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九十六章【面子】(上)


  zhāng扬的话让金斗罗的心神产生了微妙的波动,这微妙的波动即刻就反映在他的剑招之上,普通人大概看bú出这细微到了极致的变化,可是在zhāng大官人眼中,金斗罗的剑招却出现了极大的破绽,zhāng扬身形突变,从千万朵剑花的包围圈中成功突围

  金斗罗暗叫可惜,自己的心神终究还是遭到了影响,bú然zhāng扬根本bú可能从自己的这yī式大雨滂沱中逃出去金斗罗过于高看这套凄风苦雨剑法,却又低估了zhāng大官人的能量

  zhāng扬站在bú远处,摇了摇头道:“你这yī招使得还欠火候,招式是有了,可惜内功bú对路,你修行的内力过于刚猛,这剑法却偏于阴柔,好像是逼着yī个大汉去◎拿绣花针,就算绣出来东西,可总是难以成为精品”

  金斗罗毫bú动气,浅笑道:“那你就看看我这花绣得如何?”剑尖yī抖,剑招仿佛长江大河yī般滔滔bú绝的向zhāng扬延绵而去,招式变幻诡异莫测◇

  zhāng扬并bú急于反击,仍然是利用练功房的地形,围绕廊柱躲避金斗罗的进击,金斗罗手中剑锋笃笃笃刺入廊柱,将前方廊柱刺得好像蜂窝yī般

  zhāng扬看出金斗罗的凄风苦雨剑法并bú完整,看来金絔戊的剑法传承的过程中还是有bú少遗漏yī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zhāng大官人深谙比武对决中气势的把握,他先后折断金斗罗的两柄剑,逼迫他bú得bú拿出了压箱底的宝剑,也使出了最为隐蔽的剑招,可金斗罗的这些压箱底的存货,对zhāng大官人来说并没有什么稀奇,凄风苦雨剑法他早就了然于胸,要说能够让他产生yī些兴趣的是金斗罗手中的这把古剑

  金斗罗道:“逃什么?堂堂正正打yī场就是”两人的心态明显发生了改变,现在变成了金斗罗对zhāng扬用激将法了

  zhāng扬道:“武功之道讲究攻守平衡,没有只攻bú守,也没有只守bú攻的道理,我现在采取守势,是为了耗费你的内力,▲等你内力衰退之时,就是我反守为攻的时候”这厮也够坦白,把自己的想法yī五yī十的告诉金斗罗

  金斗罗听在耳中,心中又是好气又是好笑,这小子实在是太狂妄了,bú过他的确有狂妄的理由

  金▲斗罗道:“那好,我就等你到反守为攻的时候”

  zhāng扬向后连退两步,他的手向yī旁伸出,悬挂在bú远处的yī柄竹剑脱鞘向他飞来,zhāng大官人握剑在手,浅笑道:“那好,来而bú往fēi礼也,你追着我打了这么久,我要是bú还手,岂bú是太窝囊了yī些,看剑”竹剑倏然向前递出,yī缕剑气先行刺破了虚空

  金斗罗手中饮血剑在面前织成yī面剑网,zhāng扬透出的剑气撞击在剑网之上,发出波地yī声闷响,金斗罗双臂剧震,气味为之yī窒,比起硬碰硬交锋带给他的压力,金斗罗心中的震骇大,zhāng扬看似用竹剑进击,但实际上发动攻击的却是有质无形的剑气,竹剑对他来说只bú过是yī件道具

  金斗罗心中bú由黯然,他自问剑法在当世之中已经少有人及,却仍然摆脱bú了用剑的境地,而zhāng扬在剑道方面的修为现实上已经过了他

  金斗罗怒喝yī声,凄风苦雨剑中最为玄妙的yī招使出,zhāng扬认得这yī招,正是凄风苦雨,而到了金斗罗这yī代,将这yī招赋予了yī个雅致的名字,寒雨连江夜入吴,剑势仿佛凄风苦雨,延绵bú绝

  zhāng扬手中竹剑也是yī抖,发出嗡地yī声低鸣,竟然以同样的招式向金斗罗手中的饮血剑迎去,双剑在虚空中bú停交错,噼啪之声bú绝余耳,饮血剑削铁如泥,和竹剑在空中短时间内碰撞了bú下百余次,可是竹剑竟然没有丝毫的损毁,这可bú是因为金斗罗手▲下留情,他恨bú能yī剑就把zhāng扬手中的竹剑给砍断,可是zhāng扬对竹剑的控制已经达到了随心所欲的地步,每次兵器相交,都巧妙的避过饮血的锋芒,饮血虽然锋利fēi常,可是每次击中竹剑的都是剑身,◎★又怎能削断竹剑?金斗罗最强的yī招仍然无法将zhāng扬击退,让他震骇的是,zhāng扬竟然使出同样的剑招来应对自己的进攻,此时的金斗罗已经是心灰意懒,他也明白,如果zhāng扬真的要全力而为,自己早◆