也有失算的时候。中程导弹就可以解决问题航母的攻击问题了。

  如果沿海前沿多布置一些有威慑力的导弹, 我相信, 老美同志的航母要来也得掂量掂量一下自身的防域能力。

  当然, 跟航母开战, 从大国互相的眼光来看, 那是不可能的。大家这样子做, 无非都是在显摆给对方看的。只是一种势气层面的较量罢了。”乔世豪笑道。

  "如果苏志刚在改版后还能当到这个二团团长, 那是有些实力了。”叶凡说道。

  "很有可能, 苏家的能量不是你我能用脑袋揣测到的。不要说一个导弹团团长, 就是军长职位, 人家也有可能拿下的。

  政治往往都跟金钱挂勾的, 打个简单比方, 你到一个地方执政, 有了金钱铺路, 有了像苏家这样的大财团支持着。

  人家到你执政的地方来投上十个亿。马上就可以拉动地方经济的增长了。

  这是眼前能见到的, 实实在在的hǎo处。而金钱带来的其它hǎo处, 更是不可数的。”乔世豪笑道。

  "苏家如此有能量, 燕师长肯不肯帮衬着, 难说了。”叶凡摇了摇头。

  "呵呵, 燕师长, 肯定帮, 他乐意帮的。”乔世豪突然神秘一笑, 显得有些得意。

  "啥意思, 莫不成燕师长是你们老乔家帮衬着上去的。应该是乔伯伯提上去的吧?”叶凡心思一动, 问道。

  "不是!”☆乔世豪想都没想, 直接摇头了, 看了叶凡一眼, 说道, "这事, 跟我们乔家扯不上半点关系。

  燕师长, 他有自己的圈子。不过, 燕师长的圈子hǎo像跟苏家的圈子不怎么和拍。

  前次在●提到改版二团时燕师长就有自己的看法。他是不想让苏志刚再担任改版后的二团团长一职了。

  毕竟, 改版后的二团估计将从第七师分离出来, 成为二炮下属的一个独立团了。

  那样子下来, 二团的地位就大大提高了, 谁能坐上二团团长位置, 前途, 将是无量的。”

  "独立团啊!还是整导弹的精卫团。所以, 燕师长想让自己的亲信上去坐坐是不是?”叶凡笑道。

  "嗯, 想是想, 不过, 二团改版后牵扯的很多。哪是一个燕师长所能掌控的。不过, 燕师长的意思并不代表燕师长一个人的意思, 而是代表着燕师长他那个小集团的意思。只要燕师长推荐上去, 上层的决定权还得他那个小圈子中掌舵人去奔波了。”乔世豪说道。

  "看来, 我的运气还不是一般的hǎo。如果能以高潜的事为契机纠出苏志刚来, 那无意中还帮了燕师长一个大帮是不是?”叶凡似笑非笑, 看着乔世豪。

  "所以, 当初你跟我一提到这个问题, 我就想到了这个问题。燕师长跟我的关系相当的铁, 当年我们曾经同穿一条军裤在丛林中打过仗。我救过他, 他也救过我。这事, 包成。”乔世豪很是自信。

  "那敢情hǎo了。”●叶凡点了点头。

  "不过, 老弟, 那啥的还有没有?”乔世豪突然话锋一转, 说道。

  "那啥的, 啥玩意儿?”叶凡有些不明白, 不过, hǎo像也猜到了点什么。

  "老弟, 别▲跟我兜圈子了。你不是给过郑方。”乔世豪定定的盯着叶老大, hǎo像叶老大是一美女。

  "别这样盯着我, 我有些反胃。”叶老大哼道, 看了乔世豪一眼, 问道, "看来, 你消息很灵通嘛!”

  "不是我消息灵通, 刚hǎo你的那颗药丸提功的那位同志跟我是hǎo友。那次我见他厉害了起来, 所以, 一直纠住不放。

  他给缠得没法了, 只hǎo透了底了。不过, 一直求我不要外传。什么★机密机密的烦人, 我乔世豪是什么人, 绝不会乱讲话的。

  不过, 这药丸是你给的, 自然可以问你了。”乔世豪说道。叶凡瞬间明白了, 心说乔世豪如此hǎo心的眼巴巴跑来帮自己, 啥时看他那般勤快■★机密机密的烦人, 我乔世豪是什么人, 绝不会乱讲话的。

  不过, 这药丸是你给的, 自然可以jīmìjīmìdefánrén, wǒqiáoshìháoshìshímerén, juébúhuìluànjiǎnghuàde。

  búguò, zhèyàowánshìnǐgěide, zìránkěyǐwènnǐle。”qiáoshìháoshuōdào。yèfánshùnjiānmíngbáile, xīnshuōqiáoshìháorúcǐhǎoxīndeyǎnbābāpǎoláibāngzìjǐ, sháshíkàntānàbānqínkuài过。原来是瞧中了老子药丸。

  "没有了。”叶凡摇了摇头, 见乔世豪脸上神情微微变了变, 又说道, "前次郑方还问我要过, 不过, 这药丸是人家配制的, 那位高人又远游了。再说, 这药材也难得。不过, 你现在功阶也不高, 倒是可以配制一颗低等阶的。不过, 也得等那前辈回来才能完事。”

  "那hǎo吧, 我等, 不过, 你答应过我一颗的, 到时可别给忘了。不然, 我缠得缠死你的。”乔世豪这位阳刚男子, 居然也兴耍赖那一套了, 叶凡是看了又hǎo气又hǎo笑, 说道, "不过, 高潜你得帮我拿到案, 不然, 药丸, 你就不用想了。”

  "那是当然的, 办不成事我乔世豪即便是哥, 但也不hǎo老着脸皮子来要的。我这个, 一是一二是二。唉, 这个, 都是给利益给闹的。现在, hǎo像也习惯了。”乔世豪倒是直言不晦。

  "唉……天下熙熙皆为利来, 天下攘攘皆为利往。夫千乘之王, 万家之侯, 百室之君, 尚犹huàn贫, 而况匹夫......

  亲朋道义因财失, 父子情怀为利休。急缩手, 且抽头, 免使身心昼心愁;儿孙自有儿孙福, 莫与儿孙作远忧。

  在几千年前的司马迁大师就道出了这个真理。人哪, 都是活在利益中的。无利不起早, 没有利益就没有推动力。

  你说说, 咱们做的哪一件事不是为了‘利。当然, 这个利字有分大利小得, 比如我现在要抓高潜, 从小的方面讲, 我是为了干hǎo工作, 干hǎo工作是为了得到提拔。

  但是, 从大方面讲, 我干hǎo工作也为了造福一方百姓, 为国家办事, 得利的也是老百姓的国家。

  所以, 谈利, 也不庸俗。我从来不回避这个问题是不是?当然, 人活一世, 也不能只看利, 有时, 也得掺杂点其它情感是不是?”叶凡说道。

  "高见, 高见了!”乔世豪突然拍起手掌来了。

  蓝月湾基地所属第七师师长叫燕长水, 生得虎背熊腰。一双眼神炯炯有神, 似乎能看穿你的一切。一见到此人, 叶老大心里直点头, 觉得燕长水是个人物。

  "乔大师长也有空到我这旮旯来, 稀客啊稀客!”一见到乔世豪, 燕师长哈哈笑着, 老远就伸出一只大手大跨步走了过来。

  "呵呵, 我说燕老哥, 你这算是旮旯, 哪我那边不成蛮荒了?苍海啊, 可是比水州还要火爆的城市的。”乔世豪笑道, 跟熊师长来了个热情拥抱, 一点不做作, 看来, 感情的确很深。

  "来, 长水, 我跟你介绍一下。我堂妹夫叶凡。”zhǐ着叶凡, 乔世豪一脸热情, 介绍道。

  "既然是你妹夫, 那我肯定比◆他大了, 我叫你一声老弟了。”燕长水爽朗的笑着, 伸出一只手来握了过来。

  不过, 一丝惊讶还是从燕长水的眼角中看得到。听说乔家就二个兄弟, 乔世豪的堂妹夫那不就是政治局委员、中组织部部长乔远◇山的女婿了。

  "你hǎo燕师长。”叶凡淡淡笑道, 伸手跟燕长水握了握。乔世豪知道, 叶老大有傲气, 不愿意随便跟人称兄道弟的。所以, 叫的是官名而不是兄弟, 燕长水师长一愕之后倒也释然了。

  "老哥, 我这堂妹夫你别看他年青, 今天不到30。人家已经是海东市代市委书记了。”乔世豪居然略显自得, 笑道。

  "了不得, 真是了得了。估计, 叶书记应该是咱们共和国最年轻的封疆大吏了吧?”燕长水笑道, 心里也是暗暗震惊不已的。转尔, 自然, 更热情了起来。这种年青人, 接交来绝对不吃亏的。

  几人进了军营, 燕长水的办公室外间也有个小会客厅, 就在那坐了下来。

  "给老子上hǎo茶去。”燕师长瞪了那个勤务员一眼, 哼道。

  三人寒暄了一阵子后, 乔世豪转入了正题, 说道:"老哥, 这次来有点小事想求你帮一下?”

  "见外了, 咱们还讲这些客套话干什么?”燕师长略显不满的说道。

  "是这样的, 海东最近……”乔世豪把高潜的事给说叨了一遍下来。

  "苏家, 根底子可是厚实得很啊兄弟。”燕师长皱了下眉头, 说道。

  "知道厚实, 所以才来找兄弟帮助。”乔世豪说道。

  "消息准确吗?”燕师长讲这话时是盯着叶凡的。

  "绝对准确, 我的人盯着的。高潜就在二团营地里。”叶凡说道。

  "你们通辑高潜没有?”燕师长问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立即博_立即博娱乐|立即博官网 - 开户,享好礼 备案编号:粤ICP备06000284号-1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600028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